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自救脱困,整死那只骚狐狸/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唐黛从贴身的包袱里翻出那几种药,脑子里闪过无数的配法,把这仅有的几种药配成可以撒出去,随风飘飞的。

“小妹,小白与小青快撑不住了,刚刚两人又受伤了。怎么办?”唐风学着妹妹也偷看着外面,缩回头,声音里满是担心的有些颤抖问着唐黛。

见小妹没回答他,眼光也落在唐黛手上的药瓶上。但愿小妹能想出一丝办法!

马车外,小青与小白都在咬牙硬撑着。与十几个人拼了这么久,身上的力气都快用光了,而他们的救援没那快到,他们就算是死也得拼着等救援的人到,保护好小姐,要不然,就算他们能活着去见主子,主子也不会放过他们的。

附近收到紧急救援信号的人已经急急的赶往出事地点,同时发了信息回京城。

而这次半路截杀出动的人,不管是人数,还是武功的强大,都是出乎凤容若与欧阳清的意料之外的,而且敌人似是临时做的决定,他们这边提前没有得到任何消息,所以路上只安排了小青与小白二人护送。

他们没想到,唐家村那么久都无人敢动手,这些人竟蛰伏了如此之久才出手,而且一出手就是必定得手的目的!可谓是心狠手辣,直取目标。

唐黛这里,打斗的包围圈越来越小,已是靠近马车了,因小白与小青已经渐渐体力不支,速度缓慢下来,那些人黑衣人似并不急着去除他们二人,目标很明确就是马车里的人。

趁着二人速度缓慢下来,黑衣人就开始攻击马车上的唐黛兄妹。为了护住马车上的二人,小青与小白不得靠近马车,虽然他们知道这样小姐两个更危险。

听着刀剑砍在马车顶上,壁上的声音。一向沉稳的唐风,脸色也开始发白了,浑身冰凉,他刚看了,小青与小白二人几乎成了血人了,浑身都是伤与血,是用性命硬撑着保护着他俩。

而他面前的小妹小妞,似乎听不见马车外的声音,眼睛盯着手上瓶子半晌后,眼睛突然闪闪发光,现在正从包袱里拖出一块白色的布,把瓶子里的药,分开往上面倒,闻闻看看,又倒……反反复复的在调试着。

“成了!”唐黛突然惊喜的叫了起来。

“什么成了?小妞,外面小青与小白都受了重伤要坚持不住了!”

“大哥,别说话,相信我,会没事的。快,将水袋拿来,将水倒上去。”唐黛从包袱里拖出自己的一件春裳,撕成了两块,一块给了哥哥,一块自己用,用水将布浇透,蒙在脸上。

“大哥,咱俩下去,那个包袱的药粉你拿着,这一个包袱的药粉我拿着,我们二人同时撒出。还有,风的方向是吹向袭击我们的人,不能逆风,你不懂就学着我做。”

唐黛将两包药粉,一包给了唐风,一包自己拿着,叮嘱唐风。唐风听了,也紧张的点点头。

“大哥,记住,你只要跟着我做就行,我会凭感觉速测风的方向和速度。动作一定要快,要在那些人反应过来之前撒出。”

唐风跟着唐黛下了车,而二人一下车,那群黑衣人就发现了,往二人攻来。

“小青,不白,你们撑住,我与哥哥先逃。”唐黛大叫一声,让那些黑衣人误会二人是逃跑,忽略她的真正意图。

也就在同时,唐黛凭着身体的感觉,已经测算到风速与方向吹向黑衣人的位置,二人跑出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那个方向上,同时扬开手中的包袱,包袱的药粉全部飞向那群黑衣人,小青小白那。

“哎呀,我包里的面粉全吹了,晚上我们吃什么呀?晚上我们没得吃了,都是你们,你娘的没事跑到我这来捣什么乱啊!谁让你们来刺杀我的?我得罪你们了,还是挖你们家祖坟了,要来刺杀姑奶奶我!”唐黛见药粉飘了,装作村姑的模样破口大骂了起来,以转移黑衣人的注意力。

这可是她刚刚绞尽脑汗想出来的,能见却无味,闻不出来,但是只要闻到一丝便会浑身酸软,倒地不能动的霸道药粉,绝不能浪费了。但是她也不知道效果好不好使啊?就此最后放手一搏了,也比躲在车里被人堵在里面宰了要好。

听着唐黛的大骂声,那群黑衣人与小青,小白,不由得眼角抽搐。他们可是第一次看见,这被刺杀的人,不逃命,还有闲情站在那破口大骂!

前面,小白与小青,还真以为小姐要当逃兵,扔了他俩,自己逃命去了。都做好准备拼了二人的最后一口气,将这些黑衣人绊住一段时间,好让他二人逃跑。

结果小姐的两包面粉给风给吹了,惹火她了,开始骂人了。小姐什么时候带了面粉在车上?带面粉干什么,自己做吃的?

然后,就在二人的思绪间,唐黛的大骂间。那群黑衣人,小青,小白开始感觉到身上无力……半晌后,全部都倒在地上,完全不能动了。

躺在地上的人全都圆睁双眼,不相信的看着眼前,这看起来只有十岁左右的蒙着面的小姑娘,竟然轻轻松松的走到他们身边,拿起脚一个个的在他们身上踢过去,嘴上还骂骂咧咧的,将他们这批人家里的祖宗十八代都骂遍了。

他们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原来那不是面粉,是有色无味的毒药粉!

唐黛走到小青与小白身前,将手间的百香手串取下,先后放在二人鼻下,轻轻的用手散着微风,让风将那解毒的香味飘入他们两人的鼻间。

再等了一炷香的功夫,小白与小青感觉身上有力了,被唐风与唐黛一人扶着一个,扶进马车躺在马车里,唐风又赶紧坐到前面赶车,在那些人功力恢复之前,他们得离开逃走。

小白与小青虽然去除了身上的毒药,但因伤势过重,立即又昏迷了,唐黛立即从包袱拿出止血药涂上,撕了衣服为二人包扎流血的伤口。

也顾不着去处理地上那些人了,她不愿出手见血杀人,就让他们冻死在那吧,她这药的药效可以持续不小的一段时间。

马车声在那批黑衣人的耳朵里很快远去,躺在地上所有黑衣人都绝望的闭上了眼,本来这次阁主是下了最大的人力与物力来截杀最容易的可杀之人,他们却马失前蹄的败在一个小姑娘的手下。

就算他们有命回去,等到的怕也是阁里最严厉的惩罚!

当救援的六人赶来时,却看到是满地的黑衣人的“尸体”,没有其他人的踪影。心急的正准备打马沿着马车的痕迹往前追时,六人中为头的那个在仔细查看这些人时发现这批人并没死,是活的,只是中毒药动不了!六人立即挥剑给他们每人补了几剑,这才让黑衣人成为了真正的尸体!

等这六人快追上唐黛的马车时,小青与小白才悠悠的醒过来,睁开眼见小姐安全的坐在他俩身边,二人才松了口气。

“小姐,那批刺杀我们的人呢?”小青突然想起,问唐黛。

“扔在那了,放心,不冻死,也会被来救援我们的人杀了。小白,你前面放了那个信号出去,是召唤我们的人吧?”

唐黛话音刚落,马车后面不远处就响了一阵激烈的马蹄声。

“哎呀,妈呀,我这是招谁惹谁了,刚弄晕了一批,这看样子又来了一批啊!”听着马蹄声的唐黛快哭了。

早知道,她才不要进什么宫啊,这皇宫还没进,小命都要丢了。

“小姐,不担心,是我们的人到了。”小白凝神展耳听了一晌。

“哦,哦,那太好了,这要是再来一批敌人,我真的没辙了,你俩又受了重伤。不行,到了京城我得制最毒的药,随时带在身上保小命,我可不想再被人家围攻吓一次了。有人来了,我就毒死他们。”

看着小姐咬牙切齿的样子,小白与小青二人相视轻笑了起来。

马蹄声临近,唐风在外面听车里人的对话,知道是来救援他们的人,也就不急的,放慢了缰绳缓缓的赶着车。

小白撑着,被唐黛扶着坐起,掀开车帘,与对方六人为头的第一个骑在马上,一身黑衣劲装,蒙面的大汉打了个手语,对方也回了个,二人同时点了头,算是打了招呼,小白不语放下了车帘。

而外面的几人,也不说话,向天空放了安全的消息后,策马跟着马车,慢慢前行。

大约一个时辰后,一行几人来到了一个小镇上,找了间客栈住下来,停下休整一番,小青与小白的伤势也急需医治。

京城安王府。

“世子,唐姑娘兄妹二人在半路上遭遇刺杀,小白发出紧急救援的信号,我们的人已经匆匆的赶去了。”楚陌脚步匆匆的来到凤容若书房,急切的向他禀报。

“什么?后面的情况?”凤容若拿手的笔顿了一下,墨汁滴落在桌上正书写的纸面,沾染了刚写好的字。

“后面的情况不知晓,消息还未传来。”

“走,去那。”凤容若扔了手上的笔,拔腿就往外走去。

“世子……”

“跟上!”

瞬间二人消失在安王府。

客栈定好,唐风又将马车赶着去找医馆,问询下,来到这镇上最大一家医馆,将小青与小白二人扶了进去。

大夫见二人身上全是利器所伤,抿着嘴也不问询,洗净敷药包扎后,又给二人开了药。唐黛站在边上看着大夫诊断与处方都没什么问题,也就没吭声,付了银子拿了药,几人又回到客栈。

吃好晚饭,让店里伙计帮忙熬的药也熬好了,等药凉了些,端给小白与小青喝完睡了。唐风唐黛两个人也去床上睡下了,这一路很是疲累,又经过今天这一惊吓,二人很快就沉沉睡去。

第二天,唐风早早就起来了,来到客栈的厨房,另出了些碎银子,请店老板专门为小妹做了一碗了长寿面,外加二个荷包蛋,做好后,自己端到唐黛的房里。

刚刚起床穿好衣服的唐黛,正准备去洗漱,听见有人敲门声,疑惑的开了门。

“小妞,生辰快乐,我让店老板专门给你做了碗长寿面。快洗了脸,过来吃面。”唐风见唐黛睡眼惺松的模样,知道小妹还没洗脸。

“大哥,谢谢你还记得我的生辰,昨天一吓,我自己都忘记了。我洗脸去,马上就来吃。”唐黛见了面,高兴的跑去洗脸了,唐风把面放在屋里的桌子,坐下等妹妹洗好脸。

“恩,恩,好吃,居然放了我喜欢的青菜,还有荷包蛋。”洗完脸的唐黛,抱着一大碗面,一边吃一边夸赞着。

“你喜欢就好。这次在外面,你的生辰只有这么马虎的过了。”唐风带着歉意的说。

“恩?大哥,我觉得这样很好啊,有面,有青菜,有肉丝,还有荷包蛋,可比我们小时候好太多了。大哥,小时候有一次你过生辰,娘亲狠狠心煮了一个白水煮蛋给你,却不想被来我家溜达的大郎哥撞见了,抢去了,你心痛得大哭了一顿。你还记得吗?”

“呵,记得,怎么不记得?!那时候家里穷,家里唯一的一只鸡下的蛋都要拿出去换油盐吃。那一次生辰,是娘亲唯一的一次给我煮了个蛋庆祝我生辰。”

“所以说,他们现在境况,就是他们的报应,是他们欠我们家的!哦,对了,大哥,小青与小白伤势过重,让他二人就留在此地养伤吧?我们先走。因为时日太紧了,等不及二人伤好再走。”

“只能这样了,看情况后面来的那几人会一路护送我们进京城,我也不用担心路上的安全。你吃完了?吃完嘴擦擦。我们去与小青,小白二人商量一下,今天要准备出发,要不然真不能按时赶上京城。”

“好。”二人起身去了小青,小白那。

而此时,诛魂阁总部。

“找到了?”银发男子问那戴鬼脸面具的人。

“禀,禀报,阁,阁主……我们的人失手了,全,全死了。”鬼脸面具男子战战兢兢的回话。

“废物,一群废物!……”

银色长发男子一挥手,立在他面前的那鬼脸面具人像一件物体般直直飞了出去,然后又呈弧线落到地上,好半晌,才咳嗽出声,几口鲜血从嘴里向外扑出,洒得他面前的地上到处都是。

瞬间,洁白的,玉砌的地上,星星点点的猩红,妖娆,娇艳得像黄泉路边开满了的彼岸花。

“给我滚起来,装什么死。要不是留着你还有点用,你现在就是一具尸体躺在那。你不是告诉我,他们二人身边只有两个护卫,此事万无一失!狗屁的万无一失,人没杀了,还损失了我诛魂阁的十几个高手。”

“的,的……确是只有两个护卫。那边来的信息说,我们的人遇到了使毒高手,我们派出的这一批人中都只是会武功的,没有一个懂毒的,我们失手就是失手在这里。”

“呵……你,你让我怎么说你呢?我们诛魂阁能使毒的是使得出神入化,结果这次却在毒上翻了船,你不觉得这是极大的讽刺吗?恩?”银色长发人冷笑一声。

“阁主,这次之所以会疏忽大意,也是因为花狐狸的消息不准确。她一直在庆安府潜藏,盯着唐家,并将唐家及身边的人都摸了个清,可她却从未提过,唐家兄妹二人身边有擅毒之人,所以才会造成今天的局面。”

“花狐狸,又是那只骚狐狸坏了本阁主的大事,她这是又去哪找人骚去了,把本阁主的话都不放在耳边。此人,真是不堪重任,去,警告她,这次暂且放过她,以后让她戴罪立功,好好表现,要不然,本阁主会亲自出手去整死她,看她还怎么骚!还有,她身边那个让她失了魂,办砸事的人是谁?派人去除掉。”

“阁主,这次不是别人,是我们阁里的。是我们派去相助她,她的属下,那人的武功在阁里属二流的水平。但平日里总在阁里其他人面前夸自己床上功夫好,而且,听说他与阁里的好几个女杀手都搞在了一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