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媳妇重找,孩子可以再生!/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啊!救命啊!你放过我吧,凤容若,凤世子,我再也不敢了!”唐黛一听,一边嚎叫,一边像兔子般,冲出了书房。

脚底抹油,溜之大吉了。

看着跑得飞快的唐黛,凤容若嘴角抽了抽,随意从桌上拿了一本书,坐那看了起来。他要真想欺负她,她还能逃得了,吓吓你而已,看你还敢得瑟,小东西!

冲下楼的唐黛定了定神,想想,抬起脚往外走去,准备独自一人去一趟老屋,她心里有疑问必须单独找大伯问清楚。

只是走到半路上,正好碰到从地里干活回来的唐大贵,唐黛走上前去,唐大贵也看到了唐黛,见小妞朝他走来,忙停了脚等唐黛。

“小妞,你找我有事?”唐大贵问走近的唐黛。

“是有点事想问问,大伯去我家坐会吧。”唐黛叫了声大伯。

“哦,那行,我跟你去。你娘好些了没?”唐大贵一见唐黛今天居然邀请他去她家,心下一喜,问了声李氏的情况。

“没,气狠了。犯了晕眩的老毛病,在床上起不来了,一直躺着呢!”

“哦……小妞,你别生你大伯娘的气,她也是一时魔怔了,这两天正在家后悔呢!”

“大伯,别提她,她后悔,当时就不会说出来。大伯,以后你是你,她是她,你是我大伯,我小妞还会认你。但是,大伯以后再向我替她求情,以后我连你这个大伯也不会认的。她做错了事,就得自己负责!”

“好,好,我不说,小妞你别生气!”

二人回到了唐黛家,唐黛带着唐大贵去了三楼自己的书房,以为凤容若还在书房,自己要动嘴赶他了,不想,进入书房后,并未看到他,也就省了口舌。

“大伯坐吧,小妞今天想与大伯聊聊天,也没什么重要的事。”

唐大贵找位置坐下,打量了几眼房间,他以前还从来没有来过三楼,吃进屋酒参观时,也就一楼,二楼看了看。三楼因为是家里女人住的,没让任何人上来!

“恩,小妞想聊什么,你问吧。”

“大伯,我想了解了解你与大伯娘是怎么认识的?你能说说吗?大伯娘与我们隔了镇子,那么远她怎么会嫁到我们唐家村来呢?”

“哦,这个啊,是我去……”唐大贵一番话下来,唐黛点了点头,与小青查到的相符,说明赵芬的亲戚与大伯都没撒谎。

“那为什么你与大伯娘那么快就订亲,成亲了呢?”

“这个……与你这侄女说,有些不太方便。”唐大贵老脸一红,嗫嚅的说着。

“大伯,你就说呗。没有什么不好说的,你与大伯娘现在结婚十几年,娃都生了两个。你说,我想知道呢!”唐黛心里已是猜到了七八分,为了证明自己的猜测,第一次在唐大贵面前带着撒娇的口吻。

“嘿嘿……那我说了啊!”唐大贵想起自己这个侄女可是比男孩子还男孩子的,干笑了两声。

“是我在你大伯娘家干活时两人认识的,有天你大伯娘家大人都不在,就我俩人在,你大伯娘前面就与我说过,说是喜欢我。那天,见我去了,一高兴,她就去买了酒,又做了菜,很客气的请我在她家吃饭。可是,不知道为啥,酒量还不错的我,竟然喝醉了,等我醒来后,我就在你大伯娘家床上,她在我身边哭,那……那床单上有血,你说你伯娘一个大闺女跟了我,我就得负责任,所以回来后与你爷奶一说,家里就很快去提亲了。只是没想到的是,那次以后,很快,你大伯娘就怀上了你大郎哥,为了瞒住别人,我们没办法就很快成亲了。”

“原来是这样啊,那说明大伯娘还是很喜欢大伯的。”唐黛已经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她家这个傻大伯替人顶了缸子,还不知道呢。

听了这话的唐大贵想着,沉入了往事的甜蜜回忆中。

“成亲后,她对我倒是好,吃喝什么的,也很照顾我,人也温柔。就是她有个不好的习惯,每次晚上亲热的时候,不许亮着灯,说她害羞!……哎呀,小妞,你这一问以前的事,我想起来高兴,这一高兴忘记是在与你说话了,对不起,我说了不该说的话。小妞,对不起,你骂我吧……”

“大伯,我又没说啥。这不是与你聊天嘛,那最近大伯娘对你还好不?”

“不咋好,近半年来,发觉她性子变得厉害。似是对菊香都没以前疼爱了,菊香送到县丞府,没想到她想都不想就同意了,让我心里很是不舒服。你菊香姐送进江府,我是十分的不同意的,可是我拗不过你爷,你爷望孙成龙,我不敢忤逆他!而且,小妞,你知道吗?将你菊香姐送到江府竟然是你大伯娘的主意,是她首先向你爷提出来的,说是为了你大郎哥好!她的心思怎么会变得这么狠了呢?她昨天在你家,那样发疯骂你家,我怎么都觉得她是入魔了?她心里只有大郎一个人,别人什么都不是!”

“大伯,大伯娘这样性格大变,你有猜出,或者想到别的什么吗?”唐黛暗示了唐大贵一句,她现在还没有拿到证据,还不能乱说。

“别的?我没想过,我觉得她应该是被大郎三年没有中秀才刺激狠了,才会这样!”唐大贵想了想,又摇了摇了头。

“哦,大伯,我还得去看看娘,以前不与大伯聊天,现在聊一聊,这知道原来大伯与大伯娘之间还有这些年轻时候浪漫的事呢。”

“好,你去看你娘吧,我走了。我是男的,不大方便去看你娘。你就告诉她一声,我来看望过她了,向她说声对不起。”

“会的。今天我们两人的聊天,就不要与别人说了啊,特别是大伯娘。”

“不会说的。我知道说了她又得生气,说我出来瞎嚷嚷。”

“大伯,呐,这是五两银子,是小妞我孝顺你的,你拿回去,买点自己喜欢的东西,喜欢吃的,可别又给大郎哥花掉了,知道吗?”

“小妞,我不要,我不要吃什么,你快收回去。”唐大贵一看,是一个五两的银锭子,忙推迟不要。

“大伯,你收着,那支人参是你要送来的,我懂你的心意。你要是不收这银子,就把那人参带回去,我也不要。”

“这……好,我先收下了。小妞,以后家里田地里有啥要帮忙的,尽管来与大伯说,大伯能帮得上都会帮的。我也知道,那时候爹娘将你们赶出来,不问你们的死活,让你们伤了心,与我们亲近不起来。但是我们毕竟流着相同的血,只要你说,大伯一定帮你的,知道吗?”

“我知道了。以后有事,定会叫大伯帮忙的。”

“行,那我走了。”唐大贵把五两银子收起放到怀里,与唐黛告辞一声,回了祖屋。

唐黛也从书房里出来,去了李氏房间,看看娘亲好些了没有。进屋一瞧,李氏正靠在床上,半坐着。

“娘,你好些了?”

“吃了你的药,睡了一觉,感觉好多了。只是还是不能起来走动,这样靠着,头不晃动,晕就还好。”

“恩,等晚上吃了药,再睡一个晚上,明天你就可以起来走动了。”

“刚刚我咋听到你大伯的声音了?他到我家三楼来干什么?”

“哦,是我没事,找大伯聊聊天。娘,其实,我觉得大伯挺可怜的,祖屋那些人,也就大伯人老实,性格忠厚,人又善良。可是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

“你这孩子,你与大伯聊啥了?突然这么感叹!你一小孩子,别想那么多,好好的过我们的日子就行了。”

“也没多聊。就是因为昨天大伯娘突然变了性子发疯,我觉得奇怪,就找大伯了解了解。”

“是,赵芬真是变完了。别说是你,我昨天都不敢相信,突然说那些狠毒的话的人是她!我到现在都觉得自己是做了一场噩梦!”

“不说她了,现在一提到她我心里就膈应。娘,你不能靠坐久了,来,我扶你再躺下。”唐黛心情有些低落,将李氏扶下躺着,又回到书房里拿笔练字,让自己的心情静下来。

回到祖屋的唐大贵,到自己房间里,见唐赵氏又坐在那里发呆,拿手摸了摸胸前的银子,想想还是没有掏出来给唐赵氏,自己收着了!

见他进来,唐赵氏眼皮动了动,身体没动,也不说话,自从在唐黛家闹完后,她就是一直这副样子,对这里的一切都不感兴趣似的,就算是唐大贵这么一个大活人进来,她也没什么反应!

这副模样的,还有一个人,就是唐大郎,知道彻底没了希望,要么再继续念一年,明年再考,要么,就放弃念书走仕途这条路,而这两条路,都是他不愿意选的,所在就躺在床上挺尸!

唐大贵在两个人房间里转了一趟,没一个人理他,心里也难受,怪自己没有用,大郎没中秀才,他一点办法都没有,才让儿子与媳妇恨死了他!

受不住这压抑的气氛,就又出了门,往村长唐有望家走去,想找唐柱子说说话,村里其他人他都合不来,只爱与唐柱子交往,但唐柱子那时病重,他也不好来打扰他。

后来,听说因为小妞的办法,现在柱子经常出来走走,身体也好了起来,所以想想也只有他听听自己的心里话,就是柱子不能喝酒,要不然,他去买点,两人整几盅。

晚上又是快半夜时,小青才赶回了唐家村,唐黛依然像以前一样坐在书房里等她,只是今天不是一个人,而是凤容若陪着她,唐黛赶了他几次也赶不走,只好任他坐在桌对面的凳子上看书,反正不许他占她的椅子,她的椅子是她专门设计的懒人椅,可以坐,可以靠,还可以半躺着看书!

“小姐……我,回来了。”小青推开门,见凤容若也坐在里面看书,顿了一下说道。

“恩。情况查得怎么样了?”

“查出来了,说也凑巧,我打听到那个男子家在哪时,正好找到了他家不远处的一个茶馆,坐着喝了碗茶,听到有人在悄悄议论这件事,我就顺着他们的议论查到了。”

“与赵芬相好的那个男子,听说是常年在外跑生意的,人长得俊俏,在外是沾花惹草的那种。当年,他在外面做生意时,就勾搭上了一户人家的小姐,但那小姐家父母不同意。而在家里,应是同一时间,又勾搭上了赵芬,还表现得两个人爱得死去活来的。其实不然,这都是那赵芬的一厢情愿。”

“后来,那家小姐派人来打听,知道了那男子在家又有了相好的,还准备订亲时,就在家闹得自杀,可是自杀没自杀成,却被诊断出怀了身孕。那小姐家不得不同意,只好又速速派了人来,通知那男子,那男子一听,立即就选择了那小姐,也不与赵芬告别,偷偷的去了那小姐家,与那小姐成了亲,现在最大的孩子都十几岁了,与唐大郎是同年出生的。”

“那男子走的时候与父母商量好了说辞,说是外地有笔大生意他得去谈,如若赵芬来找他,就让家人这么告诉他。而他去了后,也就做了那人家的上门女婿,因为那小姐没有兄弟姐妹,他在那住了下来。他自家爹娘本就不同意赵芬,认为她除了长得还算过得去,家里是村户人家,又穷又土,哪里比得上那个小姐家,所以就帮着隐瞒了下来。”

“而半年前,因为那小姐的爹娘都去世了,那男子在外又整天沾花惹草,不用心经营生意,家里全给他败光了。他没办法,只好带着那小姐,孩子一起又回到镇上自己家里,帮着他爹爹经营生意。”

“很好,现在事情基本上清楚了,我们不用管那男子如何,那也不是我们要管的事。我现在只要找出,赵芬嫁给我大伯之前,与人已经私通过,已不是黄花闺女的证据。还有,据我的猜测,当时赵芬连等那男子半年都没等,并不是她不喜欢那男子,而是她发现自己怀孕了,等不及那男子,才算计我大伯,嫁给我大伯,将孩子生出来,精心抚养。相反,她很喜欢那男子,冒着危险算计别人,也要将那男子的孩子生出来,抚养大,而不是选择一碗药下去了结了肚里的那块肉。”

“啊!……唐大郎不是小姐你大伯亲生的啊?这事若是真的,将他捅了出来,会死一堆人的!特别是小姐你大伯,肯定受不了。”小青听了唐黛的分析,震惊了。

“呵,这就是当初他们将我们一家赶出来的报应。我现在很想看到,他们知道自己为了一个野种将自家血脉相亲相通的孙子,孙女逼得走途无路,无处可栖时,他们是怎么样的一种心情!放心,这账我会慢慢的跟他们算的!”

“至于我大伯,旧的不去,新的不来,看在这些年他不曾做过对我家过份的事情上,到时我出银子重新给他找一个好的就是了。媳妇可以重找,孩子也可以再生的,没什么大不了的!”

一旁看书的凤容若,早就将书放下,听小青与唐黛说话了。见唐黛现在说什么都不避着他,心里还是很高兴的。

看来他找了许多事,让京城的表弟欧阳清去忙,不让他总在黛黛面前晃的做法是完全正确的。人啊,就是要常见常往,情份才在的!

听着唐黛已经在计划着要给唐大贵找新媳妇,生小孩,不禁眼角抽搐。

看来这小东西,还真是不能招惹!不对,是她的家人更不能招惹!被小东西惦记上了,可不是什么好事,不让你死也要让你脱一层皮啊!

这是凤容若听了今天唐黛的言论后,从心底生出的非常深刻认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