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好风水被唐黛家占光了!/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哦,你去吧,顺便让娘亲早点回来,晚饭得早点吃,晚了白次主仆二人回去看不见了。”唐黛见唐华没有异样,也就相信了,叮嘱了句。

“恩,我知道了,你个操心的丫头,小管家婆,啥事都得安排好。”唐华说了句,起身去了豆腐坊。

咦?二姐不愧是当了绣铺的老板,竟然越来越能说了,居然嫌弃她啰嗦?说她是管家婆!

“白次,我二姐是不是跟着你学坏了?竟然嫌弃我了!”唐黛看着唐华出去的背影,扭头问了白次一句。

“……”白次不禁泪流满面。我,我有那么讨厌吗?你姐说句话也能赖到我头上来!要真娶了大妞,以后这小姨子,自己是被她吃得死死的,未来的日子,不好过啊!

晚上吃好晚饭,白次主仆就趁着天色还亮着,赶回了长安县,唐华这事情就这样被隐瞒了下来。

而这些时间,祖屋的日子就不好过了,唐老头,唐大贵,唐大郎轮番着跑了几次长安县,去了几次县丞府都未见到江县丞。贾夫人,江潇仁因懒得见,也推迟有事,没见他们。

只让唐菊香出来接待了,而见了唐菊香也没什么用啊,一是唐菊香根本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二是唐菊香心里还是怨恨唐老头与唐大贵将她卖到这吃人的江府里来,问她一句,她就回一句“不知道,江老爷衙门的事,我怎么知道!”

就在江府这三推四推间,学子们已中的,都已经得到通知了,唐大郎依然没收到,不得不面对现实,他又一次没中秀才!随着时间的推移,祖屋的气氛一天比一天压抑,唐大郎书房里的砚台都被他摔光没得用了。

唐孙氏,每天吃完饭,不是找了出去干活的借口,就是偷偷溜出去,两个老的是偏心没边,花了多少银钱供着唐大郎,这都考了三年,还是连个秀才没考上,他才懒得在家看着几个人的脸色。

最后一次当唐大郎,唐大贵死马当活马医,再去江府时,见到了江府的公子爷江潇仁,其他人未见着,你说这次为什么江潇仁出来见了他们二人呢,原来这次二人去的时候赶巧,就是江潇仁算计唐华的前一天。

这天早晨,被侍候的心满意足的江潇仁,伸出爪子在睡在他身边的唐菊香身上乱捏,做乱一番后,无意间瞥了眼唐菊香水汪汪的杏仁大眼,又让他想起另一个人,长得一模一样的一双眼睛来,只是这双眼睛比唐菊香更灵动,更让他觉得勾人,想到这不禁停了手,叹了口气,对着唐菊香白哗哗的身子意兴阑珊!

唐菊香刚进府时,被他占了身体后,刚开始的时间还是能让他一看就能兴奋起来的,人感觉也愉悦,可是这时间一长,就不行了……有点腻味她的*,现在偶尔发泄发泄还行,可是总找不到刚开始的刺激,新鲜感了。

唐菊香听着江潇仁叹气,就问少爷有何为难的事,她愿意为他分担忧愁。江潇仁听唐菊香这一问,心下一动,故意又重重的叹了口气,装作为难,就是不说他为什么叹气。

不知何事的唐菊香见自家少爷,并未生气她多嘴问他的事,反而更加满面的忧愁,就更加继续追问。到最后,就差对天发誓,只要她能帮的,就必须帮上啥,啥的。

而江潇仁看唐菊香的蠢样,见鱼已经上钩,忙将心里的想法和盘托出,又告诉她,他去唐黛家提亲不成,被唐黛撵出来的事加油添醋的说了一番。

自上次绣铺开张时,唐黛对唐菊香说的一番话,他就知道想借靠唐菊香这根线搭上唐黛家是不可能了,不是怕以后万一唐菊香可能还会有被江府利用得到的时候,他早与爹娘将她降为下等丫头,去做粗活去了。到时,等被他玩腻了,又无用了,就一脚踹出府,送回唐家村去。

唐菊香一听江潇仁的话,认为少爷也恨唐小妞家,就决定二人一定要合力将唐大妞弄到府里来,让她任少爷玩弄,然后她再求了少爷让大妞来服侍她,她就能好好的折磨大妞出气,让那不给她面子,下她脸子的小妞心疼。

所以唐菊香想了半天,就想出了第二天,二人那算计唐华的毒计。听了唐菊香的计策,江潇仁高兴的又将唐菊香压倒在床上,闭着眼,满脑的想像着身下的人是唐华,兴奋的将唐菊香折腾了一次又一次,直到唐菊香在他身下连连求饶,才放过了她。

身体,心情都爽快了的江潇仁,正愉悦的让唐菊香陪他一起吃早饭,听下面使唤丫头过来禀报,说是唐菊香的爹爹,哥哥来拜访了,老爷去了衙门,夫人说有事,让她来通知少爷,看见与不见。

江潇仁心情好的见了二人,听说是问唐大郎童生试的事,就大概模糊的讲了一番,意思是不是他家不帮忙,而是因为唐黛家育出了双季水稻,王县令关注着唐家所有的事,包括祖屋与唐黛家不和的事也清楚,所以当他将唐菊香买进府做丫鬟时,王县令就盯上了他爹爹江县丞,并在县衙里趁几位同仁,钱粮师爷,衙役头头几个在讨论公务时,明里暗里警告过他爹爹,所以他爹爹就是想帮唐大郎也不敢了!

江潇仁这番话可谓不是不毒,当初将唐菊香弄进府来时,暗里是有交易的,这一番托词瞬间就将他家干干净净的摘了出来,怪不着他家一丝一豪,全部责任都到唐黛家去了,坐在家里的唐黛还不知晓,她已经无故的替人背了一个天大的黑锅。

而,唐大贵与唐大郎却是非常的相信了江潇仁的一番解释,从江府告辞出来回到唐家村后,将进城问到的结果,江少爷的话又向唐家祖屋所有的人一字不漏的背了一遍。唐大郎恨得两眼发红,其他人也是个个怨气冲天的骂着唐黛家,克星,就是克祖屋,把好处都捞到自家去了!

“公爹,婆婆,我看呐,咱们家的风水全给新屋那占光了。你看看,她们家在村里新屋做起来后,多顺风顺水的,一门中了两个秀才。可怜我家大郎,这秀才考了三年,因为他们都没考上,听那江公子说的,人家那意思不是很明显,没有二房,大郎这次不就中了。你们一定得想个办法把这风水占回来。”唐赵氏从开始与李氏关系不错,到关系陌生,再到生了怨气,到现在已是怨气冲天了,所以第一个说出这样的话来。

听了这一番话,一边的唐孙氏,不禁的惊讶的看着唐赵氏,她一直认为这个好大嫂,是石磙都压不出一个屁来的软弱性子,可是今天她这一番话,突然让她觉得什么叫做咬人的狗不叫啊!

“是啊,公爹,婆婆,我也觉得大嫂说得对,为什么我们这一家的风光全都给那克星家的占了,我觉得还是以前那话,要不就是我们家的好风水给那家占去了,要不就是她们将晦气留在咱们老屋了。你们得想想法子才好啊!”唐赵氏眼睛一转,知道这次公婆若去闹,肯定又能占不少便宜,现在那克星一家可有的是银钱,忙附和自家大嫂添柴加火。

唐钱氏一直没说话,但觉得两个媳妇说的话很得她的心,就将眼睛看着一直未说话的唐老头。而唐老头并未马上接话,而是将旱烟袋子拿了出来,不紧不慢的点上,吸了几口,拿眼扫了两个儿子,还有几个孙子孙女,沉默了一晌。

“大贵,三贵,你俩也是这么想的?”唐老头停了烟,问两个儿子。

“我……也是这么想的。”唐大贵虽不想这么说,但是被站他身边的唐赵氏踢了一脚后改了口。

“我一直就是这么想的。凭什么她们家吃香的,喝辣的,占尽了风光,我们家还是像以前一样穷。不是被他们克的,占去了好风水,那还是什么?!我们长着一双手,老二家的不也是长着一双手,还真有多能干了不成。”唐三贵自小就与自己二哥唐二贵不亲,嫉妒爹娘让老二去念书考秀才,却让他在家干农活,所以听自家爹爹一问,就噼里啪啦的说了一通。

“好,既然你们都表态了。那等会除了几个孩子在家,你们几个都跟着我去新屋一趟。只是你们想好没有,怎么样让我们给风水占回来,将晦气去掉?你们几个也说说。”

“这个容易,既然克星一家新屋占风水,那就让他们与我们换过来,我们去住那新屋,让他们来住老屋,风水不就我们占住了。”听唐老头这一问,唐孙氏心下一喜,忙将心里的想法说了出来。

她是老早就想去住那新屋了,李氏家住的与那些地主老爷家没有不同,那么气派,她一定要抢李氏住的那间,也做一做地主婆的梦,尝一尝她们平日里是怎么享受的。

“我觉得还是要像以前那般将那一家子克星赶了出去,只要他们在唐家村,我们就会被他们的晦气冲到。”唐赵氏等唐孙氏话音刚落,也将自己的想法说了。

“对,大嫂说得对得,我媳妇的话我也赞成。最好是将他们赶了出去,房子就是我们的了。这样他们既占不了风水,晦气也冲不到我们。”唐三贵恨恨的接了话。

“这……好像不太好,他们现在住的房子,地契都是他们的,都在他们手上,他们不让,我们也没办法。你们别忘记了,现在他们家后背靠的可都是厉害的,我们斗不过啊。我觉得最妥当的方法就是,让他们家出了银钱与关系,将大郎的秀才身份弄了回来才是最要紧的。”唐大贵倒是几个里最清醒的一个,虽然这事涉及到自己的儿子,但是将现实情况摆了出来,他不求别的,只求大郎能中,为家里争争光。

唐老头听了几个一番话后,点了点头。

“我觉得大贵的话比较靠谱,让他们出了银钱与关系,给大郎走了门路,还是可以的。至于你们几个说的,赶走人与换屋都是不可能的,你们这一年也看到了,二贵那一家已经不是八年前的二贵家了,任不得我们随便说赶就赶。再怎么说,大娃子,小娃子也是我的孙子,现在二人中了秀才也是光耀了我们唐家的门楣,不能赶出去。”唐老头总算是还没有失去理智,说了这一番话。

“爷,他们两个是你孙子,我就不是了,你还在夸他们两个。前面不是说了,要不是因为他们家,我这秀才今年是拿定了。你总说心痛我,我看你都是假的,你偏心……哼!”唐大郎听了唐老头这话后,立即像炸开的火药,火气冲天的嚷嚷着唐老头平日里是假心疼他,态度恶劣的站起来进了自己书房,将房门摔得“呯呯”直响。

“你……你这孩子,我真是白疼你了……”唐老头一见自己最宠爱的孙子,竟然不顾念书人的身份,出言忤逆他不说,还摔门摔脸子,气得直揉胸口。

“爹,你别生气,生气伤身体。大郎也是因为未中秀才,心情不好才这样的。你看他以前多温和的一个孩子,对你与娘都很孝顺的。别生气了啊……”唐大贵看自己爹爹气得摸胸口,怕爹爹一甩手不管这事了,忙上前安慰唐老头,伸手给他揉胸口。

“咳……咳……走吧,去新屋。唉。”唐老头推开唐大贵的手,咳嗽了两声,叹了口气。

然后心情复杂的站起,弯了腰,驼了背走在前面,往唐黛家走去,他要了一辈子的脸面,最后还是脸被丢光了。他最不看好的孙子却是个个聪明上进,捧在手心时怕化了的,却是这副模样,他是不是错了?

其他人见了也忙跟了上去,走在他身后。听着不能占了屋,不能赶了人,唐赵氏心里恨得滴血,唐孙氏心里是痒得挠心挠肺的……各人想着各自的小心思,一众人朝唐黛家走了去,看得村人纷纷侧目,这唐家祖屋的几个人今天是要干什么呢?

只是可笑的是,兴冲冲的一群人到唐黛家院门口时,见了唐黛家两只大白狼看在院门口,就瘪了气,站在那不敢进去,伸头直往屋里望,看有人在不在,准备喊一声,让人过来带他们进屋。

刚从外面转了一圈找冬笋回来做菜的唐黛,李氏,带着小青。三人,唐黛手上拿着锄头,小青与李氏一人手里挎了一篮子冬笋,快到家门口时,就见祖屋的人,除了孙子辈的,一个也不缺的立在院门口,似是怕两头大狼,站那不敢进去,张望着在等人带他们,唐黛不禁心下狐疑,今天祖屋又准备来出幺蛾子了?

“爹,娘,你们这是要到我家去?有事呢?”走近,李氏问了声。

“咳……是,有点事想与你们商量。”唐老头神色不自然的回了句。

“那进去吧。”李氏打头走在最前面,带着几人进了屋。

大厅里,众人都坐了下来,王小敏来倒了茶水,又外公,外婆,舅……叫了一番。

“哟,小敏呐。你娘将你卖到你二舅娘家来,还真是卖对了啊,你看看,你这小脸现在嫩得都能掐出水来,小手也是白白嫩嫩的……可一点也不像下人,将你养得像小姐一样。”唐孙氏一见王小敏端着茶水,放到她面前的桌上后,就抬头端详着王小敏,又拉起王小敏的手,旁若无人的感叹起来。

“咳……咳……”

听了唐老头的咳嗽声,唐孙氏忙将王小敏的手放下,王小敏趁机脱了手,走到大厅外面去。她一点也不喜欢这个三舅娘,就喜欢大嘴巴胡咧咧,长舌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