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你别动,这次得让我来!/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是,小姐,你也早点休息,我下去了。”

唐黛等小青出去,坐在书房里,又思考了一番才去睡觉。

当初既然那么相爱,为什么临了了会分开呢?唐赵氏为什么不等那人,就急吼吼的嫁给她大伯唐大贵呢?

第二天,李氏还躺卧在床上,没有起床去豆腐坊,因气得狠了,被气得头晕的老毛病又犯了,躺在床上哼哼。

唐黛只好又重新换了副药让王小敏熬完端给她喝,又嘱咐王小敏守着李氏,人不要离开,免得李氏起来喝水,上卫生间啥的犯晕会摔倒。

唐黛自己则去了豆腐坊点豆腐帮忙去了,刚刚点完了几锅豆腐,就见贺柱子急急匆匆的跑了来。

“小姐,快回家,家里来人了,说是来传圣旨的,除了有凤世子外,还有位宫里的公公……”

什么?唐黛都怀疑自己听错了。这传圣旨的人都到家了,她都不知道,凤容若搞什么鬼啊?也不知道提前通知她一声,让她有点准备嘛。

“那快回去。卢婶,李婶,你们把剩余的事情弄弄好后就回家,今天豆腐坊暂时停了。”唐黛急急吩咐了一声,拔腿就跟着贺柱子往屋那跑。

等唐黛气喘吁吁的赶到家,第一个看见的就是凤容若老神叨叨的坐在主位上,他旁边坐着一个三十几岁的男人,应该就是那位公公了。

“凤世子,有失远迎。这位客人是……”唐黛走进大厅,见有不少人,也不显拘谨,落落大方的与凤容若的了招呼。

“唐姑娘,好久不见。这位是皇上身边侍候的桂公公,你称他桂公公就好。”

“桂公公,这就是那培育了双季水稻唐家兄妹中的妹妹,虽看着人小,但却甚是聪明,那被皇上夸赞了无数遍的那首词就是她做的。”

“桂公公好,不知你们到来,有失远迎,还请恕罪。”听凤容若介绍停了,唐黛忙向好桂公公打着招呼。

“唐姑娘好啊,早闻唐姑娘的大名,今天如愿见到唐姑娘,果不其然,姑娘这样貌一看就是个聪明伶俐的。只是……我怎么看着你这容貌好似哪个人,好熟悉的感觉啊!”

“谢谢桂公公夸赞,不敢当,不敢当。我啊,这脸叫做大众脸,谁看着都像谁,嘿嘿。”

“哈哈……好可爱的姑娘,你这脸要是大众脸,凤南国全国上下的女子都是美女咯。”

“凤世子,你有没有觉得这位姑娘长得像谁?我觉得非常像,但是就是想不起像谁来。”那公公与唐黛说完,又侧头问身边的凤容若。

“我倒是没觉得,应是像的那个人我不认识吧。”凤容若想了一下,没想到什么人,回道。

“恩,应是。咦,怎么这长时间了,只见小姑娘一个,唐姑娘,你家人呢?要准备接圣上的旨意了。”

“黛黛,你家里人呢?”凤容若在一阵寒暄后,换了称呼。

“哦,我姐在长安县绣铺,二个哥哥还在镇上学堂里没回来。我娘头晕眩的老毛病犯了,在床上起不来呢。所以,就剩下我一个人了。”唐黛耸了耸小肩膀,说完后还摊了摊手。

“哈哈……都怪我们没有提前通知你家,不怪你。那你赶紧通知你哥哥他们回来接圣上的旨意。”那桂公公看唐黛人小鬼大的调皮小模样,对着他二人没有一点拘谨,心里甚喜,竟开心的笑了,并没有责怪她说话无礼。

“凤世子,这圣旨就明天宣读罢?给姑娘家人一点时间赶回来。”桂公公侧头询问凤容若的意见。

“我看可行,本来今天是要在县衙呆一晚上的,是我非得先来唐家村。这也不违背明天宣读圣旨的时间。”凤容若也赞成的点点头。

“黛黛,你赶紧安排人去镇人叫你两个哥哥回来。还有中午,我与桂公公就在你家吃晌午饭了,你也要准备一下。”

“好,我马上派贺叔去镇上。你与桂公公稍坐,我这就与王婶子去准备饭菜。不知桂公公有没有特别不喜欢吃的?我做菜的时候就注意着些。”

“我啊?虽然时时在宫中,但也没有特别讲究的,我都吃。我可是听凤世子说了,小姑娘你的厨艺很是不错呢。”

“好,那我做饭去了,你们坐。”唐黛听没有忌口的,就转身去了厨房。

唐黛与王婆子二人也不是第一次合作做饭了,二人很默契,一个时辰左右,饭菜就做好了。

因为没有当家男人,李氏在床上也起不来,唐黛就让王小敏去了唐有望家,把村长爷爷叫了来,还有楚时,因为楚时现在不是暗卫,是唐黛家的功夫教徒的身份。中午,就由他二人,再加上唐黛,三人陪着凤容若,桂公公吃饭。

桂公公对吃不是很讲究,反正唐黛做的菜,他是吃一个夸一个,反正每道菜都合他的味口,都好吃。只是对酒有些讲究,不多喝,但一定要好酒,边吃菜边慢慢品酒。

唐黛就将自己做的各类酒都搬了出来,由他品尝,哪样喜欢就多喝点。吃完晌午饭,桂公公被安排去歇息了。

在自己房间里的凤容若想想还是走了出来,往三楼唐黛的书房里走去,只是进了书房,却发现唐黛也在。

“黛黛,我怎么感觉这次来,你家气氛不太对。楚时是快吃饭时才回的,小青也不在你身边,你娘也病了。你家是出什么事了?”

“哦,也没什么大事,只是祖屋我堂哥没中秀才,而我两个哥哥念书时间比他短,都中了。他们心中不平衡来找岔子,还得让我出了关系与银钱,将堂哥的秀才身份弄了回来。我与娘亲没同意,我大伯娘就发了疯,说了一番疯话,将我娘亲气生病了。”

“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不用,我应付得了。小青是被我派出去查我大伯娘的把柄去了,找到把柄我就能反击她,让她也尝尝被人气到的滋味!”

“那楚时呢?楚时是我派来保护你家人与你的安全的,就算是教你们武功,也是在你家周围转。但我今天发现他出了远门,你要有事与我说,我会帮你,派其他人来查。但是楚时与小蝶一明一暗在这,你切不可派二人远离你家。懂吗?你这样做让我担心的!”

“哦,我知道了,以后不会了。”唐黛见一脸严肃脸,眼神认真盯着她的凤容若,说不出什么反驳的话来,只好乖乖的答应了。

看着乖乖不还嘴的唐黛,凤容若神色缓和下来,真是让人操心的小东西,一段时间不来,她就能折腾个花样出来。

“黛黛,我不在这,你……”有没有想我?我可是想你了!凤容若话说到一半,还是不敢吓了他家的小东西,话停了。

小东西太小了,还不知人事,整日的没心没肺的,说了也白说!

“恩?哦,你不在这,我很好啊,每天悠闲的过过小日子咯。”黛黛听了凤容若半截话,自动补脑的回了句。

“你好就好!你不问问我,这次我们来宣旨,皇上会奖赏你家什么吗?”

“不问啊,反正等了那么久,也不差这一天的,你不说,我就不问咯!”

凤容若听了一怔。你不说,我就不问!这是发自内心的对他的信任呢?还是……?

“行,那我不说,给你留些惊喜。”

“啊!你真不说啊?你说,你说,我等不及了,我想听。要不然,我今晚会想得失眠,可别想睡得着了。”唐黛一听,赶紧变了画风,让凤容若快说。

凤容若抽了抽嘴角,这才是他的小丫头嘛,前面死气沉沉的像个小大人一样,都让他不适应,有些担心她了,还以为昨天她祖屋人来闹腾,她受大刺激了呢!

“说呀,奖赏啥呢?悄悄告诉我。”唐黛第一次主动的,狗腿的跑到凤容若身边,扯住凤容若的衣袖抬头问他。

“呵……你把头挨过来,我悄悄告诉你。”唐黛的动作取悦了凤容若,嘴角勾起的凤容若也学了她,神秘的对唐黛说。

“可是你太高了啦,我够不着!”唐黛无奈的噘起了小嘴。

凤容若从进了书房,一直立在桌前与唐黛说话,坐桌后的唐黛也未叫他坐,现在还站着的凤容若高了唐黛一大截,她的头才刚刚及了他的腰间。

“哈哈……那我去坐着。”凤容若与唐黛换了个位置,他坐到唐黛桌后的椅上去了,而唐黛却成了立站桌前的那个。

恩,好像有什么不对?为毛变成他坐着,我站着了?后知后觉的唐黛又开始咬牙切齿了,狗改不了吃屎的性格,还以为他变了呢,没想到还是如此的狡猾,想坐我的位置就直说呗。

凤容若看着唐黛的神情,笑容再次浮上了俊脸。把桌前的唐黛又看痴了,不仅了忘了生气,还忘记了要听圣旨的目的。

“凤容若,我觉得啊,你应该多笑笑,你不知道你笑的时候多好看呢!”唐黛差点流了口水,回神后与凤容若没头没脑的来了一句。

“哈……是吗?你这是在夸奖我,长得好看?还有,我要是见谁就笑,不管认识不认识,不成傻子了?”

“也是哦,那你在我面前多笑笑就行啦。你本来就长得好看嘛,这也没啥不能说的。”唐黛展露了自己爱美的天性,又夸奖了一句。

心里被夸奖得甚美的凤容若还不知道,这爱美之心啊,是唐黛的天性!也就是说,咳……咳……只要是帅哥美人,唐黛都喜欢!

“那也不行,我要是有事没事见着你就笑,那你不得被我美死了,也要被我瘆的慌!”

“……”唐黛。

原来不爱笑是有原因的,不是怕别人说他是傻子,又怕别人瘆的慌!让他凤世子一展笑颜的确是有点难!这话题也继续不下去了。

“你刚刚说要悄悄告诉我,皇上要奖赏我家啥呢?别再吊我胃口了,快说!”

“两样,第一样就是物质上的,有金银珠宝,布匹绸缎,其中有单独赏你的好物什。第二样呢,就是属于精神类奖励,皇上如你所愿,明年派你大哥出外差,去凤南国全国,巡种水稻,等全国水稻推广开后,根据你大哥的功绩和成效赐官。另外,不种水稻的时间,为了方便你大哥的学业,让你大哥进入国子监学习。过完年后,你大哥就得立即遵旨进京了。这样的安排,你可还满意?”

“真的!哎呀,太好了,我大哥不但能出去巡种水稻,还能进入国子监学习啊!太感谢你了,凤容若!这其中肯定是你的功劳,要不然皇上怎么会知道,我大哥刚考得秀才,明年就有资格进入县学念书,皇上则直接将他安排进国子监呢!”

唐黛一听,不仅能如她的规划,去全国巡种水稻,后面看成绩赐官,还能进入凤国南最好的学府去学习知识,第一次激动得丢了冷静。

嘴上谢着凤容若,又若在现代时候一样,腿下一快,嘴上一贱,跑到凤容若面前,抱着他欢呼后,又在凤容若脸上呗了一口。

第一次被唐黛主动的抱了,还主动亲了的凤容若,神色不自然的脸色红了。以前,除了他母妃,他可是从不接近女子三尺之内的,就连侍候他近身生活的都是男子。

然后,为了唐黛,他是一次又一次的破例了!今天,竟然被她主动的亲了一口,感觉异样的凤容若这次是彻底的哑巴了,身体僵硬的坐在那,一动的不动,只是眼珠子转了转,红着脸看着唐黛。

感觉到空气突然安静下来的唐黛,反应过来,讪讪的松开手,从凤容若身上起来,不敢看他的眼睛,她能想像到凤容若现在是啥表情,一定是被雷劈了般盯着她,默默的转身回到桌前,立在那低着头半天没吭声。

完了,她一高兴就作死了,完全忘记了这是古代,眼前人可是典型的老古董。这里不是现代啊,若是与自己的男闺密在一起,高兴激动时,抱一下,亲一下,没觉得有啥!

可这里是凤国南,呜呜……好丢脸,不知道凤容若要怎么想她呢!

“我,我,我是太高兴了,不,不是故意要亲你的。要不,你,你亲一口回去,你就不亏了……”唐黛依然低着头,没敢看凤容若,结结巴巴的解释。

可是,越解释就越没法解释,越描越黑……再亲一口回去?话出语,唐黛又立即反应了过来,妈呀,这不是打人,我打了你,你生气,就再打回来。

这是亲亲,亲亲啊!

已经慢慢接受刚才唐黛小动作的凤容若,身体渐渐不僵硬了,只是脑子里却在回味着刚刚唐黛那一亲的触感,凉凉的,滑滑的,软软的……还有少女的馨香!

感觉好像还不错,他心里没觉得不舒服,又似乎心里很期待这种感觉再留在脸颊上,时间可以长一些,再长一些……

“我没生气,也没觉得亏,只是感觉好像还挺好的……”凤容若看着唐黛发窘,词不达意的回了句。

恩?“哈哈……”

唐黛终于也觉察到了凤容若的不对劲,抬头看凤容若一副迷糊的模样,第一次见到凤世子如此模样的唐黛,瞬间把自己的小尴尬丢一边了,大声的笑了起来。

哈哈,笑死姐了,这是一枚纯情的小鲜肉啊!看这模样,以前别说做那啪啪的事,估计连亲都没亲过哪个女子吧?她今天太赚了,赚狠了,居然到古代来,亲了第一次被亲的小帅哥啊!而且还是高富帅,官二代啊!啊哈……我仰头狂笑三声。

“黛黛,你欺负我!”

已经恢复眼神清明的凤容若,见小东西亲了他一下,在那还得瑟起来,也开始耍赖了。

“我哪有欺负你?有吗?恩?有吗?”唐黛止了笑,见凤容若又是那个凤容若了,也不敢得瑟,开始顾左右而言他了!

“有,明明刚刚就是你主动欺负我的,可是你说的,让我再亲回来。你站着别动啊,我来,这次得让我来,让我亲回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