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 小腊八出生,唐三叔纳妾/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三个时辰后,白少奶奶在稳婆,唐黛的协助下,终于顺利产下一男婴,看着白少奶奶满脸汗水,泪水,力竭的样子,唐黛不由得心疼的帮她擦干,心中不由感叹着女人的伟大与坚韧。陈夫人见唐黛如此细致,连连感激的向唐黛道谢。

小少爷被稳婆抱出去给白老爷,白次看去了,看着白白胖胖的小外甥,二人都乐得咧嘴大笑,逗着还未睁眼的小子。

等丫鬟倒了热水给白少奶奶擦洗干净,躺在床上休息,小少爷也被稳婆抱了进来,放在白少奶奶的身边,白少奶奶看着脸上皮肤还有些皱的胖小子,脸上闪着慈母的光辉。

“白姐姐,你好好休息吧,我回去了,出来这么久,我娘肯定担心,得回去与她说声。”唐黛见母子平安了,就要告辞回去了。

“哎呀,那怎么行,忙了这么久,你东西都没吃点,我已经吩咐下人做去了,你多少吃点,再让次儿送你回去。”陈夫人一听忙道。

“行,那我吃点回去,老夫人这一提,我肚子倒是真觉得有点饿了,嘿嘿。”唐黛前面因为紧张,也没觉得饿,现在放松下来,陈夫人一提,肚子就“咕咕”叫了,也就不客气。

“小妞,这孩子能出生,你的功劳不用我说,我也不知道怎么感谢你。这孩子的小名就由你来取,可好?”白少奶奶微笑着说。

“哈?白姐姐,你让我取啊?你不怕我取的特难听。你可是知道我的,若是乱取一通,你可不能生气哈。”唐黛一听乐了,她还有机会给小包子取名字哈,虽然只是小名。

“不怕,小名嘛,取得越贱越好养。”

“我想想,我想想……呀,有了,今天是腊月初八,要不就叫小腊八吧?”

“小腊八?哈哈,是有点难听,但是就这么叫吧,有纪念意义。”白少奶奶一听眼角抽搐一下,但是还是欣然接受了,总比那什么金狗,银狗,狗娃子好听些。

“哈哈……小腊八少爷,小腊八公子,你长大可不能怪我哦,是你娘亲同意让我取的哈。”唐黛一听应了,就伸出手指逗着白少奶奶身边的小腊八。

“哈哈……”白少奶奶与陈夫人也大笑了起来。

这时有丫鬟来禀报,说是吃的做好了,唐黛就起身跟着丫鬟出去吃饭了。

饭后回来,床上的白少奶奶累得已经睡着了,身边的小腊八也睡得很是香甜,唐黛从医箱里掏出一副她准备的金项圈,项圈上缀着一块精致的金片,上面刻着“长命百岁”四字。取出悄悄的戴在小腊八的脖子上,退出房间关了门,白次亲自赶的马车,送唐黛回唐家村。

到家时,太阳已经偏西了,李氏,王婆子,王小敏正在家里腊八除尘,家里太大了,忙了大半天都还没弄好,李氏见唐黛回来了,忙问白少奶奶怎么样,听唐黛说生了个大胖小子,替白少奶奶高兴的直念菩萨。

就在村中家家都在忙着腊八扫尘时,唐三贵家却是大爆发了。为啥?因为就刚刚唐黛到家前,唐三贵带了两个女子回了家,就是那在眠花楼的主仆两人。事隔二个月后,唐三贵终于砸锅卖铁的凑齐了那叫江儿女子的赎身钱,将她从楼里赎了出来。

看着眼前比自己年轻一半,漂亮十倍的女子,说是唐三贵要纳的妾时,唐孙氏愣了半晌后,突然一声大叫,朝那女子扑了去,想要扒了她的皮。

“你个不要脸的狐狸精,哪里没有你去的地方,哪里有没有男人,你偏偏要来抢我的男人,我要喝了你的血,抽了你的筋,扒了你的皮。啊……”只是嘴上大骂着的唐孙氏还未近女子的身,就被一旁护着那女子的唐三贵踹得倒在地上。

“你个妒妇,你也不看看你自己那副模样,与疯婆子有什么区别,头不梳,脸不洗,嘴不净,要有多邋遢就有邋遢,身上的衣服哪怕是给你买的最好的布都不行,只要你一穿到身上就成了一大块抹布。我告诉你,以后江儿就在我家里住着,是我家的人,你若安安静静,你还是正房夫人,你若是吵闹,我就立即休了你,你从哪儿来的就滚回哪里去。”

唐三贵踢了唐孙氏一脚还不解气,嘴上数落着嫌弃着,并带威胁。

“唐三贵,你个杀千刀的,我跟着你的时候也是黄花大闺女,干干净净的人,我到你家这些年,替你生儿育女,操劳家事,现在我老了,你就嫌弃我了。你个狼心狗肺的东西,你有种将老娘休了啊,你休啊?草香,小郎你俩别哭,跟娘回你们外婆家去,让你这没良心的爹爹跟着那狐狸精过。”

唐孙氏见唐三贵不顾多年的夫妻情份,不但踢她,还威胁她要将她休了,也火了,看着一旁的两个孩子哭得可怜,心下一硬气,同唐三贵对抗了起来。

“你要滚你滚,别带着两个孩子,跟着你受罪!”唐三贵看这次唐孙氏不服他了,还要带着孩子回娘家,心里也有些慌乱,但是还是语气僵硬的回骂了句。

“孩子跟着你才受罪,以后是不是得两个孩子做下人侍候那狐狸精啊?啊!你个狼心狗肺的东西,你可别忘了,变蛋不是你一个人做的,老娘我也会做,你居然把老娘的银钱搭进去,买了个婊子回来。我等会就去找小妞,看她是赞成你,还是赞成我。没有了变蛋的钱,我看你还到哪装大爷,找婊子回来当小妾。”

那一直站在一旁做俯首贴耳温柔模样的主仆,任由这夫妻二人争吵,只是在唐三贵看不到的角度,嘴角露出一丝讽刺的笑,在听到唐孙氏提到唐黛时,眼皮下覆盖的眼神更锋利更冷了。

“你说了也无用,小妞不会管自家的长辈纳不纳妾的事的。哼。”唐三贵暗哼了一声,回道。

“你个没良心的东西,我告诉你,这个家有我就没那狐狸精,有那狐狸精就没我,草香,小郎,走,我们娘仨也不用回外婆家,我们去你们爷,奶那,回祖屋住。我等会去找你们的小妞妹妹,以后那变蛋就我来做,我送到县城去。娘就辛苦点,照样能养活你们两个。”

唐孙氏爬了起来,再也不理唐三贵,也不看那主仆二人,回屋将娘仨的东西,还有她自己的银钱,收捡收捡,带着两个孩子去了祖屋。

唐三贵想拦又没脸出手拦,只得眼睁睁的看着唐孙氏带着俩孩子住到祖屋原来的房子里去了。看着三人远走的背影,那叫江儿的女子一脸愧疚的看着唐三贵。

“三贵哥哥,对不起,都是因为我,姐姐才这样的……”那女子眩然欲涕,欲语还休的向唐三贵歉然道。

“江儿,不是你的错,怪那善妒的老婆娘,她走了就走了,正好这新屋中只剩下我俩个,岂不是更……”方便。

唐三贵涌上心头的一点愧意,成功的被这女子打消到九宵云外去了。这几天没碰她,心里正痒痒,于是暧昧的说了一句,迫不及待带着这女子进了他与唐孙氏的房间里,住了下来,心里眼里再也没有唐陈氏和两个孩子,有时间就在屋里与那女子鬼混。

最后被迷得晕了头的唐三贵还向唐老头吵着要给这个女子一个平妻之位,但因为唐孙氏铁了心,唐老头也不答应,没有要成。

这闹剧一出又一出的,唐黛只冷眼旁观着,不说任何话,那个跟着唐三贵的女子其实在唐孙氏寻她说变蛋事情的时候就引起了她的注意。她想看看她来唐家到底是何目的?只要是居心不良总会是有动作的。

唐孙氏此次做出的决定,很出乎唐黛的意料,她没想到一直很无赖的唐孙氏遇到这种事时,竟是很硬气,还为母则刚的带着孩子出来住,要自己养活自己与孩子,做为一个古代女子来说,有这份勇气,心里倒是有些敬佩她,于是答应了唐孙氏的请求,让唐孙氏自己做的变蛋大部分送到县城里她联系的酒楼去,唐三贵那的份量给他压缩到最小的一部分。

因为唐黛前世时受到过背叛,心里对唐三贵这种背叛的做法非常反感,所以这也是她不计前嫌的力挺唐孙氏的另一个原因。

就在唐家的吵吵闹闹里,又迎来一个新年,唐绝学院里沐休了,与楚时,贺仁三人一起回了唐家村,唐风也有信来,说是与贺柱子正在京城赶回长安县的路上,估计在腊月二十六左右能赶回家过大年。

唐黛,王小敏,李氏三人喜气洋洋的准备着过年的一应物什,吃的,喝的,用的,穿的……。第一次要在唐黛家过年的仙僧老头儿,像个孩子似的,跟着在后面开开心心,吃吃喝喝的,不时的找小徒弟斗斗嘴,找找乐子。

京城安王府,公主府,还有省城宁府,县城王府,所有该送去的年礼,唐黛都准备好送出去了,才松了口气,每年过年最讨人厌的事就是这年礼的事,每次都得她绞尽脑汁的想着送什么,不过收年礼也是最开心的时候。

京城凤容若,欧阳清那回的年礼唐黛收到了,真是吃喝用一有应用,样样俱全啊,弄得她今年过年家里过年的东西都少买了好多,王县令家的也到了,就是差省城宁府的还未到,估计已经在路上了。

腊月二十七这天,李氏盼了许久的大儿子唐风终于回来了,快一年没见,唐风长得更高更壮实了,应是在南边呆的,整个人皮肤黑得像碳头,与白晰完全无缘了。

贺柱赶着马车,唐风从马车上下来,李氏一看自己朝思暮想的大娃子下了马车,冲上去抱着唐风哇哇大哭了起来,唐风抱着李氏安慰着她。

“娘,别哭了,你看我这好好的回来了,你应该开心才是啊。哭啥啊?”唐风手无足措的安慰着娘亲。

站在院门口的唐华,唐黛,唐绝都微笑的看着,只是三个眼里也有些湿意。然而让大家想不到的是,唐风这次回来竟给大家带了个大惊喜。

唐绝开了院门,让贺柱子将马车赶紧院内,以防别人打扰一家人相聚,又将院门都关了起来。只是贺柱子将车赶进院门里,却又停了下来,并未停到马棚那去。

一家人正奇怪的要问,却见唐风笑着到马车那掀了马车帘子,对着里面说了声。

“快下来呀,小妞可是很想你呢。”

帘子里人没有回答,一个人磨磨蹭蹭的到了马车门口,手伸给唐风,由着唐风扶着下了马车,大家定睛一瞧,唐黛看清了,立马冲上去抱住她。

“哎呀,宁姐姐,是你呀,这么久没有你消息,你可想死我了,你这是干嘛?还害羞啊!你又不是第一次到我家来,害什么羞,快,快,进屋去,外面冷。”

唐黛给宁未雨一个大大的拥抱后,拉着她的手,与众人一起进了屋内。宁未雨去除了羞涩与大家一一打了招呼。

大厅里大家坐了下来,贺柱子也停好了马,来到大厅里,一时厅内热闹非凡。问各种问题的都有,弄得唐风不知道先回哪个的好,用大手挠了挠头,尴尬的看着大家。

唐黛几个自己也发现了这问题,都觉得好笑的又大笑了起来。

“大家一个个的问问题,你看大哥都不知道回答哪个好了。我有问题我先问,大家不要跟我抢。第一个问题,大哥,你咋将宁姐姐给带来了呢?宁伯伯答应了,还是你俩私奔的哦?快快招认,若是私奔的,我给你俩想想法子。”

促狭的唐黛别的不关心,就关心大哥的终身大事了,开始抽风逗唐风和宁未雨了。被她这一抽风,稳重大方的宁未雨,脸涮的一下子就红了,像煮熟的大虾,但又拿一双含情脉脉的眼睛偷偷看了一眼唐风,等他回答。

“小妞,你又瞎扯逗哥哥了。我是从京城回来时,经过府城,想起了宁伯伯,顺路进了宁府去探望他,哪知宁伯伯与我谈得甚欢,非得留我在那住一晚,就在我第二天准备走的时候,宁小姐正好从北方她舅舅家赶回庆安府过年,碰到了,她说好久没见到你,想小妞你了,问过宁伯伯,宁伯伯同意了,让她随我一起到唐家村来过年。走得匆忙,才身边丫鬟婆子都没带,一个人就这么来了,宁小姐说,小妞你身边没丫鬟不也一样过了,所以她不带也一样。”

“哈哈……原来是这样的,宁姐姐你可是吓我一跳呢,舍也没带就跟着我哥哥来了,真当你是私奔呢,原来不是啊!不过,宁姐姐,你说得对,小妞好我没见你,真的也想你了,而且还担心你,现在看着你好好的,我也放心了。你不用害羞,就在我家好好过大年。”

“是,小妞,你知道的……那时候在你家治好病离开后,就去了北方我外祖家那里,其中的辛苦,还有发生的事待我后面慢慢再与你细说,真的是一言难尽。不知为啥,我就是不想在宁府那家里呆,到你家来,看到你们我这心里就安定了。”宁未雨说着说着红了眼眶。

“恩,恩……有的是时间,等你慢慢与我说,不着急。”唐黛起身抱了抱宁未雨安慰她。

“大哥,你在京城一年都忙些什么呀?都是在那什么南方种水稻?那里有什么好玩的,好吃的,好喝的?你与我说说呗。”唐绝见唐黛停了嘴,忙问唐风自己关心的问题,他好羡慕大哥啊,能在外面到处看看。

他的大侠梦还没有实现,还没等到他浪迹江湖,大哥就开始了,唉,真恨娘亲将他生成了老三,如果将他生成老大,不就能像大哥那样早早去流浪了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