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凤世子的南柯一春梦/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唐华的八字,白府拿回去与白次的八字一合,说是天作之合,婚后二人财源广进,夫妻和睦,子孙旺盛之好八字。喜得白府老夫人陈夫人,白老爷立即选七月初七的好日子进行纳征。

这天,一大早,三方媒人(女方唐黛家请的媒人,男方白次家请的媒人,还有牵线媒人白少奶奶),拉着六聘与彩礼的马车,在唐黛家齐聚。

唐绝,贺仁,楚时从学堂那回了家,唐华,贺离也从铺子里回来了。唐绝,贺仁放着长鞭炮,响炮,顿时唐黛家院门口,鞭炮声骤响,村里的人都来看热闹。

都来一打听,知道原来是县城首富白家之子来向唐大妞定亲了,看着院子里的一担担彩礼都是唏嘘不已,不知道李氏家是走了什么好运,这喜事一桩一桩的来!

站在院子里的唐孙氏,看着那成堆彩礼,心里又是羡慕又是心痒难忍,这还是定亲呢,彩礼这么多,还不知道到时候结亲前还得送多少过来!

想着家里的大女儿草香,也可订亲了,到时候一定得找个有钱有权人家的少爷公子嫁了才行,那彩礼也不会少。自从大房出事后,唐草香成了祖屋里唯一的女孩儿,将养得比以前更精贵了。她得找个机会找小妞说说,她认识的公子少爷多,让她帮着寻摸寻摸。

唐黛家吃完定亲饭,媒人,送彩礼的人散去,媒人与唐黛家商量好了,说是等唐华及笄时,过来请期,李氏也无异议,高兴的答应了。白家替她考虑,这样唐华在家还能陪她两年,她也就不说为难话。

家中,专门辟了个房间,放白家拿来的彩礼,看着金银珠宝绸缎一箱箱全是实打实的,还有一副最贵重打眼的黄金镶宝石头面,知道这次白府是用了心思,看重唐华。

白次给唐华的定情物是一只祖传的血玉玉镯,唐华回的是妹妹小妞给她准备的上好的一块白玉玉佩,她亲手做的绦子系带。

唐黛心中满意的向自家二姐道喜,李氏与唐绝也在一旁替大妞高兴,唐华一脸害羞的承着妹妹的道喜,还有李氏与唐绝笑意盈盈看着她的眼光。

几人观看完彩礼下了楼,看见唐孙氏在院门处叫着,说要进来恭喜,因为是喜事,唐黛也不作脸色,让王小敏给她领了进门。

“二嫂,大妞,恭喜恭喜啊。”唐孙氏这次倒没进门就说瞎说,对着李氏与唐华道了喜。

“三婶,你家的事忙完了?咋有空到我家来道喜了呢?”唐黛斜眼看着这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三婶,问了声。

“忙完了,忙完了,小妞那么好的法子教给我们,肯定要好好的做的。只是,小妞啊,你草香姐今年年纪也不小了,三婶我想帮她找个好点的人家,想托你帮着你草香姐寻摸寻摸。”

“三婶你也太高看小妞我了,我哪有什么好的介绍给草香姐。现在三叔不是在长安县跑着送变蛋,让三叔留意留意,岂不是更好。”

“你又不是不知道你三叔那死脑筋,话又不多,他到哪里去识得那些少爷公子的?”

“三婶的意思是要替草香姐寻个富家少爷,或权势家的贵公子?”

“是啊,是啊,小妞,你看大妞找得好啊,不就是县城首富的白家少爷,人又长得俊。所以,三婶我才来托付你,相信你啊。”

“哦,这样啊。我想想哈……我认识的有白家少爷,但是现在与我姐定亲了,肯定是不行了,除非草香姐愿意做小。另外认识的官家人,王县令与宁知府,也是不行了,据我所知他俩家都是唯有一个嫡小姐。还有……就只有长青酒楼的欧阳公子,但是上次草香姐与菊香姐为了他打了一架,闹得风言风语的,欧阳公子那我是没法说了。哦,对了,还有一个官家少爷,就是江县丞家的江潇仁,他父亲是县丞,算是我们长安县有权力的贵公子。三婶,你看看,我挑来拣去,到最后只剩下江公子还配草香姐,你同意不?如果同意的话,我倒是可以出面说和说和。”

唐黛慢条斯理的,慢慢的分析着,说到最后,意思就是唐草香要嫁好,要么做小,要么嫁给江潇仁这种货色。

唐孙氏前面听唐黛的话,眼睛还雪亮雪亮的,听到最后,心一直往下落,再听到最后,脸色涮的一下子变了。

她的草香怎么可能去给人家做小?江潇仁是贵公子不错,可是那就一个色胚下流种子,成天沾花惹草的,那次与那年龄都可以做他娘的赵芬都搞到了一起。

“小妞,你再想想,可还有别的你认识的?”

“别的?有是有,可是却不符合三婶你的要求,是家里没钱,也没地位的穷小子。三婶你也不舍得将草香姐嫁过去吃苦啊!”

“那是,那是,小妞,我不着急,不着急,还有时间,你以后帮着你草香姐留意点就好。”

“行的。有合适的我会与三婶你说的。”唐黛应付的点点头,说道。

“好,那谢谢你啊,小妞。我回去了,回去帮着你三叔做变蛋。”唐孙氏抬了屁股出了唐黛家的院门。

唐黛看着唐孙氏走出院门的背影,深思了半晌。唐孙氏虽然贪婪贪财,舌头又长,但是对孩子真的没话说,是个好母亲。唐黛决定给唐草香一个机会,至于能不能不抓住这个机会,就要看她自己了。

唐家村的辣椒在唐黛的带领下,长得都好,这时候正是挂果的时候,唐华订亲的事一忙结束,唐大贵与唐黛一起带着家里的长工天天坐在家里将村民的辣椒收回,然后再用冰保鲜包装好,运送到全国各地的长青酒楼,这次欧阳清自己没能来,只让史显瑜过来帮忙。

唐黛家的早水稻要收割,晚水稻又要栽种下去,家里每天几十个长工,还请了短工帮忙,这种忙碌的日子一直持续到晚水稻栽种后,辣椒挂果在减少的农历八月份才好一点,忙了将近一个月的唐黛,脸晒黑了,也瘦了。心疼得李氏天气一转凉,从后院就抓了只老母鸡杀了给唐黛补充营养。

唐绝已经回了书院,唐风的信一封封的往家里发,向家里传递着他的忙碌与喜悦,说是凤南国南部的地区,水稻已经推广全面了,也很顺利,就是那里太热了,一点也不像长安县的气候,现在他与贺叔都被太阳晒得黑乎乎的,都要自己认不出自己了。

唐黛高兴的靠在椅子上看着大哥的信,还笑着念给李氏听,说是到时候李氏她这娘亲也要认不出自己儿子了。李氏嗔了唐黛一眼,她儿子她咋不会认识?逗得唐黛哈哈大笑,娘亲可爱起来还真是可爱。

每逢佳节倍思亲,这明天就是团圆节了,家里就剩下自己与便宜娘亲李氏,还有县城的二姐唐华,想起去年中秋节正是团圆绣铺开张的日子,那时候大哥,三哥还在家,阿夕也在,现在家里一下子少了好几个人过团圆节,虽然多了个老头师傅,但是唐黛感觉还是有些冷清了。

团圆节这天,唐华带着贺离回来过节了,白次也厚脸皮的带着礼物像只跟屁虫样跟在唐华的身后,非要唐华坐他的马车,一起回到唐家村,到唐黛家来过节。

白次的到来,增加了一份热闹,看着白次在自家大闺女面前温驯体贴的模样,李氏是看在眼里,喜在心里,一个晚上脸上都是笑意满脸。

而唐黛因为白次与二姐正式定亲了,以后是姐夫了,也不像以前那样没脸没皮的怼他,倒是客客气气的。白次第一次受到如此礼遇,反而有些不习惯起来,则希望小妞还是那样是啥说啥的好,但心里不由得又高兴的得瑟着,这说明他的身份在这个家里已经被承认了啊!

这一高兴,走路都带着风,腰上唐华送他的定情玉佩都要飞起来了,到晚上吃饭时陪着仙僧老有家酒一杯杯的喝下肚,唐华只是温柔的微笑的看着,也不说他,到最后都喝高了,被小厮扶着去客房休息去了。

老头仙僧,坐在桌边开心的吃着自家徒弟专为他做的酥软的点心,小蛋糕,月饼……当然,还有唐黛亲自酿造的美酒,仙僧觉得这是他过的第一个最好的团圆节了,有美食,好酒,还有小徒弟陪着他!

虽然到现在,小丫头还没有正式拜他为师,但他也不是计较的人,他想好了,这一辈子就只有这么两个徒弟了,小丫头就是他的关门弟子。

只要她愿意学,他就愿意教,难搞定的丫头片子,总会承认他这个师傅的!不过,让他欣慰的是,小丫头正如自己的大徒弟说的那样,医药领域天赋极高,也不枉收她做了徒弟,等她出师了,他就真正可以放手游玩天下了!

“小丫头,你什么时候可以忙得完啊?你不着急学医了?整天就知道蹲在你那些破田里捣鼓你那些破稻子。老头儿我可是着急了!”

“哎,老头,谁说我不急啊?稻子是裹腹之物,不种出来你吃什么?你急?你急着到处去玩吧?都一百零八岁了,还像几岁小孩一样,就只想着哪有好玩的,哪有好吃的,哪有好酒喝!”

唐黛听着老头儿催他学医,马上就猜到了他的私心,怼了一番道。

“小丫头你这嘴什么时候能讨老头儿我的欢心啊?说话就气我。哼,惹翻我,我就不教你了。”

“你敢不教我,不教就将你喝的好酒还我,还有好吃的给我吐出来。”

“好了,小妞,你师傅也是着急啊,现在家里田地里事不多了,后面你就跟着师傅用心学,啊?”李氏一听这一老一小又吵起来了,头疼的做中间人开始调停了。

这一老一小就是一对冤家,几天不吵心里就不舒服似的。

“好了,老头儿,既然我娘发话了,我明天就开始跟着你认真的学。”唐黛怕娘亲念叨她,赶紧答应了。

“这还差不多。明天啊,不许再往后推迟。”仙僧老头儿一听,也不再吵了,叮嘱了一句,起身回自己房间里休息去了。

团圆节夜晚的圆月高挂在天空,家人和师傅都睡熟了,唐黛站在书房的窗户边,熄了屋子里的灯,借着月光,眺望着远处……

看夜色清凉如水,一转眼她穿越到这个时代来两年了。从开始对这里的一片陌生,到慢慢的交了朋友,认识了许多人……现在的她有家人的关爱,有朋友的挂念。

不知远在京城的凤容若,还有欧阳清他二人可好?

自她从京城回来后,欧阳清主动来的消息越来越少,倒是凤容若经常会传来消息,说着京城的事,问问她可好,说是他今年朝上的事很忙,也没时间来长安县。欧阳清则被他又支使着去帮他的忙去了。

夜,越来越凉了,唐黛转身回了房,洗漱好上床休息。

而此时的京城,却有一个人,与她一般坐在安王府后花园的亭子里,望着天上的一轮圆月想着他远在千里之外的小丫头。

自小丫头从京城回去后,这都大半年了,也没见着她,他似越来越牵挂思念她了,凤容若在亭子里坐了半晌,缓步慢慢踱回了房间,去除外衣躺在床上想着小东西慢慢的进入了梦乡。

只是,明明他不是在安王府家里的床上躺着睡觉吗?这是哪儿呢?他怎么来到一处似仙境般美丽的地方?

凤容若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依然是自己那熟悉白色的长袍,只是却是是打着赤脚踩着青绿的草地上,鞋袜都不见了。

清风吹来,花香漂溢,凤容若深呼吸了一口,这里好香,感觉好暖和啊,抬眼望去,到处一片花影重重,树影绰绰,小桥流水,鸟儿轻唱,仙乐飘飘,在这仙乐中,还有女子银铃般的笑声远远传来……

循着笑声,凤容若轻飘起自己的身躯,往那里寻去,想看看是哪家的仙姝,还是哪家神瑛,在这仙境里怡然自乐,笑声飘扬。

很快,凤容若就到了那声音所发之处,只见那一片花红柳绿间,竟漫天轻纱曼曼,影影绰绰里有一女子正坐在鲜花搭的秋千架上随着秋千荡动摇曳高飞,那女子头戴花冠,脖子上也挂着花环,白晰的手腕,脚腕上戴着金色的莲花状的铃铛,随着风声发出清脆的铃声,只是身上那一身金色的霞衣随着清风舞动,不正是他梦中几次相见的那女子吗?

怀着万分激动的凤容若飞向秋千架上的女子面前,想要看清她的面孔,只是等他近了,此仙姝却化作他心挂的女子黛黛,看着那停了秋千,熟悉的面孔笑意盈盈的看着他的女子,凤容若不禁启口相问。

“黛黛,怎么是你?你怎么在这儿?”

“你叫我什么?黛黛?嘻嘻……公子你认错人了,我不叫黛黛。”女子启红唇相答,声出如黄莺出谷,婉转动听,让人心醉。

“那请问仙子,你是何方仙人?居何处仙山?为何总是入我梦境中来?”

“嘻嘻……公子,我哪是什么仙子?小女我只是一风尘女子而已,为何入了公子的梦境,我也不曾知晓。只是公子,你既然来了此地,说明你与我有缘,你看这春光意暖,陌上花开,韶华正好,你我岂可辜负?来吧,公子,让小女子我陪公子欢快一场,若因此了结你我二人的一段情事,也算是美事一桩!”

女子说完,秀臂一挥,顿时轻纱掩映中,高床软枕,红帐艳丽,伸了玉手拉住凤容若卧入其内,内间有甜香满鼻,助了二人情动。

她,轻衫尽褪去,酥峰高耸展露,长脖下锁骨精致,小腹平坦秀美,腰细若蜂,一双*修长……丝豪不隐匿的映露在凤容若黑亮的双瞳中。

有着唐黛面容的女子欺身而俯……如玉白臂缠上,齐腰长发散落飘扬,脸上面庞半醺半醉间两瓣酡红,粉唇半张,凤眼微眯,呼吸缠绵,诱惑至极,妖媚至极,似画中妖,似千年魔,尽做挑逗之能事!

二人温柔缠绵,尽享鱼水之欢!

如此欢好数次,伊人不语临空飞去,只徒留一室惆怅……

*之乐,*一梦。

当凤容若从梦境里走出,感觉自己是在王府床上醒来之时,才知道自己十八年来,竟是第一次做了一个美妙无比的梦境,修长的大手往下摸了摸,身下竟湿了一片,不由得俊脸一红,唤了近身侍从,换了被子,自己也急换了亵裤。

重新躺下的凤容若却再也睡不着了,摸了摸自己还有些微热的俊脸,在黑夜里双眼睁得老大,回忆着刚刚的梦,一切那么虚无,却又那么真实!黛黛,你到底是谁?而我,又是谁?为何我二人能入了那真真切切的仙境?

做了这一场春梦的凤容若,心中更加想念自己的小东西唐黛。想着要把手上的事加紧处理掉,去长安县看看她。

唐家村。

田地里的事,家里的事唐大贵也已经开始上手了,唐黛自贺柱子走后,也才真真正正的闲下来,闲下来的唐黛,认真的跟在老头仙僧后面,开始学医。

她知道再不学,臭老头真的要发脾气了,若他弄点药给她弄晕,把她带到飞来寺闭关起来学,她就惨了,所以只有乖乖的学!虽然她特别想去看白姐姐,看看她肚子里的小包子有没有认真的长大。

只是唐黛想安安静静的学医,但有人偏不如她的愿。一日,唐华哭哭啼啼的回了家,说是江府的江公子整日的去绣铺里找许多借口纠缠她,平日里白次在,江潇仁是不敢的,但因为这些时间,白次陪父亲去了外地,跑生意去了。

江潇仁去店铺也不做出格的事,只是一会说买这样,一会说买那样,贺离接待他还不行,非得让唐华亲自接待,唐华不依,他就故意等店里有人的时候嚷嚷,说唐铺老板看人下筷子,见了别人笑脸迎对,见了他就冷眼相看,咋这般做生意?

说一次别人不在意,可是说多了,其他客人就风言风语,说团园绣铺的老板是个势利眼,看人做生意,怎么怎么的。

唐华不胜其扰,毕竟未成亲,不敢去白府说,白次又不在长安县,想想只有回来找妹妹想主意,可是她还没有动身回唐家村,昨日里江潇仁又去了绣铺,趁贺离离开了一晌,店里无人时,竟出语言调戏唐华,让她退了白次的亲,与他定亲,说是白次怎么对她,他就会怎么对她,白次定亲给了多少彩礼,他就双倍的给。

想起上次的事,唐华终于再也忍不住了,跑回了家,连同上次发生的事,哭着与唐黛说了,因怕李氏担心,二人都瞒着娘亲李氏。

唐黛听了当时就变了脸,爆骂江潇仁,骂完他又训二姐唐华,出了这种事还隐瞒她,幸而未出大事,要不然,就算她宰了江潇仁也挽不回,又立即吩咐小青陪着唐华回长安县去,在江潇仁没有被她解决前,小青都在长安县保护唐华,不要回她身边。

想不到江潇仁这个小人,色胆包天,狗胆越来越大了,看来江县丞的乌纱帽戴久了,江潇仁这个色中饿鬼,有些东西长久了,需要阉了。竟敢三番两次的动她唐小妞家的人!你要做个坑爹的儿子,我就成全你。

小青陪着唐华回了团圆绣铺,唐黛也开始着手让小白调查江县丞的事!

你要说江潇仁本是害怕唐黛的,为何又起了调戏唐华的心思呢?

原来,江潇仁因发生上次在唐家祖屋的事后,为了躲风头,回家就躲到他外祖家那去了,在外祖家那每日里也不念书,成天的跑外公家边上的百花楼,与那桃儿厮混,有一日竟与桃儿的另一个相好的打了起来,失手将那位公子打断了腿,那公子的家人找上他外家的门来,他外祖家的几个舅舅也厌烦了这外甥,成天的给他们家招事惹非,然后一商量就找了个借口将他送回了长安县。

回到长安县的江潇仁一听唐华与白次定亲了,心里就像有猫爪挠他一样,又是嫉妒白次,又是对唐华不甘心,一心地就是想将唐华抢回来。

一打听,好事的人说是因白次在团圆绣铺走动得多,因长来长往,让唐华对白次生了情愫,所以才抱得美人归的。于是,不懂两情相悦四字如何写的他,整天东施效颦的学着白次也去唐华的绣铺,打扰她。又正好白次不在长安县,他更觉得有可趁之机,变本加厉的说了些他自认是风流倜傥,能打动唐华的语言。

却不想他的一番动作,恶心了别人还不自知,闹得唐华无法,只得回家寻妹妹哭诉想法子。

江府的事被唐黛交给小白调查后,时日不久,江县丞一桩桩贪赃枉法的证据就被小白给挖了出来,握在了唐黛手里。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剩下就差一个导火索,引发事件,一举将江县丞捅下马来。

唐黛跟着师傅学医术,一日万里般精进,又一边等着江府的事发。

然而,日子也是过得飞快,唐家祖屋就不说唐大贵来唐黛家来当管家后,变化之大;唐老头,钱老太整天一副笑眯眯的老太爷,老夫人的模样;那唐三贵家更因唐黛的变蛋秘方,大半年赚不少银钱,现在的唐三贵,唐孙氏走到哪里都被别人老爷,太太的称呼着,就家里缺了下人没买进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