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 为查探,唐黛巧入黄府/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他住的地方,你可以告诉我吧?”唐黛察颜观色,此人说这话不似作假,就改了口。

“可以,可以,我告诉你,只要你不让我带路就行。”

那人将黄公子家,黄府的地址告诉唐黛二人后,被唐黛放了出来。不禁心里暗自欣喜,果然是女娃子,心软!他这一求,就给他放了出来,那黄府就是他不说,在外面稍加打听就可以打听出来的。

而看着那人偷偷窃喜的背影,等他出了小院,唐黛将影子招了出来。

“小姐?”

“去,跟上,看他去了哪里?又与何人联系?”

“是。”影子消失在小院内。

“小姐,我们还出去吗?”

“出去,怎么能不出去,好不容易来一趟,总得出去看看,走吧。”

唐黛带着小青,往街上走去,上徽府不愧是前朝皇都,且又是六朝古都,一路逛了过去,路边的建筑古色古香,经历了几百年的风雨,斑斑驳驳,诉说着往日浓墨重彩的岁月与厚重的历史。

“小姐,这里不比京城差呢?”小青看了也感叹。

“那是啊,没听我舅舅说,这里是古都吗?我们进门的时候,你看那高大巍峨的古城墙,气势雄伟,也不知道是哪个朝代建成的?”

“也是哦。小姐,我们就这样瞎走走吗?”

“哪能瞎走。找个人问问,我们往黄府那逛逛,看看那妖魔鬼怪住的地方。”

问清了黄府的方向,路还有点远,幸二人也不着急,慢慢往那走去,正好边欣赏古都的风景。

黄府不愧是黄府,要穿过一大片闹市,街道两边各色铺子林立,吃喝住穿,样样不少。突然,唐黛被一个散发着她熟悉的香味的小摊给吸引住了,转了身走了过去。小青跟着一看,原来是个烤番薯的。

“新鲜的烤番薯,又甜又香又糯,不好吃不要钱嘞!……”

那卖番薯的,见自己的小摊前围了不少人,都争着要买他的番薯,吆喝得更卖力了。唐黛没有想到在这个时代,竟然也有人想到这赚钱的好法子,很是惊奇的挤了过去。在前世,她就特别喜欢吃烤番薯,甜甜糯糯的,口感滑溜。

“老板,给我来两根。”唐黛挤进人圈里,对着老板叫了声,好久没吃过了,口水都要流下来啦。

“好嘞,姑娘是要大根的,还是小根的?”

“我挑挑……这根,这根……对,对,就这两根,不大不小,捏上去软软的,这种的最好吃。”

“哈,姑娘这是行家啊,挑的可是这一堆里最好的两根!”

“哈,瞎挑,瞎挑……”

“来,小姑娘拿好了,总共十个铜板。”老板将红薯包好,递给唐黛。

“老板,这小姑娘的番薯银子,本公子我付了。”

唐黛正欲从怀里掏银子付账,不想身边一个声音传来,唐黛抬头一看,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富家公子,锦衣华服,身形俊朗,身侧跟着一个小厮,穿着也不差。

“谢谢公子的好心意,所谓无功不受碌,虽然银钱不多,但我与公子萍水相逢,素不相识,还是我自己付为好。”

“小姑娘不用着急,因为不懂这番薯的好坏挑拣之道,见姑娘甚是懂行,所以想麻烦姑娘帮本公子挑一挑,替你付了这银钱,也不算无功不受碌?”

“呵……”唐黛暗笑,又一个找借口搭讪泡妞的,谁说古人是老古董?我看比现代人还深谙此道!

“既然公子这么说了,我就帮你挑一挑。”唐黛说完,又从那一堆里给那公子挑了两根好的出来。

“两根可够?”

“够了,谢谢姑娘。听姑娘口音,不是本地人吧?”那公子接了番薯,示意身后的小厮付银子,又装作不在意的问了唐黛一句。

“公子说的对,我不是本地人。”

“本公子非常乐意做姑娘的向导,带姑娘在这上徽府走走如何?”

“谢谢公子,我们随便走走就好。告辞!”唐黛直接拒绝,带了小青转身走人。

那锦衣公子见了,也不再做纠缠,带着小厮,也走了。

唐黛香甜的吃着烤番薯,小青也拿另了一根,放在嘴里细嚼慢咬。

“小姐,你看……前面就是黄府吧?与那路人形容的一样。”

“唔,唔……”唐黛嘴里塞满了烤番薯,连连点头,示意应该是。

“呵……小姐,你很喜欢吃这啊?”小青看着小姐鼓着嘴,像小苍鼠般可爱,明知故问的问了句。

“哟,姑娘,咱们有缘啊,不想又碰到你了!”

听着耳边传来的声音,正吃了一大口番薯的唐黛差点噎死,两眼翻白,用胖白的右爪子使劲的捶着胸口。

“小姐,你怎么啦?呀,噎着了,你慢点吃啊!”小青见唐黛模样,吓得赶紧走上前,抬手给她拍背。

“咳……咳……”

半晌,唐黛才咳了出来,妈呀,差点吃番薯噎死了。这要是噎死了,估计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她将成为历史上唯一一个因吃番薯噎死的人,说不定还能名垂千古呢!

“哎,你个龟毛,你早出声,晚不出声,姑奶奶我吃番薯的时候你说话。有缘个屁啊?我差点被你有缘死了!”缓过气来的唐黛指着面前的锦衣公子火冒三丈,跳脚开骂。

“我……对不起,实在对不起,姑娘,你看我家就在眼前,请姑娘赏个脸,去我家喝杯茶,缓缓劲,算是表达一下我黄某对你的歉意如何?!”

“你姓黄?黄府是你的家?”唐黛狐疑的打量着眼前人,这副书生样也不似那妖魔鬼怪啊?

“是,本人姓黄,姑娘称我黄公子便可,黄府是我家。”

“好,看在你这么诚恳的份上,本姑娘又正好刚刚因为你噎着了,想喝口水缓缓气。我姓唐,公子称我唐姑娘就行。哦,这位是我的丫鬟,叫小青。”

“唐姑娘,小青姑娘,有请。”

唐黛与小青跟着那锦衣公子,往黄府走去,心里想着天下的事情,咋就这么巧合!她刚刚想进黄府查探一番,就有人主动请了她们进去。

正是,打瞌睡有人送枕头啊!她不必费心思就能走进去。

走进黄府,跟在那黄公子身后,穿过游廊,往里走去,唐黛抬眼一看,亭台楼阁建筑奢华,临湖水榭,假山石雕,应有尽有。

春风送暖,湖水荡漾,湖面上浮游着一对对天鹅,鸳鸯,正戏水游玩……岸边,绿柳拂堤,又夹有花色缤纷,粉红,桃红,粉白,纯白……

唐黛看着,不禁心里暗暗咋舌,若不是今天来这另有他图,她也要被这湖光山色,花团锦簇,富贵繁华给迷了双眼。

“唐姑娘,小青姑娘,到了,请。”

那黄公子在一座主院前停下,二人跟着他的脚步进了大厅,早有丫鬟上前来侍候,三人刚坐下,茶水点心,皆已准备齐全,下人训练有素。

大厅的布置,也是极尽奢华,至始至终给人的感觉皆是世族大家的做法,但又有画虎不成类似犬的错觉。

“二位姑娘,不要拘束,请用茶。”黄公子彬彬有礼。

“……”唐黛。

你哪只眼睛看到姑娘我拘束了?你家院子是好,但是有现代的某些地方好?姑娘去过的好地方,比这多了去。还有,还有,有皇宫好吗?皇宫本姑娘都可以横冲直闯!

也不说话,端了茶,细细的品了一口,恩,茶还不错,只是,这茶不正是那贡品么!这是想以茶试人,以看清她的来路?

“好茶!不愧是被称作上徽府第一锦绣之家的黄府,连喝的茶都这么与众不同。”唐黛放下手中的白玉茶盏,淡淡道。

“好极,好极。本公子一直自认为自己眼光不错,今天依然没有走眼,唐姑娘果然是不同凡响,能认出此茶。”

“不敢,当不得黄公子的如此夸赞,小女子只是爱茶,正好偶尔在好友家喝过此茶,所以识得。”

“姑娘的那位朋友不简单啊!”

“是不简单,能以此茶招待我这来路不明,普通的客人,那想必黄公子家,黄府更不简单了。”

“呵……唐姑娘冰雪聪明。黄府不过以商为业,有点余银,交了些富贵朋友罢了。”

那黄公子本想试探唐黛,却不想伤敌一千,自损八百,被唐黛道出了明路,只好尴尬一笑,解释了一句。

“恕我冒昧,不知黄公子,你在这府中是何身份?”

“我一见姑娘就觉得熟悉,说了这半天的话,竟忘记介绍自己,真是疏忽大意。我是这黄府的二公子,上有一哥,下有一妹。平日里,因稍懂些诗书棋画,喜欢以此交友,多闲情雅致。不似我大哥那般出色,自小他便是习文练武,因要掌管家业,比我努力百倍不止。我那小妹,闺阁女子,只擅女红,不说也罢。”

“呵。原来是黄府的二公子,怪不得我一见你,便觉得公子儒雅多识,原来,本就是此道中人。小女子也喜棋,今听黄二公子喜此,突觉技痒,还请黄二公子不吝赐教,我们下一盘如何?”

“唐姑娘谬赞了!不想唐姑娘总是给人惊喜,那咱俩下一盘!”

黄二公子听说唐黛喜下棋,忙惊喜的吩咐了身边的小厮去他书房取了他的棋子棋盘来。

唐黛之所以提议下棋,是因为她自信自己的棋艺,可以由此接近了黄二公子,接近了黄二公子也就接近了黄府。

听黄二公子刚刚的介绍,伤了小舅舅人,极可能就是黄二公子的大哥黄大公子!

很快,小厮就拿来棋盘棋子,在长案上摆上,唐黛与黄二公子,一左一右,相对入座,一人执白,一人执黑,在棋盘上撕杀了起来。

直到唐黛肚子“咕咕”叫,前面吃的番薯在肚里都消化干净了,二人才歇下,那黄二公子虽是五盘输了四盘,羸了一盘还是唐黛悄悄让的,但仍意犹豫未尽,想留唐黛主仆二人在他家吃晌午饭,下午再战。

唐黛却不同意,说是在外面久了,家人会着急,得回去。

黄二公子只得依依不舍的亲自送了唐黛主仆二人出府,一路上还叮嘱,要唐黛明天还到他家来下棋品茶,他在家等他,因为他问唐黛的住处,唐黛岔开了没答,聪明的他,知道唐姑娘不愿意告知,也就不再追问。

三人一行,很快到了黄府门外,告辞了一声的唐黛正欲转身回小舅舅的小院,却见一辆马车在他们面前停了一来,从车上下来一男子。

“大哥,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回府了?”黄二公子对着那人问询了一声。

唐黛一听,打了个激灵,顿住欲离开的脚步,大哥?那就是黄大公子了!

抬目朝那人看去,此人身材高挑,气势霸气,面孔与唐二公子有五分相似,但是气质完全一个在天,一个在地。唐二公子书生儒雅,此人身上却透露着阴狠霸道的气息。

“事情处理完了,早点回府。你在府门处干什么?”黄大公子声音清冷的回了自己的弟弟。

“哦,我今天巧遇了一位棋友,这刚从家中下棋出来,我送她一送。”

“棋友?人呢?走了?”黄大公子一双鹰眼从停站在那的唐黛主仆身上扫过,因觉得自家弟弟的棋友应不是两位小姑娘,随意问了句。

“哦,就是那两个小姑娘。唐姑娘,我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与你说过的我家那位很出色的大哥。”黄二公子朝着未走的唐黛道。

唐黛也不躲闪,带了小青朝那黄大公子施一礼。

“小女见过黄大公子。”

“姑娘你是我弟弟的棋友?”黄大公子有些怀疑的问了一句。

“正是。”

“哎呀,大哥,你可别小看这位唐姑娘,人虽小,可棋艺好着呢!”

“是吗?……”

“小女再不回去,家里得着急了。两位公子,告辞。”

唐黛不想再多做纠缠,她今天来这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接下来她得好好的陪他们玩一玩,不等黄大公子下面的话语说出来,打断告辞,领着小青扬长而去。

“呵,有趣,有趣……”黄大公子看着唐黛主仆二人远走的背影,连说了两句有趣!

“大哥……你?”黄二公子见大哥的异样,有些疑惑。

“那两个女子你在何地认识的?”

“哦,就今天在街上买烤番薯认识的。我见那小的长的是面容精致,伶俐可爱,气质不凡,就留意了一眼,当时借挑番薯攀谈了两句。分开后,没想又在府门口碰上了……”黄二公子将今天认识唐黛过程说了一说。

“可说了她的来历?”

“来历并不简单,我特命下人招待时,用了从宫中传来的茶叶招待她,却不想她只尝了一口,就知道是宫中之物,并由此推断我们府里与宫中也有联系。我莽撞了。”

“呵……有点意思,无碍,这上徽府谁不知道宫中的贤妃娘娘,是我们的表姐。后面下棋怎么样?”

“棋艺顶尖,她轻松自如随意就能战胜了我,凤南国恐怕难有匹敌之人,就是上面那两位也恐怕只能与她下个平手。”

“如此厉害!她到底是谁?凤南国最近也没听到过,哪里出现了这样才色双绝的小女子!……”

“她不是我们上徽府的人,家乡在何方,倒是等明天她再来时,可以问上一问。”

“恩……一定得查探清楚,她突然出现在我们这,还试图接近我们黄府,肯定另有目的,不得不防。不管是敌是友,我们都得当心。”

“大哥,哪有你说的那么玄乎,我今天与她二人也是巧合遇到了,而且又是我对她生了好奇心,强行请进府里来的。哪有是她主动接近我们府啊?你想多了。”

“好了,你的事我也没功夫管,反正万事要小心。注意着点,别招了祸事进府。”黄大公子说完,再不理黄二公子,直转身进了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