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 娘亲的脖子都望长了/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妞,小妞,你回来了?总算给你盼回来了,天天在这望着,娘亲的脖子都望长了。”李氏高兴的对着掀了马车帘子伸出头的唐黛道。

“哈哈……娘亲说话学会夸张了,来,来,我摸摸,脖子哪长了?我看着没长嘛。”

唐黛嬉皮笑脸对着李氏逗笑,以冲淡离愁,还以相见的喜悦。刚刚看到她的那一刻,她可是看到娘亲的眼眶都红了。孩子们都跑了,爹爹又不在世,娘亲一个人在家肯定会想她们的。

“呵……你这孩子,出去那么长时间,也没改一点,还是那样。下车来,路不远,陪着娘亲说话走路回去。”李氏叫唐黛下车。

“娘,你上车来,车上还有我师傅呢,我不能将他老人家一个人丢在车上。”

“谁?李郎中我刚刚不是看到还在家里,怎么一转眼他跑到你车里去了。”李氏疑惑一下,但还是上了马车。

“娘,不是说那个师傅。你坐下,我介绍。呐,就是这老头,我路上捡的,死皮赖脸要当我师傅,我没法,只好给他捡回来咯。”

“你……你这孩子!老师傅,你贵姓,我该怎么称呼你?”

李氏无奈的看了眼唐黛,小闺女乱说话,她已经是见怪不怪了。只是老头年龄看着就不小,也不知道尊重别人,一口一个老头的。但离开这么久,刚刚见着唐黛,又舍不得骂她。就改了口与仙僧打招呼。

“随意称呼,我也不知道自己姓什么叫什么,人老了,早忘记了。小丫头习惯叫我老头,就叫老头也行,你要觉得别扭,称呼一声师傅也可。”白发老头见李氏对其甚是恭敬,也回了李氏。

马车在唐黛家门前,停了下来,大家都下了马车,一阵忙乱,终于将车上各人的东西,还有唐黛买给大家的礼物,都搬下了马车。

门口的两只毛球,见到唐黛就似见到亲人般,向唐黛扑了过来,拿狼舌就要舔唐黛的脸,弄得唐黛脸上痒痒的,咯咯的笑着,最后被两只亲热得实在无法,唐黛嫌弃的跑回家,不理两只了。

见唐黛回来了,王婆子,贺柱子,还有王小敏都高兴的迎上来,贺仁,楚时跟着唐绝去了书院,贺离跟着唐华去了县城,家里就他们几人在,所以也觉得没以前热闹,冷清了,这唐黛一回来,就带了这么多人回来,家里又回到了以前的热闹。

唐黛看着脸上都洋溢着笑的几人,想到这明天贺柱子又得被她派往京城,他们一家跟着她,本就是想一家人在一起,结果还是天南地北的。

“贺叔,王婶,还有小敏姐,你们都过来,我给你们都从京城带了礼物回来,快过来拿着。”

唐黛叫着几个来大厅坐下,从包袱里掏出一大堆礼物,准备分给他们。

“贺叔,你吸烟,这玉烟斗子给你;王婶,这支鎏金簪送你;小敏姐,感谢我不在这段时间你陪着娘亲,这一对银镯子送你的。”

“谢谢小姐,这礼物太贵重了,要花不少银子吧,我们不能要。”贺柱子推迟。

“是啊,是啊,小姐,你去一趟京城不容易,带这么些礼物路上多少拖累。”王婶也说。

“小妞妹妹,谢谢你,这镯子我收下,我不推迟,因为我真的很高兴。这来你家一年了,我过得很好,跟着你们学到了很多,我真心谢谢你。”王小敏话里带哽咽。

王小敏自被卖到唐黛家后,这是第一次唐黛改了称呼叫她姐,她明白小妞这是已经从心里承认她了,所以也跟着改了称呼叫唐黛妹妹。

唐黛之所以改了称呼,是因为王小敏来她家后,谨守本份,任劳任怨,从不作他想,那便宜姑姑偷偷来找小敏姐姐几次,王小敏都没理她。她知道已经不必去计较这称呼来打压提醒她,叫一声姐姐不妨事,也是该还她身份的时候了。

“你们二人不必推迟,这是我一点小心意,你们小姐我还是送得起的。我高兴,你们快收着。”

“是,小姐。”贺柱子夫妻二人听唐黛这么说,忙答应收了礼物。

“贺叔,我有一件事得与你商量。”唐黛见三人收下了礼物,对着贺柱子道。

“小姐,你说,我听着呢。”

“是这样,现在我大哥在京城已经住了下来,宅子里需要个管事的人,我就想到了你。再呢,就是大哥出去巡种水稻时,有贺叔跟着我也放心。所以,我的安排呢,就是想你能去京城。不知道你是不是愿意?”

“小姐,谢谢你抬举我,我哪能不愿意呢。小姐的事,就是我的事,只要小姐需要,任凭小姐吩咐。”贺柱子一听,知道唐黛这是要开始重用他,立即答应。

“好,那就说定了。不过明天你得立即出发,因为送我回来的那六个护位大哥明天回程,为了贺叔路上有人照应,我已经与他们商量好,明天他们回程时,贺叔一起走。所以,今晚贺叔就得收拾收拾,准备明天出发。”

“是,小姐。我今晚就收拾好。只是我这走了,这地里马上就要育辣椒苗,虽然育苗的东西我都准备好了,但接下来的事总不能小姐自己做啊?”

“我想好了,你走以后,我准备找我大伯来接替贺叔手上的事,贺叔不用担心。只是我还没跟他谈妥,明天有空得找我大伯谈谈。”

“小姐安排好了就好。”

与贺柱子商量好后,为了招待仙僧与那六个护卫,唐黛不顾劳累亲自做了一顿丰富的晚饭招待大家。吃饱喝足,贺柱子给他们都在一楼安排了客房,让他们休息。而仙僧被唐黛安排在二楼原来小仙僧住的那间住着。

因为路上累了,唐黛只将豆腐坊里的卢婶,李婶的礼物交给了娘亲后就上楼休息去了。李氏的礼物是一根富丽别致的金钗,上面镶着红色的宝石,当唐黛给李氏时,李氏又念叨闺女乱花钱,但却是无比开心的接收了这礼物,因为这金钗做工的确很好看。

第二天一早,唐黛起床又帮着王婶做了早饭,吃好早饭后,贺柱子与六人一起出发,去了京城。见客人都走了,唐黛挑了几样礼物去了祖屋。

到了祖屋,唐老头,唐钱氏,唐大贵,还有三房的都在家,人都在,正好谈事。祖屋的人见唐黛来了,知道她是从京城谢恩回来了。自赵芬的事后,唐老头与钱老太看唐黛一家再不似以前那样看不顺眼了。

“小妞,你这是从京城回来了?哎呀,来就来嘛,还带着礼物。”唐孙氏一见唐黛手上的东西就知道是礼物,眼里闪着贪婪的光。

“恩,爷奶,大伯,三伯都在,我这来不仅是送礼物来的,我还有事与你们商量。”

“小妞有啥事说,是需要我们帮忙,我们帮得上就帮。”唐老头病已经好了,但是瘦弱得不像话,听唐黛说商量,立马就表态了。

“我的确是有事需要帮忙。爷,奶,大哥已经在京城那入了国子监,等到水稻育苗时还得出去跑,我怕他太辛苦了,将贺叔派到他身边去照顾他,贺叔这一走,我家他手上的事就没人做了。我本想再买人,但想着大伯现在一个人,在家成天喝酒也不是事,所以想寻点事给他做做。不知道爷和大伯,愿意不愿意帮我这个忙?”

“这事我做主,去,怎么不愿意。大贵,你怎么想?”唐老头答应后还是征求了大儿子的意见。

“爹,小妞,我愿意。我说过,只要我帮得上的,我肯定帮。贺柱子的事,主要是看着田地,这个我能做。”

唐大贵本身长得并不差,个子高壮,一双大大的杏眼,五官端正,本给人很精神的印象,但因为颓废了许久,现在不但瘦削了,脸上还胡子拉碴的,头发也很长没有修理过,又长又乱,给人潦倒窘迫的感觉。

“好,大伯既然愿意,我也替大伯高兴,我还担心你不愿意,要费一番口舌呢。现在我就给你个任务,今天去给头发理了,胡子刮了,洗澡换了身上的衣服,从明天开始大伯就正式到我家上工,我要看到一个精气神十足的大伯。能做到吗?”

“能做到,小妞,我一会就去做你说的事。以后,酒我也少喝。”唐大贵点点头保证。

唐孙氏与唐三贵听说了半天,只说大哥的事,在一旁着急了。

“小妞,你对你大伯这么好,咋就把三叔给忘记了呢。”唐三贵有些不满的问唐黛。

“三叔,三婶,不着急,你们我也有安排。这个你俩拿着,这是变蛋的秘方,以后我希望三婶与三叔,将这张秘方变成你们家的财富。但这张秘方不可卖给别人,我这里有协议,你们两个按上手印,如果你俩擅自卖了秘方,你们二人可是要吃官司坐牢的。”唐黛拿了两张纸出来,一张是秘方协议,一张是秘方。

“三贵,还有孙氏,你俩听到了小妞说的吗?小妞这是在帮祖屋,帮你俩呢,千万记住,秘方以后就是我们唐家祖传的秘方,不可买卖。”唐老头见唐黛这样子扶持祖屋,高兴得下巴上的几根胡须都颤抖了起来,忙叮嘱三房的两个。

“爹,小妞,你就放心吧,我们一定照做的。”唐孙氏已经乐得见牙不见眼了,小妞还真是讲信用,这刚回家秘方就拿来了。

等二人按了手印,唐黛将协议收了起来,秘方给了唐三贵,又从礼物包袱里拿了几只松花蛋出来,给几人瞧了,然后剥开又给几人尝过。唐老头与唐大贵都说好吃,只要唐钱氏不大喜欢这个味道。

“三婶,三叔,我给你们的秘方做出来就是这种蛋,开始你们按我的要求把材料准备好,我会教你们做,等做好了,将这些蛋销售到长安县的酒楼去,只要你们勤奋肯干,我保证不出一年,你们也能住得起大房子。”

“小妞,谢谢你,我们会的。你先说,我们要准备些什么,我们立马就去准备。”唐孙氏与唐三贵抱着新鲜感,干劲十足。

看着二人摩拳擦掌,要干一番大事的模样,唐黛也笑笑,将要做松花蛋的材料告诉了二人,让二人去买一百只蛋,先做着试试,做成了再多做些。

唐黛与他们说,他们还可以自己养鸡下蛋来做,这样成本就少了,赚钱也快了,唐三贵二人听了连连点头,在心里早就不骂唐黛是克星了,现在的唐黛在他二人的心里已经俨然成了财神爷。

事情安排完,唐黛将几人礼物都拿出来分了,唐老头也是一个玉烟斗子,只是玉的成色比贺柱子的要稍差些。唐钱氏与唐孙氏二人各一根式样精致的镂花银簪,唐草香是一个玉镯子,唐小郎是一支上好毛笔。唐大贵与唐三贵一样,一人一身上好的细棉布春衣。另外还有几份上好的京城带回的点心与特产吃食,将桌上堆得是满满的。

唐家祖屋人看着一堆的贵重礼物,都目瞪口呆,惊讶唐黛的大手笔同时,内心都有些后悔以前那样对小妞一家。难道以前他们都错了,唐大郎母子才是真正的克星?现在外面的传言,可是连外村人都知道了。

看着祖屋众人的神色,唐黛心里讽刺的一笑,为了能买回家里的名誉,这点子东西对于她唐黛来说算什么!秘方也罢,礼物也好,只是收买人心的手段而已。

只要此后,祖屋还能拿三分真心对待她家,让李氏能开心些,那她唐黛就可以拿出六分真心来对待祖屋;反之,这些东西就是慢慢让你们走上绝路深渊的引路绳,走向地狱的引路鬼!

礼物送完,唐黛从祖屋告辞回了家。想着给师傅与师娘,还有小师妹的礼物,就又拿着三人的礼物去走了一趟,离家这么久回来,她也该去看看他们三个。

到了师傅家,三人正在忙着切药,见唐黛来了,立即都停了,招呼着唐黛到堂屋里坐,姚氏倒了茶,李郎中微笑看着唐黛。

二人问询唐黛在京中的见闻,唐黛挑拣些有趣的事与二人说着,逗得二人哈哈大笑。小师妹李静也坐在一旁缺着牙齿咧着嘴跟着一起笑,可爱得紧。

当听说唐黛在宫中还陪着皇上聊天下棋时,二人心里对唐黛油然起敬,都觉得当初自己真没选错,一是没选错徒弟学医,二是给女儿没选错靠山。

唐黛将三人的礼物拿了出来,根据各人的喜好,李郎中是一本珍贵的医书,并一副好银针;师娘姚氏是一支雅致的玉簪,一副精致的银耳坠;小师妹李静是一对程亮的精美的银手镯。三人接礼物时,也推迟了一番,但被唐黛几句一说,只好高兴的接下了唐黛的这一番心意。

特别是爱臭美的小师妹,立即就要唐黛给她戴在手上,戴后竖着两只小手,摇晃着笑得不见牙齿也不见了眼。唐黛见小师妹开心,就想逗逗她。

“静儿,你这些时间向爹爹学医术学得怎么样了?什么时候会超过师姐哦?”

“师姐,静儿我现在可是努力得狠呢。等静儿长到师姐这么大这么高了,静儿就能超过师姐了。”李静一听师姐问她医术的事,忙严肃了小脸一本正经的回了。

“哈哈……是呢,静儿说得对,只要静儿从现在开始就努力,到了师姐这个年纪一定能超过师姐的。”唐黛,李郎中,姚氏三人听了都哈哈大笑起来了,唐黛笑后又出言鼓励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