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白次欲求亲,向唐华耍无赖/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阿夕拿着红包在手上摩挲半晌,手指在那四字上轻轻滑过,狠犯心还是将那压岁钱倒了出来,重新放好,再将写了字的纸条放进荷包袋里去,封好,递给银发男子。

“送到她家去,我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一定要小妞收到这个袋子,等我学好了武功,长大后,我要再回去找她。要让我知道,你们没送去,我将再不会认你。”阿夕冷冷告诫银发男子。

“曦儿放心,为父我现在立即吩咐人帮你送去。”

“那就好……”

“追魂,给碎魂,让他务必亲自送给唐家村那叫唐小妞的女子,不得有误。”当着阿夕的面,银发男子立即就吩咐手下将荷包送了出去。

“走吧,曦儿,带你去你院子里看看,我都准备了十年了,就等着你归来的这一天,那里可是琴棋书画,奇珍异宝样样都齐全,只要你愿意,从明天开始,爹爹就开始教你武功,医术,可好?。”

“我既然选择相信你,留了下来,那这些我自是要学的。从明天就开始跟你学,但愿你不负我的希望,有点真才实学,能将我教成绝世高手。”阿夕淡淡的回了句。

因为,他记得小妞说过,要做她唐黛的哥哥,什么都不会怎么行?!既然现在有人提供条件让他学,那他为什么不学?等他强大了,长大了,他再回去找小妞妹妹,保护她,让谁也不能欺负她!

“好,好,不愧是我江野的好儿子。有如此大志向,为父从明天将尽我所能,倾我所学培养你!”

阿夕就这样选择留在了诛魂阁,与唐黛就此一别经年,他年再相逢时,唐黛还是那个唐黛,但是阿夕再不是此时的阿夕了!

而在家担忧着阿夕的唐黛,一天,在自家的马车上发现那个荷包后,心放下了,知道他安全了就好,无论他在何地,他想干什么,那都是他的选择。

唐黛将此事告诉了李氏,李氏也不担心了,只是此后的日子偶尔想起了阿夕时,还要念叨几句,说不知道阿夕什么时候再回唐家村来看看,不知在外面过得好不好?!

春天是播种的季节,放了心的唐黛一心将心事放在家里的农事上,育辣椒苗后,不久要分苗,分棵栽种,还有早水稻的育苗,都带着唐大贵一起,手把手的教他,等大伯会了,二人又去村里教村子里的人家。

唐风的信也来了,说是自己停了国子监的课,领了皇命,与贺柱子一起,还着农部的人去了凤南国的最南方,开始育三季水稻里第一季水稻。让妹妹与娘亲李氏不要牵挂他,他会以常写信来的。

唐绝也来了信,说楚时也已经到了书院,他在书院一切都好,已经习惯了书院的生活,因为有凤容若的担保,夫子们对他很照顾,他的学习还是像在镇上那样名列前茅,等农忙沐休时间长一点,他就回家看看。

而唐家村的水稻的栽种唐黛任由村人的选择,他们愿意的,他们家就去教,不想种的,也不勉强他们。因为贺柱子不在,唐大贵又不熟悉,家里今年又新添了皇上赐下的田地,更是忙碌,唐黛没那么多时间去说服他们。而且等大哥与农部的人推种开后,官府自会派人来督促他们种下。

忙碌的时间过得真快,就在天气猛的一热,育下的秧苗也猛撺了高,看着可以扯稻秧栽种下田了,唐大贵与唐黛又忙请了长工回家,将田平了,将水稻插秧栽种了下去。

这天,田地里正忙得热火朝天,唐黛与小青给田里干活的人送了茶水回来,好久不见的白少奶奶正坐家里与娘亲李氏聊着家常。

“小妞,好久不见,你这又长高了,马上就是大姑娘咯!”

“白姐姐,你也好久不见,我看你这脸色越来越好看,身材比以前也丰满了好多啊。哈哈……”

“你个死丫头,牙尖嘴利的,连我也不放过,打趣我呢!”

“哪里,哪里……是说的真心话。白姐姐这红光满面的,可是有啥喜事?”

“有啥喜事?还不得感谢你个小丫头!呵……我今天来,可是替人来求亲的,正准备与你娘说呢,你这就回来了。”

“求亲?求谁啊?不是我吧?你看就我这小屁股,小身板,现在就成亲可是不够看的。”唐黛笑着自黑了一把。

“你这孩子,就知道乱说,家里你最小,再怎么现在也轮不到你。去,去……一边去好好听着。”李氏见唐黛又胡扯,嗔了她一眼,还嫌弃的挥了挥手。

“哈哈……可不是你小妞哦。李婶子,小妞,我今天说这话呢也是因为我们关系好,听听你们的意见,是这样的,我弟弟白次自见了你们家大妞后,就心心念念的想娶你家大妞,求了我几次来你家说,以前你家大妞还小,我就没答应他。如今,你们家大妞也十四了,我今天就厚着脸皮来说和说和,如若你们没有意见,我就回去让我娘家人托媒人来,正式向你家提亲。如若你们不愿意也无妨,就当我今天没说,以后我们俩家该咋交往就还咋交往,不要因此事生份了。”

“白少奶奶,你家弟弟白次那孩子呢,我看着还是不错的。我对孩子的事,比较开明,她们大了,都有自己的想法了,这事主要还看我家大妞的想法。”李氏听白少奶奶的诚恳,也直言直语的回了。

话里的意思还得是她大闺女看中了才行,闺女看中了她也没意见。

“切,白次那缩头乌龟就知道自己缩在乌龟壳里,他不知道去问问我二姐的意见啊!就知道将白姐姐你推出来,来我家打头阵。”唐黛的现代思维作祟,切了一声,将白次鄙视了一番。

“哈……小妞说话就是逗得狠。我听二位意思,主要还是要看大妞的想法,对吧?”

“是呢,白姐姐,我与你谁跟谁啊?用不着拐弯抹角。我二姐现在不在家,也没法问她,白姐姐回去与你那弟弟白次说,让他有什么想法去团园绣铺,将我姐姐的心拿下了就成功了。”

“好,有你们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我回去与府里说说,只要大妞没意见,立即派媒人来提亲,也免得我被家里那个混账的烦死我了。哈……”

白少奶奶知道事情已经成功一大半,以后与唐黛家就是亲戚,开心的笑了起来。小妞这些时间忙没关心大妞的事,但是她可是知道的,她那弟弟没事就往团圆绣铺里跑,大妞可是没给坏脸色过。

“白姐姐,上次给你调养身体的药已经停了有段时间了吧?”唐黛想着白少奶奶的身体,隐晦的问了句。

“过年时就停了,现在身体好着呢,小妞,谢谢你开的调养药。你今天,再给我看看,可行?”

“有什么不行的。白姐姐手伸过来,我帮你把把脉。”

诊脉半晌,唐黛将白少奶奶双手都把过了,脸上露出笑意来。

“怎么样?还好吧?”白少奶奶看着唐黛脸上的笑意,放下心来,但还是问了一句。

“白姐姐,小妞要恭喜你啊!”

唐黛见大厅里只有她两个人,小绮站在厅外守着,李氏说完唐华的事后出去安排饭菜去了,那绿衣丫鬟这次没跟着,就出声恭喜白少奶奶,因为她诊断下来是喜脉。

“小妞,你是说……是说我……我太高兴了。”

白少奶奶一听,激动的抓着唐黛的手问道,见唐黛肯定的朝她点了点头,开心得语无伦次。

“小妞,我,我现在就回去,回去告诉相公,让他也高兴高兴。”

“白姐姐,你平复平复心情,我知道你盼了多少年才盼来的,肯定高兴,但是你高兴的同时别忘记了你以后的责任更重了,你要保护好肚里的孩子平安出生,平安长大。那个人不会就此善罢甘休的。”

“是,是,小妞你说得对,我只是太高兴,太开心了,竟将这么重要的事给忘记了。小妞,你说我接下来该怎么办?”

“我建议白姐姐前三个月时还是得保密,多回长安县娘家住着。等孩子在肚里稳了,找个机会,必须是你婆婆,公公,白姐姐的相公,还有那女子在场时,将消息告诉他们。这样,同时你婆婆肯定会小心待你,不会对白姐姐怎么样,而那女子必定再动手,这时候白姐姐将计就计,趁机将那女子赶出府出。只要那女子赶出府了,白姐姐才能安心的养胎。否则,心神不安对孩子不好,而且还得时常提心吊胆怕那女子朝你下手。”

“好,小妞,姐姐我就按你的意思办,只是我手下除了小绮外,没人可用。我又不想将此事告诉我娘,怕她担心。”

“白姐姐,你怎么高兴的糊涂了?聪明的女子也有傻傻的时候啊!哈哈……”唐黛看着白少奶奶开心的笑了起来。

因为看着白姐姐迷糊的模样,就想起了前世那句“一孕傻三年”的话来,嘻嘻,笑死我唐小妞了。

“小妞,你个坏丫头,你有什么主意,快对姐姐我说啊,居然在那笑我。”

“白姐姐,你附耳过来,我跟你说啊……”

唐黛附在白少奶奶耳边,如此这般的说了一番,设下了去除那女子的连环计,听得白少奶奶连连点头。

“你个鬼机灵丫头,一肚子计谋。你这一说,我一点都不担心了。”

“嘻嘻,白姐姐,你就崇拜我吧,我唐小妞是必须被人崇拜的……”

“小妞,你在鬼扯啥呢?午饭做好了,准备吃饭吧。对了,小妞,你那老头儿师傅人呢?到我家住一晚后,人就跑了,一直没见他。他回去了?不教你医术了?”李氏过来叫唐黛与白少奶奶吃晌午饭,想起了仙僧又顺嘴问了声。

“哦,娘,师傅他老人家去飞来寺有事去了。别担心,他会回来的。”

李氏听了,转身又回厨房端菜去了。

“白姐姐,走吧,去吃饭,从今天开始你可得注意营养咯。哎呀,我好着急你肚里的宝宝快快长大,等出生后我就可以陪他玩啦。你看,我家就我最小,也没个人被我欺负,就他们欺负我。以后,我终于有个被我欺负的人啦。哈哈……想想就开心。”唐黛附在白少奶奶耳边轻声说笑着,到后面一想到马上就有个白白胖胖的小团子随便她玩,竟得意的大笑起来。

“你呀……你,一时像个小大人,一时又像个三岁小孩,我都看不懂你了。”白少奶奶伸出纤纤食指,在唐黛额头上娇嗔的点了一下。

“嘿嘿,我本来就是小孩子嘛……哪里像大人啦!”

饭后,白少奶奶小心翼翼的上了马车,回李府去了。唐黛却高兴的手舞足蹈的想着,要准备个什么礼物给白姐姐家的小团子呢?

想到这唐黛,突然很希望哥哥姐姐可以早点结婚,早点生娃娃,几个小娃娃在一起,那情景不要太有爱啊!

唐黛的希望肯定会美梦成真的,因为白少奶奶回县城将唐黛家的态度一说,白次就知道李氏与唐小妞是没意见了,关键还在大妞身上,跑团圆绣铺跑得更勤快了,很快有一个绝佳的表白机会来了。

“大妞,县里来了家唱戏唱得可好的戏班子,今晚我陪你去看一看?就在我家的茶楼里唱,你放心,安全得很。我给你找个最好位置。”

“是吗?唱的啥?”唐华平时也看些戏本子,所以还是很感兴趣的。

“我听说今天唱的有三场,一场是武戏,一场是文戏,还有一场是说些有关风花雪月,才子佳人的。”

“那行,我去看看,晚上你来接我?”

唐华现在与白次已经很熟稔了,偶尔一起出去吃吃饭,喝喝茶,听听曲也是有的。所以看一场戏,也没觉得啥,答应了。

“行,晚上我来接你。”

白次见唐华答应了,很是高兴,决定今天的那场才子佳人的戏他得去找班主出了银子好好安排一番。

一定是能表达他求娶的心情的!

白次去了找了班主,将那场戏放在武戏之后,文戏之前,正好晚上的中间时间段,不早不晚,太早了,心情没达到,太夜深了,又显得太过暧昧,怕大妞不能接受。

戏文的内容按白次的要求定的是,一个富家公子与一家小姐认识后,经过种种挫折困难后,两人相知相爱,然后终于订了亲,结了亲在一起的故事。

夜晚终于来临,茶楼的戏也开始了,白次安排了一个小房间,正好对着下面的戏台,很是方便观看,武戏开始后,唐华与白次二人坐在小空间里嗑着瓜子,喝着茶看戏,二人还不时议论两句,气氛很是温馨和谐。

武戏结束,才子佳人的戏也就开始了,唐华看得目不转睛的,白次偷偷的笑了,大妞其实在心里很是信赖他呢!

看到动情伤心之处时,唐华竟入戏的抹泪了,白次心思哪有在戏文上,一颗心都在身边的佳人身上,见大妞看哭了,又有些着急,怕打扰她,悄悄走到她身后,小心翼翼的张开双手,将日思夜想的大妞抱在怀里,欲安慰她!

等戏文全部结束,唐华才反应过来,自己一直窝在白次的怀里看戏呢,害羞的将头埋进了白次怀里,没有挣开,故意将哭的眼泪鼻涕都擦在白次胸前的衣服上。

白次看着直傻乐,也不嫌弃,任唐华在他怀里作乱。

“大妞!”

“恩?”

“嫁给我,好吧?我明天就派人去你家提亲。”

“不,我娘与小妞还没同意呢。”

“哎呀,好大妞,嫁我吧,这么久了,你还不知道我的心思啊?我姐姐去你家问了,你娘亲与小妞可是说了,只要你同意就行。”

“那我得回去问问她们,谁知道你是不是骗我的?”

“没骗你,真没骗你,你不相信我,我姐姐你总得相信吧,真是我姐姐告诉我的。要不然,我哪敢向你说唐突了你。”

“你让我想想!”

“啊……还想啊,我的心都想得痛了啊,你还想想。啊,啊……心好痛。”白次一听唐华还得说想想,干脆开始耍赖,说心疼。

“哪痛了,哪痛了?你又装?不理你了……”唐华见白次耍赖装死,娇俏的白了他一眼。

“这痛,这痛,只要不答应嫁我,哪都痛……”白次拉着唐华的小手不放,在他怀里到处摸,反正是全身到处哪,哪都痛。

“你放开我的手啊……放开……”唐华看着白次拉着她的手在他怀里乱蹭,脸又涮的红了。

“不放……就不放。”

白次见唐华脸红了,白里透红粉嫩得像只红苹果,一双杏眼含羞,双唇似粉红的花苞待放,仿佛在叫嚣着,等着他的采撷,不禁心里一动,*上涌,双手抱紧怀里的人儿,朝她的双唇俯亲过去……

唐华一吓,本欲挣脱,挣扎半晌却无法挣脱紧紧拥抱她的怀抱,只得任由白次在她娇嫩的双唇上辗转流恋,吮吸花露芬芳。

许久,许久……感觉到唐华已经被他亲得软在他怀抱里的白次知道自己成功了。这个女子以后将是他的妻,陪伴他一辈子的人!

“大妞。”

“恩?”

“我明天让家里派媒人去你家提亲了啊!你不许说不同意,不许反悔。”

“我……”

“再不同意,我又亲你了,亲到你同意为止。”

“别,别,我同意了,同意了。”

“哈……你答应了,太好了,太好了,我明天就派人去你家。好大妞,乖大妞,戏还看不?”

“不看了,再看就夜深了,我们回去。明天我得回趟家,与家里娘亲,小妞说说。”

“好,我送你回去。”

白次拉着唐华的小手,踩着开心的步子,出了自家的茶楼,将唐华送到绣铺,贺离开了门将唐华接进铺子内,才高兴的回白府去了。

第二天,唐华回到唐家村,前脚刚进家门,向李氏与唐黛表明心意后,后脚白次家的媒人就到了,因为白少奶奶来说明了,唐华自己也愿意,李氏与唐黛也就没啥话好说,答应了白家的求亲,媒婆找李氏要了唐华的八字,带回去与白次的八字合一合,只要不出现大问题,白家将会挑了好日子正式来订亲了。

唐黛为二姐唐华终于有了一个好的归宿开心,白次以前虽然有些混账,可是他本性不坏,现在将身上的毛病也都改了,而且,最重要的是,他对二姐是用了真心的。

一个女子,若一辈子能得到一个男子的真心相待,那她是幸福的。

自己的前世,就是没有碰到一个真心相待的男子,而是碰到了赫剑那个渣男,才会落得在雪山上丢了命,穿越到这异世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