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 皇上大叔,你长得好帅气啊/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老头子看着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头发,眉毛,胡须全白了,可是咋就那么无赖呢?哦,对了,那天他在我马车中偷喝我一坛酒时,自言自语说他一百零八岁。鬼相信他一百零八岁呢,就他那模样,看上去顶多七岁余岁的样子。我也不知道他咋就这么看中我了,非得跟着我跑,一路上又是要喝酒,又是要好吃的,难侍候得狠,我带给桂公公的酒,都被他偷喝了三坛了。”唐黛一听凤容若问,满肚子苦水倒了一路。

凤容若见小丫头又是蹙眉,又是磨牙骂人的,不禁又笑了。

“黛黛,不喜欢,以后你撵他走就是了。”

“我是想撵啊,可是他说他教我医术啊!而且,他的医术似乎真的很高的样子。”唐黛无奈的对着凤容若摊了摊小手。

“黛黛,根据你刚刚的形容,我倒觉得他像一个人,虽然我也没见过他。你想想,这凤南国上下,有谁年龄超过百岁,长得仙风道骨,而且还擅长医术?”

“谁呀?你说谁呀?我对凤南国又不了解,猜不出。你猜到是谁了?”

“呵……仙僧他老人家。”凤容若轻笑声说。

“啥?仙僧!小仙僧师傅的师傅……”

唐黛额上满头黑线,无语了。怎么可能?就那无赖老头?也太会毁坏形象了。

在她的心里,仙僧必须是神仙般人物啊!仙风道骨,一手医术出神入化,是救苦救难的菩萨般的人啊。啊,不对,是菩萨般的神啊!啊,还是不对,是菩萨般的佛菩萨啊!

坐在马车里的唐黛彻底凌乱了,满脑子都是这一路上,那白发老头与她斗嘴的点点滴滴,怎么想怎么觉得不像,心底非常不想承认凤容若的猜测。可是,如若这老头子,不是因为酒跟随她的话,只能他就是仙僧才能解释大半。

为什么?她手上的“百香”手串啊!

小仙僧赠予给她的东西,仙僧能不猜测得出?说不定,这手串还是仙僧教小仙僧师傅做的呢!唐黛突然不知道自己是该喜,还是该悲了?喜的是,仙僧医术高明,竟然被她撞上了,还自发的要教她医术。悲的是?她心底仙僧高大上的形象没了,她身边多了个爱喝酒爱好吃的,还喜欢与她斗嘴的无赖老头。

管他是不是!下次见到他还是装作不知,哼。该骂的骂,该讽刺的讽刺!凤容若见唐黛脸色千变万化,沉默不语,不禁笑着摇了摇头。

“世子,皇宫到了。”马车停了下来,那赶马的车夫在车外禀报道。

“黛黛,走吧,下车,到了。”

只是二人脚刚踏下地,只听一声欢呼声传来。

“黛黛,你终于到了,好久不见,想死我啦!”一个火红的身影冲了上来,抱住唐黛开心的转了几圈。

“啊!哦,妖孽,是你啊?你又长高了许多哦!呀,头都被你转晕了,放我下来。我也想你呢,昨天没见你的人,我还骂你来着。”唐黛仰头看着欧阳清说道。

“黛黛,这真不怪我,自小青小白受伤留在小镇上养伤后,我就收不到你的消息了。只我那黑心表哥,来公主府告诉我一次,说他派人护送你与你大哥了,让我放心。你到了的消息,还是太子告诉我的,要不然我都不知道呢,我要知道你昨天到了,必须去看你。”欧阳清见唐黛并未挣脱他的怀抱,开心的解释道。

他开心了,有人不开心了,某世子听着二人互拆衷肠,还搂搂抱抱的说彼此的想念,黑了脸,走上前,伸手将唐黛从欧阳清怀里拎了出来。

“他们兄妹二人,在路上走了十天,累得狠,告诉你干什么?你还让不让人休息了。”凤容若将人拎到自己身边,对着自己表弟不冷不热的说了一句。

这话好像还很对,欧阳清一听,不说话了,只是低头看看自己空空的怀抱,唐黛被拎走了,不由觉得奇怪的又抬头看了看自家表哥。他这么久没有见着黛黛,抱抱她又怎么了,还迫不及待的从他这拉走?又不是你媳妇儿。

而唐黛听到欧阳清提太子,想起了好奇宝宝,心下一想,完了,这大老远来京城,她早把好奇宝宝忘得一干二净了,啥礼物都没带!

“走吧,皇上在书房里等我们呢。”

凤容若说了声,开步走在前面带路,唐风,唐黛立即跟上,欧阳清也随后跟着。进了宫门,唐黛一瞅,不愧是皇宫,宫殿建筑气势雄伟,树木草色翠绿,鲜花娇艳,不时还有穿着宫女服的宫女,侍候的太监,匆匆而过。

有人抬了软轿过来,恭敬的与凤容若说了几句话,几人上了软轿,起轿后往御书房走去。唐黛坐在上面,感觉上下摇晃,很有趣,一边欣赏着皇宫的风景。

软轿左拐右拐的,大约行了快半个时辰,才在一处高大的建筑前停下,唐黛抬头一望,上面书写着三个大字,但是太过龙飞凤舞,瞅了半天,隐约猜出是“御书房”三字!

果然,只见那领路的小太监,对着凤容若说道:“世子,皇上在书房里已经等了半晌了,着你们到了就进去。”

凤容若点点头,跨步向殿内走去,唐黛看了唐风一眼,感觉到大哥很紧张,忙靠近唐风,拉了他的手,示意他不要紧张,二人也跟着走进殿内。

咦?那不是桂公公吗?唐黛一眼就瞧见了,立在殿内的人就是去她家宣旨的桂公公。

“世子,唐姑娘,唐公子,欧阳公子,你们总算到了。皇上命我在这等你们呢,随老奴来。”

几人随着桂公公进了御书房,转过一个大大的屏风,只见大桌后坐着一个大概四十来岁左右的中年人,身着明黄色的龙袍,正低头在书桌上写着什么。

桂公公弯着腰,小跑了几步,走到皇上身侧,小声禀报。见皇上抬头,除凤容若外,唐风,唐黛,欧阳清立即跪下行礼问安,因跪下时都要低着头,唐黛也未看清皇上长的是什么模样。

“平身,桂公公,赐座。”

“是,皇上。”

桂公公端来凳子,几人都坐下,唐黛只满心的对皇上的长相好奇,但又不敢抬头直视。唯有唐风,很似拘谨忐忑。

“你俩不必害怕,抬起头来。”皇上见二人拘谨,竟安慰了一句。

唐风与唐绝听圣言,抬起头,只是这一抬头,唐黛又星星眼了,哇,古代美男何其多,欧阳清与凤容若就不说了,他二人是美男中的极品,现在连这皇上也是帅大叔一枚。

不过一想,皇上帅气也正常啊,没看凤容若长得那么好看,没看小太子长得是多么精致,皇上丑了才不对劲呢!

“哇,皇上大叔,你长得好好,好帅气啊!”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的唐黛一见美男,又开始犯花痴了,忘记自己是在皇上的书房,面对着的人是皇上了,心里想啥嘴上说啥,从嘴里蹦出来了。

他这一出语,数人变了脸色,凤容若是脸变黑了,欧阳清是想起唐黛第一次见他时说的话,笑了,唐风脸是吓白了,小妹啊,这可是皇上啊,抽风也要看时候抽啊,你的小命还要不要了?!

倒是桂公公见过唐黛的直接与可爱,脸色未变,低头看着自己的脚,想笑却不敢笑,等着看皇上咋反应。

而没有想到的皇上,却是一愣神,他怎么觉得这称呼这么奇怪来着?皇上大叔?还有,帅是什么意思?寻思了半天,决定问一问。

唐黛在皇上寻思的时间也反应过来,完了,她这次作死作大了,竟然作到皇上面前来了,她的小命不保了,端正了小脸装作无辜,用眼角偷瞅皇上,看他作何反应?会不会真把自己拉出去砍了。

“那个,唐姑娘,帅气是什么意思?”皇上看着那两眼直视前方,脸无异色的唐黛问了句。

“禀,禀皇上,就,就是很好……好看,很好看的意思。”唐黛不敢胡诌,皱了小脸,像下了好大决心似的,老老实实,又结结巴巴的回了。

“啊!哈,哈哈……你这是在夸朕咯!你这夸赞倒是直爽,而且用词也很奇特的,我还从未听过呢!”

皇上听了解释,哈哈大笑起来,觉得眼前小姑娘,正如桂公公说的那样,伶俐,聪明,可爱,说话直接不拐弯。

夸他好看的人以前也有一个,可是那还是二十年前的事了,她与他两小无猜长大,他还是皇子的时候,有一次他俩在御花园玩闹,对着怒放的百花,她看了百花一眼,然后又看了他一眼,说:“凤千君,君哥哥,你长得真好看,你若是女子,比那百花都要好看呢!”

只可惜伊人已逝,如今陪伴他的,也只有关于她与他的回忆了!回想到这的皇上,不由轻叹了口气。

众人见皇上笑了,本心下一松,以为没事了,可是没想笑过后,皇上竟沉入回忆中,而且还叹了口气。这一口气叹得,唐黛听在耳中,只觉浑身发毛,坐那低了小脑袋,再也不敢乱说话了。

皇上叹口气,抬头看了大家的神色,心下明白几人误会了,也不作解释,把话题扯开。

“小桂子,你瞧这小姑娘,长相是不是觉得有几分眼熟啊?”皇上再次瞧了一眼唐黛,问一旁的桂公公。

“是啊,皇上,奴才奉命去小姑娘家时,也这么觉得。可是,凤世子说没有熟悉的感觉,小姑娘说她的长相是大众脸,奴才也就不再想了。”

“等等,容朕想想,想想……想起来了,像她,像,太像了!小桂子,朕想起来了,像护国将军府护国将军郑柏的夫人,王夫人。”

“呀,还是皇上眼亮,奴才那时也是想了半天也没想起,皇上您今天这么一说,我也觉得真是像得狠。”

听皇上与桂公公这一说,凤容若,欧阳清,包括唐风都看着唐黛,天下竟有如此相像之人吗?

“皇上,你说的护国将军的夫人,我还是小时候见过一次,倒真没印象了。只是护国将军郑将军与他的儿子郑国,容若见过几次,但郑国看着与黛黛并无相像之处啊。”凤容若疑惑的问了声皇上。

“对,那郑国倒是与他爹爹郑柏极似,与他娘并不相像。郑柏还有个女儿,就是郑国的胞妹,长的也与郑柏极相像。若不是护国将军与他的夫人两人只生了一对儿女,且儿女皆全,我都要认为唐姑娘是他们二人的生女呢!哈哈,太像了,太像了,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印出来的。”皇上回了凤容若的话,最后还意犹未尽的感叹了一句。

听着的唐黛,不禁抽了抽嘴角,心里想这皇上若是女的,还真有八卦的性子!只是,听皇上这一说,不知为啥,脑子里突然浮现出那一次无意中在李氏箱子里的那条襁褓来。不过又很快就摇了摇头,否定了自己荒唐的想法。

“黛黛,你来了,咋不跟我说声哈,有没有给我带好吃的来?”

突然书房外响起一阵脚步声,有人大声说着,跑了进来。唐黛抬头一看,哇靠,全到齐了,竟然是好奇宝宝来了。还是这样大呼小叫的性子,臭小子,也不怕你皇上爹爹揍你!

“你那脾气,关了你两个月,也不见你改!有路不能慢慢走,有话不能慢慢说,咋呼咋呼的,一点太子的样子也没有!”

果真,唐黛思绪刚落,桌后坐着的皇上发话了,开始批评好奇宝宝了。

“父皇,父皇……我是见着唐小妞心里高兴嘛。你不让我出皇宫,我就乖乖的听你的话不出去。可是这见着了皇宫外的人,我都不能高兴的说句话了。”

出乎唐黛的意料,好奇宝宝的反应并不似她的想像,见皇上发火了,就像老鼠见了猫那样,立即跪下向自己的父皇请罪,反而是加快了脚步跑到皇上身边,扯着皇上的衣袖,与他撒着娇,为自己力辩论。

“好了,不说你了,你能在宫外好不容易交了个自己喜欢的朋友,你高兴,父王也替你高兴,你要说什么就说,父王不拦着你。只是,在外人面前,切记得要有你太子的样子。要稳重矜持,懂吗?”

这下,轮到唐黛惊讶了,这皇上还真是不一般的宠爱这位太子!怪不得在这深宫中,太子竟然还是由着自己的天性成长,活泼,好奇,直爽,可爱,还有些话唠……

有这样一位真心疼他的父王,还有凤容若这样一个极力护着他的堂哥,他能不活得任性随意吗?只是,不知道太子的娘亲皇后娘娘怎么样?应该也是很疼他的吧?

“知道了,父皇。你与小妞,还有小妞的哥哥,事情说好了吗?说好了,能不能让小妞去我那啊,我想吃她做的菜了。”

“……”唐黛。你问过我了吗?我同意了吗?

“你先回去,在自己殿里等着。我与她俩说完,就让她俩过来。”

“哦,哦……谢谢父皇恩准!我走了,父皇。”

“小妞,与我父皇说完事,就来我殿里,我在那等着你哦。还有你哥哥,让他也来。”

“若哥哥,清表哥,你俩也来。”

好奇宝宝打了一通招呼,也不管别人有没有答应,踏开大步,蹦蹦跳跳的走了!而唐黛眼角余光,竟然在皇上的脸上看到了一抹慈爱的笑意闪过。

这一通对话后,唐风的拘谨也没了,唐黛也放开了,几人开始聊起双季水稻的事,以及皇上对整个双季水稻在凤南国全国的栽种计划。

凤容若与欧阳清也不时插几句,说说自己的意见,或是好的提议。

当皇上听唐黛说,若凤南国有全年气温暖和,四季如春的地方,可以种三季水稻时,当即龙颜大悦,最后都高兴得眉飞色舞,孩子气的手舞足蹈了,并与唐黛说,凤南国全国土地的一半,都在那种暖和的地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