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菊香被转卖,唐老头吐血/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就是,就是,那赵芬平日里看着多温和,多贤慧的一个人。没想到,私底下,却做着不为人知的淫荡之事。”

“这二人做出如此伤风化之事,我看要将那二人推去浸猪笼,才能煞了这歪风,要不村人如此效仿,这风气……唉!”

“人家这才是知道享受啊,母女互相换男人做那事,而且,还同时……呵呵,我也真想知道那是个什么滋味,一定很刺激。听说,这家人回来时,那四人还舍不得分开,还在那死命的纠缠。就像两只公狗,两只母狗那样激烈。啧啧……”

这时候一个猥亵的声音从人群中传来,唐黛回头瞥了眼,原来是唐家村出了名的色鬼唐三癞子。

“哈哈……唐三癞子,你这是想舒服了?你看你口水都流出来了,快回家抱你家婆娘去,别在这瞎叨叨!”

“哈哈……”周围人又是一阵轰笑声。

唐黛一行人进入院子时,只见祖屋的人都坐在那,全都黑着脸,又手足无措,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唐大贵双眼猩红的盯着披头散发的坐在地上的唐赵氏赵芬,似是要吃了她!

而那四人,也已经清醒了过来,身上围着自己的衣服,坐在地上,脸色茫然,眼神空洞的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在这做了这丢人的事。

四人都死命的回忆着,却什么也想不起,只知道前一刻自己还在唐黛家吃酒,为什么后一刻却在唐家祖屋被抓奸了。

而且还是四人一起,迫不及待的在这天寒地冻的院子里行了好事。行好事时,还对象搞错了,不是小的与小的,而是老的与小的,完全颠倒了。

这事四个心里都感觉诡异,但却想不出个所以然出来,他们清醒时,似闻到一股奇异的甜香……

刚刚,唐老头与唐大贵嘶吼着要几人做出解释时,他们却什么也解释不出来,这副乱搞的场景就这样被四人默认了。

看着这副景象,唐黛只是心里讽刺的笑了声,这报复才开始呢,你们几个要好好接着!

“潇仁,我的儿,你这是怎么啦?怎么会在这里……这么荒唐的事,你怎么也干得出来,爹和娘的老脸,要往哪里搁啊!你这不孝子……赶紧给老娘起来,滚回去!”

贾夫人一看,内心其实是知道儿子荒唐的她,就喊着扑了上去,抱着江湘仁哭骂了起来。却不想她这一哭一喊,在众人面前彻底的坐实了四人*之事。

“娘,你哭什么?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再说,这也不是什么大事,那唐菊香本就是我的通房,与她做这事也不是难堪的事,只是不知道为啥弄弄,弄到最后她娘咋跑到我这来了。她娘又不是什么黄花大闺女,做了就做了,给她们家些银两赔偿她们就是了。我这怎么又丢了你与爹的脸面?小题大作,真是。”江潇仁刚开始还有点反应不过来,后来想过来,却是不以为然,所以娘亲说他时,他不以为然的说了一句。

却不知,他这话一出,唐大贵就站起来,红着眼冲上去,挥起拳头就要往死里打他!

“小青,拉住我大伯。”唐黛见唐大贵愤怒的失去了理智,忙叫了小青去拦着,免得他为了那个不值得的女人打死,打伤了人,还得要吃板子,受刑,赔上自己的性命。

“爹,你吃饭吃得好好的,怎么跑这来了?还……”贾大少爷心里虽有疑惑,但事实摆在眼前,无法狡辩,只好走上前,帮贾地主的衣服穿得再好些,问了他。

“我也不知,只觉脑子是晕的,记不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贾地主被大儿子扶起时,由于过度纵欲,两只脚打着颤,怎么也站不起来。

“爷,这事已经发生了,想躲也躲不过去了,现在也不是要脸皮的时候,你看怎么处理才好?”唐黛见唐大贵被小青控制住压在椅子上坐着,对着坐在那气得浑身发抖的唐老头问道。

“不要你假惺惺的,你就没安好心,你们一家都给我滚,给我滚出去……”唐赵氏虽然也失了这一段记忆,但是内心在叫嚣,本能的对唐黛有敌意,突然又疯了般喊着。

“让大贵休了这不知廉耻的,我们唐家不要这种不守妇德,失了贞洁的女人。大贵,去,叫村长来,写和离书,现在,立即,马上休了她!”唐老头恨恨的说着。

“唐大贵,你敢?我赵芬嫁到你家,为你生儿育女,做牛做马,你敢休了我,我就死给你看,我就是变成厉鬼也不会放过你唐家的。”

“呵……生儿育女?”唐黛讽刺的一笑,停了。

“爷,你还是先处理这两位客人吧,今天他们来我家赴宴,却做了这种事出来,我也甚是觉得脸上无光。现在既然他们二人无事,没有生命威胁,我也放心了。处理好,让他俩早些回去。”

“江少爷,贾老爷,你说该怎么处理你二人?这事情已经犯下了,总得有个说法。”唐黛又看着另两个说道。

“我与那老妇人的事,我选择私了,赔偿银子给他们家。至于唐菊香,她本是我家奴婢,处理权在我家。既然她被那老东西干过了,污了身子,我也不要,就卖给他做妾。”江湘仁不愿意在这呆下去,听唐黛问话,急切的回了。

“谢江公子承让,我愿意买下她,为自己做错的事负责任。”

贾地主一听,心里乐开了,虽然不是黄花大闺女,可是还水嫩得狠呐,又是奴婢身份,买了也花不了几个银钱,但嘴上还是虚伪的说自己愿意负责。

“不要啊,少爷,我愿意跟着你,你不要将我卖给他啊,他那么老,与我爷爷一样老,我不要跟他。”

唐菊香一听,扑到江潇仁脚下哭着求他。虽然江潇仁长得不好看,但是至少年龄上配她,要将她卖给一个快死了的老头,她的日子还怎么过啊!

“滚开,你以为你还是以前,还不要脸的要跟着我?想跟着本少爷的黄花大闺女一大堆在那排队,谁还要你这个残花败柳?想着你与他搂抱发情的样子,我都恶心得吃不下饭。”

“少爷……我……”唐菊香没想到江潇仁竟是这样薄情的,她还以为江潇仁多少在心里还是有些喜欢她的,一听这话,气得一口气噎在嗓子处,说不出话来。

“说吧,你们家要我赔偿多少钱才让我走?我可说清楚了,不要狮子大张口,这可不是我一个人的责任,她那么老的女人,我怎么可能强迫她?肯定是她不要脸的与自己闺女商量好,见我喝了点酒,有点迷糊了,使了手段,诱惑我。”

“呵……”唐黛听了,心内又讽刺的笑了声,真是个无赖薄情的。见唐菊香已无作用了,又要挽回点自己的脸皮,在那什么话都说得出来的。

而听了江潇仁的话,唐赵氏,唐菊香,唐老头……一众人都气得说不出话来了。他们家这是上赶着被人家侮辱,人家连句好话都没有,还倒打一耙。

最后商量一致同意,祖屋不选择报官,因为报官也没有用,四人是私通,不是犯奸作科。所以选择私了,江潇仁赔付了五十两银子给祖屋,唐菊香按他买去的价格,转卖给贾地主,活契五年不变。

这卖的二十两银子江潇仁不拿,贾地主再加三十两,合起五十两赔偿给祖屋。大家写了文书,都按上手印,付银子后,事情了解,此后谁也不招惹谁。

贾夫人付了银子,江潇仁两脚打着抖,由贾夫人与他们家的马夫扶着出了祖屋,上了自家的马车,扬长而去。

看着江潇仁出去的背影,唐黛心里咬牙切齿,为了娘亲的名誉,今天算是便宜了你!

贾地主贾老爷,付了银子后,则带着唐菊香回了镇上,只是两只脚软得走不动路的他,只好让大儿子给背着。

唐菊香想闹都闹不起来了,江潇仁抛弃了她。在江府那么久,她也是懂的,奴婢奴才可由主子家任意买卖。她就是想逃,也逃不了,逃了官府都会帮着主家将她抓回来,送回主家的。

而家人,爷爷,奶奶,三伯……都觉得她丢了唐家的脸面,一脸不愿意看到她的眼光,更别说出银子将她赎回来。这一切让她难受得喘不过气来,她的命运什么时候悄悄变成这样了?想不通的她,一脸木然的跟着贾地主父子走了。

唐大贵,唐赵氏,也是一脸木然的看着自家闺女又中途换了人家,眼睁睁看着她跟着贾地主二人走了,什么话也说不出。

唐大贵是被妻女同时做了这么大的丑事,被这突然的打击不知道怎么办,而唐赵氏则是自顾不暇想着如果唐大贵休了她,她要怎么办?还有大郎,他又怎么办?

想到自已的大郎,唐赵氏木然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些神情,慌张起来,用眼光寻找着唐大郎,这事她的大郎会怎么看她啊?会不会也怨恨她给他丢了脸面。

而唐大郎与家人回来,看到这震惊的一幕时,没想着为娘与妹妹求情,而是觉得她们给他丢了脸,躲进了书房,不管她二人的死活了。

随便外面是嚷嚷着赔付银子,还是唐菊香重新卖给了贾地主,自家爹爹要将自家娘休了,他都装作没有听到,像个死人一样,在书房里无声无息!

唐黛见唐赵氏转动着眼光,在寻人,知道她是寻谁,只心里又冷笑了声,这唐大郎还真是那男人的种,性子如此凉薄不堪。赵芬这一辈子也是爱错了人,还执迷不悟,害了自己一生。

这有关事情的外人都走了,只剩下祖屋与自家家里人,唐黛咐咐小青去关了祖屋的大门,将看热闹的人劝说走了,她要唱的正戏也该上场了。

“爷,奶,三伯,三伯娘……现在该处理我们家的内事了。”唐黛提醒了这家人一句,意思现在是处理赵芬这个祸害的时候了。

唐老头点了点头,唐大贵也木然的转动了一下眼珠,看着唐黛。唐孙氏更是眉开眼笑的放下手上的银锭子,一百两啊,这让她们出去赚得赚多久啊!

“我还是那句话,将这个没有廉耻的休了。大贵?你说话。”唐老头再次重复了自己的意见,就是要将唐赵氏休了。

“我……爹爹,俗话说,一日夫妻百日恩,赵芬来我家也是生儿育女的,不能因为她一时犯了错误,就将她休了。我想原谅她,只要她以后改过,我还是会与她好好过日子的。”

“……”唐黛。我可怜老实的大伯啊,你被人欺负到头上了,还替她着想,可是你又知道她心里是怎么想你的啊!

“是啊,爹,你就原谅大嫂这次吧。只要她答应她以后改,好好的跟着大哥。”唐三贵也表了态。

当然,并不是他心地好,而他与唐孙氏同时想到了一点,如若大哥休了大嫂,以后再找房媳妇,生儿女。那这一百两银子,到他们三房身上肯定没多少了,所以就接了唐大贵的劝了。

“你个没骨气的。你就不怕别人笑话你,说她给你戴了绿帽子,你还留着她,以后头上不得要更绿了?”

唐老头气呼呼的责问唐大贵,无视唐三贵的话,他是知道这没用的三儿子心里在算计啥。

“爹,别人是别人,我是我。日子是我与赵芬过,不是他们,我不怕他们说。赵芬,你快向爹爹表态,向他发誓,你以后一定痛改今天的错,在我家好好的跟着我过日子。快呀!”

唐黛听了唐大贵的话,不禁心中有所感动,这个大伯是个真正的好男人,有点担当,心胸也宽广,只是太忠厚了,用错了情。

看大伯越是这样,唐黛觉得非揭开唐赵氏的真实面孔,以后再给大伯找一个好的,让他幸福。

“大伯,做为侄女来说,我本不该管你们长辈的事。但是,我不得不提醒你,江山难移,本性难改!大伯对人好,也要看人。”唐黛凉凉的说了句。

“唐小妞,我是吃了你的肉,还是喝了你的血?要你这样说我。我又做了什么江山难移,本性难改的事?啊!你大伯都说要原谅我,要你在这挑拨离间!”唐赵氏一听,站起来,嘴里骂着,披头散发,打着赤着脚像个疯婆子扑向唐黛,伸手要挠她,但被小青与唐风挡住了。

“呵,那是因为我大伯不知道,你除了今天的事,可还有很多的事隐瞒他。而我,虽然与祖屋里分了家,但是却绝不许别人欺负我唐家,乱了我唐家的血脉。”

一听唐黛这句话,祖屋的人,唐风,唐绝……所有的人拿眼睛都盯着唐黛,他们可是听懂了唐黛那句乱了唐家血脉是什么意思的。

唐赵氏脸色瞬间苍白,浑身冰冷,冷得她嘴唇哆嗦,牙齿上下打架,发出清脆的响声。然后“噗通”一声朝唐黛跪下。

“小妞,我求求你,你放过我,都是大伯娘我的不对,我以后再也不骂你家,也再也不骂你了。你高抬贵手……”

“现在求我?晚了!这种事,就算你没招惹我,我也不可能当作不知道。”

“小妞,你快说,你乱了血脉到底是什么意思?你快说啊,你要急死爷爷了。”有史以来,唐老头第一次在唐黛面前自称了爷爷。

“小青,将那个拿出来,给我爷爷与大伯看。他俩都能认几个字,这纸上的东西他们能看懂的。看不懂,就让我大哥念给大家听。”

“是,小姐。”小青从怀里掏出凤容若让楚陌拿回的几张纸,走到唐老头身边,递给了唐老头。

“小妞,你这是哪里来的?这是真的?……噗……”唐老头看完,只觉眼前一黑,强自撑着问了唐黛一句,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