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算计唐华/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姐,你能不能认真点,我可是认真的,这么大的事,在你这里成了就这事,你也太不心疼你弟弟了。我都要急得睡不着,吃不下了。”

“恩?你好好说啊,我们又不知道你到底急什么,你这是看中了哪家的闺女了?还是去提亲了,人家不应了?”白少奶奶戏谑弟弟,问了一句。

“哦,倒是。我这一急,给急忘记了。就是上次我与你提过的,唐家村的唐大妞啊!你知道吧?她家现在两个哥哥都中了秀才,听说上门做媒,提亲的,都要将她家门槛踏破了。所以,我着急啊,如果她娘看中了哪家富贵子弟,为她做主,许了人家,那我不是一点法子都没有了啊。”

“那她家现在答应别人了?”

“暂时还没有,就是因为没有,我才急嘛!”

“没有不就行了,你着急什么?我上次与你说的话,你又忘记了。行了,你别急了,我明天与娘亲一起,去唐家村拜访一趟,试探一下她家的意思。这事急不得的,大妞才十三岁呢。”

“哦,姐姐,还是你最好了。”白次拉着姐姐的袖子,带了半分撒娇的模样。

“现在我最好了?刚刚不是还有人说,我与娘亲悠闲,只管自己舒服,不管你了?”白少奶奶逗着自己的弟弟。

“……,是弟弟错了,向姐姐赔不是了。”白次讪讪的摸了摸头。

看着他的模样,屋里的人都笑了起来。

“你呀!那唐大妞,现在不是在长安县看着铺子么?你没事时去看看人家,只要不唐突了人家,也是办法呀。整天在家躲在屋里乱想有什么用?”

“谢谢姐姐提醒,我这就年看看去!哈哈……”白次得了好法子,高兴的笑着就要出去。

“记住我的话,遇到事帮帮忙,出出主意,再也不能像以前那,轻浮,冲撞小姑娘。你要还是瞎闹,就浪费姐姐我的一番苦心了。”

“姐,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我懂的。你看,这一年来,我不是都改了么。对唐姑娘,我这次是真心喜欢的,是极认真的,我不会唐突她的。”白次看了家姐,娘亲一眼,认真道,就差对天大发誓了。

“你知道你姐,还有为娘我,你爹爹都是为了你好,就可以了。咱们家,家大业大的,到最后,还不是都要在你手上,你不能成气,好好经营,我白家可就是毁了。你懂吗?次儿。”陈夫人一直坐那微笑看着一双儿女交流,这才说了一番话。

一对儿女是她的依靠,女儿懂事聪明,是她的骄傲,以前儿子胡闹时,老爷怪她是她宠坏了儿子,她总是暗暗伤心,半夜里流泪。

现在,小儿改过前非,懂事了,发奋读书不说,还跟在老爷后面,帮着老爷处理生意上的事,也是处理得井井有条的,连老爷都夸赞他,儿子争气了,老爷对她发脾气的时候都少了。

“娘,我懂,儿子以前不懂事,让你也跟着受累了。以后,我一定会好好的,让你享福,不再惹你受气了。”白次拉了娘亲的手,安慰她。

他以前不懂事,人每天就像是昏君一样,什么也看不到,一味的在外胡闹,其实他也知道,娘亲为了她,没少让爹爹当出气筒来骂。

他清醒后,心里早就有愧意,不曾与娘亲说,今天终于说出口了,顿时,心里感觉一阵轻松。

“好,好……出去忙你吧,不用你在这,有你姐陪我呢。”陈夫人听了白次的话,微红了眼眶。

“娘,姐姐,我走了哈,你两人慢慢聊。”白次脚步轻松的走出了白少奶奶的院子,望了望天空,怎么感觉今天的天空格外蓝,云朵格外白呢。

“少爷,天空上有什么?”那小厮见自家少爷望天,也抬头望了望,可是天上除了太阳与云朵,什么也没有啊。

“有什么?有什么,你家少爷看得到的,你未必能看到。”白次回了句,抬脚又走了。

“……”小厮。少爷说话越来越高深了,他竟然听不懂了。

“还不跟上,还要我等你呐。看来,你的确是需要减肥了,从今天开始,晚饭你就别吃了,不是减少,是不吃。越来越走不动了。”白次一回头,见那小厮还立在原地,皱着眉头不知道想啥,威胁了一句。

“啊!少爷,不要啊,不要不让我吃晚饭,我会饿啊,饿的感觉太难受了。刚刚小的是走神了,我走得动的。”

“你走神想啥呢?”

“是小的觉得少爷说话越来越来有水平了,也越来越高深了,高深得小的都听不懂了,所以想入了谜。”小厮决定为了今天,还有以后的晚饭拼了,拼着肉麻一把,拍拍少爷的马屁。

“恩,这说得有点像人话。晚饭准你吃了!”

“……”小厮。他以前说的是鬼话不成?今天才像人话。

算了,少爷说什么就是什么,他只要有晚饭吃就行,反正说什么都是少爷对,在说话上他讨不到一点便宜,哦,不仅是说话,其他全是,他一点便宜也占不到。

他现在是别的不想,就想少爷娶个厉害的少奶奶回来,管着他。嘿嘿,到时,他嘛,讨好着少奶奶点,他的日子肯定比现在过得舒服。

“你又想啥呢?笑得口水都流出来了。快走啊!”白次瞥了眼小厮,催促他。

“来了,来了。”小厮擦了擦不存在的口水,忙跟上白次的脚步。

二人一前一后,快来到团圆绣铺时,看见店里除了唐华在,还有一个他最不想看到的人,江潇仁。江潇仁去唐华家向唐华提亲他可是听说过的,不过人家看不中他,还死皮赖脸的跑这来干嘛?

只见唐华正站在矮梯上,在取挂在壁上的一件衣服,江瘦竿子站在下面,竟好心的帮着扶梯子,也不知是怎么回事,突然梯子往一边弯倒,唐华失脚,倒向地上,白次心里一惊,慢跳了半拍,正要冲向店里去救唐华。

却不想,一边的江瘦子,眼里阴光闪过,接住唐华,右手将唐华搂在怀里,迅速腾出左手,似是怕唐华摔在地上,穿过唐华的细腰……

唐华只觉腰上一凉,唐瘦竿子的手竟直穿过她的上衣,摸进了外衣里面她的腰间,紧贴在肉上,又迅速往下而去,唐华心里一惊,迅速挣扎离开江瘦竿子的咸猪手,却不想挣扎下,裤子的腰带竟散开了,整条裤子脱离了束缚,往大腿上滑去。

顿时小脸吓得苍白,双手急急抓住往下滑去的长裤,今天这要是在江瘦竿子面前,裤子都掉了,她这辈子就毁了。幸而是天凉,里面着了内裤,她抓得又快,江瘦竿子也没瞅到啥,唐华提了裤子慌慌张张往店铺里面房间冲去。

二人都以为,店铺里没人,就无人看见,慌乱中,却不知这一幕,正好被赶来救唐华的白次主仆二人,看得清清楚楚,细致分明。

看着冲进店铺里面的唐华,江瘦竿子脸上浮上了淫邪的笑意,她家不同意,看不上他,今天还不是被他得手了,都被他搂了,摸了身子,以后就是他的人。若乖乖的跟了她,这江府少奶奶的位置还是她的,敢不从,他就把这事说出去,坏了她的名声,名声臭了没人敢要,最后也还得从了他,做了他身下的玩物!

唐菊香,看似个笨的,这次总算是为他出了一分力,她这个办法还真是不错,让他摸到了唐大妞。恩,以后,得对唐菊香好一点,不再在床上,死整她了,让她也享受一番。

又想,既然前铺无人,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稍等一晌,他假装进去安慰,然后趁机,就像占了唐菊香一样,将她强占了。女人都是这样,只要身子给了那个男人,以后就死心蹋地的跟着他,那他岂不是更省事了!

看江潇仁一脸得了手的得意,立在那,似还在等唐华从店里出来,将一切看在眼里的白次,黑了脸,忍了怒气,将脚跨进了店门。望向江潇仁的眼光,似刀片,要将他活剐了。

竟然欺负他看上了的女子,给我等着!

“小黑,你在这店门守着,可别被有心人偷了东西,某些人总是不要脸的,心想莫想的想得了别人的好处,我进去看看唐姑娘怎么样了,现在她肯定吓坏了。”白次恨毒了的眼光瞥了眼江潇仁,吩咐小厮道。

“哟,是白家少爷啊,我当是谁呢?别一副正人君子模样,你以为你隔了三天,没有出去晃荡,还真改了你以前偷鸡摸狗的性格?你以前名声,可是比我差多了,家里美人一大堆,任你享受。你又有什么资格进里屋去,你想干什么?你又看什么?唐姑娘是你什么人?我可告诉你,我家已经派媒人,去她家上门提亲去了,唐姑娘马上就会是我的未婚妻。而且,刚刚……她已经是我的人了!你给我滚远点,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想着什么。”

“你继续狗吠,刚刚发生了什么,我二人可是看得清清楚楚的,你这样做,也不怕半夜鬼去敲你家的门?”白次也不听江潇仁说什么,鄙视的回了句,又回头吩咐那叫小黑的小厮,让他控制住江潇仁,不许他走了。

脚下不停的往里面走去,只见唐华呆愣的坐在椅上,裤子已经系好了,苍白的小脸上,满是眼泪,神情呆滞的低着头,手足无措的看着门口,不知道怎么办。

内店离前铺隔的不远,她系好裤带正欲往前铺去的时候,不想正听到江潇仁的一番话,如遭了雷击般,踉踉跄跄的又坐回内房,满脑了都是江潇仁那句,她是他的人了?她不要嫁给那个色鬼,她不要,要嫁他,她宁愿死了。

“大妞,你还好吧?”白次看着哭得满脸泪的唐华,心疼的问她。

“你,你是……白公子,我……哇”唐华回过神来,看着满眼担忧的白次,竟哇的一声,见了亲人般,扑到白次怀里,哭了出来。刚刚二人在店外的对话,她是听清楚了的。

“没事了,没事了,不哭了哈,刚刚吓着了吧?你放心,这事从现在开始,不会再有第四个人知道。来,擦干眼泪,咱们出去,与那下流胚子说清楚,他要敢出去乱讲一句,我就拼着这条命,也会弄死他。”白次见惊吓的唐华扑进自己怀里,一怔,心头却泛起了被人依赖的暖意,安慰她同时,取了自己的帕子替唐华擦了眼泪,眼里又闪过狠厉的光芒。

有了白次的安慰,唐华似是找到了安全感,去除了心里的害怕,从白次怀里出来,擦了泪,跟在他身后,走进前面的店铺。

外面,江潇仁竟被小黑按在凳子上坐着反绑了,双手反绑在身后,嘴里塞着小黑自己的臭袜子。

小黑自己则光着脚穿了鞋守着店铺大门,不让人进来,幸而是吃晌午饭的时间段,也没人进店来。

唐华想着前面被眼前这人摸了的一幕,心里又是羞愧,又是难过,竟低了头,不敢看江潇仁的眼光,立在那,什么也不说。

白次看了,知道她一女孩子没遇过这种事,说不出话来也是正常,不是每个女孩都是唐小妞,都敢踢他!

“江公子,明人不说暗话。今天,你算计唐姑娘,占她便宜,我白次可看的是清清楚楚,前面未与你理论,是因为担心唐姑娘伤心。当时,唐姑娘从梯子上摔下来,并不是意外,而是你有意为之,你用脚偷偷弄斜了梯子,才导致唐姑娘摔了下来,我说的对不对?你以为你做的神不知鬼不觉,却不想老天爷都看不过去,正好被我接撞见,看清楚在眼里。”白次走上前,将江潇仁嘴里的臭袜子取出,盯着他的眼神,一字一句的说出来。

“啊,呸……臭死我了,白次,我跟你没完,你竟然绑架朝廷命官的家属,还用臭袜子塞我,恶心死我了。你说的是真的又怎么样?不管是哪种,是她自己摔的也好,还是我算计的也好,现在的结果就是她人被我抱了,被我摸了,她以后就是我的人。小妮子皮肤可是比她堂姐都好,摸起来软滑得狠呢!呵呵……”江潇仁此时完全被“色”字冲昏了头,没有听见白次的话语,竟反威胁起白次和唐华二人来。

一边本低头不语的唐华,听说前面是江潇仁设计她摔倒的,抬头一双杏眼紧盯着他,眼神又恨又怒,恨不得吃了他的肉,喝了他的血。见江潇仁竟然还无耻的说了那一席话,更是气得浑身直抖,手指着他,嘴唇发抖,想说什么却完全说不出来。

愤怒到最后,完全爆发出来,快步走近江潇仁,用尽全身力气,挥手甩了江潇仁几大巴掌,将他的头都打偏了,脸上肿了,嘴角流了血,才解恨的退步到另一只凳子上坐下来,直喘粗气!

白次看着爆怒的唐华,揍了江潇仁,心里也舒爽了下来,讽刺的看着他,若不是看他经不起自己的两拳头,他也要去打几拳出出气。

“被打了几巴掌,现在清醒点没有?就刚才你那一番话,被知府宁大人知道了,你父亲的乌纱帽可以不戴了!你还张狂,张狂啥?你可别忘记了,大妞家现在不仅是宁知府女儿的救命恩人,还是双季水稻的培育人,家里又一门出了两秀才。你认为真要耍权力,你江府能比得过她家?更别说,她家还有个极聪明,极护短的唐小妞,你这脚上次我看还是摔轻了,最好整瘸腿了,你才不会这么轻狂算计别人!也不睁大你的狗眼,看看你算计的人是谁!简直是脚好了,脑子坏了。”

------题外话------

叶叶于飞《军爷专宠:暴力小娇妻》

28号12点到31号中午12点,评论剧情奖18币

明明只是拒绝了一个剧本里的狐狸精小三角色,竟然就遭到了封杀?还被星际海盗的流弹击中了?

这运气,真是哔了狗了

再次睁眼,已是异世界的22世纪。

偏僻的小山村,被全村人嫌弃的懦弱孤女一枚,好在爷的万能智脑还在,各种药济资料还在。

他,暗世界中,最杀伐果断的暗夜之王,亦是华国最年轻的元帅。

她,异世而来,最喜欢用暴力来解决事情的暴力份子。

当喜怒无常加上暴力份子,从此天下不太平,鸡飞狗跳是常事,流血流泪很正常,缺胳膊断腿,只怪你倒霉

这是一个冷漠腹黑的男人&一个会装又会坑、能打又能吃、天生一张妖魅脸、内里却很暴力的女人的故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