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滴血揭真相,唐老头大悔/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站在一边的小青,把那几张纸又收回了怀里,扶了险些栽倒的唐老头一把。

“爹……”唐大贵,唐三贵二人忙上前去,扶着唐老头。

“爷,这是真的。是我看着赵芬的态度起了疑惑,查出的。这事,三婶也知道一点。三婶,把你知道的事,与爷奶说说吧。”

说完的唐黛看了眼已经摊到在地上的唐赵氏,又将唐孙氏也扯了出来,想拿我的秘方发财,可不是那么好拿的!

“三媳妇,你说。你要不说,我就让三贵也将你休回娘家。”唐老头冷声的说了句。

“爹,我说,我说。就是三个月前,我那天去山上砍柴火……最后,我看到大嫂与那男人在山上苟合在一起。可是,我怕他们两个报复我,所以回家谁也没敢说。”

唐孙氏将在唐黛家与唐黛说的那番话,又说给众人听了一次,但这次却没有隐瞒,所有看到的都说了出来。

“好,好,好啊!赵芬,你真是好本事啊,还没进我家门,就将我唐家算计得团团转。三贵,去,将那野种拉出来,与大贵滴血认亲。”

“爹爹,你说的谁啊?”

唐三贵脑子慢,虽然听懂了这个好大嫂,不只是一次给自家大哥戴绿帽子,可是没听懂野种说的是谁。难道是大郎?那他家岂不是白白的给别人家精心的养育了他十几年!

“书房里的那个,还有谁?你个蠢猪。都是蠢猪,自己替别人养娃子,还不知道!就没有见你们这些蠢的。”唐老头拼尽力气拍着桌子,骂着唐三贵与唐大贵。

书房里的唐大郎,听清楚了外面讲的事情是关于他的身世,明白他不是这个家的孩子,而是自己娘亲的私生子,已经吓得躲在书房里瑟瑟发抖了。

唐三贵一脚将书房的门踹开,伸手就将唐大郎拖了出去。看着外面一屋子的人,都拿陌生的眼光盯着他,自己的娘亲赵氏像滩烂泥一样无力的摊在地上,让这个曾经被家人宠在手上的天之骄子,吓得不觉一阵尿意凶猛向他袭来……

他被唐三贵像扔块破布一样扔在大家面前时,一阵尿骚味也向大家铺天盖地而来,众人不由得捂住鼻子后退几步……又鄙夷的看着他,怪不得考了三年秀才也考不中,原来就是个扶不起来的孬种。

唐孙氏很配合的听了唐黛的吩咐,已经从厨房里用瓷碗端了两碗清水过来,置于桌上。一碗,唐大贵与唐老头一人滴了一滴血进去,只瞬间,两滴血就融合了。

另一碗,唐大贵滴入血后,唐三贵捏了唐大郎的手,强行刺了他的血也滴入那只碗里,可是等了许久,唐大贵还死死盯着那碗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彻底的被粉碎了,因为两滴血渐行渐远,并不像他与自己爹爹那样融合在一起。

唐大贵闭上双眼,颓废的一屁股坐在地上,再也没有爬起来。

唐黛向大哥,三哥,看着第一碗的清水,向二人使了个眼色。唐风,唐绝瞬间明了小妹的意思,走到那碗清水前,二人各刺入一滴血入碗。霎时,唐风,唐绝的血与唐大贵,唐老头的血,四滴慢慢相融。

看了这一幕的唐老头,颤巍巍的站起来,抱着唐风,唐绝大声嚎哭起来,几次悲伤失声。

他错了,大错而特错啊,这些年,为了一个野种将自己亲生的两个如此优秀聪慧的孙子给赶了出去,受尽别人的白眼,吃尽苦头,他无法原谅自己,就是百年后到了地下,他都无颜去见祖宗啊!

一旁的唐孙氏,唐钱氏,唐三贵,唐草香看着唐老头悲哭,也都红了眼眶,抹着眼泪。

这些年他们都做了些什么啊?

唐黛冷眼的看着这一切,她说过,她会看着他们后悔的,没有谁能不为自己错的行为不付出代价的!

唐老头哭停,命令唐三贵将赵氏与唐大郎用绳子捆起,扔在柴房里。又命唐大贵去村长家将休书写了,明天带着二人去那奸夫家讨个说法,他们辛苦养育了他儿子十几年,可花了不少银钱,得找些补偿回来。

唐黛见事了,带着家人回了新屋,看着唐风几个一脸失落悲伤的神情,唐黛还是决定将今天在祖屋发生的事,告诉哥姐,让他们对任何人都不能失了提防之心。

也是间接告诉他们,她今天为什么要将此事揭露出来。听了唐黛说的,唐风几个都是一脸震惊,然后都跑上三楼,去看李氏,安慰安慰娘亲。

李氏今天也是吓惨了,回来了一直在躲在房间里,不出房间,想着醒来的那一幕,自己光溜溜的躺在被窝里,那个老男人,已经被小青扔了出去。如若不是小闺女机警,她今天就得遭了毒手。

正在房间里胡思乱想的李氏,见几个儿女都走了进来,看着心里顿时安定下来,问几人下面的情况怎么样?宴席最后圆满不圆满?客人反应怎么样?

唐风几个,就挑拣最好的话与李氏说说,唐绝还说了些宴席出现的好玩的事,逗乐了李氏。比如谁,谁家孩子为了抢吃肉,打起来了,谁,谁,谁家的孩子偷喝了大人的酒,最后被大人揍了……

站在房门外,偷听他们说话的唐黛,听见李氏开心的笑了,又悄悄的退回了自己的书房,未走进去。

听着亲人的欢声笑语,她觉得这一切值了,就让她来做这个黑暗中的推手,让她的家人生活在阳光下吧。

如若,这一切的得来,要手上染满鲜血,那必定是她唐黛;如若会因此要下地狱,那也必定是她唐黛!

从此后,不管是谁,谁敢动了她唐小妞的家人,就要等着付出惨痛的代价!现在收拾了唐赵氏,那么接下来就是江潇仁了。他?慢慢来,不着急。

“小青,现在去赵氏娘家镇上,村里,快速的将这里发生的事传过去。还有,在长安县全部传遍,我要赵芬母子无法在长安县立脚,要他们背景离乡,尝尝无地可栖的痛苦!当然,除了前面的那节,仅后面四人做出的事。”

“还有,明天在我们村里放出风声,就说真正的克星是唐大郎与赵芬,是他二人克死我爹,与我家没有关系,现在祖屋已经知道了,二人已经被祖屋赶了出去。以我爷的性格,不会吃这个闷亏,明天必定会与我三叔一起,押着赵芬与唐大郎去那男子家索要这十几年抚养的银钱,无论他们成与不成,那二人是必定无法再跟着回唐家村。”

“是,小姐,我明白,我现在就去办。”

“去吧,早点回来。在一楼顺路叫声楚时,让他来我书房,我有事找他。”

宴请过后,很快就要过年了,唐风几个也不用去镇上学堂了。唐黛与哥姐为了让娘亲李氏开心,就轮流的陪着她,要么被唐黛拉去山上寻冬笋,要么就被唐华带到县城绣铺里,顺便采买年货,做过年的新衣……一周后,快过年了,李氏也慢慢打起精神从阴影里走了出来,积极的准备过新年,迎新春了。

而祖屋里唐老头与唐三贵如唐黛所料,第二天就带赵芬母子去了赵芬娘家镇上,找那家理论,要抚养银子。

却不想那男子家里早就听到了风言风语,听了风声,家中下人一禀告,唐老头几个就被拦在了门外,都没能进府,还传出话来,说他们是想诬赖,他们不可能认下这来历不名的儿子的。

最后在门外守了三天,都未见到府里的真正主子现身后,唐老头与唐三贵无奈,只有将那没有带分文,没有带走唐家一针一线,只穿着身上一身衣服的母子二人丢在了那府门口,也不管母子二人死活,驾着牛车又回了唐家村。

而唐家村里,也慢慢传出了风声,说那赵芬就是个狐狸精转世,唐大郎是她带来的小狐狸精,根本就不是唐大贵的儿子,是害死唐二贵的原凶,要不然,好好的大孙子,为什么唐老头,钱老太说不要就不要。

这些年李氏一家,是替她母子二人背了黑锅,替她俩受了很多罪。祖屋的人现在总算是清醒过来了,将那二只狐狸精赶走了。

而祖屋经过这一次事后,有元气大伤之感,大房除唐大贵外已经没人了,儿子不是自家的,被赶走了,女儿做出了那样的丑事,又被倒手卖了一次,且卖的是个快死的老头,也不可能还有希望生出一女半子出来,然后能占了身份,富贵了,给娘家争争光,已是等于死了没两样。

家里每日没有欢笑声,死气沉沉的,唐三贵与唐孙氏已经提出了分家,说是祖屋被那母子两个住的太晦气了,他们要分家出去造了房子另过。

被打击最大的唐大贵学会了喝酒,拿着唐黛给的五两银子,每天喝得醉熏熏的,银子用完了,又来找唐黛这个小侄女借。

唐黛知道唐大贵不可能一下子能缓过劲来,也不说他,就让他缓缓,他要银子她就借,准备差不多了,等他缓过来,找他谈谈,清醒些再帮他找点事干,再重新找个媳妇成家生娃。

而唐老头,从赵芬娘家镇上回来后,就生病了,每天在家卧床休息,咳嗽不停,唐钱氏每天忙着照顾他,也没啥心思去想点什么。

唐三贵向唐老头提出分家时,唐老头也没有阻止,只说稍等等,一家人过完这个新年,他要什么时候分出去,就什么时候分出去。

而唐黛答应唐孙氏的秘方,唐黛与唐孙氏说清楚了,等过了新年她从京城回来后,就给她家,让她放心。

唐黛之所以这样做,并不是她对祖屋的印象好了,可怜她们,而是有她的目的。因为,她要让所有的人看到,赵芬母子走后,祖屋一家的日子不出半年,就全都好了起来,她要更加坐实赵芬母子是克星的名声,将自家克星的名声彻底的洗白,不留一点痕迹。

以前的事暂且不说,唐黛穿越过来后,那次祖屋为了唐大郎去考秀才要卖了唐华,不是她奋起与他们争斗,许了银子,二姐唐华就要为他嫁了个风流成性的混混,毁一辈子。这是她们母子应该还给她们家的!

农历二十六这天,与去年过年时一样,唐黛给豆腐坊,家里的帮工全都放了假,发了工资,红包,过年福利,让他们都回家歇着,欢欢的准备过个肥年。

农历二十七下午,一家人正在家热热闹闹的忙着做年粑,小白却风尘仆仆的赶来了,唐黛一家人有些惊讶,都出来与他打招呼后,才又回厨房忙去了。

“小白,你这大过年的,怎么来我家了?”唐黛亲自倒了杯水递给小白,问他。

“哎呀,小姐,冻死我了,让我喝口水缓缓再回你。”小白走进唐黛家里,就觉得里面温暖如春,外面可是太冷了。

“外面很冷吧?今年唐家村是暖冬,到现在这都没下过雪。你从哪过来的?京城?那里下雪了吧?”

“是,小姐,我从你这走后,就是回了京城,京城那早下雪了,现在可冷了。我本可以早到的,就是因为风雪耽误了,还好总算年前赶上了。我上次回去,先是帮着凤世子处理了一些事情。后来主子又回去了,我就又帮着他,到处跑。主子知道你明年要与唐大公子一起去京城后,高兴得不得了,就让我回来,到你家过年,明年陪着你们一起进京,保护你们的安全。”

“原来是这样。小白,你辛苦了,晚上我做好吃的给你吃,犒赏犒赏你。你主子欧阳清在京城可还好?”

“嘿嘿,谢谢小姐。我这离开了这么久,还真有些想念小姐做的饭菜了,小姐做的饭菜啊,用主子的话说,不仅是好吃,还有家的味道。主子他好着呢,整天在公主府的闲逛,只等着数钱,今年主子可是赚了不少,开心得每天来来去去的哼着曲。不过,他也有难过的时候,就是公主每天盯着他,找他要媳妇,逼着他去相亲,气得他与公主吵了好多次。”

“哈哈……真的?可怜的欧阳清,他怎么这么可怜啊,他年龄应该比凤世子要小,为什么凤世子的王妃娘都不逼着凤世子相亲,公主却盯着他去相亲啊!真是可怜的娃。”

唐黛一听,欧阳清在京城过得是水深火热,她就特幸灾乐祸,不怀好意的开心大笑了起来。

“小姐,这凤世子没有成亲,王妃不着急逼他,是有原因的。”

“恩?还真是有原因啊。是不是他已经定了亲了,所以不急?”

“不是。小姐这事我只与你一个人说啊,听说王妃怀着凤世子的时候,正好是安王王爷在北方打仗的时候,王妃有一天去一座寺里为王爷祈祷,让王爷一定要平安归来。也正是这次,王妃在那去寺庙回来的路上,碰到了鬼僧。而鬼僧却看了看王妃面相,又看了看王妃的孕肚,说王妃将会生下一个拯救天下苍生的麟儿。”小白把他从主子那偷听了话,轻声的与唐黛说了,完了还竖起耳朵听了听四周的动静,看有没有人偷听。

“那接下来呢?这又与不催凤世子成亲有什么关系?”

“是因为当时鬼僧说王妃肚里的孩子与他有缘,说是要赠一首偈给他。但是那首偈,我估计只有王妃,王爷,鬼僧,凤世子,还有我家主子知道。因为听说当时在场的有一个丫鬟,有一次不小心露出了一点内容,不久后,这个丫鬟就不见了。所以,后来关于凤世子这首偈,有许多的流言和猜测,也有很多人说这首偈的内容隐射凤世子的一生,但是真正内容,这知道的几人却是个个守口如瓶,再没有其他人知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