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兄妹进京,遭遇刺杀/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哇,这么神秘啊,怪不得从来没有听凤容若提起过。但是哪些内容流言,让凤世子不急娶亲呢?”

“流言说那偈里有句提示,是什么:白云深处,因缘再续!都说八成凤世子是在等这偈上所提的有缘之人呢。但是大家并不知道此事的真假,只知道王妃果真是没有催促过凤世子成亲,凤世子过几天就十八了,王妃这做母亲的不急,也的确是少有的。这也是,这首偈的内容越来越让人觉得深不要测的原因。如若,凤世子成亲了,估计风言风语会少点。”

“哈哈……以我了解凤容若,他倒不是为了一首偈等谁的人。我估计他这个清冷的性格,没几人受得了,整天一副高冷的面瘫,身上放冷气。京城的女子估计不用接近他的身,就被他要吓跑了。”

嘿嘿,一定是这样的!唐黛说完还在心里默默的将自己说的话肯定了一下。

小白听了,不禁嘴角抽了抽,不得不说,你还真了解凤世子,他还真是见了闺阁女子就放冷气,黑着脸的人。

“可是,小姐。凤世子长得俊啊,他再放冷气,都有爱好看的女子往他面前凑啊。而且还不少呢!”小白反驳着唐黛。

“哦,也是。那小子长的确是俊,看着也特别养眼!”唐黛想着凤容若的俊脸,深有同感的点了点头,表示赞成小白说的话。

“小姐,我饿了,想吃你做的饭。能不能不谈凤世子了,你去做饭给我吃吧?”

“哎呀,一与你说话,忘记你没有吃饭了。我这就去做,你先吃点点心垫垫肚子。”唐黛一看外面,天色是暗了下来,得做晚饭了。

小白见小姐去做晚饭了,就吃了几块点心,喝了点水垫了肚子后,又去原来他住的房间里,洗了个澡,这一路的风尘都洗净了,感觉身上舒爽了许多。

洗澡换衣时,看到凤容若给唐黛的信,突然想起前面只顾着与小姐说话,忘记将凤世子的信交给小姐了,忙去厨房寻了唐黛,将凤容若的信给了唐黛。

唐黛洗净手,拆开一看,原来里面除了给她的信外,还有一张书院的入学通知书,上面写着唐绝的名字,一张凤容若的世子名帖,是让去书院时用的,说是拿了他的帖子会有专人接待的。

唐黛高兴的喊了唐绝出来,将入学通知书与凤容若的名帖给他。唐绝一看,高兴的蹦了起来,大声嚷嚷。

“小妞,小妹,你真是太历害了。你什么时候说服了凤世子帮忙啊?这是惠山书院的入学通知书啊。哎呀,金狗弟弟一定会羡慕死我了。”唐绝边嚷,边跑过来抱着唐黛激动的蹦跳着。

“呀,呀,三哥,放手,放手,你再蹦,我要被你蹦晕了。这惠山书院咋样?很出名?”

“出名啊,就是出名,当然出名啊!”唐绝估计是太高兴了,幸福来得太突然,只说着出名,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唐黛抽了抽嘴角,将凤容若的信放入怀里放好,又准备进厨房去炒菜,任发疯的三哥在那兴奋,懒得理他。

“小姐,这惠山书院是当代大名儒圣家子在那开课执教,当今朝廷上有名的才华横溢的右相就是他的学生。这座书院的名气仅次于京城的国子监,此事若不是凤世子出力,三公子学得再好,恐也难进。”

小白实在看不下去了,就多嘴的向唐黛解释了一番。这凤世子与自家主子一样,都对小姐上心了,一个两个都挂念着她,她有难处了立即就帮忙。

唉,希望不是他想的那样,现在世子与主子二人关系非常好,可不能将来为了……有了嫌隙就麻烦了。

“啊!这书院这么好啊!难为凤容若了,年后去京城得好好感谢感谢他的帮忙。”唐黛没想许多,回了句。

“三哥,明年你去书院后,就只有你一个人在那了,你要学会独立。而且,为了不辜负凤世子的一番苦心,你可得更加认真念书了。”唐黛又侧头叮嘱了自家三哥一句。

“会的,小妞,我会的。”

唐绝像拿着宝贝一样,仔细的拿了书院的通知与凤容若的名帖,藏到自己书房里最稳妥的地方去了。

转眼就是大年三十除夕了,唐黛家今年可热闹了。与去年相比家里可是添了不少人,贺柱子一家四个,阿夕,楚时,小青,小白,王小敏,还有唐黛家屋顶上的小蝶,也被唐黛吩咐给叫了出来,一起围坐在桌边吃除夕团圆饭。

屋外村中,爆竹声此起彼落,还有小孩子打闹追嬉声。屋内,劝菜,劝酒声此起彼落,地暖烧到最足,暖意融融,一副和乐的景象。

吃完饭,大家又都是年轻人,在一起做着各种游戏,唐黛还将现在的纸牌玩法教给了大家,要愿意输赢银子的,就用银子。

不愿意用银子的,就将纸条撕碎贴胡子,瞬间唐绝的小脸上就贴满了胡子,惹得大家哈哈大笑,他也不愿意出银子。被唐黛笑说,自己这个三哥可是比她还抠门得紧,典型的守财奴。

于是大家就问唐黛守财奴是啥意思,唐黛坐在那眉飞色舞的将现代的三大守财奴:葛朗台,严监生,夏洛克的故事变了样子,说给大家听。

听得众人,啧啧的说,这三人还真是守财,叫守财奴真是贴切。又都夸赞唐黛小脑子灵活,竟然能想出这样好听的话本故事来,让他们都听得入了谜。

讲完故事,子时也就快到了,大家赶紧着准备迎春,唐风,唐绝,阿夕将过年准备好的爆竹全拖到院子里,准备好,只等子时一到就开放。

子时,整个村庄淹没在爆竹声的海洋里,放完爆竹,大家互相拜年,恭贺新春,小孩子都有红包拿,今年唐黛给家里所有人都准备了一封红包,不管是贺柱子家的,还是王小敏,小蝶……每个都有,而且红包里面的份量也是足足的。

喜得大家都感谢着唐黛。小蝶,楚时拿着红包开心得像小孩,他们都忘记了他们上一次拿红包是什么时候了。

而阿夕,这干脆是他记忆里的第一个红包,在此后的时光里,这个红包一直伴着他的一生,没有用掉,放在身边保存得好好的。因为看着这个红包,他就能感受到这个家的温馨,感受到小妞妹妹对他的无私的关心和爱护。

发过红包,互道新年好后,想继续守夜玩的就继续玩,不想玩的就去休息,唐黛感觉有些累了,就不想凑这份热闹,与大家说了声,回房间休息去了。

大年初一家人都要歇息一天,初二去外公家拜年,初三去大姨家拜年,回来后,就要准备出发去京城了。

为了路上不是太赶,唐风唐黛定了初四这天出发。对于李氏来说,这是孩子第一次走那远的路,离开她,很有些不适应,初三早早的从大姨家回来后,就帮着两个孩子准备各种路上用的,吃的东西。

晚上,唐黛一看她与唐风的几个大包裹,不禁眼角抽搐,娘亲是将家给搬到京城去啊?大哥东西多点,还说得过去,因为他要长住,而她,却是进宫谢过恩后,就得回来的。

包裹里除了冬天的洗换衣服,还有春天的,最后唐黛还在包底找出了好几套夏衣,唐黛无语的只好将自己的,娘亲给他打包的包袱全部倒在床上,重新整理归纳好。

至于大哥,原谅我吧,小妹爱莫能助了,估计你得全带上了,不带上娘不放心让你走。

正如她所想,第二天,除了她的包袱减轻了,大哥的包袱又多了好几个,全都带上了,给马车里塞得是满满当当的,空出的位置正好坐了她与大哥两人。

小白赶车,小青坐在外面驾车的小白身边,才勉强坐下,一辆马车才坐四人,唐黛翻了翻白眼,再次对自己的便宜娘亲无语了。

楚时与小蝶还在唐家村,小蝶依然执行唐家的保护任务。而唐黛因为不放心三哥的安全,就拜托楚时正月十二那天送唐绝去惠山书院报到入学。

马车终于在李氏的眼泪汪汪,殷殷嘱咐声中,缓缓的驶出唐家村,往京城的方向驶去……

而在几个时辰后,三个地方同时收到了唐黛兄妹二人已从唐家村出发的消息,同行的有二人,一个是车夫,一个是丫鬟,共四人。

这三个地方,一个是凤容若的安王府,一个是欧阳清的公主府,而还有一个则是诛魂阁总部阁主的楼内。

诛魂阁总部。

“阁主,那兄妹二人既然已出发,我们是不是现在可以动手了?”一个戴着鬼头面具的人问那坐在长生位上的一头银色长发,也戴着面具的主子。

“不急,先打探一番再做计较。在唐家村时,既然凤南国上面的人就派了人保护他二人,那此次进京,也必定派了护卫,先摸清了实力,我们再派高手过去,一举击杀了。因为一次未得手,对方肯定会加强护卫,我们就再难有机会。”

“是,阁主。阁主睿智,智慧无双,是属下愚蠢着急了。”

“传信到庆安府花狐狸那,在庆安府内,让她派人盯紧了,那二人的行踪及时报告,出了庆安府后,自会有人接上,不用她操心。”

“是,属下马上去办。”那鬼面面具人得了令转身下去了。

第四天,马车一路颠簸,到京城的路已经走了小半了,这一路颠得唐黛是叫苦连天,胃里的苦胆都要给她吐出来了。

这古代的破马车,真他娘的一点也不减震,弄死本宝宝了,以前坐的都是短途,没怎么觉得,可是这一连坐了好几天,就算唐黛身体再好,也不习惯了。

感觉又想吐了,在唐黛的要求下,小白只好又将马车停在路边,这一段路远离村庄人家,两边都是森山老林,望着苍茫的夜色,小白与小青心里闪过担忧,这种路况最容易遭遇袭击。

唐风心疼的看着趴在马车窗上大吐而特吐的妹妹,这今天是第几次了?早知道小妞这么怕坐马车,在家就该想点办法才是,现在在路上,一点办法也没有,只能等妹妹自己慢慢适应。

唐黛吐完,接过哥哥递来的手帕,擦了擦嘴,红着眼喘着气……太难受,也太丢脸了,她这个在现代不晕车,不晕机的人居然到古代来坐个马车还能吐个天翻地覆的。

“小姐,喝口水,歇歇。”小青递过水袋,有些担忧唐黛的身体。

去京城的路,这才走了一小半,小姐就吐成这模样了,还不知道后面是不是习惯了能好点?

唐黛喝了水,歇了一晌后,感觉舒服多了,吩咐小白又驾车上路了。

只是,小白刚刚扬起马鞭,突然听一阵风声呼啸朝着马车而来,小白与小青脸色突变。

“小姐,大公子,赶紧蹲下。”小青焦急的大叫了声,人已飘出,飞跃到马车顶上,从腰间抽出软鞭,将鞭子舞得是密不透风,水滴也不能进来,呼啸着飞向马车的利箭被软鞭全部击落。

说时迟,那时快,小白也丢了手上的马鞭,拔了座下的长剑,人飘向一丈开外,也护在马车周围。

而马车里的唐黛与唐风,听了小青的大叫,还有箭矢落地撞在路面上的声音,立即依言蹲了下来,减少危险,二人也很快意识到他们这是遭遇刺杀了。

是谁要刺杀他俩?她与哥哥要钱没钱,要银子没银子的,还想要他二人的命,真是吃饱撑了没事干!唐黛咬牙切齿的腹诽着,与哥哥紧紧的挤在一起,后悔银针没带在身上,要不,她非得把来刺杀她的人,扎得全身都是窟窿。

箭雨过后,一群蒙着面的黑衣人,似鬼魅般,无声无息的跃入了小青与小白的视线。那群人也不说话,挥舞着手上的利器就向青白二人袭来。

顿时,青白二人被卷进了这场战斗,敌多我少,片刻后,小白与小青就露出了弱势,武功再高也敌不过人多。

在马车里的唐黛听着已经没有了箭的呼啸声,只有兵器打斗的声音,知道小青,小白已经与敌人交上手了。也不知道能不能打得过?

唐黛轻轻起身,掀开马车帘一角,向外偷偷望去,这一望吓得唐黛在心里大叫了一声,我的妈呀,那群人有十几个,那刺杀她们的人,是抱着一击必中的心思的。完了,今天她与哥哥的小命要丢在这荒山野外了!

“啊!”小青一声轻叫,唐黛顿时心都跳出胸腔外了,原来小青动作一缓,左后背中了一黑衣人刺来的一剑,不防的小青痛得轻叫出声。

听了小青的叫声,小白的手一顿,心里焦急起来,想起临来时凤世子的吩咐,右手加快猛攻黑衣人,左手从怀中掏出紧急联络的器具快速用牙齿咬下拉开,立即一缕鲜红的火焰冲向夜空。

对方见小白发出了求援的信号,手上更加猛烈疯狂的攻击二人。

看着二人越打越缓慢,小白身上也受了一剑,马车上的唐黛心里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怎么办?怎么办?

难道今天她的小命就要丢在这了?哎呀,她实在不甘心啊,好不容易重新又活了一回,她还没尝到这人生的滋味,就要死了!啊,啊……老天爷啊,你玩我唐小妞的吧?

不行,她得想办法自救。武功还没学几招,不会!那她用啥法子?毒!对,就是毒。毒药,毒药……唐黛缩回马车厢,脑子里飞快的转动着,她身上是带有防身的毒药的,这是前世的习惯使然。

但要命的是这次都是些普通的毒药,要吃进嘴才行,她不可能,让那些人主动站那,等她去喂吧?怎么样才能使出去让他们中毒啊?

------题外话------

谢谢小仙女们的月票和鲜花:

zz4u8288月票

小乐快乐月票

duyijian月票

颖航妮妮月票

soul鲜花,月票

还有的小仙女们因为是qq或者微信登录,id名一大串符号,实在不好打,我在这统一谢过。

谢谢你们,有你们的陪伴,水莲会一直信心十足的码下去,争取每天多更。

最后祝大家在2018越来越漂亮,瘦那么个10斤!哈哈,群么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