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 唐黛返乡,欧阳清大醉/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好了啦!那么大个人,还在我面前撒娇,我鸡皮疙瘩都要掉一地了。去,去,等我收拾一下陪你去,行了吧?”

“好,我坐这等你啊,你快去拾掇拾掇,打扮得好看点。”

唐黛抽了抽嘴角,朝天翻了个大白眼,放下手里的扫帚,进了内屋,招呼新买来的丫鬟,帮她梳洗打扮。大约二刻钟的功夫,收拾爽利的唐黛出了门,陪着妖孽去了公主府。

带着黛黛走进娘亲院子里的欧阳清,就大声的嚷嚷着。

“公主娘亲,公主娘亲……我回来了。”

听着欧阳清的“公主娘亲”,走在妖孽身后的唐黛恨不得拿脚踢他,多大人了,还这般撒娇,真是受不了他!

走入院内的大厅里,唐黛一抬眼,只见一美妇人坐在主位上,右手支着头,正闭着美目假寐,身后的丫鬟握着双拳轻轻的给她捶着肩,听见二人走进厅里的脚步声,才睁开双眼,微笑着打量着走进来的唐黛。

唐黛走近,低着头向长平公主跪下施了礼,上座的人没有叫起,也就恭敬的跪着不敢起身。

长平公主打量着眼前的小姑娘,心里想,恩,还是太小了,长得又瘦弱,要是再大些年岁,现在就可以开了脸放进清儿的房间里,又是清儿喜欢的,那就离生儿育女不远了。

“唐姑娘平身。王嬷嬷,赐坐。”

“谢过公主。”

唐黛听着叫起身,谢过后,就着一边的嬷嬷端来的凳子,坐了半边屁股。心里将欧阳清骂开了,死妖孽,不是为了你,我用得着在这来下跪,坐半边屁股。

一旁的欧阳清,却是大剌剌的斜躺在贵妃榻上,满脸笑容的看着唐黛与公主娘亲的互动,看着娘亲的脸色,似是对黛黛还很满意。

“唐姑娘,你今天是公主府的客人,不必拘谨,抬起头来,陪本公主说说话。”

唐黛依言抬了头,拿眼迅速打量了一眼长平公主。而当长平公主微笑着看清唐黛的面容后,脸上的笑容却僵硬在脸上,这张脸太像她了,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相似的两个人在?难道……不可能!这孩子远在京城千里之外,怎么可能与在京城的她有关系。

“唐姑娘,不知道你家爹娘多大年纪了?双亲可健在?家里还有谁?”

长平公主调整了脸上的情绪问着唐黛。似刚刚的情绪不曾有过,唐黛因低着眼皮没看到长平公主脸上的表情,而坐在榻上的欧阳清却是看见了,但并不好现在就问娘亲,只好将疑问先放在心中。

“回公主的话,小女家里只有母亲在,现三十五岁,父亲在小女出生后就仙逝了。家中还有一个姐姐,二个哥哥。”

“可怜见的,那么早就没有父亲,小时候吃了不少苦吧?你现在多大了?”

“回公主,小时候吃了些苦头,但现在都好了。小女刚刚满了九周岁,现在正十岁,虚十一岁。”

“恩,不错,是个口齿伶俐的,回话清楚。我家清儿在我面前可是不下十次的夸奖你呢,是个好孩子。王嬷嬷,将我那手镯取了来,送给唐姑娘。”

王嬷嬷依言取了长平公主的四色手镯,递给她,长平公主拿了亲自给唐黛戴上。唐黛推辞不接,长平公主说是见面礼,是她赐下的,不可辞。唐黛只好接下,谢了恩典。见那四色玉镯比自己买的那个成色更要好个几分,心下也明白,这是长平公主替欧阳清表达让她受了委屈的歉意。

晌午饭很是丰盛,桌上就她,长平公主,欧阳清三人吃饭,桌边有丫鬟侍候布菜,长平公主见唐黛桌上的礼仪,不比京城的闺阁大小姐差,甚至更是优雅几分,不觉心里惊讶。这是一个村户人家调教出来的女儿么?

饭后,唐黛起身向长平公主告辞回了宅子。欧阳清要送,被唐黛推却了,欧阳清只好派了跟着他的人,护送她回去。

再回公主娘亲院里坐下,欧阳清问了心中的疑惑。

“公主娘,你好像并不是十分的喜欢黛黛,为什么?”

坐在桌边的长平公主,瞥了眼欧阳清,犹豫了一下,但还是说了。

“清儿,这孩子是个好的,有礼有节,进退有度,聪明伶俐。我不是不喜欢她,而是不喜欢她像极的那个人。看着她的面孔,我就想起那个让我讨厌了一辈子,甚至是恨了一辈子的人,所以,我没法从心里真正喜欢上这个孩子。”

“娘,那天我听皇上舅舅说,黛黛像极了护国将军的夫人,王夫人。真有那么像?娘你又与王夫人有什么过节?竟这么不喜欢她。”

“极像,若不是太像,我也不会这么大的反应。她是个好孩子,你又从内心喜欢她,我就帮你将她纳进府,也不是什么难事。但是现为为娘不想了,清儿,因为看到这孩子的面容,我就心里极不舒服,心情好不了。你若是真心喜欢,你就自己想办法纳了吧,但是不要带进公主府,远远的,不要让我看见她。至于其他的事,都是为娘的私事,我不会说,你也不要过问。”

“公主娘,娘……你想得太简单了,也太小看黛黛了。我就是三媒六聘将黛黛迎进府做正妻,我都怕委屈了她,怎么可能私纳了她。”

“你要怎么办就怎么办吧,但迎进公主府的事不必与我争执,只要我没死,我都不会同意。我乏了,要歇一晌。你出去忙你的去吧。”长平公主挥了挥手,由着王嬷嬷扶着,进了内房,歇息去了。

欧阳清起了身,脚步有些沉重的回了自己书房,坐在那发着呆。难道上天注定他与黛黛这辈子只能朋友吗?那王夫人又因啥得罪了公主娘亲?连带着黛黛都不被娘亲喜欢了。

很快京城的事都安排好了,唐黛又被皇上召进宫一次,就是为了给他讲解那棋谱上他看不懂之处,陪着下了三盘棋。出宫后第二天,唐黛就准备起程回唐家村了,家里马上就得育辣椒苗了,而且这次她得带着全村人都育起来,仅贺柱子一个人肯定忙不过来。

欧阳清,凤容若,包括小太子凤容莫这次都来送唐黛了,这次回去凤容若依然安排的是那六人在路上明着保护她,赶车的车夫却是武功不比楚陌差,轻功却是暗卫中最顶尖的,叫做影子的暗卫,此后他就是凤容若派给唐黛的贴身暗卫了。

小镇上的小青与小白也传了消息来,说是二人的伤势已大好了,他们在小镇上等小姐,一起回唐家村。

望着载着唐黛的马车渐渐远去,只是人未远走,凤容若心中又开始挂念了……心里默默念叨,黛黛,等着我,很快我又来了。

而欧阳清心里却是沉重的失落,说也说不清,理也理不顺,送走唐黛回公主府后,第一次喝醉了酒,吐得个天翻地覆,绿黄的苦胆汁都吐了出来,将闻讯而来的长平公主心痛得直落泪。

她的小儿子在她面前从来都是潇洒不羁,活泼淘气的,从未见过这么颓废无状的模样!心中对那王夫人更是不喜了几分。

而望着唐黛马车远去的另一个人,看着明里暗里的护卫众多,打消了心里的某些想法,纵身消逝在凤南国的国土上,回到了他的大华。

凤南国,唐黛,我还会回来的。黛儿,那时我必定以江山为聘,天下为媒,万里红妆将你娶回大华,做我大华国最尊贵的女人!

你可以不陪着我走那荆棘丛生的长路,但是我要你陪我君临天下,享受尊荣,江山锦绣繁华!

急着赶回唐家村,行了几天路程的唐黛,却不知,此时京城一行后,她的一举一动牵系着几人的心情。

只是都快到来时的小镇了,都未看见那白发老头。人呢?真是骗吃骗喝的。说好与她一起回唐家村,教她医术的呢?

马车在六人的护卫下,进了小镇,去了来时住的那家客栈,一是休息一晚,二是接小青与小白。

“小姐,你终于回来了,我都想死你啦。”伤好都走动的小青见了唐黛忙跑了上来抱着唐黛道。小白站在小青身后,傻笑着看着二人,看得出来,看到小姐他也很高兴。

“哈哈,傻丫头,这才几天啊,就想我了。”唐黛见到小青,小白也很是高兴,打趣道。

“呐,我天天都数着呢,都二十天了,还几天。”小青噘了嘴说。

“是,是,好,好,二十天了。我也想你们了,哈哈……明天咱们就出发回唐家村,没几天就可以见到我娘亲了,我也好想她们。”唐黛用小手拍了拍小青。很是高兴离家就四天左右的路程了。

“恩,恩,夫人肯定也想念小姐了,还不知道在家怎么念叨呢。指不定天天站村口望呢。”

“就我娘那性格,指定的,没事就站在村口那守着望。”

唐黛与小青,小白高兴的聊着家里的事,都有归心似箭的感觉。第二天一早,小青与小白收拾了东西,吃了早饭,仍由小白做车夫,赶车。那影子暗卫没了踪影,但唐黛知道他就在她身边,未走远。

马车正准备起程上路时,却见一个人影闪了过来,六人正准备喝止,那影子暗卫也准备动手,唐黛定睛一瞧,原来是那无赖老头赶来了。那六人认识,放下了手中的剑,影子也放下了手里的武器。

“小丫头,我可是遵守承诺来了,以后你也得遵守你的承诺。”白发老头儿,大咧咧的坐进车厢,冲唐黛说了一句。

“哟,老头,你没失踪呐?我还以为等我到了唐家村再没见着你,请人发个全国通缉令,说是有位白发老头,表面长得像仙长一样,但是却专门骗人吃喝呢!”

“死丫头,怎么说话的呢?我什么时候骗吃骗喝了?喝了你三坛子酒,吃了两次竹筒白米饭,都守信的跑回来教你医术,你还嫌弃乱嚷嚷啥。别惹我老头子不高兴,我真不高兴了,给你弄点药吃吃的,让你三天讲不出话来。哼。”

“……”唐黛。

听老头气得要弄药给她药哑了,想着他医术高深,唐黛闭上了嘴,不说话了。车厢里也终于安静下来了。

只是,没人斗嘴了,半刻钟不到,那老头旁若无人的靠在车厢上竟然打着呼噜睡着了,吵得唐黛恨不得拿了东西堵上他的嘴。

但又怕他醒来真发飙,弄药给她吃,只好找了件棉衣撕开一点抠了两团棉絮将耳朵堵上。同在车厢内的小青也如法炮制,学了小姐,才免受其害。

此时,诛魂阁总部,依然是那鬼脸面具男子在向那银色长发也带了面具的男子禀报着什么。

“阁主,我们新派到庆安府的人发现了一件事,因这人是阁里的老人,记得阁主夫人的样貌。他说他在监视唐家时,发现一位面貌极似阁主夫人的小男孩,推算下来年龄与小公子也极相仿,而且,他还查探到这孩子不是唐家人,而是上次我们派人刺杀的那唐家兄妹二人中的妹妹从别人手里救的。”

“此事当真?去,派人去将孩子带回来,我一定要亲自确认。”银发男子失了冷静,激动的语无伦次。

“阁主,万一,我是说万一……不是小公子呢?阁主您又要失望伤心了。”鬼脸面具男子小心翼翼,措词委婉。

“这些年失望的次数还少吗?唉……去吧,带回来,若不是,好好培养,至少我身边又有了一个像她的孩子。若是,我的心愿岂不是圆满了,或许由此能打探到夫人一星半点的事,也或许说明她还活着。当初因为我犯下的错误不原谅我,一气之下竟带着刚出生一个月的孩子不见了踪影,一直都躲着不见我,折磨我了这些年。我这头白发就是为了她母子而生的,我又怕什么万一呢?!”

“是,阁主,我这就派人将小公子接回来。只是,小公子突然失踪了,那唐家人会着急寻找,唐家救回他后,将他当自己孩子般抚养,突然不见了,岂不是……”

“没有法子的事,我们不能暴露,就让她们视作孩子失踪了吧。通知那边的人,对唐家只能监视,没有我的命令,绝不可轻易动手。一切等孩子回来,再作打算……”

“是,阁主。我这就去办。还有,庆安府那一个召回来了,昨日已回到了阁里。阁主安排让他表演的事,属下都已安排好。阁主是不是要亲自去观看?”

“暂不执行,因为刚刚听到孩子的消息,我心情高兴,没得让他扫了兴。先将他关起来,让他面壁思过。告诉他为什么,以后如何,就看他以后执行任务中的表现了。如若再犯,就别怪我手下无情。”

“是,阁主。那人也真是走了运,公子这还没回来呢,就托了小公子的福。”

“恩,小公子是个有福气的,这次一定会是他。你下去吧,我要一个人安静安静。”

“是,属下告退。”

唐黛的马车日夜行走,马不停蹄,终于在这天中午到达了长安县,在县城也没做停留,直接经过长安县往唐家村去。

下午,正如唐黛,小青所料,马车刚进村,就望见村口的树下,李氏正站在那张望,似是在看有没有马车到来。

自唐风唐黛去了京城,唐绝又去了惠山书院,唐华在县城,阿夕在镇上念书,家里一下子冷清了下来,李氏很是不适应。有事没事就到村口来望望,看看哪个孩子会不会回来了!

马车刚在村口露出头,李氏就望见了,那是家里的马车,她认识。是小闺女回来了,奔跑着朝唐黛的马车跑去,一边跑一边挥舞着手。

唐黛见了,让小白将马车赶得慢点,免得过快,马停不住蹄,伤着娘亲了。李氏很快就跑到马车边上,小白停了车。

------题外话------

谢过袁小洋,八仙丹小仙女的月票,幽雅空灵小仙女的评价票,木九公子的钻钻,依见钟情的花……

还有众多用qq与微信登录的小仙女们的票票与打赏。

水莲谢谢大家,含泪中……嘻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