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年纪一大把,还出来骗吃骗喝/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走了一整天的唐黛一行,因为急着走路,在夜晚来临时,还是没有赶上后一处歇脚之地,夜晚行路不安全,虽然有那六人保护他与哥哥,但是她得替那六人的性命着想。

从现代穿越过来的唐黛,她觉得自己一辈子都做不到让别人无缘无故的为了她去送命,就是保护她也不行,在生命面前,人人平等。于是吩咐他们,让找个有水避风的地方,准备露营。

唐黛与老头都下了马车,唐黛看了看,这里一面临水,一边靠山,正好这一块地势较平坦,比较防风适合露营。

前世,在工作闲暇之余她会偷空独自一人背着包,带着帐篷,驾着车,去户外旅行,为了看那些美丽的,甚至是极地的风景,她会经常露营在野外。

那美得让人心醉的极地极光,江南小镇的婉约柔媚,各大名山的秀丽奇伟,北方大漠落日,醉色丹霞,雪山日照,也被当地人称之为“日照金山”……只可惜那些美丽的景色以后只能永远存于她的记忆里,再也不能亲眼看一看!

正月的天气,正是冬寒料峭的季节,为了大家能暖和点,唐黛主动带头拾了柴火来,一晌就生起了一个大火堆,大家都围坐在火堆旁。

唐黛给大家都分吃了些干粮,干粮太干,水都是冷的,唐黛嫌弃的撇撇嘴,眼光看着身边树林里的竹子,想起可以用竹筒烧水,还可以做竹筒饭,忙让人帮忙砍了竹子来,按她的吩咐,做了十八个竹筒,正好一人两个。一个用来烧热水喝,一个用来做竹筒饭。

想起马车里的一小袋米,还有洗干净的腌肉,此时的唐黛,不得不特别感谢她的便宜娘亲,啥都往马车里塞,终于能用上了。

大家都惊奇的跟随着唐黛忙碌起来,火堆上支起了一个大大的木架,削好的竹筒,装水的装好了水,做饭的,米洗好,腌肉放好,全部绑起来,挂在木架上烧烤着。

“哈哈,好了,终于都弄好了,大家等着吃就好了。”唐黛拍了拍手上染了的灰,高兴的看着大家说道。

“小丫头,你的鬼主意还挺多,只是这样子,不知道那饭和肉还能不能吃啊!”

那白发老头又开始在唐黛面前刷存在感了,只是这话一出口,很不讨人喜,尽得罪人。

“哎,老头,什么叫能不能吃啊?!又不是毒药。别人想吃还吃不到呢,就你话多,再话多,等会你的我全分给护卫大哥们吃。”

“……”白发老头一听,闭嘴了。死丫头就知道拿吃的威胁他!

“唐姑娘,我觉得你这办法甚好。以后我们在野外执行任务时,也可以有热水喝了。”那为头的护卫高兴的对着唐黛说。

“是啊,是啊,大哥,还是你有眼光,识得真金。不像某些糟老头,心里想的与嘴里说的,永远不一样。明明心里觉得好,嘴上还要批评别人,哼。”唐黛瞥了眼在那默默闭嘴不说话的白发老头道。

“哈哈……”众人知道小姑娘嘴里在说谁,看着这逗趣的一老一小,大家都开心的笑了起来。

而那白发老头,也听出众人在笑他,可是为了那火上已经烤得发出了诱人香味的竹筒,只默默转身,背向着大家,不说话了。

唐黛眼角的余光,瞥了老头憋屈的背影,对着众人做了个胜利的手势,咧嘴笑开了。哼,小样,怕我治不了你,再瞎说,再瞎说将你的眉毛胡须都给你揪下来,痛不死你!

“唉,这条河上还结有冰,也不知道那河里有鱼不?要是能叉了鱼来,一起烤着吃,肯定也很美味啊!”唐黛望了望河面上的薄冰,叹了一声,想吃新鲜的烤鱼了。

“唐姑娘,这还不是小事一桩,你等着。小五,你去,多叉些来!”那为头的护卫大哥一听,笑着对唐黛说。

“啊!呀,真的吗?我怎么没想到呢,你们经常在野外奔跑,肯定都有拿手好活的,有烤鱼吃咯……还有呀,护卫大哥,我咋称呼你呢?不能老这护卫大哥,报卫大哥的叫着吧。”

“呵……也是一样的。这六个人里我年龄与职务都比他们大,所以他们都称呼我老大,其实我本姓诸葛。你称呼我老诸葛就可以。我们六个人里,他是老二,老三……老六。刚刚去抓鱼的是老五。”那诸葛大哥介绍完自己后,又将身边的几位兄弟都介绍给唐黛。

唐黛打量着这五人,除了这诸葛大哥大约是三十岁左右,有几个都是二十岁左右的模样,那去抓鱼的老五与这坐在诸葛大哥身边的老六,年上去比大哥唐风年纪相仿佛。

想着他们小小年纪都在凤容若手下做暗卫,个个本事应都不小,唐黛不禁在心里感叹了一番。

“老大,鱼抓来了,杀好洗净了。”

就这说话的功夫,那老五手上就拎了十几鱼回来,还都洗杀干净了,唐黛不禁双眼圆瞪看着那老五。

“老五,你以前不会是在家抓鱼杀鱼卖鱼的吧?你这快速,我真是服了,你得教教我,你是怎么弄的!”

唐黛看着老五嚷嚷起来,这速度太让她,他妈的诚惶诚恐了,就这点这时间,她能不能在河里寻到一条鱼还难说!

“唐姑娘……你还真,真猜对了,我以前在家就是卖鱼的……从小我爹爹就是靠这个为生。这个,教,教不好的。”

那小五听唐黛夸赞他,她那一双好看的丹凤眼还紧紧的盯着他,不由俊脸一红,结结巴巴的回了唐黛的话。

“啥?还真是!我说呢,怪不得这样子快。还有,你看你,我不就说句话而已嘛,你脸都红了,哈哈……”

唐黛一听笑了起来,瞎猫撞死耗子了,她胡咧咧的,还咧对了。又见那小五脸红红的害羞的模样,更觉好笑的,捉弄他道。

这古代的小鲜肉,怎么都这么纯情呐?!与女子说一句话,都会脸红,结巴。哈哈……

“哈哈……”大家也都笑了起来。

“哈,唐姑娘,你别笑他了,他本是我们六人里最容易害羞的一个,平日最怕与姑娘家打交道了。”诸葛大哥,见唐黛笑得前仰后合,小五手上拎着鱼站在那,红着脸手足无措,连手上的鱼都忘记放下来,忙笑着给小五解围。

“好,好,不笑,小五,鱼拎过来,大家都帮忙系上,挂在木架子上烤着。我闻到饭香了,把竹筒都取下来,冷一下就可以吃了,大家等下就能尝到味道怎么样了。”唐黛止了笑,教大家怎么操作。

当大家吃着竹筒饭,喝着竹筒里的热水,只感觉胸腔胃里都浸满了满足感……都夸赞好吃,饭里不仅有大米与腌肉的香味,还有淡淡的竹子的清香味……

“丫头,好吃。以后还这样做着给我吃。”吃完自己的米饭,喝完自己的水,白发老头又开始发表意见了。

“……”唐黛。我跟你很熟吗?还以后……以后让不让你跟着我,还两说呢。

“你不是说不能吃?饭呢?水呢?全进狗肚子里去了?哼!”唐黛也傲娇的哼了声,朝白发老头翻了翻白眼。

“丫头,我以后不再小看你了。你酿的酒好喝,做的东西好吃,老头子我这辈子跟定你了。”白发老头服气的说道。

“咦?我答应了吗?还一辈子!”唐黛眼角抽搐,冲着老头一顿噎。

“你会答应的!因为你还不知道老头儿我的好,等你知道了,求我都来不及呢!”

“我求你?拜托……哎呀,我不与你说了,吃东西堵上你的嘴。鱼都要烤糊了,大家动手,一人二条,自己取下来吃。烤的鱼可好吃着呢……快,大家都吃。”

唐黛闻着鱼的香味,已经烤好了,忙招呼大家吃,不理那臭屁自大的老头儿了,若与他斗嘴生气,她的寿命都要活得短些。

等大家吃完鱼,都饱得打嗝了,说说话,聊聊天后,除了要守夜的诸葛大哥,老二,老五,大家都去休息了。

那老头儿也不与唐黛挤在逼仄的马车内,飞身上了一棵大树,倚在树竿上闭眼睡着了。其他几人,老三,老四,老六也飞身上树,与老头儿形成四人合围的阵式,也倚着睡了。

看着人人都会轻功,这里就他与大哥的武功最弱,唐黛眼馋得口水都快要流出来了。她什么时候也能飞呀!

在唐黛做着能飞的梦里,天色逐渐亮了,大家也都醒来,像昨晚那样,如法炮制做了一顿喷香的早饭,吃饱喝足,驾着马车又出发了。

再急急的赶了大半天的路程后,沿边的城市或村庄,就与前面看到的不一样起来,唐黛知道这是快到京城了。

“唐姑娘,我们已经进入京郊了,半个时辰后,我们就能进入京城了。刚刚收到世子的传话,让我们将姑娘与公子先送到他安排的一处房子那去,他在那等候二位。”诸葛大哥打马上前,与唐黛的马车并行,与正掀了帘子在乱望的唐黛道。

“好,有劳几位大哥了。”

凤容若那时在唐家村走之前,就与唐黛打过招呼了,他们过来时,京城他都会安排好,所以唐黛并无异议。一是为了自己与大哥的安全着想,二是她在京城也就认识凤容若与欧阳清。

进入京城后,那六个护卫直接带着唐黛的马车从热闹的地段驶过,来到一处清幽的大院前,唐黛一看,凤容若与楚陌二人已经等在院门处了。

唐风与唐黛下了马车,立即有下人过来接过马车,驶入了院内,那六人下了马,马也被牵走了,诸葛大哥走到凤容若身前,单脚跪下,抱拳禀报。

“世子,人已护到,我们是返程回原地?还是?”

“你们六个都留下,这次你们做得很好,都有奖赏,下去领赏吧。”

“是,谢世子奖赏。”六人谢过后,入了院内自去领赏去了。

“唐兄弟,黛黛,走吧,去看看我给你们安排的地方,看看是否满意?!”凤容若看着唐风唐黛道。

“感谢凤世子,你为我们兄妹二人费心了。”唐风客气的回了话。

“与我不必客气,走吧。”凤容若话落,抬脚带着唐黛兄妹二人往院内走去。

等唐黛兄妹二人安顿好,凤容若和他们一起吃过晚饭后,告辞回了王府,走之前叮嘱唐黛明早在府里等他,他会陪着二人一起进宫。

凤容若走后,唐风,唐黛二人立即洗漱好,准备上床好好休息,这在路上将近十整天,二人都累得够呛。

那白发老头一进京城,与唐黛说了声,他要去办自己的事,办完后还会来找唐黛的,人就没了影。唐黛也不管他,根本不用担心他的什么安全,想他武功那么高,又懂医术,还活了一百多岁,谁能对付得了他,骗得了他,不在她还清静些,免得烦她。

只是她这来京城了,欧阳清也知道,咋不见他的人影呢?这小子,钱赚到了手,就过河拆桥,不认人了,是吧?见到他,准得把他的妖孽脸给挠破相!

唐黛检查了明天带进宫的两样礼物,一样是给桂公公的,一样是给皇上的,收拾好上床躺着,胡思乱想了一番,慢慢睡着了。

至于其他人,她又不认识,带什么礼物?要知道她是这么想的,从头到尾就没想起过某位太子,太子凤容莫估计气得心肺都要要炸开了。礼物没有,人也没想起,太过份了。

第二天一早,感觉自己休息得非常好的唐黛满血复活了,在院中下人的侍候下,与唐风一吃了早饭,刚放下筷子,凤容若就到了。

按凤容若的安排,两辆马车,唐黛家这一辆放了酒,唐风坐里面,而另一辆,凤容若自己的马车,则是凤容若与唐黛坐,唐风似乎感觉出了点什么,拿眼瞅了好几眼一脸正经随意的凤容若,但还是按安排坐了那辆,毕竟人家是世子,又不好多嘴问。

唐黛则不同了,为毛不能她与哥哥一起坐一辆马车,非得这样安排!

“凤容若,我……”

“黛黛,坐上来,有重要事与你说。”凤容若瞥了眼刚张口的唐黛,打断了她的话,不容分的让唐黛坐他的马车。

“……”唐黛。

好吧,到了京城,是你的地盘,你凤世子是老子我最大。唐黛虽意见不同,腹诽了一句,但还是乖乖的上了马车。等唐黛进了马车,两辆马车慢慢驶往皇宫而去。

“你不是有重要事与我说嘛?”唐黛坐进马车后,瞥了他一眼,坐得离凤容若远远的,怕像上次那样,万一马车不稳,那就尴尬了。

“哦,是重要的事,你坐过来,坐那么远怎么说。”凤容若看着唐黛离他远远的坐着,心下暗笑,知道小丫头上次摔怕了。

唐黛心不甘,情不愿的挪了挪屁股,朝凤容若身边挪了挪。

“我是想提醒你一声,你的那下半本棋谱可是带来了?皇上都问我好几次了。”

“就这事?!记着呢,我来之前就默好了,不是你说皇上是棋篓子啊!我要不带来,他一发怒,我这小命还要不要?”唐黛一听,回了句。

“呵……你也怕小命不保?我以为你天不怕,地不怕呢。再说,皇上岂会为了这等小事随便发怒伤人。”

“哈,我也是人啊,当然怕掉脑袋了。还有,凤容若,我三哥的事,太感谢你啦,让你费心了哦。”

“无妨,举手之劳。我听那六人说,你在路上捡了个师傅?人呢?咋没见到?不会是江湖老骗子吧!”

“他啊?一进城门就跑了,说是有事要处理,处理完再来找我。我最好是他别来,免得他烦我,感觉他就像块粘皮糖样,骂,也骂不走,打,我也打过他。管他是不是骗子,反正也就是骗了我几天好吃好喝的,搭了个免费马车,看他年纪一大把的份上,我也不与他计较。”

“年纪一大把?多大年纪了?还出来招摇撞骗,骗吃骗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