第一百一十七章 疑惑渐生/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的确有事,是这样的,我得了一副好绣品,画得生动,绣的也生动,想请小妞给我看看,鉴赏鉴赏,评价一番。”白少奶奶说完,给小绮使了个眼色。

小绮忙转身出去,从马车中拿了一副盖着绸布的插屏,进屋后,打开给唐黛看。唐黛看着那熟悉的锦鲤跃龙门小插屏,稍一怔,瞬间明白了过来。

不动声色的,立即嘴上夸奖着,装作欣赏,又说要拿去书房看,让白少奶奶陪着她去书房,白少奶奶吩咐小绮与那绿衣丫鬟在下面候着。

只有小青跟在后面,拿着小插屏,送二人进了书房后,关了门,到三楼的楼道口守着,不让人进了三楼。

“白姐姐,出什么事了?这三楼安全,你尽管直说。”唐黛见小青关了门,知道她在外守着,没人能来偷听。

“自吃了你的药后,我这身体就感觉一天轻松一天,脸色,肤色也好了许多,保密小绮也做得好,那一个没有发现,可是近来,不知是不是我身体的变化让那个起了疑心。对我偷窥得更多,盯得更紧了。我这次来呢,主要是想让你帮我再看看身子,再呢,想让你帮我拿个主意。我怕她再下手,小妞,你是知道,她若是再下手,我这次真的会忍不住,与她撕破脸皮的。”

“白姐姐,那你与她就撕破脸皮,怕她干什么?忍了这么久,你真是能忍,若是我,我早与她撕了脸面了。”

“小妞,以前与你说过的,撕了脸皮,婆婆不喜,相公为难,婆婆倒在其次,我就是舍不得相公为难,夹在婆婆,他表妹与我之间,他日子会很难过的。相公他对我真的很好,我不舍得啊!”

“你先别说话,我帮你把把脉,你的脸色的确比以前好很多。是我疏忽了,这些时间家里太忙,也没顾上你,开张那天你去绣铺,都没功夫招呼你。”唐黛边说着,边为白少奶奶把脉。

半晌后,唐黛松了手。

“白姐姐,恭喜你啊,你身上的毒素全去除了。我以为还需要些时间呢,不想还很快,也怪不得你脸色好,那人起疑惑了。”

“真的!谢谢你啊,白姐姐太感激你了,小妞。那是不是,以后我可以怀上小孩了?”白少奶奶满脸激动的谢着唐黛。

“是的。不过,我建议你再休养几个月,到年后你再开始准备怀孩子。因为你的身体被毒素侵蚀了几年,现在就怀孕的话,对孩子怕有影响。我重新给你换副药,以调养身体为主的。”

“好,我都听小妞的,我都等了几年了,不差这几个月的时间,我等得及。”

“只是,白姐姐,你这一回去,要更加小心防范了,要慎之又慎,可不能再着了道,前功尽弃。”

“是,小妞。我会的,她再怎么怀疑,也只是怀疑,我要躲藏,这几个月的时间我还是能应付的,等怀上了,婆婆喜欢,也不会全部站在她那边了。毕竟传宗接代,比一个侄女要重要得多,我婆婆这点轻重,总能分轻的。”

“白姐姐心里有数就好。只是,我多嘴问一句,白姐姐,你相公家那个什么表妹是学医的?都能察你脸色,医术还是不差的!”

“我也不知道她是不是医术很好,只知道突然她家人都死了,她一个人来这投奔婆婆,与婆婆说是在外学过点医术,但不精。”

“对了,你婆婆姓什么,也就是说你那表妹姓什么?”唐黛上次在脑子闪过的一道光亮,突然又闪现了。

上次没有捕捉到,这次却让她突然想起了,宁姐姐身上的毒,下毒的手法与白姐姐身上下毒的手法,极其相似。手段也一样,都是用温水煮青蛙的手段,让人防不胜防,徐徐图之。

“我婆婆姓江,那表妹当然也姓江了。”白少奶奶不以为然的回了句。

姓江?唐黛突然想到这姓氏与府城的江姨娘一样,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联系?在前世作为情报组织里的一员,她对特殊的秘密事情,有天生的敏感。

她似乎看到了里面有一个惊天的阴谋,在徐徐图之!这种感觉,这样想着的唐黛不禁生出一身冷汗来。

“小妞,小妞,你怎么了?怎么突然额头上都是冷汗了?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了?”白少奶奶见唐黛听了她的话,半天不响,发着呆,又突然满头大汗,惊得大声叫了起来。

“没事,白姐姐。你不用担心,只是刚刚突然肚子一阵绞痛,估计昨晚睡觉受凉了,现在好多了。让你吓着了!”唐黛回过神来,擦了擦头上的汗,安慰着白少奶奶。

“小姐,出什么事了?”小青也听到了白少奶奶的惊呼,忙跑了过来,推开门。

“没事了,刚刚有些不舒服。你带着白少奶奶下楼喝茶歇息,让夫人中午做饭招待白姐姐。我要躺会儿去。哦,对了,白姐姐稍等下,还有药方没写好。”

唐黛从笔架上取了笔,迅速的写了药方,等干了,递给白少奶奶,让她谨慎收好。又与白少奶奶说,插屏就以她看着太好,不舍得让白少奶奶拿回去说事,先留在她这。

白少奶奶跟着小青下楼去了,唐黛有些疲惫的去了房间里,拧了热帕子,擦了擦脸上,身上的冷汗,感觉舒服了才到床上躺卧着。

躺在床上想着白姐姐与宁姐姐的事,但是又许多地方想不通。难道真是巧合,是她想多了?可是她的直觉一直都是很准确的,总觉得这其中有什么联系,只不过她现在想不到罢了。

想了许久,想不通也就不想了,只半晌,又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小眯了一会后,又被小青叫了起来吃晌午饭。

饭后,白少奶奶就告辞走了,唐黛也没心情留她,只叮嘱她路上注意安全,且意有所指的叫她保重身体。

然后,一个人回到自己的书房,立在窗户前,望着远处的秋色,又陷入了深思……

“小姐,你前面怎么了?”小青走入书房。

“是突然想到了点事。小青,你去查查镇长李府家的事。我虽与白姐姐交好,但是对她府里却是不甚理解,白姐姐的相公,我没见过,也没听她介绍过。你特别查查白姐姐的相公是做什么的,要查得详细些。”

“是,小姐,我这就去。”

“去吧,谨慎些,别让人发现了我在查他。”

小青答应着,转身下楼去做唐黛吩咐的事了。唐黛坐在书房里看了半晌书,感觉心内不静,也不想看了,放下手上的书,起身下楼准备出去走走,想起这段时间没去过师傅李郎中家,就往师傅家去看看。

到了李郎中家,只见师母姚氏在帮着晒药材,师妹李静也乖乖的在边上帮着忙,做着她力所能及的小事,没看见师傅李郎中。

“师娘,师傅呢?上山采药去了?”唐黛走上前帮着姚氏晒药草,顺嘴问了李郎中。

“没,你师傅这几天说是头痛,头晕,晚上也睡不好,还说身上麻木,现在正躺床上休息呢!你说你师傅吧,自己做郎中,竟然不知道自己的身体,他这阳亢得了也有些时间了,高兴呢就自己弄点药治治,不高兴呢药就不吃了,像个孩子似的。唉……”姚氏嘴里发了一顿牢骚,说了一通。

阳亢,也就是现代的高血压,只是古代这么称呼,以前唐黛也知道师傅有这毛病。因李郎中喜欢吃荤腥,又好酒,除了行医采药,也懒得运动,得了这个也属正常。

她叮嘱他要少吃点,少喝点,就是不听,像姚氏说的,像个小孩一样!

“师娘,所谓医者不自医,你忙,我进去看看师傅去。”

“快去吧,也就你的话,他还能听点。”姚氏应了声。

“黛姐姐,我也去。”

“来吧,一起。”见小师妹手上都是脏的,又拉她到厨房里帮她把小手洗干净。

到师傅房间里,师傅正在床上躺卧着,眯着眼,一动不动。

“师傅,你老毛病又发了?”

“是啊,头晕眩得狠,我不起床了。”李郎中眯着眼回了唐黛,头也不敢动。

“师傅,你今天药吃没?你是不是又喝酒吃肉,药也不吃了。让我怎么说你呢,你这病药是一定不能断的,断了就复发,而且还很凶险。你是不是不想要你这条老命了?”唐黛坐在床沿,伸手给李郎中把了脉,很严重,心下一气,就啰嗦了自己师傅几句。

“今天吃了,吃了。小妞,别生气,你又不是不知道师傅的,贪肉,贪酒!不吃,师傅嘴里就没味,人也感觉没劲啊!”李郎中虽然依旧眯着眼,但听出唐黛语气发火了。

“没让你完全不吃,你少吃点,少喝点,然后药不断就行了。现在头晕了,晕疼了,心里舒服了?你这是自讨苦吃,真是的!”唐黛一发火,也不管眼前人是自己师傅了。

“小……小妞,我……”

“别你的,我的。从今天开始,静儿,你来监督你爹爹,你爹爹肉吃多了,酒喝多了,来与师姐说。还有,药要有一天没吃,也来告诉师姐。记得提醒你爹爹吃药,知道吗?”

“我知道了,师姐,我要是提醒了爹爹,他还不吃药怎么办?”李静眨巴着大眼睛,歪着小脑袋问唐黛。

“恩,这是个问题!这样,如若你提醒了,你爹爹还不吃药,一天不吃,就罚他一个月没有肉吃,没有酒喝。师姐到时候到你家来,把肉酒全搬到我家去,你们要吃,去我家吃。你爹爹就免了,师姐不给。”

“那爹爹要是酒喝多了,肉吃多了呢?”

听着小师妹的打破砂锅问到底,唐黛嘴角抽了抽。床上的李郎中更是眼角抽搐,真是坑爹的好闺女!

“肉一顿多吃,就半个月再不许你爹爹吃,喝酒也一样,多喝一次,半个月不许你爹爹碰酒。静儿管得住吗?不许娘烧肉,也不许你爹爹买酒。”唐黛想了一下,回了小师。

也许让师妹看着师傅,还真是好法子。师娘对师傅没办法,可是静儿有啊,师傅可最是疼这个闺女了,只要她一哭,啥事都偃旗息鼓。

“师傅你继续躺着,药不断,很快就好了。我走了。”

“静儿,你来,师姐告诉你件事。”唐黛带着李静走出李郎中房间,然后蹲下,与她悄悄耳语一番。

李静听了自己师姐的话,捂住嘴笑了,朝唐黛拼命的点点头,表示她明白了,唐黛脸上也露出小狐狸般的笑容。

------题外话------

叶叶于飞《军爷专宠:暴力小娇妻》

28号12点到31号中午12点,评论剧情奖18币

明明只是拒绝了一个剧本里的狐狸精小三角色,竟然就遭到了封杀?还被星际海盗的流弹击中了?

这运气,真是哔了狗了

再次睁眼,已是异世界的22世纪。

偏僻的小山村,被全村人嫌弃的懦弱孤女一枚,好在爷的万能智脑还在,各种药济资料还在。

他,暗世界中,最杀伐果断的暗夜之王,亦是华国最年轻的元帅。

她,异世而来,最喜欢用暴力来解决事情的暴力份子。

当喜怒无常加上暴力份子,从此天下不太平,鸡飞狗跳是常事,流血流泪很正常,缺胳膊断腿,只怪你倒霉

这是一个冷漠腹黑的男人&一个会装又会坑、能打又能吃、天生一张妖魅脸、内里却很暴力的女人的故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