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凤容若霸气表白唐黛/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行了,行了,又向我叫苦。黛黛身边有我的人盯着,联系一下就知道她在哪了。我真是要被你蠢哭了。”

“凤容若,你这个黑心鬼,那你快联系啊。看着我干着急,还说了半天的话才告诉我。是你霸道的不让我派人跟着她,说是黛黛兄妹的事,听皇上命令,一切都由你安排保护。你还说我蠢,我心肺都要被你气痛了。”

凤容若被欧阳清这一说,想起自己拿鸡毛当令箭,有那么点小心虚,抿嘴不语,伸手朝空中轻拍了两掌,一个人影随即闪出。

“主子,有何吩咐?”

“发消息询问那边,看唐姑娘现在人在何处?”

“把马放别院里去,到我车上来。黛黛肯定没事,如若有危险,那边早发消息过来了。”

欧阳清将马给了守门的人,上了凤容若的马车,等消息确定唐黛的位置。

一炷香后,消息就传来了,听了唐黛安全的消息,欧阳清心里松了口气的同时,这才感觉自己背上因为紧张出了一层薄汗,内衣沾在背上,很不舒服。

茶楼房间里,见唐黛如此回答他的皇甫冰,轻笑了笑。

“呵……你俩闹别扭了?他,似是很在意你。”

皇甫冰瞧着对面的唐黛噘起了小嘴,想也不想就说任他寻,又试探的问了句。

“谁跟他闹别扭,有啥好闹的!他在意?在意也不会让我上了你的车,我没武功,他有武功,还跑那么慢,硬是就没跑过我,没追上我。哼。”

“哈哈……还说没有。真不通知一声?”

皇甫冰听了唐黛别扭的话,哈哈大笑起来,唐黛话语一出,自己也蒙逼了,这话说的还真是像自己在使小性子,自己啥时候这么在意自己在欧阳清心理的位置了。

“算了,不通知了,我等会就回了。皇甫公子,找我有何事?说吧,明人不说暗话。你这请我来,不仅是请我喝杯茶,或是想下盘棋那么简单吧。”

“唐姑娘既然这么直爽,那我也不拐弯抹角,凤南国今年会推种双季水稻,一旦推广成功,对于凤南国的国力来说,是一个大的飞跃。而我也打听到,这双季水稻的培育人正是唐姑娘兄妹。不瞒唐姑娘,我并不是凤南国人,我是大华国当今圣上的三儿子,三皇子皇甫冰。我们的国力也正是处于发展时期,急需唐姑娘你这样的人才,只要唐姑娘愿意帮忙,大华国的权位对唐姑娘兄妹虚位以待。”

皇甫冰说出这番话,唐黛听了并无惊讶。但对皇甫冰还是刮目相看,一个皇子能为自己国家的国力,国家的百姓做到礼贤下士,坐在这请她这个村姑喝杯茶,的确不容小觑。

“谢三皇子看得起小女,但凤南国这里有我的家,我的亲人,我不会为了荣华富贵就舍弃了她们。更何况,我也没这份野心,这一辈子,我只想安安心心种田,平平安安的生活,做一个小村姑也没什么不好。”

“唐姑娘的拳拳爱国之心,皇甫冰我非常理解。但是姑娘要说,你这一辈子就在你长安县唐家村种田种一辈子,已然不可能。为什么我这样说,姑娘如此聪颖,自是看得明白,不用我说细致,我希望姑娘能好好考虑我的提议。当然,我也并非一定要姑娘将水稻培育之事告诉我,知道你难以做到。但我想退而求其次,自我了解姑娘后,直觉姑娘不一般,只要姑娘哪天想开了,或是需要我皇甫冰帮忙了,我大华国的大门永远向你敞开,我三皇子的府门也永远向你敞开。”

“啪,啪……”

皇甫冰话音刚落,唐黛正想着要如何回话,只听房门推开,几声掌声响起。欧阳清在前,凤容若在后,二人走了进来。

“三皇子的这番话真是感动天地,连我二人都感动了,好想哭啊……”欧阳清打趣的看着窗前坐着的二人道。

“原来是凤世子,欧阳公子,失敬失敬。”

皇甫冰没想到二人这么快就寻来了,忙站起,彬彬有礼的向二人施礼问好。

“三皇子来到我凤南国,是公务呢,还是私事呢?我们皇上甚是想念大华国的皇上,没想到他这一想念,你三皇子就来了。不知三皇子准备什么时候去拜访拜访我凤南国的皇上?”凤容若无视皇甫冰的问好,只淡淡的瞥了眼皇甫冰问道。

皇甫冰自是听出了凤容若话中的机锋,又忙回答:“我这次来凤南国纯属个人私事,并不以我皇子的身份到访,办完事后立即就回大华国,恐没有时间去皇宫拜访你们圣上,还请你们皇上见谅。至于凤南国圣上想念我父皇之事,本皇子回去后一定向我父皇转达。”

“既然如此,不知三皇子的私事什么时候办完?又什么时候回国?”

“今天已经办完了,明天就起程回我大华,谢过凤世子关心。”

“那就好,我们告辞。黛黛,走吧,跟我回去。”凤容若走到唐黛身边,伸手牵了她的手,转身往外走去,欧阳清立马跟上。

“唐姑娘,我的话你回去还请你多多考虑,我皇甫冰在大华国等着你。”

皇甫冰见凤容若自然的牵了唐黛的手,唐黛竟然不挣扎,乖乖的起身跟着走了,眼里闪过一抹黯然,复对着唐黛的背影叮嘱了一句。

“谢三皇子对黛黛的青睐,此生此世,只要有我在,想她是不需要去大华国的。你给得起的,我也能给得起。你能许给她的,我也能许给她。也许有你皇甫冰不能给的,我凤容若依然能给。”

凤容若高冷淡然的回了一番话,语气里带着不容置喙的霸气,只是手上却是将唐黛的手握得更紧了,似怕唐黛跑了似的。

听懂了凤容若指点江山般的气势,皇甫冰打了个激灵,看着凤容若紧握唐黛的手,心中却突然有些伤感。

跟着二人身后走的欧阳清,听了表哥的这番话一怔后,心下亦是黯然神伤,任他再迟钝,他现在也听出了表哥话里的话。他了解表哥的性格,他看中的,别人必定争不过,就算自己是他表弟,他也不会让的。

而听了这话的唐黛,感觉到凤容若紧握着自己的大手,心内感动凤容若极力相护的同时,已悄然心动了。

凤容若这番话不仅是霸气无双,又不失柔情万丈!他已在向唐黛传递一个信息,一个承诺。只要唐黛要的,只要他给得起的,他就会给。

然而,皇甫冰毕竟也是个人物,心中不甘心,对着凤容若的背影说了一句,除了在场所有人,在其他任何人面前,谁也不敢提起的问话。

“若是她想那个位置呢?只要她想,我就能给。你呢?你给不了,这是你不能与我比的,你给不了她的。终究你还是有比不过我的!”

皇甫冰这孤注一掷的话,像一支利箭狠狠射向往门外走的三人,三人同时停了脚步。凤容若沉默,他不得承认,皇甫冰是皇子,他有机会坐上那个位置,但是他没有!基非要说有,那就是狼子野心,大逆不道,要惹来杀身之祸的。

“三皇子,我不是物件,任由你们争抢,我的事情我做主。我说过,我没有任何野心,只想此生平平淡淡的生活。这种话,还请你以后再也不要说了。说出来,伤己害人。还有,我唐黛此生若真有一个值得让我守护一生的人,那也必须是此生此世一双人,白首不相离!”

这种时候,唐黛再也不能不说话了。说完,拉着凤容若,加快脚步离开了茶楼。但是却没有看到身后皇甫冰眼里的固执,必得的热烈与执著。

她,一定是他的,就算有凤容若的阻挡又如何?!一生一世一双人又如何?他都能做到!必须做到!

三人回到马车上,大家都沉默着,没有说话。

凤容若沉思,想着皇甫的那句,他终究是比不过他的,有一样是他不能给黛黛的,现在的黛黛没这想法,可是等她长大了以后呢?凭她的能力,她完全可以胜任坐上那位置!

欧阳清本来是想向唐黛道歉的,可是自表哥凤容若说了那句话后,他犹豫了。也许,这个道歉对黛黛来说并不是那么重要了!

唐黛却是在想着双季水稻的事,现在因为这个惹来的麻烦太多了,来京城的路上遭遇了刺杀,在京城又遇到皇甫冰的事,这以后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怀壁其罪啊!她现在终于是深刻的体会到了这句话了。

以前,她认为,这事只要皇上支持了,就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是她想错了,双季水稻是把双刃剑,这漫天的荣誉好处到了的时候,麻烦的事也就跟着来了。因这天下,不是凤南国一家的,还有凤北国,大华国!

坐在马车里情绪低落的唐黛突然想家了,想唐家村了,将大哥的事安排好,安定下来,她就出发回去,京城一点也不好玩。

三人沉默一路回到了别院,将唐黛送到别院里,凤容若与欧阳清二人都没留下,一个骑着马,一个坐着马车,告辞回去了。

唐黛回去歇了一晌,让别院的下人弄了点东西给她吃,她今天午饭都没吃,糟心的事情一样接一样的。

下午,车夫将唐风从国子监接了回来,唐黛就与大哥商量,说是等他安定下来,她就回长安县,回去后派贺柱子来京城,因为住着凤容若的宅子,下人总要买的,贺柱子过来管着宅子里的事。

再说,贺柱子是种田的老手,大哥出去巡种水稻时,带上他,有事二人好有个商量。见妹妹安排得如此周全,唐风感激的谢过妹妹,同意了。

第二天,唐黛找了凤容若,与他一起去看了凤容若在国子监那边的宅子,宅子的规模让唐黛很是满意,又谢过凤容若。

因为昨天凤容若的霸气表白,两人现在见面反而没以前自然了,需要说的话就说,也不像以前那般斗嘴。

期间,凤容若几次悄悄的看唐黛,见唐黛没有任何表现,也看不出她想啥,抿了嘴,不敢多说。

昨天被皇甫冰一刺激,他一激动,说出了心里的那番话,黛黛没怪罪他,已经是很宽恕了。但他不后悔他说的,小丫头年纪小,还不懂情事,后面再好好哄一哄她,慢慢等着她长大。

等凤容若走了,唐黛回了别院,将别院的东西搬到那宅子里,又出去买了下人回来,一个做饭的婆子,一个打扫丫鬟,一个伴随大哥的书童,并一个负责近身照顾大哥起居的小厮,至于管事的,就等贺柱子到就行。

因凤容若这宅子离国子监极近,大若五百米的距离,用不上马车,步行就可以,很是方便,唐黛也就不准备马车了,以后大哥想买的时候再买。

这两天,欧阳清在公主府,像热锅的蚂蚁,在原地打着转,心里想去看唐黛,又不敢去,昨天因为表哥的一席话,他连道歉的勇气都没有,说不定黛黛心中已是更加怪罪他了!不行,他得去,不能让黛黛心里起了疙瘩。

想清楚的欧阳清,下了决心,抬起脚就往府外走去,只是还没出府门,侍候长平公主的大丫鬟翠儿匆匆的跑了来,说是长平公主寻他有事。

欧阳清无奈,只好又转身回去,跟着翠儿去了娘亲那。想到唐黛摔坏的四色手镯,说不定公主娘亲那有,等会找娘亲要一个,娘亲的东西都是上好的,没有的话必须去买个赔给黛黛。都是那死凤笑笑,有事没事的在外面晃,招惹了他的小丫头,下次再碰到她,他得早点躲,躲得远远的。

欧阳清一路上腹诽,有些后悔不迭的走着,来到公主娘亲住的院子里。只见娘亲长平公主靠在铺着狐毛的贵妃榻上,与房里的嬷嬷,丫鬟们说着闲话。

长平公主看着淘气的小儿子,走了进来,摆了摆手,侍候的人都下去了,屋里就剩下欧阳清与她二人。

“清儿,听德妃娘娘传信来说,昨天你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乡下丫头,竟让笑笑扭伤了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哎呀,公主娘,我就知道德妃娘娘又要来恶人先告状了,果不其然。你不要相信她,她那不分是非护短的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昨天是怎么回事,我慢慢说给你听,昨天我去……。你看,黛黛有错吗?我有错吗?她大老远的从乡下来京城,我就陪她买点东西,她凤笑笑是我什么人?管天管地的。不分青红皂白的骂人家小姑娘下流胚子,人小姑娘还不是看着她的身份,不与她计较。”

欧阳清将昨天的事与娘亲长平公主如此这般说了一通,末了还气愤的的评判了一番。他都不知道咋去向黛黛道歉了,居然又恶人先告状的告到公主娘亲这了。

“我看这问题不在那唐姑娘那,根源倒出在你这。你说你吧,平日里在外人眼里虽看着一股风流劲,但是真正能近你身的女子却没有。我让你给我找个媳妇回来,就像我要杀了你似的。想千法设百法的搪塞我,还将那些女子气哭。你这突然与一个女子亲近,还陪她逛街,别说有那份心思的笑笑会哭闹,就是我都对你起了怀疑。”

“娘……我,你知道这一年你儿子的财富,生意已经追上了全国首富江家,从今后,我不但是追上了,还会超过他们家。我用了多少时间没办到的事,却在黛黛的助力之下,一年就完成了,我心里甚是感激她的。所以,她难得来京城一次,我抽出时间陪陪她不正常么?!”

“你是我儿子,我岂能不了解你。孩子,你这是喜欢上人家姑娘了。还在这辩驳,错把喜欢当感激。去吧,请那姑娘来府上坐坐,让为娘我也见见,你若是真心喜欢,就等她及笄了接进府,虽说身份是差了,但也难为她的聪明,能给你提供助力。”

“公主娘……我……”

“去呀,我什么我,今天结巴了?平日里那气我时,话像流水一样的汩汩往外冒的劲头去哪了?你前面想出府不正是准备去寻她?她那摔碎的镯子,等她来了,我当见面礼给了她,正好我这有一个上好的四色镯,总比你巴巴的去买一只不知道是什么样的货色赔偿给她要好看得多。”

“哦,公主娘亲,我去了啊?我带她过来,晌午饭就安排在你这吃了?”

“去吧,晌午饭就在这吃,我会着人安排下去。”

欧阳清转身出府去寻唐黛去了,长平公主看着欧阳清在她面前难得如此乖巧听话,望着他的背影陷入了沉思。

而得了自家娘亲承诺的欧阳清,心下并不开心,郁郁的走出了长平公主的院子。因为,娘亲小看黛黛的性格了,她不是那种任由她人做主的性子,更何况,还有一个虎视眈眈的盯着黛黛的表哥凤容若。

当欧阳清来到凤容若的别院时,听守门人说唐黛已经搬走了,知道她是搬到表哥那宅子里去了。黛黛经这一事,与他生份了,这都搬家了,也没差人去告诉他一声。想想,还是骑了马去国子监那找唐黛去了。

进了凤容若的宅子,见唐黛正带着刚买来不久的下人在收拾院子,屋内已经全收拾干净了,东西也摆设布置好了,像个家的样子。唐风去了国子监,不在家。

“黛黛,你这都搬家了,也不告诉我一声。还在生我的气啊?”

“没,我生你什么气。我这几天为了布置家,可忙呢。我想快点弄好,早点赶回唐家村,我怕我娘在家等急了。”

“真没生气?”

“真没。我是那么小气的人嘛!”

唐黛其实心里的一点气早消了,这几天她也想通了,反正妖孽是她的一个好朋友,为他受点委曲也没啥。

她穿到这陌生的时代,除了家人,妖孽给她的关心可不少,这辈子她都会将他做为自己最要好的朋友来看待的。

“真没生气,那你就给我个面子,今天去我府里看看,吃顿饭。好不好?黛黛。”

“恩?怎么突然想邀请我去你府里?老实交待,你这又是弄了啥幺蛾子,不说实话,我不去。”

“嘿嘿,黛黛就是聪明,一猜就猜到了,是我公主娘亲听到你的事情,很是对你好奇,想请你去我府里吃顿便饭。”

“你娘亲?长平公主要见我?让我想想。”

“哎呀,别想了,你这不久就要回长安县,又不知道是哪个猴年马月才能来京城。你就满足一下我公主娘的好奇心呗。好黛黛,亲黛黛,去一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