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 美男请吃茶,去还是不去/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好奇宝宝其实很幸运的。虽然娘亲不在了,有那么一个疼爱他的父皇,还有你这么一个宠着他,替他遮风挡雨的哥哥。有哥姐的人都好幸福啊!”唐黛也感叹了一句。

“你不是也有哥姐啊,这么感叹做什么!”

“是的,我终于是有哥姐的人了,而且还两个哥哥呢!”

唐黛习惯性想起前世的自己是独自一人,所以感叹了起来。但一想这世,她也没有遗憾了,虽然不是亲生的哥姐,但是跟亲生哥姐没两样啊。

“呵……你这话怎么说,啥叫终于是有哥姐的人了,你家你最小,是一出生就是有哥哥姐姐,小丫头,又乱用词语。”

凤容若一听唐黛的用词,笑了。以为是唐黛又乱用词语了,也没在意,说完宠溺的伸出细长的手在唐黛头了找了一缕黑发,揉搓着轻轻扯了几下。

“哎呀,疼的。头发扯完了,成光头就难看了。”唐黛侧身,伸手从凤容若手里解救出自己的头发,抗议道。

“哪有痛?我又没用力!你这头发比我第一次看你的时候长的是要黑亮许多了,看来这一年伙食不错啊。”

“切,你也说一年了,一年头发再不长黑点,我对得住我自己的努力吗?呀,对了哦,从第一次你救我,到今天的确是整整一年了哦,时间过得好快。”

唐黛以为凤容若说的第一次见她是去年元宵节落水时,凤容若救她的时候。却是不知凤容若说的其实是她穿越来到这个时代的第一天,那才是凤容若真真正正的第一次见她。

“是啊,时间过得是好快。”就是再快,也不知道他的小丫头什么时候能长大啊?

凤容若听了唐黛的话,并未解释,只是看了她恍然大悟的可爱模样,突然觉得自己有些等不及小东西长大了,感觉时间太慢,而不是太快!

二人说着话,很快就到了唐黛兄妹住的别院里。下了马车,凤容若让兄妹两人下午好好休息,晚饭后他来接二人出去逛元宵灯会。

饭后,欧阳清,凤容若同时到了,一行四人坐着马车往闹市区行去。

虽是夜色笼罩,但因是元宵节的原因,到处都是灯火辉煌一片,马车慢慢行走,唐黛掀了车帘,兴致盎然的观看着外面的风景和热闹的人群。

“外面好热闹啊,真不愧是京城,马车来来往往,人流涌动。”唐黛感叹了一句。

“黛黛,要不要下去走走?没多远就是看灯展的地方了,我们可以走着去。”欧阳清见唐黛可怜兮兮感叹着,满眼渴望的望着外面,有些不忍心的提议。

“可以吗?不会给你们添麻烦吧?”唐黛见人多,担心安全问题。

“下吧,想下就下去。这是在京城,不用担心什么。”凤容若出语道。

“好哎,那就下去,走着看看才好。”

凤容若命车夫停了马车,几个下去后,又说了个地方,让车夫将马车停了过去。下了马车的唐黛,显露出十岁小姑娘的本性,蹦蹦跳跳,到处看,到处望。

只是半晌后,发现了异样,原来身边的两只大帅哥惹事了,二人走过的地方,都出现了一阵尖叫声,大媳妇,小闺女的,全都红了脸,看着二人在他们面前走过。

有的甚至是,跑了上来观看,手上有啥往二人身上扔啥,手帕子,鲜花,头上的饰品……瞬间,唐黛四人的路给堵住了。

看着热情的人群,唐黛抽了抽嘴角,也难怪前世明星们出个门,不管刮风下雨,还是艳阳高照,都得带个大大的墨镜,挡了大半边脸,再戴个帽子,挡个大半脸,整个脸就看不见了。

一袭红衣,喜欢炫一炫的欧阳清,倒没觉得啥,习惯性的还伸手撩了撩如墨长发,扬起妖媚的脸笑笑,或是朝给他扔鲜花的小女子们挥了挥手,更是惹得众姑娘们大叫了起来。

但是高冷的,一袭白衣的凤容若就不一样了,冷着脸,朝那些女子眼神似箭乱射一通,但是因为长得太稀有好看了,任他再怎么放冷气,也挡不住热情似火的姑娘们,只要他眼神一扫,姑娘们更是疯狂的上扑,他脚下的东西堆满了一地。

因为去年远宵节上唐黛出事的阴影,唐风怕人多出事,见人多了起来,赶紧死死的拉着唐黛的手,躲在那二人身后,任凭两边的人怎么挤,不落趟的跟着。

凤容若一回头,见唐风拉着妹妹的手,紧紧的跟在身后,心里瞬间也想起了唐黛落水的事。也不管唐风愿不愿意,伸手就将唐黛拉到前面,牵着手不放,唐风只好放开了妹妹的手,默默的跟着,他怎么觉得凤世子关心妹妹有些关心过头了,不似朋友的那种关心!

粗心大条的欧阳清妖孽骚包货,还在那高兴的挥舞着手与那些扔花扔手帕的姑娘们友好互动呢,并未发现身边几人的异常。

只是这下面一骚动,却引起了另外几人的注意。

一家酒楼的二楼上,有两人坐着吃完饭,正准备结账离开,却是看到了街道上唐黛。

“师傅,你看下面凤世子身边的小姑娘,就是我与你说的唐家村的小妞,我的百香手串就是送她了。师傅,你可别小看这姑娘,她的医术开赋可不得了,且来历不凡。”

这说话的人赫然是在唐黛家为唐黛外公治病的小仙僧,而他面前的被他唤作师傅的人,就是那仙风道骨的,跟在唐黛后面骗吃骗喝的老头儿。

“看见了,我从上津那就是跟着她坐马车来的京城。牙尖嘴利的一个小丫头,喝了她一点子酒,就要我给银两。”

“原来师傅已与小妞认识了,真是缘份。小妞无论是酿酒,烧菜,还是茶道,棋艺都是顶尘的,也怪不得师傅能看上她的酒啊!”

“哼,这些是好,来历也非凡,将来必不是池中之物。但她现在就是个小无赖,我喝了点酒,逼得我说将我自己这人都抵给她了,这次她回唐家村,我可是答应要跟着她走,要教她医术的。麻烦的,无耻狡诈的小丫头。”

“恭喜师傅,又得佳徒。她定能将师傅的医术更加发扬光大的。”小仙僧一听,自是知道师傅的性格,嘴上骂着小丫头,其实心里早就乐开了花。

“师傅,那我们走吧,这热闹你也不爱凑。”小仙僧带着自己的师傅离开了。

而另一处,一家茶楼二楼,有一青,一黑衣二位男子坐桌边喝茶下棋,窗户正对着下面的街道,能看清凤容若他们。

“下面那身着白衣的如玉公子,不正是凤南国大名鼎鼎的武神关门弟子,安王府的凤世子嘛?据说,其为了鬼僧的一首偈语,长到十八岁了,身边没有一个女人,就连通房侍妾都没有。我看这话似有虚假,你看他身边的不就是一个小女子,还二人手牵手紧拉不放呢。”那青衣男子放下了手上黑色的棋子,饶有兴趣的看了窗外一眼道。

“呵……你这女子似的八卦性子可时能改一改?谁说牵手的女子一定就是他相好的女子呢?你要知道,这世上流言绝不是空穴来风的,要么,这流言十之九八可听,是真的;要么,这流言一切不可听,但你却能窥探到这流言之下要掩藏的真事,你切不可万事看表面现像。呐,你看,这女子的另一只手可是被她身边红衣男子拉着呢,那一袭红衣的可是长平公主的次子欧阳清。这女子是何人?竟能同时让安王府的凤世子,长平公主府的欧阳公子护着。”

黑衣男子说完,挥了一下手,身后的随从走了上前。

“去,查探一下那女子是何人?”

瞬间那随从就消失在黑衣男子身后。那青衣男子抬眼一看,黑衣男子说的果真没错,那小小的女子被二人紧紧的护在中间,二人后面还跟着一个仪表不俗的男子,似也在护着那女子,不禁心里好奇起来。

而在人群中,被欧阳清,凤容若紧紧护着的唐黛,感觉自己身上都有成千上万个窟窿了,哭笑不得的感受着那些小闺女,大媳妇看她的犀利嫉恨的眼光。

“哎呀,凤容若,妖孽,不要这样子走了,这哪是看灯?成了我们被人看了,耍猴似的。”

唐黛不敢再幸灾乐祸了,被看烦了,强烈的要求要回马车去躲着。

“走吧,你看那前面的那家酒楼没有?去那家酒楼,那里窗户靠着街道,位置好,正好看灯。”凤容若依然用手护着唐黛往前走,指着前面的酒楼说道。

“那要预订吗?要是没有位置怎么办?”唐黛有些犹豫。

“酒楼东家就在你身边站着呢!你还担心没位置。”欧阳清又炫成了一道风景,傲娇道。

“那酒楼是你开的啊?你早说呢,还立在这受别人的注目礼。妖孽,你做事真是越来越……”骚包!

唐黛没说完,歇了嘴,然后催促三人,于是四人都加快了脚步,往那酒楼走去。

晚上四人坐在窗前,喝茶嗑瓜子,说话看灯,再也没人敢提议下去走一走了,前面的场景太让人尴尬了!

“凤容若,妖孽,我准备在京城买幢房子给我大哥住,他长期在这,没房子可不行。再说,以后我和我家人进京时,也要有个地方落脚。你们可有熟识的介绍介绍。”

唐黛吐掉嘴里的瓜子皮问二人,小嘴唇因为吃东西吃得水润润的,娇艳欲滴,看得凤容若差点收不回眼光,见唐黛问他忙收回眼神,欧阳清也收回了在窗外看灯的眼神。

“准备在哪买呢?”欧阳清问。

“最好是离国子监不远的地方,方便我大哥来回。”

“国子监不远的房子都很贵,也很抢手,明天我吩咐下人出去打听打听,看是不是有现成的房子好买。”欧阳清点头道。

“一时估计难以买到合意的,需得慢慢寻摸。我那边倒有现成的一套院子空着,不是太大,但也不小,唐兄弟你先去那住着,就是黛黛你们来京城也是住得下的。后面我与欧阳清留意着,碰到合适的再帮你们买下可好?”凤容若想了想道。

唐黛想了想,这估计就像现代的学区房一样,又贵又抢手。大哥明天就要进国子监开始学习,而且等大哥安定下来后,她就得起程回长安县,是没时间留在这慢慢找房,要不然娘亲李氏肯定在家要等得着急,便点点头,同意了凤容若的提议。唐风也忙谢过凤容若。

四人说着话,很快就很晚了,唐黛说,明天得送哥哥去国子监,要早点回去休息,于是几人坐着马车回到了住的地方。

而茶楼的那二人,也弃了棋盘准备离开,被黑衣人吩咐去打听消息的人回来向二人禀报。

“主子,打听到了,据说近日内,有两个特殊的人物到了京城。这两个人就是那传得沸沸扬扬的培育出了高产的双季水稻的唐家兄妹,听说是上京城到皇宫谢圣恩的。而这两人与欧阳公子,凤世子都很熟悉,进宫是二人陪同的。所以前面主子看到的那女子就是那兄妹二人中的妹妹。”

“哦?这倒是能解释通了。看来这兄妹二人皆是不可小觑的人物。立即派人去他们的家乡,接着打听这兄妹二人的事情,务必打听仔细了,不可遗露一丝一豪。京城这边也继续,有新消息就立即禀报给我,不要拖延。”

“是,主子,属下马上就去安排。”那人转身自去安排。

“你查那女子干什么?她与我们又没有什么关系。”青衣男子好奇的问黑衣男子。

“你不知道?有句话叫做知己知彼!”黑衣男子回了句。

只是他这句知己知彼却是大有深意!这个“彼”是谁就不得而知了。

“……”青衣男子。

二人停了说话先后离开了茶楼。

第二天一大早,唐黛就陪着大哥唐风,坐着凤容若安排的马车去了国子监,坐在马车上望着唐风进了国子监的大门,才让车夫掉转马头往回走。

马车行至半路,只听一声马嘶,突然车子猛的停了下来,唐黛在惯性的作用下,往前一冲,若不是学了那么些时间的武功,提高了反应,灵敏的抓住了马车门,才没冲出马车,如果是一般的闺阁的女子,早就被甩出了马车外了。

“怎么回事?”唐黛堪堪站稳,掀了车帘问外面赶车的马夫道。

“小姐恕罪,是有一辆马车与我们抢道,害得我们的车差点撞上了前面的一辆马车,小人因紧急拉了缰绳,才导致马车不稳的。小姐,你没事吧?”

“没事。抢道的马车呢?”唐黛伸头看了看。

“呐,就是现在我们前面这辆,也停下了。”车夫指着前面一辆已经停下的马车道。

唐黛正欲跳下马车与前面那辆马车中的人理论一番,却只见那车上的人倒是先下车过来了。唐黛定睛一瞧,却是一位穿着玄衣的公子,气宇轩昂,气质不凡,缓步走来,朝着马车门口欲跳未跳,半挂着的唐黛拱手施礼。

“是我家车夫莽撞了,惊到姑娘家的马车,我在这里给姑娘赔不是了。姑娘可有受伤?”

“无事。既然公子真心道歉,我也就不计较了,请回吧。”唐黛收了要跳下车的右脚,坐回到马车上。

“谢姑娘大人大量不予计较。只是姑娘不计较那是姑娘心胸宽阔,我也不能不表示一下我的诚意。前面就是一家茶楼,姑娘能否给我个脸面,让我请姑娘吃次茶,聊表一下歉意。”

恩哼?怎么有点像现代那为了泡妹子泡美男找个借口搭讪的梗!要不要去呢?就我这小身板,也算不上什么美女,也难得生起不良企图吧!那为啥要请她去吃茶?真是真心道歉?唐黛再花痴,也是有些不信的。

只是不管怎么样,我去呢,还是不去呢?坐在马车上的唐黛开始犯起了选择艰难症。

“姑娘?……”那玄衣男子见唐黛低头沉思,半天未回话,又叫了声以示提醒。

“啊!我……”

“黛黛,你不是送你大哥去国子监,怎么停下来了?”

唐黛正欲答应,看看这男子到底有什么目的,只听欧阳清的声音传来,抬头一看,一袭火红衣衫的欧阳清顶着他的妖孽脸向她走来。

“哦,已经送到了,这正准备回程呢,马车差点撞到别人的马车就停下了。你怎么来了?”

“我表哥上朝去了,而你送你哥哥回来后,应是没啥事,正好我今天也闲,所以过来寻你,陪你逛逛京城。你怎么样?没受伤吧?”

欧阳清解释了一句,也不等唐黛回他,走到马车前,也不管唐黛是否同意,长手长脚正好够着马车门边的唐黛,一个用力就将她抱了下来,检查了一番,见真没受伤才作罢。

“走吧,去我车上,我带你出去玩。”欧阳清无视周围人的眼光,拉着唐黛的手不容分的将她拉到了自己的马车上,又回头吩咐那唐黛车上的车夫,让他记得在国子监下学前去接唐公子。

自欧阳清到后,二人说话,说完上马车走路,将那气宇轩昂的贵公子彻头彻尾的无视了。那玄衣公子看着马车远去,凝神片刻,回了自己的马车。

“怎么着?这好机会错失了。哈哈……表哥,你这在女子面前的魅力有所减弱啊!”

坐在马车里一直没有出现的青衣公子,看着自家一向在女人面前所向披靡的表哥,这次竟然被人彻底无视了,欢快的笑了起来。

“很好笑?!”玄衣公子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

“好笑,太好笑了。回国后我得找人说说这事,保证大家反应各异。你那几个侧妃美人的若是知道了,估计要羞愧得拿白绫上吊了,哈哈……”

“恩,看来你太闲了,明天你提前回大华去,正好许多事得要你先回去帮着我处理掉。”

“啊!表哥,你这是公报私仇,好不容易来趟凤南国,我不回去……”那青衣公子哀嚎一声,闭嘴不说话了。

“走。”玄衣公子不理,吩咐车夫驾着车离开了。

而欧阳清的马车里,欧阳清正在将唐黛当作单纯少女,展开了教育批评。

“黛黛,你以后可不能在路上随便哪个男子邀请你干啥,你就去干啥,是要被坏人骗的,知道吗?你看你,刚刚若不是我出现了,估计你得跟着那个男子去茶楼喝茶了吧?我可是到了有一会,那男子的话我都听到了,典型的诱骗无知少女。”

唐黛听着欧阳清用她说过话来教训她,不禁笑着抽了抽嘴角,低头装了一副听话的样子,任欧阳清教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