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李氏获救,唐黛反击/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快,夫人要出事!小蝶你赶紧偷偷过去,先到夫人去的方向,我家祖屋周围那寻找夫人,寻到踪迹就来告诉我,我随后赶到。”

“是,小姐。”小蝶话音刚落,已经没见踪影了。

“小青,你也去,你别处都不要去,直接进我家祖屋内,察看里面是不是有人,是不是有不对劲的地方。”

“是,小姐。”小青也是话音落,人就消失在原地。

吩咐完的唐黛,以她人生里最快速的速度抬脚往祖屋跑去,她的直觉一向很准,娘亲一定是遭了人算计,要出大事。

千万不要出事,娘!你千万不能有事,娘!

唐黛边跑边在心里向上苍祈祷,她已经从心里将李氏作为娘亲对待了,李氏若是有个三长两短,她会愧疚一辈子的。

都怪她,今天人多应该更加注意家人的安全,她却一高兴就忘乎所以的疏忽了!

刚跑到半路上,小蝶就回来了。

“小姐,快,跟我走。夫人找到了,在小姐家祖屋,小青已在那将那几人控制住了。”

小蝶说完,也不等唐黛回话,挽起唐黛的腰,使出轻功,带着唐黛就往祖屋飞去。而听了小青话的唐黛,只感觉耳朵“嗡”了一声,身体随小蝶飞了起来,心却也提在半空中。

当唐黛赶到祖屋时,见到了她这辈子最不想见的场面。

老屋院子里,唐赵氏,唐菊香,江潇仁,都被小青点了穴位,扔在地上躺着不能动,而那贾地主,却是光着身子被小青踢翻在地,还知道一点羞耻心的用双手捂住关键部位又痛又冷的半跪在那嚎叫,应该是被小青从被窝里直接扯了出来,扔在院子里。

小青在唐赵氏的房间里,房间内传出李氏压抑的哭声,又怕被人听见。

“娘……都怪我,是闺女我不好,我来晚了!”唐黛跑进唐赵氏的房间,小青拿着被子裹住李氏,而被子里的李氏只露出头,脸上哭得都是泪,唐黛心里一痛,哽咽的说着。

“小妞啊,我苦命的闺女。是你娘没用啊,明知那条毒蛇有毒心,还跟着她来了。娘现在没脸见人了啊,娘不如死了好……”

“小姐,你让夫人不要伤心,是她们给夫人用了媚药,幸而我身上有解毒的药让夫人吃下,夫人才清醒过来。幸而我们发现得早,我来得快,他们二人虽然衣服脱了进了一个被窝里,但那男子并未得逞。”不喜多话的小蝶发现了唐黛与李氏都误会了,忙对着伤心的二人做出解释。

听了小蝶的话,李氏立即止住了哭声,看着小蝶,因为小蝶一直是暗卫,所以并不认识她。而唐黛一听,心中也暗暗松了一口气,要是娘真被那畜生给糟蹋了,她真怕她会想不通去寻死。

“娘,你听,小蝶说你没事,你就没事了。你只是中了药,不知道情况。以为自己……所以别再与闺女说死不死的。知道了吗?”

“知道了,小妞,这闺女是谁啊?我怎么没见过?今天是她救了我,要不然为娘真的没脸见你们,更没脸去地下见你爹爹了……”

“娘,她是凤世子派在这里保护我们的。你先别问了,快点将衣服穿好,趁着宴席没结束,让小蝶带你回家,我等会与别人的说辞就是你的老毛病又突然犯了,要卧床休息。别人问你,你也这么说。”

小青与小蝶立即站到了门外守着,李氏里面的内衣已经被撕碎了,只外衣还是好的。唐黛帮娘亲将外衣穿好,又叫了小蝶进来。

“小蝶,你将夫人带回三楼她的房间,我书房的窗户没有关上,你从那进。你小心些,不要被别人发现了。还有,将你身上那药留下来,我闻到了味道。”

“好,夫人,跟我走吧。”小蝶与李氏说了一句。

也明白小姐说的是什么药,从怀里掏出一小瓶子粉色的药粉,扔给了唐黛。

“娘,你回去将自己收拾收拾,然后躺床上休息,什么都不要想,相信你闺女我,我会替你出气的。这里的事,我与小青也会处理好的。”唐黛接过药,抱了抱李氏,又安慰她。

李氏看了眼那药,没说话朝小闺女点了点头,走出房门再也没看地上的几人一眼。小蝶像带唐黛一样,将李氏带出了祖屋。

看着小蝶将李氏带走了,唐黛回转身眼神冰冷的像是看死人般盯着地上的四人。

“小青,解了他们三个的哑穴。”

小青将那三人的哑穴解开,那贾地主还是在躺在那哆嗦着,但是已经不嚎了。被解开的穴道的三人,被唐黛吓得跪坐在地上挤成一团,颤抖着,不敢说一句话。

“今天谁是主谋?说!小青,你们杀手那些让人痛得死去活来但又死不了,看不到伤的手法,今天可以用一用了。”

小青应了声是,往几人身前一立,只等唐黛吩咐就准备下手。

“不是我,不是我。是江公子邀请我来的,他说今天这有一场刺激的事,让我来看看,可是没想到是这事,我也是被他们下了点药,才失控的。”哆嗦着的贾地主,已经尝到了小青的厉害,忙吓得撇清自己。

“下了点药?那也就是说,你还是清醒的。你心里早对我娘生了歹意,才会被别人控制。所以,你不要叫屈,你也该死!”

“江潇仁,江公子?药是谁的?”唐黛阴冷的叫了两声。

“不,不是我,不能怪我。药虽然是我从百花楼得来的,但都是你堂姐唐菊香出的主意,说是要报复你下她脸子的仇恨,要让你心痛,让你后悔。是她说,贾地主喜欢你娘,以前还来提亲过,他定会上钩的。”

“呵……是我的好堂姐,唐菊香啊!堂姐,你就这么恨我?你可还记得,你将我从树上推下,差点害死我吗?这账我还没与你清算,你又将你恶毒的手伸向我娘,你还真是能干啊!你说,我该怎么样好好的招待你呢!小青……”

“啊!别,别动手。小妞,不要杀我,你原谅我,你原谅我吧?我是有些恨你,但是主意也不是我一个人的,是我娘,对,是我娘!是她,是她!是她说她知道错了,要你娘原谅她,说你家今天人多,如果你娘不来祖屋接受她的道歉,那就是记恨她,你娘没办法就过来了,是她将你娘骗过来的。”

“哦,原来这好主意是大伯娘想的啊!大伯娘,你为什么那么恨我娘呢?就因为大郎哥没有考中秀才,听江公子说都是我家的错,所以你恨我,恨我娘?还想要毁了我娘!怕是毁了我娘后,下一步轮到的人是我吧?”

“其实啊,你的想法我可是看得清楚呢。你不仅仅是恨,还有害怕。因为,你知道得罪了我,是没有好下场的。所以,你想先下手为强,将我娘毁了,我会愧疚,我会寸方大乱。这时候就是你出手对付我的时候了。我聪慧的大伯娘,我说的对不对啊?”

“对,你很聪明,你猜测得都对,我承认。事情已如此,要杀要剐,随意你来。”唐赵氏阴森的承认了这主意是她的主意,知道躲着也没用。

“呵,大伯娘,我不会杀你,剐你。相反,我会让你活着,痛苦的活着,比死要痛苦一万倍。这人啊,就是要心毒才行。本来呀,你上次在我家撒泼诅咒我家,我还没想着会特别对你怎么样,但是,这次,对不起,我不会再心软了。你就好好的等着,看着我唐小妞,是怎么报复!。”

“哼,今天李氏也没被怎么样。又没有别人在,你没有什么证据证明是我害的。还有,你不杀我,你又能将我怎样?”

“是啊,我娘亲没被怎么样,你应该庆幸。因为真怎么样了,你就等着我将你娘家人一起拉来给你陪葬。还有,大伯娘,我是没证据。但是不代表,我这里没有你别的证据。”

“什么证据?”赵芬一听,想到了什么激动了起来。

“什么证据,现在是不会给你看的。我要你跪着求我,我要你自己折磨自己,我要你从心里对我彻底的恐惧,然后深深的后悔遇见了我唐小妞。”

“小青,将这药弄四碗,给他们灌下去。我们那宴席应该结束了,呵,今天所有的人都会看一场大戏的。江公子,你不是喜欢叫人看刺激的事吗?这刺激的事由你演会是什么感觉呢?”

“唐小妞,这样对我,我,我江家与你没完……”

江潇仁见小青已经弄好药,贾地主与唐菊香二人都被强行灌下,瞬间那贾地主,就像条公狗一样,找上了被小青扔在他身边的唐菊香,强行撕了她的衣服,压倒在地上,一点老态都没有,反而威猛十足。

而这里就剩下他与唐赵氏,江潇仁明白唐黛下一个对付的是谁,他又与谁配对,就惊慌的叫了起来。

“菊香,菊香,啊……唐小妞,你这个魔鬼,你这样会被雷劈死,你会下地狱的!”唐赵氏一看自己女儿在自己面前狼狈的模样,心痛得想挣扎过去,被小青看住了,转而骂唐黛。

“大伯娘,我这魔鬼也是被你逼出来的。如若今天我娘不是被我们救下,那么现在看这种场面,就不是你,而是我唐小妞了。而且看的还是自己的亲生母亲,你说,我这样做,不是被你逼出来的。你要记住,菊香姐是被你害的,是你将她送给了江潇仁那色鬼玩弄,现在又被这老鬼玩。大伯娘,你于心何忍?大郎哥是你最爱之人的儿子,而菊香姐呢,她就不是?她就该死?”

唐黛被唐赵氏骂了,没有生气,只是缓缓的说着,慢慢的从心理上打垮她,她要让她的余生受尽内心的折磨。

“你……你知道了什么?唐小妞,你心里恨我全冲着我来,别伤害我家大郎,我求你了……”赵芬一听唐黛后面的一句话,脸瞬间无人色。

“呵,现在就求我了!我说过,会让你后悔遇见我,让你后悔你自己做下的事的。不急,慢慢来,小青,将她的药也灌下,少灌些,我要她是半清醒的享受她这应得的一切。”唐黛看小青已经将江潇仁的药强行灌完,再吩咐一句。

“你这个克星,魔鬼……你不得好死!……啊……你松手,放开我,江潇仁,你个小畜生……”

看着在地上已经乱成了一团的四个,唐黛拍了拍小手,往祖屋外走去。

“小青,快走,你带我上屋顶快回家,估计客人都要走了,得回去露个面,道歉一声。如现在走回去,估计路上会碰到村人,不好解释。”

“是,小姐。”小青应了声,带着唐黛就飞上了屋顶,向家里飞去。

唐黛从三楼走回一楼,在宴席间转了一圈,礼貌的都一一招呼了声,也是故意让人看到她是从楼上下来,她人在这。

村子里的吃好的,已经陆陆续续的起身告辞回家了,唐黛瞥了眼祖屋的那一桌,是空的,应是吃好回去了,嘴角浮出一丝冷笑,转身回了自己主桌那。

“对不起大家,因为我娘突然发了晕眩老毛病,我这一耽误,怠慢各位了。”唐黛一走进主桌那,见大家歇了筷子,都吃好了,知道是在等她这个主人,忙向大家九十度鞠躬道歉。

“不怪,不怪,夫人病了?现在情况怎么样?”这桌刑老夫人年纪最大,忙代大家出言回了,又问询道。

“谢老夫人关心,我给她扎了银针,定了晕,现在已经睡着了。”

“睡着了,那我们就不去打扰了,本要上楼看看你娘,才符合情理。”

“是啊,小妞,你娘睡了,我们不好打扰了。”白少奶奶也说了一句。

众人见刑老夫人,白少奶奶如此说,也纷纷跟着附合。

“谢众位关心,你们的心意小妞我领了。”唐黛忙又谢过大家。

宴席结束,众人纷纷告辞,唐黛也面无异色的与唐风一起站在院门口恭送大家,送众人上了马车远去。

最后还没走的,只有白次,白少奶奶,还有在等江潇仁的贾夫人,在等贾地主的贾地主家的大儿子。

大厅里,白次,白少奶奶,唐华三人坐那说着话。而那二人却等得焦急,一个不知道儿子去了哪,一个不知道爹爹去了哪。

“唐小姑娘,你可看见过我爹爹?”贾地主的大儿子问唐黛。

“贾少爷,不曾。怎么,贾老爷没见?”

“还有我儿子,潇仁,也不知道去哪了?”一旁的贾夫人道。

“啊!江公子也不知道去哪了?说不定二人有啥事去哪了呢。这样,我们坐着等也不是事,我派下人去找找,你们也去找找。”

“姑娘说的是。”贾夫人与那贾大少爷答应后,也忙出了院子去找人了。

只是二人刚走出院子,唐黛刚吩咐了小青去找人,就见唐绝气喘吁吁,从祖屋的方向快速跑过来。

“小妞,大哥,二姐,不得了,出了大事了,你们快去看看,祖屋那已经是被围得人山人海了。听围着的人说,出事的还有两个是我家今天来的客人,说他们白日宣淫……快,快去!”

唐绝大声的叫着哥姐,妹妹,急切的让大家快去,因为他也没有看到两个客人是谁。客人来他家赴宴却出了事,所以本能的认为是不得了的大事!

“哗”的一下,所有的人全都朝祖屋那急切的走去。贾大少爷与贾夫人心里已涌起不好的预感,也跟着唐黛一家后面,急急的走了去。

一行人到达祖屋时,只见里三层,外三层的,就像那天听宣圣旨那样,全部围的是人。众人见是唐黛一家来了,自觉的让开一条通道,让他们进去,只是议论声却不绝于耳。

“哎呀,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啊,二人居然同场侍候两个男人,也真是不知廉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