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怒烧黄府,少主身份被察/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晚上,唐黛与小青正坐在客栈里商量着下一步的动作,影子回来了。

“影子,什么情况?”

“小姐,跟踪了许久,那人去了几个地方,先与那欲跟踪小白的人接了头,说了小院他被抓进小院,又被放的经过。被那人痛骂了一顿,并没有什么有用的消息。我见这人真如他所说的,并不知晓多少秘密。我于是我就转跟了那跟踪小白的人。”

“一直跟着那人去了郊外,他去的地方,防守太过严密,我无法进去。我就在原地等,等他出来后,我将他弄晕了,穿了他的衣服,用了他的牌子,易了容才进去。小姐,我发现一个天大的秘密,那里竟然是……”

影子说到这里,却突然停了,向唐黛二人做了个噤声的手势,飘了出去。不想他再次进来时,后面却带来了一个人。

唐黛定睛一看,有些愣怔了,原来影子后面跟着竟然是一袭红衣,依然一身风华无限的欧阳清。

“妖,妖孽……你怎么来了?”唐黛呆呆的问了一句,因为她好久好久没有看他了,有些突然,有些惊喜。

“怎么?惊喜吧?我来看看你呀!来,来,抱一抱……”欧阳清掩了心底的心伤黯然,依然一副骚包样,张开双手就要抱唐黛。

“惊喜,太惊喜了!一年多没见,这突然就在这见了,太惊喜了……”

“哈哈……”

欧阳清大笑起来,到唐黛面前,真的一把抱住了唐黛。男孩子长得快,欧阳清这两年已经长到一米八多高了,唐黛在他的怀里显得是异常娇小。

“哎呀,放开啦,你再抱紧点,我要憋死了……”唐黛的小脑袋在欧阳清怀里拱着,试图挣扎离开。

“哈……你长得太慢了,你看,都没我胸口高呢?”欧阳清放开唐黛,取笑她。

“没有就没有,我还小,够长的呢!再说,你知道吧?女孩子高,叫亭亭玉立;女孩子矮,叫娇小;女孩子瘦,叫苗条;女孩子胖,叫丰满……反正就是没有无不是的女孩子,缺点也是优点,所以人家说,年轻无丑女。懂吗?”

“……”欧阳清无语的看着唐黛,他还真不知道,有这么个说法!那就是,女孩子都是漂亮的?那男孩呢?高是什么?矮又是什么?胖呢?瘦呢?……幸甚的是欧阳清也只是心里想想,如若问出来,保证他得更无语。

“妖孽,你是什么时候到的?刚刚吗?”唐黛拉欧阳清一起坐下来。

小青见前主子来了,自觉的退到门口守着去了,影子又回了暗处。

“不是,我昨晚就到了。”

“那你怎么现在才来找我?”

因为我来你睡着了!欧阳清在心里说了一句。

“因为,你小舅舅的事我都知道了,我去查这事去了。”

“那你查到了啥?”

“黛黛,我查到的不少……不仅仅是你的事。那黄府的事我们还得从长计议!当时伤你舅舅的人,的确就是黄家大公子,但是黛黛你今天去黄府,已经引起了他的注意。你明天不要去了,我知道你心里现在是报仇心切,但现在就与他们正面对上不是时候。他,毕竟是宫里贤妃的人,而且是她的得力助手,与他对上,就等于与宫里的贤妃对上。”

“那我就这样让他逍遥自在?不,不可能,我管他是谁的人,我肯定要出这口恶气,不然,想到我小舅舅的伤,我夜不能眠,日食不下饭。”

“黛黛,你别着急,先听我说完。贤妃是皇上宠爱的妃子之一,而且是四妃之首。她之所以受到宠爱,也是因为她母凭子贵。当今圣上,有三女,三子,大儿子就是太子,已逝的皇后娘娘所生;二儿子就是这贤妃所生,比太子小两岁;小儿子是淑妃所生,尚只有一岁。皇后娘娘去世后,因为皇上与她感情不一般,所以到现在都没有重立皇后。如今,这四妃之首的贤妃,现在已是野心昭然若揭,不仅惦念这皇后尊位,还有的是想除掉太子,立她的儿子二皇子为太子。”

“黛黛,你想想,上面太子这边的人与二皇子,贤妃的人,已是水火不容,就等着有根导火索,立即就会爆炸开。现在太子还小,为了保护太子,首当其冲就是安王府,还有表哥凤容若。你现在与黄府对上,没出什么事还好,一旦出事,表哥绝对不会袖手旁观,那你这事,就会迅速上升成这根导火索。现在太子,羽翼未丰,还需要一段时间成长,就像上次有人刺杀太子,到最后我们都不得不忍耐了下来。所以,黛黛……你还是得好好想想。”

“我这次本是回长安县见你,但是听说你来这了,我就追了来,不想却发现这边的一些端倪……黛黛,你放心,你小舅舅的仇肯定会报的。但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忍耐只是暂时的。”

“妖孽,我没到这事情这么复杂……只是,我现在想退也退不了,他们一直派人监视着我们,我现在就是想回长安县都不容易了。”

“这个你不用担心,只要你同意,我会安排好的。将你小舅舅,悄悄送回长安县,也不是什么难事。”

“好,但这几天小舅舅还是不能动,得七天危险期过去才行。也就是说得五天后,才能走。”

“可以,我等会就去安排,五天后悄悄送他回长安县。”

“可是,妖孽,我真的还是很不甘心啊!我不想就这么放过他们,我们能不能悄悄做点什么?惩罚惩罚他们?妖孽……”唐黛伸手拉着欧阳清的衣袖,不甘心的摇晃着。

“悄悄的?哈哈……行,可以,完全可以。”

“真的?那我们想想,怎么样让他们吃吃瘪。我想想……用毒放倒?用火烧干尽?用冰冻死他?用水淹了?用土埋了?用银子砸?套了麻袋用棒子捶?还是全都用?”

“……”欧阳清。

小丫头不能惹,不能惹,这一下子金木水火土毒,所有的用法都出来了。黄大公子,你就等着后悔吧!谁让你招惹到不该招惹的人。

第五天的夜晚,突起暴风,连老天爷似乎都在看不惯黄府,帮助唐黛一行人。下半夜正是睡得最熟的时候,整座上徽府一片沉寂,就连夜间打更的人,都被暴风吹得躲了起来。

此时,一辆马车悄悄停到唐黛舅舅的小院中,从车上下来的人,飞入小院,按照事先约好的暗号,在小舅舅的门上敲了三下。

房间里,有了响动,灯亮了,三舅舅将门打开,外面院子门的也开了,一共来了两人,帮三舅舅将小舅舅抬到马车上,还有身边一些贵重物品也搬上车,然后又像来时一样,马车又悄悄的潜入到黑夜中。

另一辆马车在同时又行了来,又有两个黑衣人,从马车抬下一个用麻袋裹着的物体,拖到小舅舅住的房间里,放到床上,打开麻袋,却原来是按预先商量好的,从义庄里偷出来一个年龄与小舅舅年纪差不多,刚刚经过打架斗殴致死的尸体。

黑衣人将踪迹消灭干净,进入厨房,点燃了火,风势渐大,随着外面的大风瞬间将整个院子吞噬在熊熊火焰里……小院外监视的人也被扔进了大火里,伪装成救火来不及逃走被火烧死的模样,做完这一切,等小院烧成了一堆废墟,这两个黑衣人才离开。

而此时,另外两处地方也着火了。

黄府,因下半夜,下人睡得死,火烧得很大了都没发现,还是睡在主院中的黄二公子,因为想着那个有着精致面容,又像小精灵般的女孩子失他的约而失眠了,迷迷糊糊中惊醒才发现府里着火了,爬起来大声嚷嚷。

顿时,府里,呼救火声,救命一声,响成一片……黄大公子披衣起身,正要出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不想,被影子跟踪的那人却急吼吼的跑进了黄府,向黄大公子报告,说是那秘密之地旁边的一无人居住的屋子起火,引起他们那也着火了,火势大,大家来不及抢救,该烧的都烧了!

黄大公子急穿了衣服,顾不得府里也起了火。骑了马随那人往郊外跑去,当看着所有的东西烧得一干二净,全是一片废墟,脸阴沉得像这夜晚的天,死黑死黑的。

“回去吧,这里再派人守着,上面烧了,那下面的可不能让人混进去了。还好放火的人不是知道了这下面的秘密而纵火,旁边那屋子空着,经常有乞丐在那生火取暖,应是没注意给烧着了,又怕被抓住,人跑了,火势一大,就烧到我们这了。”黄大公子自我安慰的对着那人道。

说完二人骑了马又回黄府里去,府里还不知道被烧成什么样了?骑着马刚到了府门口,二人还未下马,却见一个人又匆匆跑来。

“公子,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黄公子一看,是那监视小院人中的另一个,今天应该是轮休在家,这马上天亮了得准备去交班,跑这来嚷嚷什么,不禁皱了眉头。

“什么大事不好了?你这慌慌张张的像什么样子?”黄大公子不悦的问道。

“不是……公子,我刚刚准备去小院那交班时,却发现被火烧成了一片废墟,我们在那监视的人了被烧得不见了原形,我……”

“走,去小院那。”黄大公子没听这人说完,挥了手上的马鞭,打马快奔。

二人到达小院时,已经认不出这是那座小院了,小院原应是院子的那块,水井边,有一个人形物体趴在那,看样子是从井里取水救火,却不想火势太大,自己被烧了。

跟随黄公子的人,伸手从那人颈部摸了一晌,摸出一块烧黑的铜片,看看上面的字,回头对黄大公子说:“是我们的人!”

“到屋那块看看。”黄大公子心下最关心还是那古玉佛。

二人走到原小舅舅的房间那一片,又看到一个人形状的物体,下面还有床上一些未烧干尽的杂物。

“公子,是那人,你看,这有一处没烧完的地方,隐约能看到刀伤,应是那时在我们那里受刑的伤……”

看着这烧黑的尸体,黄大公子,握紧的拳头,手上的青盘都暴起来了,强忍着挥手打碎这尸体的冲动。

“走,回去。天快亮了,不能让人发现了我们在这现场!井水边的我们的人,拖回去安葬了,给他们家人赔偿点银子。”

“是,公子。”

黄大公子回到黄府,看着西北角上,烧得一片狼藉不堪,找不出失火的原因。心里隐约感觉到,今夜的三场火不简单,看似不是直接针对他家的,但是直觉却又是全针对他们家才故意纵火。

是谁,有这么大能力?一个晚上策划了几处大火,他却找不到一丝线索!

而此时,上徽府城边的高山上,唐黛,欧阳清,小青,影子,都站立在那,看着那三处的熊熊火光庆祝般的燃烧。

特别是黄府的大火,火光都照亮了半边天,惊醒了上徽府城的人,大家纷纷议论着,肯定是黄家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才在这四月天刮大风,降了天火,要烧了他们黄府。

“黛黛,这下子心里的恶气消散了一些吧?”

因为风太大,被欧阳清裹进了怀里避风的唐黛,还是被大风吹乱了发鬓,欧阳清伸手捋了捋她的头发,望着山下火光冲天的大火微笑着问唐黛道。

“恩,很好。就是不知道舅舅他们现在到哪了?可是出了城?”

“放心吧,我都安排好了。这火都烧起来了,他们肯定走了,今晚守城的人是我们的人,已经打好招呼了,会放他们过去的。不一会,就会有消息传着过来。”

“少主,我们的人刚传了消息过来,他们已经出了城门安全往回走了。”欧阳清话音刚落,就一穿着黑色夜行衣的人落到他们的面前禀报道。

“小院那呢?收拾干净了没有?”

“三处都按计划全部完成了。没有留下一点蛛丝蚂迹,他们查不到的。”

“很好,下去吧,今夜参加的兄弟们回去后,楼里有赏!”

“谢少主赏赐。”黑衣人道了声谢,消失在夜色里。

“妖孽,他们是谁?称你少主?全是你的人?我说你怎么在短短几天之内,能将这事安排得这样天衣无缝!看来,我是小看你了啊。以为,你真的只会做生意呢!”

“呵……你不了解我的地方还多呢!要不要再好好了解一番?还有,这样的我是不是很帅气?怎么样,心动了没有?”一听唐黛夸赞他的欧阳清,脸上刚刚那严肃的神色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又回到了骚包傲娇的状态。

“切,你别打岔,老实回答我的问题。”

“哎哟,被你看出来了,算了,我老实交待。迟早都要被你鬼精灵的小丫头发现了。”

“噗嗤……”一旁的小青听得笑了起来,前主子对现主子一点法子都没有,别说用刑,小姐连眼都不用瞪,前主子立马举手乖乖招认了。

连躲在暗处的影子,难得的都抽了抽嘴角。

“小青,你笑啥?你应也知道,是吧?这可是你的前主子。你俩,哦,不,还有小白,你们仨,合起来伙来骗我,还要骗我到啥时候?”听了小青的笑声,唐黛的小嘴噘了起来。

“没,没,我可没骗你……我啥都不知道,你让前主子与你说吧。嘻……”

“黛黛,天下第一杀手组织天星楼,你知道吗?”

“知道啊,上次好奇宝宝的事,不就是他们干的嘛?忒坏了!”

“……”欧阳清。都是表哥,这事没法解释了!

“黛黛,你这误会深了,我得慢慢向你解释……天星楼实际上是表哥凤容若统领下的江湖组织,但因表哥现在统领军马,在朝里任职,不方便出面管理江湖上组织,所以天星楼的事,都交给了我来管。天星楼创办之初,就有个规矩,楼里所有人只认”天星令“,不认人,表哥将天星令交给了我。所以,现在楼里所有人,都只认我这个握有天星令的少主。”

“那好奇宝宝的事,是表哥设下的圈套,就是为让那些人,赔了银钱又折兵。”

“……”听了欧阳清的解释,唐黛沉默着久久无语。

这二人,还有多少秘密是她不知道的?也许,她小看的人,不止是欧阳清,还有凤容若!

随着对他们的深入了解,她今夜突然明白了,他们二人合璧,一个统领兵马,一个聚敛银钱,目的一致,那就是支撑好奇宝宝的那个位置,是好奇宝宝的强大后盾!

“黛黛,黛黛……你怎么了,生气了?我们不是故意要隐瞒你的,事情知道的少,你的危险就少。这次若不是黄府的事,逼出了我的人,也许我们还会更晚告诉你的。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欧阳清见唐黛听了后,一直低着头沉思,以为她生气了,手忙脚乱的解释。黛黛生气起来,是可怕的。就像上次在京城那样,到现在欧阳清记忆犹新,他可是不敢再招惹她生气了!

“啊?啊!没事,我没生气呢,我只是突然想到了许多事,所以想入谜了。”

“哦,你没生气就好。我可怕你生气了……表哥要知道我又惹你生气了,他也会削我的!”此时的欧阳清哪有一个天星楼少主的模样,那样子要有多委屈,就有多委屈。

“你瞧瞧你的模样……从我认识你的第一天开始,你就是这样,明明大了我许多年岁,还要在我面前撒娇,你羞不羞?我都替你害臊呢!”

唐黛笑着在欧阳清怀里抬起粉脸,垫起双脚,伸出白胖胖的小手,在他脸上作乱,揉捏了几下。

“嘿嘿……黛黛,走了,不说话了。天要快亮了,我们得下山,山上风太大,我也怕你冻着,要生病了。”

欧阳清将唐黛再次裹进怀里,像来时一样,运起轻功朝客栈中飞去。进了客栈,唐黛窝在欧阳清暖暖的怀里都睡着了。欧阳清将她放在床上,像上次那样如法炮制,搂着她又睡着了!

只是,这次没点她的睡穴,等日上三竿,唐黛醒来,睁开眼时,却发现床上多了个人,吓了一大跳,看清楚是欧阳清时,知道他应是昨晚太困了,在自己床上就睡着了,看他睡得香甜,也没生气,放下心来。

又拿小手象征性的拍了拍小心脏,吓死宝宝了,还以为房间里进了采花贼呢!

此时,那睡着的欧阳清一双桃花眼上长长的睫毛却偷偷的动了动……其实,唐黛一动,他就醒了,他以为又要挨黛黛的骂了,却不想唐黛只拿小手拍了拍吓了一跳的心脏,最后竟还怕吵着了他,轻轻的从被面上跨了过去,起床去洗漱了。

睁开一双水润润的桃花眼,深情的凝视着走出去人的小小背影,嘴角满是笑意……黛黛还是很温柔,很体贴的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