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 妖孽的桃花朵朵开/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最后,由皇上定了下来,刚开始由唐风带着掌管农部的人,一起下去巡种,等农部的人熟悉了,人也就多了,比唐风一个人去推展就快多了。唐风接了旨,承诺一定会用心培育好水稻,也会用心带好那些人。

正事说完了,棋篓子皇上开始问他除了国事外,最关心的事了。

“唐姑娘,上次由小桂子带回的,你的礼物朕十分的喜欢。只是小姑娘不厚道啊,你给朕就给个全本啊,咋就给个上本,可是让朕日思夜想了好几月。”皇上凤千君笑着问唐黛。

“嘿嘿。皇上恕罪,我那半本是临了了才想起的,是因凤世子在小女面前提了句,说皇上爱棋,才记起将那已默好的半本让桂公公带回。这后半本,我已默好,且今天已经带来了。”

唐黛解释了一番,从怀中掏出那半本,递给了桂公公,桂公公立即接过,呈给了皇上。皇上迫不及待的接了,放在桌上翻开,就目不眨眼的看了起来。

“皇上……”桂公公一看,忙提醒皇上。意思是你这要看,也要赐几人回去啊!

“恩?哦,你们退下,去太子那吧,朕要先看这棋谱。”皇上挥了挥手,示意几人退下,又低了头,眼睛粘在棋谱上,再也别不开了。

众人见如此,都起身退出了御书房,桂公公又送几人到了书房外。

“桂公公,我这次来又给你带了十坛你最喜欢的酒。在宫外我家的马车里,前面不方便带进宫来,桂公公方便的话打发人去取一下。”

唐黛临走时,对着桂公公说了句。

“哟,唐姑娘真是有心了,还记得老奴好这一口。好,我知道了,我马上派人去宫外取回,你放心去太子那。”

与桂公公道别后,众人一起往太子的宫殿走去,至半路,只见前面不远处一群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也朝他们行走的路走来。凤容若一见,微皱了眉头,带着几人迅速绕路从另一处小径错走去,避开了这些人。

“凤容若,瞧那打扮,那些人是宫里的妃子吧?”错开那些女人后,唐黛问凤容若。

“恩,麻烦的女人。避开,以免麻烦。”凤容若不冷不热的回了句。

“女人多的地方,就是麻烦!避开好。”欧阳清接了句,很是赞成表哥的话。

“……”唐黛眼角抽搐,噘了嘴不说话。

我不是女人?还女人麻烦!怎么这两人好像视她是哥们一样,在她面前大谈女人麻烦。

在说话的同时,几人很快就到了好奇宝宝,小太子凤容莫住的宫殿。几人还远远的未到,就望见一个小宫女在宫门待着,大约是看到他们来了,飞跑进了宫殿禀报去了。

只一晌,等他们到了宫殿门口时,凤容莫也跑着出来迎接几人了。

“表哥,小妞,你们快进殿歇歇。今天中午,你们都在我这吃午饭。”凤容若开心的上来招呼着几人。

几人进了宫殿,坐下,有宫女立即上来侍奉茶水,端上点心。

唐黛拿眼打量了一番,暗自在心里点了点头,不愧是太子住的地方,地砖是白玉铺的,椅子是金丝木,坐垫也是纯色的上好的动物毛,坐在椅上非常暖和……整座宫殿给人的感觉就是富贵荣华尽显,充分的展示了住在这里的主人,太子凤容莫的尊贵无双。

“黛黛,你歇会后,能不能做两个菜给我吃啊?我知道你昨天刚到,肯定是累了。可是我好想吃你做的菜。哦,我不是全让你做的,只做几个就可以了。其他的我已经吩咐别人去准备好了,等你们饿了就可以吃了。”

“好。不过先说好,我这次来因为匆忙,没有给你带礼物。这个菜就是我的礼物,你不许再找我要别的礼物哈。”

唐黛想着自己彻头彻尾的将好奇宝宝忘记了,心下愧疚,忙答应了。又心虚的怕好奇宝宝找她要礼物,就提了条件。

“啊!黛黛,你也太不够朋友了,竟然没有给我带一样礼物?我心里好难受,好不舒服。”凤容莫一听,立即不依了起来。

“你要啥礼物?我与你清表哥都没有,吃个饭还是蹭你的衣裳角。你还要求还真多!你吃不吃?不吃,我带黛黛出宫去,不让她做菜给你吃了。”

唐黛还没回话,凤容若听不下去了,他都还没想着礼物呢?出口训了好奇宝宝一顿。

听自己表哥有意见了,凤容莫闭嘴不敢说话了,只拿双眼暗搓搓的瞪了凤容若两眼后,吩咐宫女带了唐黛去了他宫殿里的小厨房。

凤容若无视的用他修长的手指拈了片点心,放进嘴里慢慢品尝,有些事是需要慢慢来才有滋味的!

为了补偿好奇宝宝,唐黛进厨房,做了六个菜,且全是凤容莫在唐家村时最爱吃的。烧好,洗净手与几位端着菜的宫女一起又回到了大殿。

见菜做好了,凤容莫高兴的吩咐接待客人菜都可以上来了。各式的菜真是不少,长长的桌子都摆满了。

众人依次坐下,正准备要开宴,只听外面“啪”一声响彻大殿的耳光声后,一个脆脆的女孩子的声音传来。

“没眼色的狗奴才,不见是本公主驾到吗?竟敢大胆的拦着我。若不是因清哥哥在这,我今天就打杀了你。”

“清哥哥,清哥哥,你进宫了,为什么不来看我?”

只听那女子应是训了太子殿的宫女后,又大呼小叫的叫着欧阳清。唐黛蹙了蹙眉,听话语是公主,只是这公主也够嚣张的,竟然出手就打了太子殿下的人。话说,打狗还看主人呢,拿眼瞧了瞧凤容莫,果见凤容莫脸上出现了少有的冰冷的神情。

唐黛思绪未落,只见一个看着比太子凤容莫小一些,十一岁左右的小姑娘带着宫女闯了进来,抬眼一看,小姑娘青丝如云,容颜妍丽,樱桃小口,一双丹凤眼像极了皇上与凤容若,身穿鹅黄长薄袄,身材纤细如弱柳扶风,气势非凡,只是脸上尚未消下的一脸怒气,生生破坏了给人的美感。

“清表哥,你今天来了怎么不去看看我,我都好久没见着你了?”瞥着坐在唐黛身边的欧阳清,那公主一脸怒气顿时变脸,脸上的柔情能溶化了坚冰。

欧阳清与唐黛的位置正是对着门,她脸上的神情唐黛看得清清楚楚,欧阳清肯定也能看见。唐黛看着,心内却偷偷笑了,欧阳清的桃花找上门了,而且还是好大的一朵,又艳丽又重实!又侧眼偷偷看欧阳清,不怀好意的看着,看你怎么办?

“清哥哥,我都去了好几次公主府,长平姑姑都说你不在府里。你是去哪了?这段时间?”那公主走到唐黛与欧阳清之间,侧身将唐黛挤开了,坐到欧阳清身边,扯着欧阳清的衣袖问。

被挤到一边的唐黛嘴角抽了抽,忙往自己的另一方向,凤容若身边靠了靠。整个饭厅里没人说话,凤容若一脸淡淡的,仿佛没看到这公主,而凤容莫,脸色一直冷着,也没有招呼,似是对这种场面习以为常了。而那公主从进门也未与其他人打招呼,眼里只有欧阳清一个人,饭厅里的其他人都成了空气。

一直低着头吃菜不说话,没回答的欧阳清,一看人坐他身边了,还将唐黛挤走了,好脾气的人也火了。

“你还有没有一点公主的教养?从进大殿就听你打下人,没形象的大呼小叫。这厅里其他人,你熟悉不打招呼也罢。但这里有太子殿下的客人在,你没长眼?还将人挤开了去。”

“我……清哥哥,我只是急切的想看到你,就没有看到其他人。我这就与他们打招呼。”那公主一听欧阳清的喝斥,眼里含泪就要向在坐的人打招呼。

“够了,每次都这样。屡说屡教不改的,我一说就打招呼,还打什么招呼。我们正在吃饭,你回你殿里去,别打扰我们吃饭。”

唐黛这是第一次见欧阳清发火,两眼诧异的看着妖孽,想不到欧阳清发起火来也很吓人的嘛。

“我不,我就不走。还我每次都哪样,你不也是一样,每次一见到我就撵我走。哪有这样做表哥的?一点不心疼自己的表妹。我要去告诉母妃,我要让母妃找姑姑,说你欺负我!哇……”那公主一听欧阳清又撵她走,上火了,竟大哭了起来。

她这一哭,这饭没法吃了,唐黛叹口气,放下了手上的筷子。看看其他人,也是一样,也都放下了,拿眼看着妖孽与那公主两人。

“凤笑笑,你给我停了,立刻,马上。再哭,可别怪我给你扔出去。”凤容若放下筷子,皱了眉头冷眼看着那公主,声音没有一丝感情道。

那公主一听自己的大堂哥,冷面杀神凤容若发话,直呼其大名了,吓得立马闭了嘴,小声抽泣着,不敢哭了,只是一张小脸却哭花了。

“公主,我们回去吧?回去净面,你看,脸都被你哭花了不好看了。”一边侍候的宫女小心翼翼的劝着。

“恩,呜,呜……”

那公主还是没有委曲的停了呜咽,倒也没有对旁边说话的宫女发火,应着起了身任宫女扶着往外走去。脸花了不好看,不能再让清哥哥看着了,看着这么丑的脸,清哥哥越发要不待见她了。

这么好说话?唐黛也有些惊讶。听了前面她进殿的气势,她以为,要不得了的胡搅蛮缠,发作一番呢,却是不知道小公主原来是为了维护自己在心上人面前的形象才这么乖的。

“德妃生的,皇上的大女儿,大公主,比太子殿下小一岁。”凤容若看了眼唐黛惊讶的眼神,介绍了一句。

唐黛点了点头,又拿眼瞧着欧阳清,眼神里透露出一股八卦的眼神。

“妖孽啊妖孽,看来你的桃花还不少啊!来,来,透露透露,你是怎么哄骗这些无知少女的。哈哈……”唐黛戏谑的笑声响起。

“黛黛……你又欺负我!我怎么知道咋就招惹她们了,一个两个上赶着的,烦死人!哎呀,烦死了,黛黛,这次你回长安县,我一起回去。惹不起,我总躲得起吧?”

“谁让你一起去了?你京城的事做好了?”凤容若淡淡的瞥了眼欧阳清。

“哎,黑心鬼,你怎么能这样?自从上次从长安县回来,你总是找这事,找那事的让我帮你做,让我没时间出去溜达。我可告诉你啊,这次我再不会答应你,我说跟着黛黛一起走,就跟着黛黛一起走。”

“真一起走?”

“真一起。”

“那我也一起走,京城的事不管了。”

“你……你个假仙儿,黑心鬼,你又威胁我。我不吃了,我走了,哼。黛黛,我晚上去你住的地方接你,今天十五,晚上有好看的花灯看,我去接你看花灯去。”

“我倒是忘记了今天十五呢。好啊,好啊。我正想看看京城的繁华和热闹呢,我等你哈。”

“好,你等我。我现在就回府准备准备。”欧阳清拉着的脸笑开了,开心得放了筷子,下了桌往外走去。

“我带你去!”凤容若淡淡的看着二人说完,欧阳清跑了,侧过头对唐黛道。

“好,大家一起去,我哥哥也没看过呢。”唐黛想想也没抗议,答应了。

“我也去。”太子凤容莫见大家都去,他也想去凑热闹。

“灯会上人太多,你不能去。”凤容若却是不赞成凤容莫跟着去。

“哥哥……我想去。”凤容莫听凤容若反对,弱弱的说了句。

“不行。”

“哦。”

听着二人的对话,唐黛感觉凤容莫似是比怕皇上更怕凤容若,更听凤容若的话,不由觉得奇怪,眼睛从二人身上扫过,想问什么又没问,低了头安静吃饭。

“太子殿下,德妃娘娘打发人来邀请欧阳公子去她殿里一趟。”一宫女走进禀报道。

“告诉她,欧阳公子回公主府了,有事去公主府里寻他。”凤容若回了句。

“是,太子殿下。”那宫女退下自去回话了。

低头吃饭的唐黛,这才突然明白,为什么欧阳清饭没吃完就跑了,他这是料到德妃会派人来寻他,所以早早的躲了出去。

几人吃完饭后,又歇了半晌,才出了宫去。上了在宫门前等着的马车,还像来的时候那样,凤容若与唐黛共坐一辆,唐风一辆,只是唐风那辆上的酒已经被桂公公着人搬走了。

马车上,唐黛还是将在席宴上的疑问,问了出来。

“凤容若,我怎么觉得好奇宝宝在你的面前特别的听话,而且怕你都比怕皇上更甚。”

弟弟怕哥哥正常,但是皇上的儿子太子殿下这样怕一个王爷的儿子,堂弟怕堂哥,就不正常了。

“怕?呵……连你都这样感觉,他这不叫怕,这叫敬畏!”凤容若轻笑出声,解释了一句。

唐黛抽了抽嘴角,怕与敬畏差别好像不是太大!他还一本正经的解释。

“那为啥会敬畏呢?”

“太子殿下的母后,是我母妃的胞妹妹,我的姨母。只是她在八年前生产时,与肚里的孩子一同没有撑过来,难产去世了。自那以后,四岁的太子殿下没有了娘亲,就经常在我家王府里住着,与我母妃,与我很亲近。所以,与我似亲兄弟一般,弟弟自是敬畏哥哥的。”

“原来是这样啊,我说怎么感觉你俩就像亲兄弟一样,他那么怕你呢。”

“我倒是希望他不怕我,快快的长大,早独挡一面,我也就不用那么替他担心,替他操心了。”凤容若听了,第一次与唐黛说了句心里话,又暗自叹了口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