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鲜衣怒马,烈焰繁花/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唐黛洗漱完回房间,发现欧阳清睁着眼裹在被子里,赖在床上也不起来,不禁眼角抽搐。

“妖孽,你这是装三岁宝宝呢?起来了,回去了。”

“不要,我不起来,被窝里暖和。”

“行,你不起来,你赖这哈,我走了。”

惯你坏习惯?哼。唐黛转了背不理他,这里事情已了,动手收拾自己的东西,准备回长安县。

“黛黛……你拉我起来,你不拉,我就不起!”

“……”唐黛。

而此时,小舅租住院子的东家大婶,看着烧得啥也不剩下的院子,欲哭无泪。今天一大早起来,她与当家的看到自家桌上从天而降的十几锭银子时,高兴得不知道说什么才好,赶紧燃香拜佛,感谢菩萨送财到家。

却原来,感情菩萨这银钱也不是白送的啊,是知道她家的院子遭遇了大火,补偿他们的啊!又赶紧报了官,院子大火可是烧死了人命。

昨晚一夜的大火,不仅惊动了官府,更是惊动了老百姓,一时流言绯语,漫城飞扬,甚嚣尘上,走在路上的欧阳清与唐黛听了,不由相视一笑,没想到这三把火还烧出了这样的效果啊!

现在的黄府,可是又伤了银钱,又丢了名声,气得黄老太爷将黄大公子叫来,狠狠的训了一顿。

“妖孽,就我们三人,也不用马车了,师傅他老人家不用管他,我们骑马回去吧?骑马回去快,而且这个时候风景正好,天气暖和,骑马不冷,还可以观景。”

“可行。只是,你会骑马吗?”

“我会什么还得与你禀报一声啊!我这样说了,自然是会了,怎么?惊讶吧?心动吧?帅气吧?”唐黛翻了翻白眼,用昨晚欧阳清回她的话,又回回去了。

“哈哈……好啊!心动,帅气!走,买马去,咱们比赛,看谁骑得好?”

“你说的!谁输了谁学狗叫。走,买马去。”

跟着的小青,看着两个主子,不禁抽了抽嘴角,两个贪玩的家伙。三人去了马市,各挑了一匹自己喜欢的好马。

欧阳清依然是他的风格,挑的是一匹成年壮马,马蹄踏雪,但除了四蹄,马身上下的毛皆是火红的颜色,跑起来,长长红色的鬃毛似火苗一样飘扬跳动。

唐黛因为人小,选的是一匹刚成年的小马,这马周身至蹄子都是雪白的毛,站在那雪白一团,玲珑可爱。

马市的老板,脸笑成了一朵迎风的向日葵,这都是好马啊,价值千金,他以为要等些日子才能卖出呢,没想到这马刚来,就碰到这样懂马又一掷千金的买家!忙给三人马又配了三副精致舒服的好马鞍和马镫,说是送给他们三人,不收银钱。

付了银子,三人牵着马,出了马市,穿过闹市,欧阳清纵身一跃就上了马,火红的衣裳配衬上火红的马,立在人间四月天的春风中,俊美无双,让唐黛体会到“鲜衣怒马”这四字的终极境界!

再反观自己,亦是一身淡绿轻纱的春装,轻跃上白雪俊骑,又何尝不是体现了“鲜衣怒马少年时”的万众瞩目之姿。

见唐黛也轻巧飞身上了马,欧阳清惊讶之中,挑了挑眉,黛黛总能给他无尽的惊喜!

“走咯!”唐黛首当其冲,打了马,纵马而去,欧阳清与小青也立即策马跟上。

顿时,俊马美男,和着倾城之色,马蹄踏铁,踏过大道,尘土飞扬,踏过香径,蹄香惹蝶,风灌锦袍,轻纱飞舞。路人侧马,万人倾倒。

鲜衣怒马,烈焰繁花,青春作伴好还乡!

三人骑马飞奔了一日,已出了上徽府的地界,进入庆安府。

唐黛勒了马绳,停着等落在后面的欧阳清与小青。一晌后,二人出现在唐黛的视野内。

“哎,黛黛,我太佩服你了,没想到你马骑得这样的好。”欧阳清停了马对着等他的唐黛说。

“一般,一般,天下第三。你可是输了哦,要学狗叫。不过,骑了一天累死我了,得找个地方歇歇。”唐黛伸手揉了揉屁股。

“小姐,再往前走一走,有一个大镇子,小公子的书院就是在那儿,小姐要不要趁机去看一看?”小青接话说。

“咦,对哦,我差点忘记了三哥在这边呢。那走吧,我忍忍,天黑之前赶到那。”

三人继续打马狂奔,一个时辰后,终于在天黑之前赶到镇上,进镇的路口,竖立一个大大的石碑,上面写着“惠山镇”三个大字。

“怪不得三哥的书院叫惠山书院呢,原来是根据这镇名来取名的。”唐黛瞥了眼路边的石碑道。

进了镇,三人下了马,牵着马在路上走,惹得路人纷纷观看,不时与身边的伙伴低头贴耳的议论两句,又拿眼睛看看三人,受注目礼最多的当然是被唐黛称作妖孽的欧阳清。已经习惯被围观的欧阳清,直腰昂首的走着,也不管那些好奇的眼光。

毕竟是小镇人家的女子,对着三人好奇,惊艳,也不敢似京城那么疯狂,丢帕子,丢花……一行三人安全无险的走过,找到镇上最大的一家客栈,住了下来。

三人好好休息了一晚,第二天步行寻找到惠山书院,尚未走近,但望见一座粉墙黛瓦的建筑掩映在绿树繁花中,朗朗的读书声远远传来,油墨纸香,书香气息刹那间扑面而来。

唐黛寻了守门人,却被告知授课间,闲人不得到访。最后欧阳清不得不亮出自己的身份,说是要寻找书院的山长,守门人让三人稍等,自己进了书院内禀报。

等了半晌,守门人回来,身后跟着一个约莫五十岁左右的老头,瘦削,却双眼给人甚是锋利的感觉,少了三分为人师尊的儒雅之气。

“圣家子见过欧阳公子,不知道公子远到,让公子久等了,有请。”那老头一见欧阳清立行礼问好。

“山长不必客气,我也是路过此地,因小友的哥哥在书院求学,欲见上一见,不想被告知不得寻见,山高路远的,就这样走了,甚是不甘心。无法只得鲁莽求见山长,还请山长原谅,不要怪罪。”欧阳清也不拐弯抹角,将事情前因后果道出,免得圣家子有所误会。

“原来如此!无碍,无碍,既是如此,请跟我来,先到我处歇息,我吩咐人去关照一声。”圣家子听明白,看了欧阳清身边的唐黛与小青一眼,也不多问,带着三人就往书院里走去。

穿过层层楼舍,不久到一处大院前停下。

“三位请,这里便是老头我的歇息之地,三位进去稍作歇息。”

进了院内,果然是书香清幽之地,院内绿竹修长,春兰吐香,水声潺潺,几株杏花,桃花芬华芳香,藏匿于翠竹当中,有的又悄悄探一枝来,似害羞的少女,半抱琵琶犹遮面。

还未踏进屋内,却听一阵悠扬的琴音从里面飘出,优美的旋律若展翅的蝴蝶,缠绵灵动,在清静的院内缭绕……几人不由得顿了脚步,侧耳静听。

“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好曲,好曲!山长,恕我冒昧,不知是何人所弹?”等琴声停歇了,唐黛出口相赞。

“是小女……”山长正欲回话。

只见帘子掀处,里面走出一个娉娉婷婷的女儿来,大概双八年华,身着粉色衣衫,绿鬓如云,粉面桃腮,一双多情桃花眼,秋波微转,看向众人,却在有意无意间,含情的眼光瞥向唐黛身边的欧阳清。

“爹爹,这是有客人到访?小女若怜见过大家。”那女子不等自家爹爹的介绍,有着纤纤十指的双手叠于腰间,双腿半屈,行了标准的见礼。

“呵……怜儿过来。我介绍一下,这位是小女若怜。这位是欧阳清欧阳公子,这位是……”山长介绍后,看着唐黛与小青却不知如何介绍。

“我是欧阳公子的朋友,我姓唐,名黛。这位是我的丫鬟小青。我今天是来看看我在这求学的三哥,他姓唐名绝。麻烦山长了。”

唐黛也不等欧阳清介绍她,直接爽快的将自己介绍后,又将自己的目的说出。有事说事,她最是不喜与人弯弯绕绕,嫌麻烦。

“哦,原来是唐绝学子啊。知道,知道!凤世子举荐的人,此学子也是极其聪明,来这只半年后就立马赶超他人,跃居第一!将来必定前途无量,不愧是凤世子举荐的人。”

“谢谢山长夸奖,是学院里夫子教得好。书院夫子学识渊博,学风严谨,可是远近闻名的!”

“哈哈……小姑娘会说话。”山长听了唐黛的马屁,高兴的大笑了起来。

“爹爹……客人还站着呢。”若怜见二人说个没停,将别人都撂在了一边,不由得着急的提醒自己的爹爹。

“哦,哦……三位快请坐。”山长看了一眼被被冷落的其他人,忙请入坐。

几人寻了位置坐下,山长看了眼女儿,准备吩咐她去叫唐绝来。

“怜儿,你去书院寻那叫唐绝的学子,通知他来我这,告诉他,他的妹妹来探视他来了。”

“爹爹,那里都是男学子,女儿去怎么方便?让唐姑娘与她的丫鬟一起去吧,进了学院内,也没人拦她。”

“也是。唐姑娘……得你亲自去走一趟咯。”山长倒是对唐黛印象甚好,抱歉的说了句。

“无碍,那我就去去再来。”唐黛说完起身与小青就要出了小院。

“黛黛,等等我,我陪你一起去。”

“不用,就你这妖孽样,又得引起轰动,我可不想又被人观看,甚至是碾压至死。小青,走。”唐黛嫌弃的挥了挥手,带着小青出了院门,寻唐绝去了。

“……”欧阳清。黛黛这是又嫌弃他招风了?

“哈哈……小姑娘说话甚是直爽可爱啊!”山长摸着下巴上不存在的胡须,大笑的点评了一句。

妖孽就是一大朵移动的桃花,走到哪都招惹小桃花,那山长的女儿,一双眼睛都快沾在他身上,扯都扯不下来了。

还她是女子有男学子的地方不方便去!她是女子,我唐黛就不是女子了,小青就不是女子了。她是正好找了借口将我二人赶了出来,好与妖孽多相处一会吧。

一路腹诽着的唐黛与小青一路寻了过去,不时低头用脚不满的踢着路上的小石子。

“谁呀?谁拿石子扔我!咦,小妞……是你。小妹,你怎么来了?”

唐黛脚下的石子无意识往前一踢,却不想正中了另一个过路的人,那人埋怨着回过头来,看见是小妹小妞立即惊喜的喊着。原来被石子砸中的人正是唐绝。

“呀,三哥,是你啊?我正准备去寻你呢,你这就来了。你这是准备去哪?”

“我听门口的守卫说,说是有三个人来寻我,被山长带走了,所以我就准备去山长那看看是谁呢。没想到,是你来了,还碰上了,哈哈,好巧。”

“嘿嘿,是巧。三哥,你又长高了哦。再过两年,我的三哥可是要长得更俊俏了呢。”

唐黛伸手亲昵了拉着唐绝,仰起小脸,看着他。唐绝现在大概有一米七了,在同龄人中算是高的。

“切,你这小嘴甜的。三哥还不知道你的,哪怕我长成一棵歪脖子树,你也得夸我好看。不过,你这话我爱听,三哥我喜欢。哈哈……”

“嘻嘻……”唐黛也跟着笑了起来。

“对了,小妞,不是说有三个人吗,还有一个是谁?”

“还有一个是妖孽。若不是他,你这书院门我都进不来呢,书院管理得好严。”

“哦,欧阳公子啊!是啊,管理若是不严,哪会有那么出名。”唐绝听了点点头道。

“走吧,回山长那。三哥,你什么时候可以再沐休两天?”

“哈,明后两天。正好你来了,我陪你出去玩,去踏春。哦,对了,小妞,说这半天都忘记问你了,你怎么到这来了?你着急回家不?”

“好啊,好啊,我们出去玩。我不急啊,这边的事情都处理好了,家里种水稻的事有大伯在,大哥还说也要回来,他们都在,我放心。”

唐黛一听三哥有时间陪她玩,立即就答应了,高兴的蹦蹦跳跳的走在唐绝前面,转着圈,头上的小辫子忽闪忽闪的,系发的嫩黄色丝带在风中飘舞,似精灵般可爱,灵动。

将走在后面的唐绝看得都呆了,小妹长得是越来越风姿卓越,灵动飘逸!等她长大了,是不是就像书上说的“有倾城之姿”呢!那该得有什么样的男儿才能配上她?

“三哥,发什么呆呢?走啦。”

“来啦,来啦。”唐绝听了妹妹的催促声,回过神来,加快了脚步。

等三人来到山长的院内时,走入屋内,却不见了山长,屋内只剩下了欧阳清与山长的女儿若怜。

唐黛扫眼看过去,二人正头碰头的的在看着什么,欧阳清倒没什么,正认认真真的看着,那若怜却不时抬了眼,含情脉脉的看一眼欧阳清。

唐黛不禁抽了抽嘴角,出声干咳了一声,提醒二人。听到唐黛的咳声,那若怜迅速离开,找了位置端正的坐了下来。

欧阳清双眼从看着的东西上收回,见是唐黛带着唐绝回来了,忙出声招呼。“黛黛,你回来了?咋这么快!唐绝兄弟,你来了,好久不见。”

“欧阳公子好。麻烦你陪着小妞,走那么远的路从家里过来看我。”

因还不知唐黛为何到这来了的唐绝,以为几人是从唐家村来的,就与欧阳清客气了一句。

“唐绝兄弟,你客气了哈。你与我有什么好客气的?别说到这里,就是陪小妞去趟京城,也不过是一句话的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