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你们,怎么不去死?/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三婶娘,你要是喜欢,你也可以将你家草香姐卖到我家来,我们家也会像对待小敏姐一样好的,到时候草香姐脸上掐出的水一定比小敏姐脸上的还多,手也更细嫩。”唐黛心里暗笑了一下,半认真半开玩笑的说着。

“哼,你甭想,我家草香生来就是福命,在家是小姐般对待,嫁要嫁给有钱人家做少奶奶的,我怎么会将她卖给你家做下人。给人家做下人的,都是命薄的,怎么能与我家草香相比。”唐孙氏说出的话从来不经过大脑,像机关枪一样“哒,哒……”的射了出来。

却不知自己的话触痛了在场几个人的心。站在厅外的王小敏,厅内的唐赵氏夫妻两个顿时都黑了脸……特别是唐赵氏,要不是看唐老头在,不敢太造次,估计又得跳了起来要抓花唐孙氏的脸。

唐赵氏现在就像以前的李氏一样,以前的李氏是听不得别人说她一家子晦气,她小闺女唐小妞“命硬”“克星”,而现在的唐赵氏是听不得人家说她家的小闺女是个奴婢,是个命薄的。

有一次唐三癞子家因为听了唐孙氏向她偷偷泄露了唐菊香在江府的情况,嘴巴长的在唐赵氏面前说。她早打听到了,唐菊香在县丞府根本不是什么丫鬟,而是做了江县丞儿子的通房,被人白白睡呢!

气得当时唐赵氏与她狠狠的打了一架,将唐三癞子家脸上挠掉了一脸皮,可是这一闹却是彻底的将唐菊香在江府做通房的实情闹了出来,现在全村人都知道唐菊香给江公子做通房的事了。所以唐赵氏从那后是听不得这些话,心里长了根长长的刺,人也变得阴森可怕起来!

“你不会说话就给我闭上你的臭嘴,你家闺女是块宝,别人家的就是根草。小敏惹着你了?你这么说她!”唐赵氏双眼阴冷的盯着唐孙氏,像要吃了她一样。

“我说我家草香,怎么又惹着你了?你动不动就骂我嘴臭,你嘴好,你嘴香……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那些事,惹急我了,你跪着求我都不行。”唐孙氏不示弱的回骂唐赵氏。

“你……你今天给我说清楚了,我什么事犯到你手上了?还我跪着求你都不行。只知道一天到晚到处搬弄事非,不是嘴臭是什么?”

“你们两个再吵,别在这了,都给我回家去。什么样子,一点也不像妯娌两个,见面就吵吵吵……”唐老头见二人吵个不停,拉下脸喝斥二人。

然而唐孙氏随意的这一句话别人都没认为有什么,因为都知道她的长舌头的性子,喜欢乱说话,是是非非的议论别人。

但是,直觉一向很准,心思敏捷的唐黛却从唐孙氏的话里发现了,唐赵氏肯定有事是他们这些人不知道的!至于是什么事,得想法子从唐孙氏嘴里套了出来!

“爹,娘,你们不是有事要与我们商量?什么事?”李氏见几人都沉默了下来,也不想看着这几人一直坐在家不走,心烦,就主动问起唐老头,唐钱氏。

“是有事。今年大郎秀才又没中,所以啊我着急,想着与你家商量,得想个法子才是!”

“爹,他这是没中秀才,不是别的事,能想什么法子啊?”李氏看了眼说话的唐老头,心下疑惑,你不是连孙女都搭进去了,怎么不去找江府,反而来找我们家商量了!

“二弟妹,你家现在认识有权的人多,银子也多,怎么会想不到法子?你看看我们祖屋,现在是要银子没银子,要关系没关系。你家现在可是风光了,发达了,将老唐家的好风水都占完了。你就可怜可怜我们,帮帮大郎,祖屋的希望现在都在大郎身了。”唐赵氏一听李氏的话,就眼神阴冷的看着她,说了一大通。

“大嫂……我也没说不帮忙啊,我只是问问你们,看看你们是不是有主意了,我们能帮的肯定会尽力帮的。你扯那么多干什么?”李氏只说了一句话,却被唐赵氏噎得要直翻白眼。

“爷,奶,大伯娘……你们直接开条件吧,想要什么,只要我们家给得了的,我们给。你们这求人的,比我们被求得还厉害,俗话说,求人要有求人的态度,而你们这副我们家欠了祖屋多少的态度,我实在看过不去,我娘身体不好,受不得气,有事速战速决。”坐一边本没没说话的唐黛从唐赵氏的话里听出了几分,这又是要好处来了!只是看娘亲气得那个样,心里一烦躁,没耐心与几人周旋,就让有屁快放,有事快说,说完她好赶人了。

“……”唐赵氏一听唐黛让她们提条件,不吭声,等着自家公爹说话了。

“小妞,你不是认识王县令,还有那宁知府吗?你给大郎走走关系,能不能给他想了法子将他弄个秀才身份回来?”

“呵……爷,你太看得起我家了,你认为我家是谁?皇家宗室贵族?说弄一个秀才身份就弄一个秀才身份!就算是我不要脸去找了宁知府,王县令,你认为他们敢?当今天子,圣上贤明,对下面的人要求也甚是严格,科举考试徇私舞弊,是要付出丢了乌纱帽的代价的!”

“可是,那江县丞家的江公子说,若不是你家太显眼引起了王县令的关注,江县丞被王县令盯上了,要不然他就能给大郎弄个秀才。”唐老头还是有些不相信,说将江潇仁的话说了出来。

“爷,你也知道被王县令盯上了,江县丞就不敢了,若是不严格,他做得小心些不被发现,他又有什么不敢?你再去问问那江公子,是不是被发现了,他爹的乌纱帽就没了,还要罚银子。”

唐黛嘴上说着,可是心里已经将江潇仁这笔帐给记上了,好一个心机狡诈的,有手段的,姑奶奶我自己坐在家里将他的黑锅给背了,我不找了机会整死你,我就不姓唐!给我等着,你个小人!

“真的一点法子都没有了吗?”唐大贵双眼焦急的问唐黛。

“大伯,这事我真的没有法子,如果是动动银钱的事,我就不说这话了。宁知府那我不能挟恩以报,害了他。王县令那,我与他算不上很熟悉,更不能去找他。唯一的法子,就是大郎哥再好好的沉下心来念一年,明年再考。”

唐黛虽然心里很不喜欢祖宅的人,但是因为唐大贵在她穿越过来那天,帮忙上山寻她,救她,他救的不是原主,是真正的她,所以对他还是有几分尊重的,他的问话,她耐心的解释给他听。

“可是大郎都考了三年了,年纪也越来越大了……”唐大贵沮丧的用一双粗糙的手,抱着头,说不下去了。

“说来说去,你家就是不帮,对吧?我家大郎真是可怜,被你们的晦气冲的,被你们克的三年都考不上,你竟然说让他再念一年再考……我可怜的大郎啊,努力得头发都白了几根啊,可是你们家两个,去学堂一年都不到,就两个考上了,你们家肯定是找了关系,塞了银钱的。竟然在那骗我们,没法找,是不愿去找吧!就是怪你们,你们一家子克星,一家子命硬的,你们怎么不去死,不死也滚出唐家村啊,赖在这克我儿子干什么?啊!”唐赵氏一听彻底没希望了,还要让她家大郎辛苦的学一年。

心底的怒气再也没法控制了,像疯了一样,阴阳怪气,语气冰冷的从她的嘴里蹦出来了。也不管这一番话的后果是什么了,心里想啥说啥……更不管李氏能不能承受得了。

“你……大嫂,啊,噗……”李氏听着唐赵氏的话,脸色瞬间苍白,一双眼睛不可思议的盯着唐赵氏,想说什么,却说不出,气急攻心,一口鲜血从嘴里喷了出来!

“夫人……”正提着水壶进来准备给李氏加水的王小敏,被喷了一手血,吓得手里的水壶“呯”一声掉了地,赶紧扶着嘴里吐着鲜血,从坐着的凳上往地下倒去的李氏。

“娘……”唐黛也反应过来,一个箭步跨到李氏身边,扶住摇摇欲坠的娘亲,忙伸手给她把脉。

“赵芬,你瞎说什么呢,后面的话怎么能乱说!再怎么样,大娃子,小娃子是我唐家人,是二贵的孩子,你说这些话是想害死他们!”唐大贵有生以来第一次吼了唐赵氏的,叫着她的闺名。

“你就知道吼我,这些年我跟着你,我得到了什么,啊?你蠢得像头猪,家里的事做不好,外面的事也做不好,银钱赚不到几个,我跟着你受罪,孩子也跟着受罪啊!呜,呜,呜……”唐赵氏歇斯底里的吼了回去。

“大贵,快将大媳妇扶回去,在这里吵什么!”唐老头也被唐赵氏的疯狂吓到了,这个大媳妇在他的心里,也是不多话,没什么脾气的性格。现在可能是被大郎的事刺激到了,才会这样,回过神来的唐老头吩咐唐大贵。

“呵……这一闹腾,还商量啥,三贵,我们走,反正也没我两什么事。”一边看热闹的三房夫妻两个,觉得不好玩了,准备起身走了。

“你们,都给我滚!”已经替李氏把了脉,放下心来的唐黛,让王小敏扶着李氏。

然后,对着祖屋所有的人,眼神冷厉,浑身威势尽往他们压去。不一会,祖屋的人,头上都开始冒冷汗,两脚颤抖……这样的小妞太可怕了,就像带了煞气的杀神一样,仿佛她只要动根指头就能要他们的命!

“还有你,我暂时让你活着,等我娘亲好了,我再跟你好好的算账。我定会让你后悔做了今天你的事,说出了今天的话!”唐黛收了气势,拿着手指,指着唐赵氏。

“小妞,你大伯娘是一时失了理智才这样胡言乱语的,你就原谅她吧!……”唐大贵听唐黛的话是千真万真的,不带一丝虚假,吓得赶紧替唐赵氏求情。

“你也给我闭嘴……我现在不想听你们任何人说话!”

“还有,今天这里的话,还有这疯子说的话,如果传出去了一丁点,我一定会亲自手刃了她!不要存一点侥幸心理,认为你们说了我会查不到,认为我唐小妞不敢!”唐黛用眼神扫了这一圈人,最后将眼神定在唐孙氏身上。

“小妞,小妞,你别看我,我不说的,不会!”唐孙氏被唐黛刀一样的眼神吓着了,仿佛自己已经被割得体无完肤,痛意渗满了心间,忙向唐黛下着保证。

“好,我的话都说完了,你们都可以滚了!速度快点……小青,超过五分钟走出我家门的,放狼咬,咬死我负责!”

众人一听,看着小青转身出去,已经去牵狼了,吓得赶紧都跑出了唐黛家,唐老头更是气得脸无人色,可是却什么话也说不出!

见一众人走了,唐黛,小青,小敏三个扶着李氏上了三楼,让她躺床上好好休息。唐黛安慰着她,劝她别生气,她刚刚吐血就是气的,为那种人生气不值得!她,唐黛一定会让唐赵氏付出惨痛的代价的,也让她一辈子记住,饭可以乱吃,但话绝不能乱说!

看娘亲心情已经慢慢平静下来,眯着眼在休息,唐黛让小敏在边上守着,她自己去了师傅家,去抓三副安神调养的药来!

而祖屋的几个回来,坐在那都半天不语,已经回过神醒过来的唐赵氏,阴森森的坐在那,像是在等死一样。她知道唐小妞这克星不一般,她那样护家人,今天她将李氏气得吐血了,她一定会报复自己的!

唐孙氏也在心里埋怨着,听今天那小克星的语气,银钱上的事她还是会帮忙的,可是就因为大嫂沉不住气,给事情搅黄了。不行,哪天等李氏好了,她们家消气了,她得去巴结巴结,占点便宜回来!

唐钱氏至始至终没说过一句话,只是拿眼瞅了瞅自家大媳妇,她怎么越来越感觉,这个大媳妇怪怪的,阴阴的,不似以前那样性子好了!

大郎没中秀才,对她刺激那么大,可是孙女菊香去给人做通房时,也没见她这样啊?俗话说,手心手背都是肉,而且她这个媳妇也不似她自己,喜欢男孩,不喜欢女孩。

唐老头,坐在那一下子似乎老了十岁一样,精神不震的坐着,去唐黛家以前,他还抱着一丝希望,可是从唐黛家回来后,所有的希望都破灭了。

二媳妇被大媳妇气得吐血了,祖屋与新屋的关系是彻底的修复不了了!难道从开始他就错了,他错了吗?

在书房里的唐大郎,见几个人回来了,也抱着希望开了门,走了出来,可是看着爷奶,爹娘的模样,心凉了,彻底的沉入了谷底。耸拉着肩膀,回到书房,关了门,又将自己关了起来!

“爹,家里不是还有支上好的人参?等下送到新屋那去吧。”唐大贵的话打破了家里死寂的安静。

“都这样了,你以为还能怎么样?还拿人参去巴结她,就是你去舔她的屁股,让她舒服了,她们也不会帮大郎的。给她吃,不怕吃死她?还不如留着给大郎补身子!”唐赵氏抬起头冷冰冰的看了眼唐大贵。

“赵芬,你现在怎么变成这样了?说话这么难听!你以前与二弟妹关系,不是还很好啊?”

“以前?以前她没碍着我的事!现在,她碍事了,她一家都碍事了,我大郎都快被她们克得走投无路了,我还能与她好?”

“我不跟你吵了,随便你,你爱说啥说啥,爱干啥干啥,我不说了,好吧?弄得儿子不是我的似的,大郎是我儿子,我担心不比你少,说话非得拣气人的说。”唐大贵说完,从凳子上抬起屁股,往外走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