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草香出嫁,江府父子下狱/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而唐三贵这个糊涂父亲,媳妇不理他,儿女也不与他亲近。等贾家来送彩礼提亲,被唐老头叫回了祖屋训了一顿才知道,女儿的亲事都被定下来了,而且下个月初八就要成亲了。

这才突然发现自己在家里人心中的位置已经远远不如从前了,或者说是没有了位置!

二月初八,唐草香出阁,白少奶奶冲着唐黛的面子,在丫鬟与奶妈的陪同下带着小腊八,竟过来给唐草香添妆贺喜了。

唐草香看白少奶奶添的一只上好成色的金镯子,感谢不已,也知她是冲着小妞的面子给的,心中对唐黛更是感激起来。

虽然这次因祸事出嫁,嫁妆准备匆忙,但有唐黛在背后撑她,东西也是不少的。唐黛的一份,贾家的彩礼,家里准备的,还有其他一些,林林总总加起来,她也有二十六抬嫁妆,在这唐家村许多年来,可是头一份,到了镇上贾家也不会因她嫁妆寒碜,被别人小瞧了去。

唐黛与白少奶奶在唐孙氏,唐草香的感谢声里走出了祖屋的门,只是刚踏出祖屋的大门,迎面走来两人,唐黛一瞧,正是唐三贵纳回来的小妾主仆二人。

那女子看了唐黛,白少奶奶一眼,就别了眼光,只是没人看得出她眼里的一丝狠毒的目光闪过罢。白少奶奶也朝那女子的背影多看了几眼,才转身跟着唐黛往回走。

“白姐姐,怎么了?”唐黛见白少奶奶盯着那女子的背影瞧,疑惑的问道。

“我怎么感觉这人好熟悉?那身材背影极像一个人,但是面容却完全不像,身边的丫鬟也不对。”

“是吗?像谁?”唐黛无意的追问了一句,因为天下相像的人多,皇上还说她极像别人呢。

“就是那害我的女子,我相公的那表妹。可是不可能啊,脸面长得不像。她刚刚见我也一点表情都没有,并不似认识我。”白少奶奶犹自疑惑的回答了句。

一股亮光自唐黛脑中闪过,但是太快,唐黛没有捕捉到。招呼着疑惑不已的白少奶奶回了自己家。

唐菊香出嫁后,唐黛又一心一意的带着村里的人开始种辣椒了,去年村里的人尝到了甜头,今年全村的人都种了起来,家里有地的,除了辟一块出来种点蔬菜供家里吃菜,余下的地都准备全都种了辣椒,所以辣椒苗要育得更多些。

甚至村民那些在外村的亲戚,想种的来问过唐黛,得到她的首肯,也开始种植起来,辣椒多了起来,就可以多留辣椒到成熟期,就是红色的,摘下来可以做辣酱,或是晒干磨成粉做辣椒粉,这样,那她现在就得开始着手建辣椒作坊了。

唐黛抽了空去了外祖家找三舅舅,让他帮忙联系,还是将那些为她家建房子的人请来建造。三舅舅应后,寻了那些人,回来到唐黛家来告诉唐黛,说是那些人手上正有屋子在建,如若等他们,得等些时间,大约在农历四月才能来,唐黛想想时间上来得及,就同意了,她不喜欢再去找一帮陌生人来,彼此不熟,又得慢慢熟悉。

只是这次来,三舅舅看上去脸色不怎么好,有些不开心,唐黛看了,就问三舅舅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事?

“小妞,我知道你是个热心肠子,所以不想与你说,怕你又担心。你小舅舅过完年后出去到现在,都两个月了,都没有消息回来,家人都很着急。特别是你小舅娘,现在肚子里还怀着孩子。你小舅舅与小舅娘结婚多少年,一直没孩子,这一有孩子你小舅舅可精贵着呢,不可能久久不来消息问问母子两个。所以,我们担心你小舅舅在外面出了什么事。我与你大舅舅,二舅舅这几天商量着,正准备去你小舅舅跑生意的地方去看看。”

“三舅舅,你这话说得见外了。你怕娘担心,不与娘说,我理解。但是你不与我说,是没把我当你们的外甥女呢。你们的决定是对的,赶紧去一趟,不管好坏,总得有个消息。”

“是,我今天回去与他们说一说,收拾收拾,近两天就动身去。”

“那你们到了,不管是什么情况都要加紧的传了消息过来。让家里的我们都放心。呐,这是五十两银子,你们在路上用。不多,是我的一点小心意。”

唐黛边说,边又从怀里掏出一张银票给了三舅舅,这本是她准备给三舅舅交给那些人建辣椒坊的定金,这人暂时来不了,也就没用上,正好给了舅舅在路上做盘缠。

“呀,快收起来,我不要,家里因为你已经是发达了起来,你这还又给什么银钱?我不收。”三舅舅一见,忙推迟,家里沾小妞的光,不知道沾了多少,这不能收。

“收起来,三舅舅,我的一点小心意,就算是我出的一点力。别推,你要推我生气了哈。”唐黛见舅舅推,不高兴的拉下了脸,现在对于她来说,五十两银子可真不算多。三舅舅见小外甥女不高兴了,只好收下了。

晚上,正坐书房里想着小舅舅的事,小白推开门走了进来,这段时间小白一直被唐黛安排查江府的事,不管江县丞的,还是江潇仁的,只要是能让他们江府倒台的事全都查清。

“小姐,事情查得清楚了,而且契机也来了。”小白向唐黛禀报说。

“好。什么契机?”

“江县丞曾暗地里利用手上的权力侵占了一家人家的祖传宝物,使了手段,让那家人家差点家破人亡,幸而父子两个提前得了消息,安排好家人,逃走了,现在那二人在外发了财,有了些权势,不甘心的又回长安县来了,就在今天递了状纸给王县令,将江县丞告了。还扬言说,如若王县令不能秉公处理,他们就告到省城去。”

“另外,自小青跟着大小姐以后,那江潇仁再不敢去骚扰大小姐,他外祖家又找种种借口不许他去,所以留在长安县可谓是无恶不作,坏事干尽。半月前在大街上看中一个摆小摊卖菜人家的女儿,就偷偷跟着找到人家的家,天天纠缠那人家的女儿,就在前天,那卖菜夫妻出门卖菜去了,独留那女子在家,江潇仁趁那女子不防,将她关在屋里被他强行破了身子,我赶到那时,已经被他得逞。不想那女子是个脾气烈的,在江潇仁面前,竟欲自杀,江潇仁怕担责任,竟不顾那女子,慌张逃走了,那女子被我救下,现在那女子一家被我安排在另外一处院子里。”

“小姐,只要那父子二人,还有这女子一家同时上了状纸,我们在一旁协助,再加上以前的事,全部给他们翻出来,我看这次那江家父子的大牢是坐定了。”

“好,很好,小白你做得好。出其不意,一击即毙,父子二人也是该为他们这些年做的恶付出代价的时候了。”

“是,小姐,你看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

“主动联系你刚刚说的那父子二人,告诉他,我们与他们的目的是一致的,让他们与我们联手。如若他们不相信,将我们查到的证据,略给一二让他们知晓,他们自然会相信的。”

“还有你救下的这女子一家,有可能会顾虑那女子的名誉,或被报复,不肯到公堂上状告和作证。你是男子,这种事与他们不好沟通,明天我陪你一同前去你安排的小院,我来与他们说。”

“是,小姐。那我今晚先去找那父子二人?”

“去吧,早去早回,早点休息。”

听了唐黛的吩咐,小白消失在书房里。

唐黛冷笑了一声,江潇仁,我等了这么久,机会终于等到了,你害我娘亲,又企图害我二姐,可别我出手狠辣。还有,江县丞,你只怪你自己生了个坑爹的儿子,也怪你自己没有教育好。

第二天,小白,小青,唐黛三人去了小白安排那一家三口的小院,当唐黛说出让他们状告江县丞的公子,那家人家并不敢,只一直说感谢小白救了闺女,无以为报,别的并不答应。

“叔叔,婶子,我知道你们心里忌惮什么,一是怕江县丞家对你们家进行报复,二呢是怕这事打了官司后,你女儿的清誉就不保了。你们不用担心,只要你们答应去县衙告江潇仁这个畜牲,你们后面的生活我来安排。你们就不想为女儿报仇吗?”

“闺女啊,我们怎么不想报仇?千刀万剐这畜生都不为过!可是,我们这平头老百姓怎么敢去与一县的县丞,官老爷去对抗啊?”

这位被唐黛称为叔,那女子的父亲,满脸的沧桑,一双大手上都是被冻裂的口子,完全看不出是一个三十多岁的人,倒像有五十多岁一般,听唐黛这么说,一脸气愤道。

“叔,我就知道你们是顾忌这个,我现在就是想问你,你想不想报这个仇,决心有多大。只要你有这个决心,我就帮你,你要相信我,我说到就一定办得到。而且,我与你们一样,也与他们家有仇恨,但苦于无证据,拿他们没办法,所以我才求了你们帮忙。”

“姑娘,你说的可是真的?你们家与他们也有仇?”

“千真万确,要不然我这费了心机找到你们,我是为了什么?叔叔,相信我,我会让你们看到那父子二人坐牢的,你不用担心他们家会报复。报仇后,我就安排你们离开长安县,暂时到省城去居住,避过这一阵,等风头过了,你们想回长安县住还回长安县住。还有这位小姐姐,我看人长得端正,也很伶俐,如果你家愿意,她愿意,以后就跟着我,我正好缺一个贴身侍候的丫鬟。”

“姑娘说了这么多,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你家又住在哪?”

“我叫唐黛,小名小妞。我家住在唐家村,那双季水稻就是我与我哥哥二人培育的,叔叔想必是听到过的。”

“呀,原来是唐姑娘,怪我眼拙了。怎么能不知道,你们家的事可是传遍了整个长安县了。说你们一门同时双中秀才,培育了两季水稻,连皇上都奖励你们了。唐姑娘,我相信你,你若早说是你唐姑娘,要不用费这一番口舌了。”

“叔过奖了,人家传言而已,哪有那么好。”唐黛谦虚了一句。

“唐姑娘,我姓李,你叫我老李便行,我女儿叫李玉,烦劳唐姑娘如此上心,你就说我们该怎么做,我们就怎么做。”

“好。我听小白说,当时那江潇仁走的时候,因为李姐姐反抗激烈,吓得有东西落在你家了?他这落下的东西可是最直接最好的证据。”

“是的,落下的一个是他身上的戴的玉佩,还有一条他没来及穿的亵裤,亵裤上还沾染了他身上那脏东西。我嫌脏,扔在那角落里还没来得及拿出去扔了。不知道是不是有用?”

“非常有用,他的东西你们暂时都别动,等你将他告了后,衙门的仵作自然会来堪察现场证据的。这次,那小人,畜牲,一定会得到他应用的下场。”

“好,我们都听姑娘的,可是那状纸我们不会写,又什么时候去衙门好呢?”

“明天,明天我会派人来,状纸会按你们说的写好,然后我派的人会带你们去衙门。而且,李叔,你明天还会看到一件让你高兴的事的。”

“唐姑娘,我们就等着看,看那畜牲不得好死。”那李叔恨恨的又说了一句。

“李叔,那我告辞了。”

唐黛起身,跟着小青走出了小院子,小青驾车,为免出意外,小白还得呆在这保护这家人,还有证据。

二人未回唐家村,因为还有事要办,唐黛去了长青酒楼,欧阳掌柜热情的迎了上来。

“小妞,这好久没见着你了。你都躲在唐家村忙些啥呢?你们这两个东家,也真能相信我,欧阳公子一年没来了,你也大半年不来。”欧阳掌柜像小媳妇般幽怨的抱怨了一句。

“哈,这不就说明欧阳掌柜能力强,完全能胜任这里的掌柜嘛。你看,我们不来,这倘大的酒楼,不是被你管得好好的。”

“小嘴还真是甜!好了,你今天来可是有事?”

“是有点事,欧阳掌柜,你可会写状纸?”

唐黛身边几人都是会武不会文,她自己也不懂古代这些东西的格式,写不好,怕出笑话,所以边同欧阳掌柜走上二楼,边问他道。

“小妞,咋了?出了什么事了?”欧阳掌柜一听要写状纸唬了一跳。

“没大事,是我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替人家应下了,不写又不好。可是我字认不得几个,哪里会写状纸,所以到这来求欧阳掌柜帮我写写了。”

“你呀……啥时候管起闲事来了,走吧,去书房,你说事情的经过给我听,我来帮你写。亏你能想到我,要不然,我估摸着想不起来长青酒楼呢。哈哈……”欧阳掌柜说到最后自己笑了起来,这小妞还真是不求人不上门。

书房里,欧阳掌柜听了唐黛说的事情经过后,发了一会呆,他发现这事情并没有唐黛说的那么轻松,小妞这也不是要管闲事,估计江府三番二次找小妞家麻烦,惹翻她了,她这是做幕后推手,借别人之手,要扳倒江府呢!

唉,惹谁都别惹唐小妞,前面还对着你笑,可一转身就得让你死!

欧阳掌柜见唐黛如此相信他,脸上立即严肃起来,按唐黛的叙说,斟词酌句了一番,认真的将状纸写好,递给唐黛。

唐黛看了点点头,夸赞欧阳掌柜写得好,其他任何叮嘱的话都没有,她相信欧阳掌柜,二人交往了这么久,他值得她相信!

而欧阳掌柜也的确值得唐黛的相信,对此事守口如瓶,但另一个人除外,那就是在京城的欧阳清,欧阳掌柜将此事递了消息给京城的欧阳清。

京城公主府的欧阳清,收到欧阳掌柜的消息,突然有隔世的感觉,这才发现自黛黛去年在京城回去后,二人就未联系过,小白与小青已经被他正式吩咐,以后就跟着唐黛这个主子,不用给他递消息。

若不是欧阳掌柜的消息,他怎么也不敢在脑子里翻出他与唐黛的记忆,那一夜大醉醒来后,他颓废了许久,他是想再争一争,可是表哥与娘亲这两坐大山却压得他喘不过气来,他有时也恨自己在对待感情上的懦弱,可是,他能怎么办呢?

与势在必得的表哥凤容若,不顾十几年的兄弟情谊撕破脸皮?还是不顾公主娘亲的感受,将黛黛娶进府去?关键还有的是,黛黛心里一直将他是当作朋友。无论从哪一方面来看,他都没有胜算!

看着消息,欧阳清决定还是要来长安县一趟,看看唐黛,就算以后只能做朋友,那他也要将这份情愫压在心底,以朋友的身份关心她,守护她!

第二日,唐黛将状纸给了影子,她身边的人,小青与小白都在人前出现过,不适合去做这事。影子虽是不愿意离开唐黛,但也没法不听她的吩咐,因为,唐黛说了,不听她的吩咐,就让他哪来的回哪!

没有主子凤容若的召回,他跑回去,他岂不是找死!

无奈的只好拿了状纸和江潇仁的玉佩,将那家三口带去了衙门,心里则想着,小姐做事怎么这么麻烦,若是主子,将人抓了来,在那个什么王县令面前审问一番,不就什么事都解决了。

唉,主子啊,我好想你啊!影子心内叹息了一声,他有些想凤容若的做法了,对待敌人的那个干脆利落。

唐黛要知道,她这个主子,在影子的心里,就是一女人的做法,婆婆妈妈,磨磨蹭蹭的话,估计得气翻了白眼。

递了状纸,一切都按照唐黛的计划走着,当日过堂后,王县令直接将江县丞,江潇仁直接下了大牢,因江县丞是官身,王县令不得擅自定刑,写了折子上报府城,就等上面回复,将二人一起判刑。

被打进大牢的江县丞,江潇仁,还是晕乎乎的,做恶多年,竟然一夜之间,人证,物证样样齐全,他们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等他们反应过来后,就算想找人说情,可是在证据面前,谁敢?

与唐黛家联手的二人,见江府父子终于下了大狱,他家的冤屈终于得到申诉,还了他家的公道,心下明白,与他家联手的人,绝对不是简单之流,虽是借了他二人的手,但是他们愿意,因为仅凭着他二人,江府不会这么快就倒下去,连一个说情的人也没有!

本以为要费一番力气的二人,现在只用坐着等判决下来,再回到外地,心里虽然对与之联手的人有些好奇,但是他们懂得,知道得多,死得也快,决定此后守口如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