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 大公主吃醋,唐黛犯倔脾气/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而且,刚刚那男子并不是我凤南国的人。从他的衣着,气势看,家里肯定是权贵之家,但凤南国贵族子弟,没几个我欧阳清不认识的,那个人我并不识。虽是不识,但他与我凤南国人长得是一模一样,身上没有凤北国人的粗犷,所以我猜测他应是大华国的人。”

“大华国的人?朝廷最近有别的国家人来出使吗?没有的话,那岂不是私访我凤南国。”唐黛疑惑的问了句。

“未曾听到过这方面的消息,应是私访。因为近年数的三国和平相处,没有战乱,皇上对这些管的也松了。”

“哦。那今天你准备带我去哪玩?”

“你想去哪玩?你要不要买礼物回去给你娘亲和姐姐?”

“对哦,那我就去买礼物吧,趁着你陪我一起,也不会被人宰了!”

“宰?什么意思?有我在,谁敢宰你?”欧阳清听着唐黛冒出的奇怪语言一怔,问道。

“哦,就是我买东西,卖的人会欺我不是京城人,欺我不懂行,把价格抬得高高的,我呢,不知道还买了,就是被宰了。不是那个宰。”

“……,黛黛,你总是冒些奇怪的语言出来,让我总感觉你不是我这时代的人一样。也不知道你这小脑子是咋长的,里面尽是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欧阳清摇了摇头。

“哈……我脑子聪明啊,你不是知道的。我奇思异想脑子里可多着呢,没啥奇怪的,你习惯就好,习惯就好啊!”

唐黛现在是一点也没有刚开始那样怕别人知道了什么的诚惶诚恐了,还抬了白胖胖的小手,拍了拍欧阳清的肩膀,哥俩好的安慰安慰他。难为妖孽这位古人了,要从她身上接受许多几千年后才出现的事物和语言!

“也是,我家黛黛就是冰雪聪明,与别人不一样,所以,我才会喜欢。哈哈……”

欧阳清见他的小丫头又在他面前自夸,臭屁了。开心的大笑了起来,伸手抓住唐黛的小手,从他的肩膀上拿下来,握在手中不放。

小妞的小胖手,又柔润又细软,握在自己的大手里,感觉很舒服,那感觉就像用羽毛轻轻划过心中,让人感觉心里痒痒的,不想放开。

“哎,哎……放开你的爪子。”

唐黛用力把自己的手从欧阳清手里抽了出来,骂了句,死妖孽又抽风了。

“哦。那今天先去哪?你先买啥?”欧阳清看了看空空的手,问唐黛。

“先去银楼吧,我想给我娘亲,还有二姐,挑些在长安县买不到的首饰,拿回去她俩肯定喜欢。”

“那行。”

欧阳清应了,掀了帘子吩咐车夫到京城最大最出名的银楼去。二人刚走进银楼,银楼的掌柜立即脸上堆着笑着迎了上来。

开玩笑,那一袭红衣可是长平公主次子的标志,放眼京城,没哪个男子敢像他这么穿,这鲜艳的红也只有他能压得住,穿在身上一点也不显突兀,怪异。将男子的帅气,女子的妖媚结合,融于一身,风华绝代,世属无双。

“欧阳公子,这位小姐。需要买些什么,尽管吩咐。”那掌柜笑着施了礼,客气的问询。

“掌柜的自去忙,不必跟着,我看中好的,再叫掌柜。”唐黛也笑着答应。

“听她的。你去忙你的。”欧阳清见掌柜仍然拿眼看他,没动,也点头说道。

那掌柜听欧阳公子也如此吩咐,不禁对眼前的这位姑娘心中好奇不已,但还是转了脚步,忙自己的去了。

二人随意的转着,寻找唐黛能看中的首饰。突然,眼前一个透亮置于锦盒里的玉镯引起了唐黛的注意,那是少有的含“红,紫,绿,白”四色的玉制成的玉镯,又称为“福禄寿喜”镯。

欧阳清见唐黛停脚看那玉镯子。

“黛黛,可是看中了?”

“恩,这个不错,价格也能接受。”唐黛拿眼光描了描玉镯上的报价。

欧阳清挥手叫了掌柜的过来,将玉拿出来,递给唐黛仔细瞧,唐黛拿着感觉了手感……鉴定一番后,确认是好玉,就让掌柜给她包上,付了银子,高兴的揣在怀里,这个拿回去她先放着,二姐出嫁时给她戴在手腕上出嫁,寓意吉祥。

“清哥哥,清哥哥,真的是你啊,我还以为我认错人了呢!你在这干什么啊?”

唐黛高兴的笑还挂在脸上没来及散去,就听到有人大声叫着欧阳清,不禁眉心一跳,这声音好像很熟悉啊。

话音落,人也站在了唐黛二人面前,欧阳清好看的眉难得的皱了皱,依然是不语,只拿眼瞧着这个,昨天刚刚被他骂哭了的表妹,大公主凤笑笑。

“清哥哥,你在这干嘛?……你是陪着她逛银楼?”凤笑笑后知后觉的看到了与欧阳清并肩而立的唐黛。

“是。”欧阳清瞥了凤笑笑一眼,并不否认。

“清哥哥,她是谁?你竟然陪着她逛银楼!从小到大,你都没陪我逛过街,你好过份!”

“过份?我要陪着谁,难道还要由你来决定。”

“我……我好像见过她,我记得了,那天在太子哥哥殿里,就是她坐在你身边吃饭的。”凤笑笑终于记起了眼前的人就是那天被她一屁股从欧阳清身边挤走的女孩。

“恩,她是。你还有什么话说,没话让路,我们要继续看呢。”

欧阳清不耐烦的赶着他表妹,真是,到哪都能遇见她!

“清哥哥,你怎么能这样?我才是你表妹!她与你一个铜板的关系都没有。你陪着这泥腿子逛银楼不说,还要为了她赶我走。她不就是一个能种点水稻的村姑,她算哪根葱哪根蒜!”

“你给我滚一边去,我清哥哥身边,不是你这种下流胚子配站着的……”

凤笑笑本见欧阳清陪着唐黛,心里早就倒翻了醋坛子,但因为怕欧阳清,还是忍耐着。现在一见为了唐黛,自己表哥竟然要赶她走,已经超出了她的忍耐限度,公主脾气大爆发了。

嘴里不仅骂着,还跨前一步,亲自动手,用力将唐黛从欧阳清身边推了出去。唐黛不防,被她推得一个大趔趄,差点摔倒在地,好不容易平衡站稳,刚刚买的四色玉镯却是从怀里溜出,掉在地上,摔得粉碎。

唐黛听凤笑笑骂她村姑时,倒也没在意,她说的是事实,这辈子现在的她只是个会种水稻的泥腿子。但骂她是下流胚子时,心里就上了怒气。

她没招惹她,只是因为欧阳清陪她逛银楼,就这样招她骂,心里甚是不舒服,但因为她是大公主,她还得忍着不能回怼得罪她。

看着地上碎了一地的玉碎,自己精心挑拣的礼物被摔坏了,唐黛站稳脚忍着心中的怒气,还是没有吭声。因为哥哥刚刚才进了国子监,她怕招惹上她,等她回了唐家村,这刁蛮的公主找不着她,找大哥出气是麻烦事,她不能不为大哥着想。

“你干什么?道歉!向她道歉。”

欧阳清冷声道,他刚刚一时没注意,竟让唐黛被凤笑笑推得差点摔倒,东西也摔碎了,心中怒气顿盛。

“不必了,我一小小村女可不敢让凤南国的大公主向我道歉。既然是因我站在欧阳公子身边,是他陪我逛银楼,而让大公主不满的,那小女就先行退下。大公主,欧阳公子,唐黛告辞。”

唐黛说完,不看二人,一肚子火气,跑出了银楼。气死姐了,nnd,这妖孽烂桃花太多,这还只是让他陪着买个东西,就被人又骂又推的。这要是别的,岂不是要找人来暗杀她了!

“黛黛……黛黛……哎,你别跑啊!京城你不熟悉,你跑哪去啊?……”欧阳清看唐黛跑了,忙追上去。

“清哥哥……清哥哥……你又到哪去?那村姑跑了就跑了,你追她干嘛!”凤笑笑也跟着欧阳清追上去。

唐黛听着二人在她身后大呼小叫,又看着一红一黄两个跑着的身影,突然无奈的一阵头痛!脚下走得更快了,不认识路,就瞎走,先摆脱这两人再说。

信脚而跑的唐黛,也不知道自己跑了多远,一辆马车停在了她身前。

“姑娘怎么一个人在这?”有人掀了马车帘,问唐黛。

“上车再说。”

唐黛一抬眼,竟是前面碰到的那个玄衣男子,回头看着还在追她的一红一黄,心下好烦,冲着那人说了句,跨脚上了马车。

“驾车,加速。”

那玄衣男子也看见了后面远远追来的两人,正巧那二人都是他认识的,不禁挑了挑眉,似知道唐黛心里想什么,吩咐车夫加快车速。

转眼间,马车载着唐黛消失在这条街道上,而后面的欧阳清一边应付着追来的凤笑笑,怕她出事他也不好交差,一面又往前追着唐黛,只是,他只是因为凤笑笑追他追得摔倒了,回头看了一眼,再看前面时,却发觉刚刚还在不远处的唐黛消失了,心里立即一沉。

玄衣男子马车上,那男子见唐黛上车后并不说话,看了她一眼,也一起沉默着。车内除了这男子,并无他人。

一炷香的功夫,唐黛回过神,蹙了蹙眉。

“公子,你将我送到……就行了,麻烦公子了。”唐黛报出凤容若别院的地址,请那人将她送去。

“今天竟然两次遇到姑娘,姑娘不觉得咱俩有缘吗?既是有缘,那我前面的提议还继续有效,请姑娘吃一次茶如何?”

“既然公子如此大方,那就请吧。”

所谓艺高人胆大,唐黛见此人也并无恶意,又暂时不想回凤容若别院的她,爽快的答应了这人的提议。是狐狸,尾巴总会露出来的!就看你三番两次的要邀请一个姑娘吃茶干什么?!

“哈……姑娘爽快。小令狐,去茶楼。”那玄衣公子笑了声后,又吩咐前面驾车的车夫。

“在下姓皇甫,名冰。请问姑娘芳名?”玄衣公子主动向唐黛介绍了自己。

“姓唐,名黛。”唐黛也不扭捏,淡淡的简洁介绍了。

说不定,人家早就查过自己姓甚名谁,家在何方,身价几何,有没有男朋友呢!扭捏个啥。

“公子,到了。”那叫小令狐的马夫在车外禀报。

“唐姑娘,请。”皇甫冰做了个请的手势。

唐黛下了马车一看,这茶楼正是妖孽的酒楼斜对面,酒楼正是昨天晚上看花灯的那个酒楼。二人进了茶楼,在茶楼侍者的引领下,来到二楼的一间房间,唐黛临窗坐下,抬头正好观赏窗外的景色,面前的桌上摆有棋盘棋子。

再打量了室内,房间装饰雅致,琴棋书画样样皆有配置,不似一般喝茶的地方,倒似专用的房间,唐黛心里一动,想到了什么,抬眼审视般的打量这皇甫公子。

这皇甫公子不似凤容若的冷漠淡然,美若天上谪仙;也不似欧阳清的火热妖媚,艳如火中妖;只见他剑眉星目,脸削如刀,薄唇紧抿,霸气侧露,他望你时,眼深如潭,神秘幽远,你望他时,却又觉得他离你很远,如雾中花,水中月,看不真切。

坐在桌对面的皇甫静静的任唐黛打量,也不说话,伸手亲自沏了杯茶递给唐黛。

“唐姑娘,喝茶,这是凤南国有名的贡茶一叶青,尝尝。”

“谢皇甫公子,不愧是贡茶,的确不错,品完舌尖生津,满腔生香。”唐黛品了一口,不吝赞美。

“唐姑娘总能给人惊喜,不但能懂农事,还懂茶。不知,这棋可也能下?”皇甫拈了面前的棋子问道。

“略懂一二,但不敢在皇甫公子面前班门弄斧。”

“笃,笃……”敲门声传来。

“进来。”

随着皇甫冰声落,有人推门而入。那人走到皇甫冰身边,低头耳语了一番,皇甫冰点了点头,示意知道了,那人退出房间离开。

“唐姑娘,你那穿红衣的朋友,很着急的在到处寻你,可要通知一声?”

皇甫冰想想还是征求了唐黛的意见。

“不用,任他寻,让他着急着急。”

唐黛小倔脾气犯了,无缘无故的被人推了,被人骂了,好不容易寻到一只别致的手镯又摔碎了,让她着实生气。

而此时,欧阳清安置好摔倒扭伤脚的凤笑笑后,又骑了马,在银楼周围寻了一圈唐黛没寻到,想着她是不是自己回凤容若的别院,自己的住处了。

就又打马急驰,来到凤容若别院门口,问守门人,守门人说唐小姐没有回,急得欧阳清正欲去别处寻找时,却见凤容若的马车来了。

凤容若还未下马车,就见欧阳清打着马向他走来,就坐车里等着。

“你怎么在这不进去?”

“我来找黛黛,我以为她回这了,但是不在,表哥,黛黛失踪不见了。”

“恩?怎么回事?什么叫失踪不见了?”

欧阳清就将他陪着唐黛在银楼里买镯子,遇到凤笑笑,唐黛被凤笑笑推得摔碎玉镯,自己跑了的事情经过,说了一番。

“表哥,我也是没办法,你是知道德妃娘娘的,万一笑笑在后面追我出了点什么事,知道是因为黛黛,她还不恨死黛黛,找她,找她哥哥的麻烦啊。当时,笑笑摔在地上,我就回头看了眼。等我准备再去追黛黛时,黛黛人就不见了。”

“你……你那些烂桃花,自己去砍砍干净。下次再因为你这些破事,伤害到黛黛,我揍扁你。滚,回你的公主府去,这里不用你操心。”

“表哥,没找到黛黛,我不放心,我不走,我要去找她。”

“欧阳清,欧阳少主!我是该说你关心则乱呢,还是该表扬表扬你这颗蠢脑袋呢?你这个欧阳少主,真是白做了。”

“表哥,这时候你还有心思笑话我。我这少主早就不想做了,你自己做去,我以后只管做我的生意,管我的酒楼。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