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 阿夕失踪,阿曦的选择/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师姐,我一定努力的。师姐,娘亲教静儿,收人礼物,也要回送礼物给人这才对。呐,静儿也有东西要送给师姐哦。”

“哦?静儿有什么礼物要送给师姐呢?师姐好期待!”

“师姐,你等着静儿。我去房间拿,就回来。”李静说完,迈着小短腿,跑进了自己的卧房。

“师娘,静儿被你教得真好!我看过许多小孩子,静儿是最乖巧,最体贴人,也是最礼貌的一个。”唐黛看着小师妹小小的身影,对着姚氏与师傅感叹了一番。

“你要说教,我与你师傅也没怎么教她。这孩子一出生就这样,小时候也很少哭闹。也许是老天爷可怜我与你师傅吧,虽然只有一个女儿,但是有她一个,我俩心里也满足了。”姚氏看了一眼李郎中,感叹了一句。

“师姐,这是静儿自己刚跟着娘亲学着绣的帕子,娘亲都夸奖我绣的好呢。这个送给师姐,师姐用的时候就能想到静儿了。”李静从房间里跑了出来,手上还扬着一块绣了花的手帕。

“呀,真好看,静儿绣得真好。师姐很喜欢,谢谢静儿的礼物。”

唐黛双手从李静手里接过手帕,仔细的看了看,绣的是一对蝴蝶,针线虽有些歪歪扭扭的,但是很生动,对于一个刚满六岁的孩子,又是第一幅绣品,已是很难得了,又感动她的心意,唐黛高兴真诚的夸奖李静。

看着自己喜欢的师姐接了自己的礼物,还大声的夸奖了她的李静,笑得小眼眯成了一条缝,对着唐黛举起小手,说她也喜欢师姐的礼物,师姐的礼物也很好看。

李郎中,姚氏,唐黛听了,又是大笑了一番,童言无忌,童言更是可爱的惹人笑。陪着师娘,师傅再说了一番话,又被姚氏留下吃了晌午饭,唐黛才回了家。

隔天,吃过早饭,唐黛看着剪了发,剃了胡子,换了新衣的唐大贵来到她家时,不由得点了点头,大伯要开始新的人生了。

“小妞,我来了,今天要做点什么?”唐大贵一进院门就问站在屋门口的唐黛。

“我今天教你育辣椒苗的步骤。你跟我来,大伯。”唐黛带着唐大贵去了放辣椒种的房间,就像去年教贺柱子般,手把手的详细的讲解给他听。

上午,二人将辣椒种子,全都搬到院子外面去爆晒,搬完吃好晌午饭,带着唐大贵去了村长唐有望家。

按唐黛的吩咐,唐有望与村里的人家都打过呼了,每家来个代表,商量种辣椒的事。等二人到村长家时,村长家从堂屋到堂外都坐满了人,约定的时间还未到,但村人却全到了。

看到唐黛二人来,起了一阵骚动,纷纷站起来,与唐黛打着招呼。现在的唐黛在村人眼里可是一个移动的大元宝,是要给他们送财来的散财童子啊。去年唐黛家的辣椒在酒楼里可是卖出了天价。

等着二人坐定,村长唐有望示意唐黛给大家说话,唐黛却让人村长爷爷先说。

“众位村民们,乡亲们,今天与大家说的事就是去年在我村里成功的培育出了辣椒这种好吃的蔬菜有关的事,大家也应该都知道唐小妞家这辣椒去年买卖得很红火吧?”

“是啊,是啊,怎么不知道呢?虽然我没吃过,但是我听我一个在酒楼里做厨师的侄子说,这辣椒炒的菜啊,在酒楼里最低一盘卖十两银子。但客人都还抢不到手呢。”坐在最前排的一位村民说。

“我们也知道,我听我一个远房亲戚说,他家不在长安县的,说那辣椒可是越吃越想吃,越辣越带劲,开胃能吃好几碗饭,他们那在酒楼根本就买不到,要提前向酒楼托关系预订……”

“我也知道……”

“我也知道……”

众人纷纷附和着村长唐有望的话。

“是啊,就是这大赚钱的路子,李氏家却不吃独食,小妞去年就说今年要带大家一起种。你看这马上就可育苗了,小妞今天就让我召来大家,开个会,把事情说清楚,定个规矩。大家都静静,听听小妞是咋说的。”

顿时,大家一片安静,静得地上掉根针都能听到,想听唐黛怎么说。

“村里大伯大叔,大伯娘,大婶婶们,刚刚村长爷爷与大家也说清楚了,我呢也不多说。为了大家能共同发财,要向大家约法三章,讲讲规矩。”

“第一,今年因为是第一年,只要大家愿意,村里每户我都会下发辣椒种子,教大家育苗,种子的多少,看你们家里地的多少。但只要大家决定种了,就不能半路偷懒,浪费了种子。”

“第二,为避免大家乱抬价,或乱杀价,辣椒种出来后,我统一定价,收购大家的辣椒,价格定会让大家满意,大家不得私自将辣椒买卖。”

“第三,辣椒种子今年不能传到外村,辣椒的种法大家也要保密,不得给唐家村村外的任何人,哪怕是亲戚都不行。我会与大家签保密协议,违反的是要吃官司被打板子的。”

“我说的话都说完了,大家有异议没有?有异议的也可以选择不种。”

唐黛说完后,看了看大家,又看了看村长爷爷。

“大家说说,有没有什么想法?”唐有望又补了一句。

“我没意见,我愿意种。”

“我没意见……”

“我们都没意见……”

大家响声一片,开玩笑,他们只管种,都不用考虑买卖的事,这种赚钱的法子谁不愿意?

“好,既然大家都愿意,那就这样说定了。三天后同一时间,大家来村长爷爷家,签保密协议,领辣椒种子。还有,根据自家地的多少,削好竹条,编好草帘,买好油布。大家应该看到去年我们家地里的那些东西的样子吧?就按那个样式去准备。”

众人听了,都说知道,纷份告辞,回家准备唐黛说的东西去了,就等种子下发,唐黛派人教他们育苗了。

唐黛与唐大贵回家后,立即着手家里的辣椒的育苗的,还好的是贺柱子走之前,将东西都准备齐全了,两个人将种子育好就行。

等家里育好,后面就得挨家挨户教村人育苗。唐黛还要往祖屋跑,教祖屋唐三贵夫妻二人做松花蛋。有时间还得县城的豆腐坊,二姐的绣铺看看,长青楼去溜达一圈。

看着长青酒楼,唐黛又有些想妖孽欧阳清了,也不知道她走后,他在京城怎么样?欧阳清的心思,唐黛还是能感觉到一些的,毕竟她不是真正的十岁的女娃子。但她从开始就是将他当作好朋友交往,没有那些旖旎的心思。

半个月后,唐黛所以事情忙完,已经是二月下旬快了,想起住在镇上学堂的阿夕,明天要沐休了,就准备去镇上接他回来住住。

因为唐风,唐绝不在镇上学堂里,为了方便阿夕坚决要住学堂,不麻烦家人接送他,所以唐黛没法,只好随了他。上一次沐休阿夕让唐雨顺传了话回来,说是要在学堂好好用功,不回来了,当时就李氏在家,唐黛也没回来。

第三天,唐黛吃完早饭,准备往镇上去接阿夕回家,小青刚套好马车,驾着马车出了院门,却见一辆马车急匆匆的往唐黛家来。

马车停了,车夫唐黛并不认识,从马车上急急跳下来的人却是唐雨顺。

“小妞,阿夕回来了吗?”唐雨顺一见唐黛就急急的问。

“没有啊,我这正准备去镇上接他呢。你们不是要到晌午才放学回来?”唐黛疑惑的说。

“小妞,阿夕不见了,昨晚我与他还一起睡的觉,半夜他起来说想上茅厕,但晚上天太冷了,我就没跟着一起去。他出去后,我又睡着了。早晨起来,没见他的人,我还以为他比我早起去夫子那了。后来夫子来问我,问阿夕怎么没去他那听课。我在学堂里找了个遍,都没找到他,这才知道阿夕昨晚上茅厕后就没回来。我又怕他是提前回来了,与夫子说过后,老夫子也着急,给我安排了辆马车让我回来看看。怎么办?小妞,阿夕这是去哪了啊?”

唐雨顺一听阿夕也没回唐家村,心里一急,也不等唐黛问,就将事情的经过全与唐黛说了。又想起因为他没有陪着阿夕一起出去,心里又内疚,又着急,说到后面快哭出来了。

唐黛静静听唐雨顺说完,心下深思了一晌,难道阿夕发现了什么,去找他的亲人去了?但是为什么不与她打过招呼再走?可是,要说别人劫走了他,他有什么值得别人却的?但半夜失踪,太像被人劫走了。

“金狗哥哥,阿夕的东西呢?他带走没有?”

“没,什么都没带。就是因为什么都没动,我才没及时发现他人不在的。”

“金狗哥哥,你别担心。我马人派人去找他,你仍坐你马车回去向学堂夫子说清楚,就说阿夕想念家人,去找家人了。我把事情安排好,随后就坐马车到。”

‘好,小妞,那我走了。’唐雨顺坐上来时的马车,又急急赶回镇上去。

望着马车远去,小青看了看唐黛。

“小姐,这事情你怎么看?”

“应该是有人寻到了阿夕,强行带走了,所以阿夕才会半夜失踪,与我们打招呼的时间都没有。这时间过去的太长了,我们没法去寻,对方似是对我们的实力很了解。但愿带走阿夕的人,对他没有恶意。”

“影子。”

“小姐,有何吩咐。”影子出现在唐黛身前,脸依然被遮挡着,看不清他的真实面貌。

“去查探一番,看是什么人。”

“小姐,我来时主子说过,我不得离开小姐半步,小姐在哪我在哪,恕在下不能从命。”

“你……,我知道了。”唐黛挥了挥手,没有为难影子。

“小青,走吧,去镇上。”

唐黛二人到了镇上学堂,与老夫子解释了一番,为了不引起恐慌,与夫子们说的都是教唐雨顺说的一样的话。然后将阿夕的东西,收拾好全带回来放进家里阿夕的房间内。

因为有影子与小青在身边保护,小蝶就被唐黛派出去寻找阿夕去了,又让小蝶传信息给楚时,让他一起也帮着寻找阿夕的踪迹。

李氏知道阿夕失踪了,担心得几个晚上没睡,几顿没吃饭。哭着让唐黛想办法去寻他,说阿夕太可怜了,小时候流浪要饭,被马店老板收留,被人打了后,唐黛救回家,她以为自此以后阿夕在她家能好好的长大。可是没想到,这又失踪了,还不知道是被坏人劫走了,还是怎么回事?

唐黛知道李氏会担心,但又不可能不告诉她,只好按下自己心中的担心来安慰她,说自己已经派小蝶,楚时出去寻了,很快就会消息有传来,李氏听了才停了泪,告诉唐黛一有消息就与她说。

然后事情并没有唐黛想的顺利,小蝶与楚时在外查找了半个月,才寻到些蛛丝马迹,回了唐家村,向唐黛禀报。

“小姐,我们用尽办法寻找,只寻得阿夕公子一些小的消息,查不到他的去向,无法将他带回。劫走阿夕公子的人,对我们很了解,而且实力也不在我们之下,我们寻到的消息,似是他们知道我们会寻找,故意泄露给我们的。但可喜的是,我们敢肯定阿夕公子现在还活着,那些人不似找他寻仇的。”

“有消息比没消息要好,只要知道阿夕还活着,我就放心了,不管他是因为什么离开我们,总有一天,他还会回来的。你们两个辛苦了,下去休息吧。”

小蝶与楚时下去歇息了,唐黛将查到的消息告诉李氏,李氏又哭了一场,虽还是放心不下,但知道阿夕还活着心里总觉得舒服一些了。

而此时,诛魂阁总部。

阿夕冷冷的看着眼前自称是他爹爹的银发男子不语。

因为被十几个黑衣男子半夜从学堂里掳了出来,经过一路颠簸,被送到这里他,一进门就被强按着取了手上的血,与面前这人滴血认亲,看到血液相融后,那银发男子竟激动的搂着他哽咽起来。

他不知道这些人是谁,他也不想知道,他只想回唐家村,突然就这样走了,李婶与小妞妹妹肯定急死了,他要回去!

“孩子,你真是我儿子啊,自从你娘亲带走你后,爹爹无时不在寻找你娘俩的踪迹,只要是年龄与你相仿,长得与你娘亲,或是与我相似的孩子,我都没有错过。功夫不负有心人,十年了,孩子,我终于寻到你了!”银发男子依然不能平息内心的激动,话音里都带着颤抖。

“我不管,我不要在这,我要回唐家村,我就这样走了,小妞妹妹要急死了,李婶也会哭。你要真是我爹爹,你就送我回去。”沉默了半天的阿夕听男子这样说,开口了。

“不行,你是我亲生儿子,我怎么能任由你在外流浪,既然找回了你,以后你就得跟在我身后,武功谋略,医术攻心,都得跟我学。要不,你怎么能接下阁里的事情。唐家村那边,接你回来时,我已命人留了你活着的消息,她们应该已经得到了消息。你可不要小看你那什么小妞妹妹,年纪虽小,却是个不可小觑的角色。”

“不许你这样说小妞妹妹,她是这个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人。若不是她,我早已经在坏人手里磋磨成一具冷骨烂尸,哪有现在站在你眼前你所谓的儿子。你现在认我是儿子,那以前你去了哪,我吃残饭冷羹,衣不蔽体,冬天冻得瑟发抖,生病无人管,被坏人欺负毒打的时候,你又在哪里?”阿夕满脸怒气,猩红着眼瞪着眼前的银发男子大声发问。

“我……曦儿,阿曦,你受苦了,怪爹爹不好,爹爹以后加倍的补偿你。你就原谅爹爹,好不好?这些年,我一直在寻找你与你娘,只是没有寻到,是真的。你要不信,你去看看阁里那十几个与你有五分相似,年龄与你相似的孩子,你就知道爹爹没骗你。那些孩子也都是在外流浪的孤儿,但是因为你,我将他们寻了来,就算最后确认不是我的孩子,我依然收留他们,培养他们成才。曦儿,你应该为此高兴,因为是你救了他们。”

“你没骗我?那你带我去看看。”心地柔软的阿夕想了想问那银发男子。

“好,我这就陪你去看。”银发男子见眼前的儿子终于有了松动,对他提了要求,忙高兴的答应着,起身陪着阿夕去看那些孩子。

“追魂,去,好好奖赏发现了小公子的那位。还有带小公子回来的那些也有赏。哦,还有,明天阁里大摆宴席,庆祝公子回归诛魂阁,我要让阁里的人都知道我的儿子回来了。”

银发男子一面带着阿夕往外走去,一面吩咐身边侍候的那戴着鬼脸面具叫做追魂的男子。

“是,阁主。”

穿过一层层石洞,阿夕才发现,原来这地方是在一个大大的山崖石洞里,外面都是群山环绕,极其险竣隐秘。看着在前面带路的那称作是他爹爹的人,阿夕心情极其复杂,五味杂陈。

从此后,他也是有爹爹,有家的人了吗?可是,他好想念唐家村,好想念小妞妹妹!

银发男子带着阿夕在一个练武场停下,果然见到一个黑衣人正在教习一群与他差不多年龄的小孩子学武功,孩子们个个精神抖擞,极其认真的学着。

阿夕在心里数了数,整整十一个,再从他们的面孔上扫过,的确与他相似,有的是娃娃脸与他像,还有的是大眼睛与他像……

阿夕心里已经是相信一半了,可是还有一半就是他在黛黛家洗澡时,他偶然发现自己身上有特殊印记,为什么这银发男子却未提起过。难道他也不知道?

“曦儿,你这下相信爹爹没有骗你吧?你看看他们,是不是与你都有几分相像。”银发男子看着眼前已经长得温润如玉的小子,心里感叹着岁月无情,问着阿夕。

“我……你要我留下来也行。但是你得答应我,将我的消息告诉小妞妹妹家,我不想他们担心我。”

“好,我答应你。这个爹爹能做到,只要你愿意留下来。”

二人回到银发男子的书房,阿夕提笔写了六个字“我安好,勿牵挂!”,想了想,将随身贴着放在怀里,这一次唯一带回来的红包拿出来,里面是过年时唐黛给她的压岁钱,红包袋子是唐黛选的红绸布亲手绣的荷包,荷包外面唐黛还细心的绣了“阿夕快乐”四个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