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双喜临门/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静听了自己师姐的话,捂住嘴笑了,朝唐黛拼命的点点头,表示她明白了,唐黛脸上也露出小狐狸般的笑容。

“静儿,走,到师姐家去,今天晚上师姐给你做好吃的。”唐黛拉着李静的手,又走到姚氏那,与师娘说了声,说是吃完晚饭,会让人将师妹送回来的。

姚氏知道自己闺女,也喜欢唐黛这个师姐,总跟她吵着要去师姐家玩,她怕孩子小,会麻烦唐黛家,让她少去,现在有唐黛领着,高兴的点头答应了。

闲适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转眼间又穿上了薄棉袄,白云山上的树叶黄了,掉了,没掉的也在深秋的风中,瑟瑟发抖。

一到天冷,唐黛就喜欢窝床上,不想早起,但因为要每天跟着楚时学武功,所以每天早晨她都是最后一个到的,因为每次她不磨蹭到最后一分钟,阿夕都过来叫她起床了,她才手脚缓慢的起了床。

这天,唐风几个都休沐在家,蹲在后院里帮着唐黛悄悄的做松花蛋。因为,今年鸡鸭被王小敏养得好,每天都有上百只蛋,在夏天时,吃不完,唐黛也做些,但大多都拿到长青酒楼卖掉了,现在天气冷,集的比较多,唐黛准备多做点,除了自家吃的,再拿去长青酒,这样,长青酒楼又能多出几个新鲜菜式了!

唐家村进村的路上,只见几个穿着绛红官差服,头戴官差帽,腰挎大刀的衙役在行走着,还不时找村人打听唐风家在哪,村人告诉官兵,那最大最新的房子就是他家。

等衙役走了,大家都交头接耳,小声议论着,难道唐二贵的长子,在外念书瞎胡闹,犯了事不成,你看县衙的官差大人都来了,在寻他呢!

又有的说,家里赚了银子了,守不住自己了,肯定是在外胡闹,犯了事,被找到了把柄,现在来带人了……

于是,一时议论纷纷,路边的村人,远远的跟在那几个衙役身后,准备一起去唐黛家看个热闹,看个究竟。

俗话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这衙役人还没到唐黛家呢,猜测议论流言已是满村飞了,村长唐有望也在家,听着唐柱子在外面回来说了这事,脸色一变,忙起身要往唐黛家去。

在房间温书的唐雨顺,一听,就直嚷嚷,不可能的事,唐风大哥在学堂里可是与他们经常在一起的,犯了事儿,他们会不知道?但也心下担心,抬脚也跟在爷爷身后,一前一后的往唐黛家去。

祖屋里的,则是最管闲事的唐孙氏,听唐三癞子家说的,而她也是看到了,那几个官差可是气势汹汹的往那克星家去了。

唐老头,唐钱氏听自家三媳妇,说得是有声在色,有鼻子有眼的,忙也起身往唐黛家去,至去这去是因为心里担忧唐风,还是别的,那就不知道了。

而在书房里,看着是在看书,思绪却飘远了,焦急的等待着今年童生试结果出来的唐大郎,则被自家三婶拉回了在放野马的思绪,眉心跳了跳。官差?犯事?心里闪过一丝不好的预感!也忙站起,出了门,追上了自家爷奶。

唐孙氏见三人急匆匆的模样,以为三人是担心大娃子,吐了一口唾沫在院子里,心里狠狠的骂了句,都一副假模假样了,平常看都不去看眼,这时候去装什么好人!但又立即扭着水桶腰,跟了上去。

等村里人都到唐黛新屋那时,正好李氏,唐黛,唐风也听到了响动,全都出了院子,站在院门外。

“请问,这里是唐风家吗?”为头的官差,看着立站在院门口的几个人问道。

“是,官爷,是我家,我就是唐风。”唐风也立即向前走了几步,朝几人拱手行了礼回了。

“你就是啊!恭喜,恭喜啊,唐秀才,一看唐秀才就是一表人才,仪表堂堂啊,有官相官威之福啊!唐秀才,你中禀生了,是榜上第一名,恭喜恭喜啊!”为头的官差倒是很会说话,连连夸奖唐风。

也因他在县衙里可是听了不少关于唐家村的风闻了,王县令可是在他们面前多次夸奖唐家村的两个娃子呢,一个女娃子就是今年种出了双季水稻的唐黛,而另一个就是有真才实学,稳扎稳打的男娃子,女娃子的哥哥唐风。

听说,王县令与老夫人可都有想法,将家里唯一的一位小姐许给唐风的想法呢,这位后生可是前前途无量啊!

“啊!同喜,同喜,谢谢官差老爷,过奖了,过奖了,几位官爷辛苦了,快请进屋坐下歇息!”唐风一听自己中了秀才,还是榜上第一名的成绩,一下子惊喜的愣住了,但又马上反应过来,请报喜的几人进家喝茶。

“好,好。对了,你报喜的那个,叫什么名字,也是这唐家村的!”那为头的,正准备随唐风唐黛几人进院子,却又想起这村里还有一个也是中了秀才。

远处看着的唐大郎一听唐风比自己晚念那么多年的书,现在与他在一处才学了大半年,竟然考取禀生,心里早就醋意生起。但又想到,自己的消息还没来,心里还抱着希望。唐风第一,不是还有第二,第三名不知道吗?说不定他是第三,第二呢。

但一听,唐家村还有一个,就紧张得汗都出来了,等着另一个官差说出自己的名字。等他说出后,他就能压住唐风的风光了,他再厉害也厉害不过他的,他今年可是还有人在背后力挺他呢,他想起了唐菊香,江公子,还有江县丞!

“哦,叫唐什么来着,等我看看,是,是叫唐绝!唐秀才,唐绝是唐家村哪家的?”那官差看了下名字,问道。

“哈……也是我家的,他是我小弟。这下,免了这位官爷再走一段路了,快,一起都进屋喝茶。”唐风一听,笑着回道。他激动的心情已经开始平复了,说话也轻快起来。

“哈哈……好,好,没想到啊,你家今天是双喜临门啊!而且二人都在前三名内啊,你这个弟弟可不得了哦,小小年纪,第一次参加童生试,竟是榜上第三名呐。”那个官着一听,还有众人,对视一眼都大笑起来。

他们当了多少年的差,这种事可是头一次啊,一门两中,而且在同一时间,同一批里,而且二人同时名列前三,今天他们这差事选得好啊!

而听说另一个人并不是自己,而是唐绝,而且还是第三名的唐大郎,只觉脑子里“轰”的一声响,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了!一个第一的,一个第三的,今天都来报喜了,那他呢?

而同样着急的还有唐老头,一急,也不管面子不面子的,也不管合不合规矩,脚下一动,急急的跑到正准备走入院子的为头的人面前,张开双臂,拦住他入院的脚步!

“你是谁?拦着本头头的路做什么?”那官差看着唐老头拦住了路,眉头不喜的一皱,又因外面外三层,里三层,围着的是老百姓,忍住厌烦问道。

“我是唐秀才的爷爷,我想问一问,我家还有一个孙子这次也参加了童生试,不知道官爷这里可知道消息。”唐老头看着那官差头头,急切的问道。

那官差头头见唐风未出声,明白所说不假,脸色缓和下来。

“你那个孙子叫什么名字?”

“他叫唐满福。”

唐大郎,大郎只是他的小名,满福是唐老头在他出生时,给他取的大名,希望他福气满满的意思。

“呵,唐满福啊!这个我不知道,想知道,去县里问问县丞大人吧!他不是有个妹妹卖给江公子做通房。这事,还真不是,我们这些能操心的!老人家,让让,我要进去呢。”那为头的一听唐满福三字,语带讽刺的,也不说破,只让他们去找江县丞。

“……”唐老头一听,这话不是好话啊!可是,他家大郎到底是中了,还是没中呢?让他去问县丞!又不敢多说,忙移了脚,让出路,眼睁睁的看着几人进了院子。

唐有望,唐雨顺看着这一幕,心里为唐黛家高兴的同时,又觉得此时跟进院子不合适,二人不屑的瞅了茫然的唐老头和两眼空洞的唐大郎一眼,回了家。

那时候那么欺负小妞一家,给他们赶出祖屋,时不时的打骂,现在遭报应了吧?还以为,搭上个孙女,自己的孙子就能飞黄腾达呢!

而一众村人,看着官差进了院子后,仿佛一下炸开的马峰窝,低头纷纷的议论起来。以为是坏事,却不想是好事,一下子心理落差大,让他们更难以接受,觉得事情更玄乎。

李氏家的两个小子,同时中了秀才啊,真是祖坟冒青烟了啊!不对,祖坟冒青烟,为什么那唐大郎没考上呢?应该是唐二贵保佑的,看来唐二贵那葬地风水甚好,是家里人财两旺的风水啊!

众人议论着,站在唐黛家屋前,久久不愿离去,仿佛站在那,能沾上喜气似的,但唐黛家又没人出来,只大门那有两只大狗看院子,也没人敢冒然的闯进去,就又三三俩俩的讨论着回家了。

人都走完了,只余下祖屋的几个,还在那呆呆的立着,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大娃子,小娃子都中了,而大郎,听那官差的语气,就不是什么好事。那他家还巴巴的把唐菊香送进县丞府,岂不是赔了夫了又折兵吗?

“大郎,大贵,走,快回去,去村里借了牛车赶紧去长安县一趟。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终于还是唐老头先反应过来,风风火火的往回赶,嘴上吩咐着。

唐大贵,唐赵氏,唐三贵,唐草香几个是后来的,来的时候也正好碰上说唐风,唐绝考上了秀才,而且还是榜上前三名,都惊立在那,不知道怎么反应了。听自家爹爹,爷爷一说,都急急的跟了上去。

唐孙氏虽不急,可是她也是知道看脸色的,这时候她要话多,肯定要挨唐三贵的揍,挨唐老头的训斥。不吭声,自觉的落在后面,陪着唐钱氏,慢慢的往家走去。

而唐黛家里,却是另一番景象,恭喜声,笑声响成一片。李氏欣喜得是手忙脚乱,不知道要做什么才好。高兴的唐黛也是眉眼带笑的吩咐小青端上上好的点心,又亲着带着王小敏泡了好茶,有条不紊落落大方的招待着几位官差。

茶水,点心上好后,由唐风,唐绝,阿夕三人陪着说话。留了那几人吃饭,唐黛又走进厨房,让李氏只管烧锅,免得她高兴得不是打坏了这个,就是打坏了那个。只让王婆子给她打下手,帮她洗菜,配菜,她亲自掌勺,全部的菜都由她来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