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一千两银子一坛酒,拿来/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种不成大事的人,召回来。重新派一个去庆安府,协助花狐狸。”

“那,那个召回来怎么处置?”

“他不是喜欢表现床上功夫?那就让他好好表现一番,而且要在全阁人的面前表演,你去安排。”

“是,阁主。属下明白了,这就去安排。”那鬼脸面具人用手按着胸口,往下走出。

“站住。”

“阁主还有何事吩咐?”

“吃了。”

银发人挥手扔了一个小药瓶到鬼脸面具人的掌心。

那人一看,是治内伤的药,心下一喜,阁主这是原谅他了,不再追究此事,忙向银发人双脚跪下,谢过主子的不究之恩,起身后退出去。

小镇上的客栈里,唐黛二人与小青,小白商量后,决定让他二人暂时留在此处养伤。小白与小青,也无法,他们二人重伤,非得跟着上路的话,不但保护不了小姐两个,还会拖累他们,最后只好答应了,小白唤来救援他们的六人,托付他们护着小姐与公子进京城。

于是,一行八人,一辆马车,六匹马,浩浩荡荡的往京城出发了。心焦的凤容若,终于收到六人救援发的平安消息,一颗心才落下了地。

“世子,咱们是继续往前,还是回王府?”

听了第一条消息后一直浑身放冷气的主子,在收到第二条报平安的消息后,终于脸色缓和了,楚陌才大胆问了句。

“回王府等吧!小青与小白虽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情况,但是能发消息来,说明还活着,黛黛应该心情还算好。那六人,没有我的命令不敢擅自撤回,会护着黛黛回京城。还有刺杀的人,第一次下了重手,就是准备一次击杀,没有得手,知道我们会加强护卫,暂时不会再出手。”

“你发消息给那六人,告诉他们,他们与唐家小姐,公子二人共存亡,如若再让二人出一点事,让他们以命相抵。另,上京城的一路,都有我们自己人接应,遇到紧急情况,紧急联系。”

“是,世子,我马上将消息发出。”

唐风唐黛兄妹一行走了几日,在十月十二下午终于到了最临近京城的城市上津,这一路上没有再出现危险,风平浪静,遥望上津就在眼前,那六人心里暗暗松了口气。

在他们接到暗卫长楚陌传来的消息后,个个觉得身上的皮紧了,连晚上守夜都是三个人,不敢怠慢,因为他们也知道,原来这二人就是当今皇上最看重的两季水稻的培育者,怪不得会招了人刺杀,也怪不得自家主子凤世子会下令保护她们二人。

但也有他们发自内心对二人的敬重,他们知道,能种出双季水稻就意味着很多人都不会挨饥受饿了。他们这些人当中就有在灾年,甚至不是灾年时,亲人被饿死,爹娘饿死,才导致他们成了孤儿。幸甚被面冷心软的主子救了,再培育他们成才,训练他们成为暗卫,要不然他们早就不知道是哪个角落里的一堆烂泥了。

马车行驶在进城的路上,唐黛,唐风准备在这休息一晚后,后面几天就不再找地儿歇息,一口气赶到京城。所以进城后,要采买一些路上吃的干粮,水也要准备足。

到了城门口,只看见那六人为头的那个,走到守城的士兵前,出示了什么,那士兵立即恭敬的向众人行礼,并放行。

唐风驾着马车缓缓驶于城内,此地的繁华是慢慢显示体现了京城的繁华,街道宽敞整洁,商铺酒家客栈林立,叫卖声不绝于耳,建筑上雕龙刻风,古色古香,厚重大气,由此可见京城的繁华更会是多么另人向往,惹人眼花缭乱。

几人寻找了一家干净,舒适,价格也不算很高的客栈住下。客栈院内有专放马车,替客人喂马的地方。除了随身的贵重物品,其他的也就放马车上了,店伙计也一再保证,定会替客人喂好马,看好车的物品,车里只要不是贵重的,容易招贼的就行。

唐黛兄妹二人回房休息一晌,命店里伙计将晚饭送上来吃了。吃好晚饭后,又一起出去采买了些吃食干粮回了客栈,因为也不怕谁偷了去,二人就拎着往马车而去,准备放在马车上。

离马车还有一段距离,唐黛突然停了脚,使命的闻着空气中的味道。

“小妹,怎么了?走啊。”见唐黛停了脚,唐风疑惑问她。

“大哥,我好像闻到了酒味,而且……”

“这是客栈,楼下便是酒楼,当然有酒味。”唐风回道。

“不对,大哥,我闻到的酒味是我家的酒,这是我做的酒,我一闻便知,快去看看。”随着酒味越来浓烈,唐黛已经肯定是自家的酒,加快了脚步往马车跑去。

“哈,哈。……好酒啊,好酒!想我老头儿活了一百零八岁,还是第一次喝到这种美味的酒,浓烈甘醇……快哉,快哉。”

唐黛兄妹二人刚走近马车,就听见马车里传来一阵感叹声,声音苍老,听起来此人应是年岁不小了。

“是谁?是谁在我家马车里?给我滚出来!”唐黛一声轻斥,却是不敢接近马车。

听着唐黛的一声怒喝,马车里的人瞬间从马车里闪出,竟不下车,坐在马车夫的位置上,手上赫然抱着一个酒坛,正是唐黛从家里带来,带进宫给桂公公的礼物。

保护唐黛兄妹的六人也听到了唐黛的轻喝声,瞬间全部闪身到来,站在兄妹二人身后,个个手握长剑虎视眈眈的盯着那老头,似乎只要他一动,六人顷刻就会将那老头斩于剑下。

见人出来了,唐黛不说话,只拿眼打量着眼前的老人,从头发到眉毛,胡须已是全白,脸上并未像唐黛所想像的那样应是皮肤像干树皮,满脸皱褶。唐黛挑了挑眉,刚刚不是听他感叹,他活了一百零八岁?

而那白发老翁,也拿一双虎眼炯炯有神的打量着唐黛。心里默想,此女天庭饱满光亮,凤眼点墨,眉若远山,耳大且厚,鼻子端正……面相非同一般,小老儿我若是没看错,此女定是一飞冲天成凤之福命。

二人互相打量了半晌。唐黛见那老头子盯着她看并不说话,一点偷了别人家的东西被主人逮到显得惭愧的自觉都没有,心里的小情绪就上来了。

“喂,你这老头,怎么偷喝我家的酒?那可是我辛辛苦苦,不远千里带来送给别人的礼物。你这喝了,我再到哪寻去。”

“小丫头,你忒小气了。你那马车里不是还有十好几坛嘛,我这就喝了你一坛酒,怎么就叫偷了?你要不来,我走的时候定会放银两在车内买的。你这一来,倒好了,我变成偷了。”

“你这不问自取,就是偷。放银两咋了,我要的就是酒,不要这银两。”唐黛翻了翻白眼回道。

这都什么歪理?你偷喝别人的酒,发现了就说会放银子。没发现呢?你全喝了,拍拍屁股走人谁知道!骗人。

“哟,小丫头倒是挺牙尖嘴利的!谁教你的?你家大人呢?我不与你说,让你家大人出来。”老头一听,丫头说的还是有些道理,不与她斗嘴了,小小姑娘,黄口小儿,说不清。

“我说你这老鬼,老头子的,说理说不过我,就要找我家大人。我家大人不在,这里我做主,就算我家大人在,也是我做主,谁让你喝的酒是我酿的呢!”

唐黛一听,咦?竟然开始耍赖了。他怎么看这老头有点像前世武侠小说,那个什么老顽童周伯通的感觉!

“呀,小丫头,小老儿有眼不识泰山,这么好喝的酒果真是你酿的?”

那老头已经将那一坛子酒吹光了,抱着个空坛子蹦下马车,围着唐黛打转,嘴里奉承着唐黛,双眼满满都是不相信狐疑的眼光。

“你,你这是什么眼神!是我酿的就是我酿的,还能有假不成,不相信你别喝啊,喝了还话多!还有,将你那坛酒钱给我,一千两银子,这可不是一般的酒!”唐黛一看那老头的模样,气得暴跳,挥舞着两只胖胖的小手,开始敲诈勒索,比谁更无赖。

后面保护的六人,一听,我的妈呀,小姑娘真是厉害!这又不是黄金做的酒,就那么一小坛子,值一千两银子。

唐风看着被那老头子气得暴跳如雷的小妹,又听她狮子大张口索要银子,不禁嘴角抽了抽,正要出语相劝。

那老头子,却突然停了脚步,咦?是“百香”手串的香味!拿眼迅速的瞥了眼唐黛手腕间露出的半串手串,脸上却未动声色!

“小丫头,我说你小气就是小气,就那么一小坛子酒送给老头子喝又咋了?还要敲诈勒索我这可怜的老头子一千两银子。太不地道了,太不地道了!”

“为什么要送你?你是我家亲戚?还是我家的贵人?哼,喝酒付钱,天经地义。银子,一千两,拿来。”唐黛懒得与这孩子似的老头纠缠了,将白胖胖的小手,伸到老头子的面前,示意赶紧给钱,给了赶紧滚。

“真要给?”

“真要!”

“我给,但是马车里的酒全归我!”

“不可能。一千两一坛,车内的不卖。”

“我身上现在没银子,我将我抵给你,我跟着你走!”

“你想气死我啊?说了半天你没银子,你没银子还与我讨价还价,还得这么热闹!我要你干什么,我家饭多了没人吃?不要!”

“要,我会医术!我会教你很厉害的医术。”

“不要,你以为你是仙僧啊?还厉害的医术!算了,我没时间与你磨蹭,钱不要了,酒当送你喝了。我可与你说好啊,车内的酒你不许再动。”

“我……可是你酒放着,我闻到酒香我禁不住不喝!”

啊,啊,老天啊!你就不能让我安静点,好不容易没人刺杀了,这又送一个酒篓子折磨我啊!唐黛无语的看着天空,烦躁不堪!

“护卫大哥,麻烦你们帮我把这几坛子酒,搬到客栈我的房间里去。看他敢去我房间里喝?!”唐黛咬牙切齿的吩咐那六人。

那六人迅速收了剑,爬上马车,一人两坛将那酒搬进了客栈唐黛的房间里。

“喂,小姑娘别走啊,那么多,再给我留一坛啊?我这酒虫子刚被勾了出来,你酒全搬走了。”

“喂,小姑娘,我真会很厉害的医术啊,你怎么就不相信我呢?……我教你啊!”

“喂,你走慢点,等等我啊……”

听了后面鬼叫鬼叫的,唐黛的脚步更快了,到最后是跑的,进了客栈自己的房间“砰”的一声关上门,用脚踢了踢那十二坛酒,爬上床,用被子捂住耳朵,任谁叫也不敲门,睡觉。

睡觉,睡觉!气死本姑娘了!

在外面敲门的唐风,见妹妹不应,也就算了,与那六人点点头,自己也去睡下了,明天得一早出发。

第二天一早,唐黛兄妹二人与那个六个护卫,吃好早饭,东西收拾好放入马车内准备出发了,只是当唐黛进入车内时,看着眼前的人,不禁眼皮子猛跳,前面护卫放酒的时候可没见着他,这是什么时候又窜进了她马车里了,nnd,这是赖上她了?

“姑娘,你们是进京吧?我正好与你们顺路,也去京城,你捎我一程吧,我身上没银子了!”那老头一见唐黛的脸色,知道不好,忙狗腿的装可怜。

“说吧!你这样想跟着我们到底有什么企图?”

“我,没其他的企图,就是想喝你酿的酒。小丫头,我是真的会医术,我教你医术,换我喝你酿造的酒,好不好?”

“你这两手空空的,怎么证明你的医术高?如果你能证明,我倒可以考虑考虑。”唐黛负气的抱着双手,斜眼的看着老头。

“哦,怎么证明?我想想,我想想……啊,丫头,我想到了,我说出你浸制你这手上戴着的手串的药材,其中的五十味名称算不算?”

“恩?你知道我这手串是用药浸制的?”

唐黛一听放下了抱着的手,认真的看着老头,看来,这老头还真没招摇撞骗,是真懂医术。知道这手串的秘密之处,还能说出五十味药材,也很是不错了。

“当然啊,我昨晚说到今天你这小丫头都不相信,我是真医术很高的,若不是与你算是有缘,老头儿我又看中了你的酒,别人就是想拜我为师,我都不收呢!哼。”那老头子说完,仿佛很委曲似的,还傲娇的哼了声。

“好吧,我暂时相信你!不过,是答应你暂时跟着我啊,以观后效,你医术果真那么厉害,就允许你一直跟着我,我酿好酒给你喝。”

二人从昨晚争吵到现在,总算意见达成了一致,留下老头一起跟着进京城,然后老头教唐黛医术。

在外面赶着车的唐风,听着一老一小二人的对话,苦笑的摇了摇头,老的不好对付,小的也不好招惹,这一路,要热闹咯!

而马车后,护卫的六人,听见马车终于安静下来了,也真是佩服这一老一小的磨功,一件事反反复复说个没停,他们听着都累,但心里却又暗搓搓的,很期待看看最后这老头被小姑娘赶走时的样子呢?

当然,唐黛在路上捡了一个师傅的事,很快就被六人以最快的速度传到了京城安王府里的凤世子凤容若手里,盯着手上的纸条,也感慨一声,小丫头怎么就这么招人呢?这老的,少的,就没停过!

不过,小丫头从上津出发了,到京城就快了,这一路上也安全多了!又叫了楚陌来,吩咐他回消息给那六人,告诉他们,虽然接近京城了,也不能有一丝一豪的懈怠,更要防范那来历不名的老头,免出意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