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踏春赏桃花,泛舟情人湖/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欧阳清听了唐绝的话,知道唐黛未与唐绝说小舅舅的事,也就装作不知的,与唐绝互相客气了一番。却不想,坐在那的若怜将二人的一番对话听在耳中,脸色微变。

拿桃花眼看了看唐黛,心下暗忖,这唐姑娘虽长得精致,可是看着还是小女孩子,她究竟与这欧阳公子是什么关系?但二人看上去关系甚是不一般。如若以后要接近这欧阳公子,那这小女孩就是一块跳板,我得与她亲近亲近,套套交情,才能达到心里所愿。

若怜想到这,轻启朱唇。

“唐姑娘,书院明后两天正巧沐休,你哥哥唐公子可是有时间陪你在这走走啦,你可别小瞧了这小镇子,离这不远处可有一处湖光山色秀丽之地,那里有一个大湖叫情人湖,湖边有大片的桃花林,梅子林,每天春季桃花盛开时,小镇内外慕名去游玩的游人可是不少。”

“呵……谢若怜姑娘相告,我刚刚还与哥哥商量来着,准备让她带我出去玩呢!妖孽,你去不去?”唐黛回了若怜,侧过头又问欧阳清。

“去啊,既然有景色如此秀丽之地,为什么不去?也正好有机会陪你出去玩玩,散散心。”欧阳清也立即答应了。

“好嘞,那就说定了。三哥,你今天可还要去听先生授课不?”

“要,今天还有一天极重要的,我走不了。小妞,那就说定了,你们等我一天,明天我陪你出去,就刚刚若怜小姐说的地方。我也听说,那里的景色极佳,正好借此机会去游玩游玩。”

“唐公子,唐小姑娘,不知,明天能否带上若怜我,若怜也甚是喜欢那处桃花美景。因平日里也没有伙伴一起,我孤身一人,又不敢独自去。所以……”若怜说到这,拿双眼看着唐绝,唐黛,还有欧阳清,话里的意思,想同大家一起去,但是又怕他们不同意。

“若怜姑娘若是想去,就与我们一同去就是了,正好我还有两个相好同窗也老早说想去,明天大家都一起,肯定热闹。”唐绝不知若怜的用意,以为她真的是想去,没等妹妹的回答,立即答应了。

“谢谢唐公子,那明天若怜就在家等候啦。”

“行,明天我们走时,来叫上你,你准备一下便可。”

“三哥,我与妖孽,小青,我们三人明天骑马去,你打算怎么去?”唐黛见唐绝答应的干脆,也不好下了三哥的脸面,只是提醒了一声。

“哦,对。妹妹,明天我与你共乘一骑,可行?我那两个同窗家就在镇上,他们也有马,可以骑马去。”

“恩,可以的。”唐黛点点头。

“那若怜小姐,你呢?”

“我……我不知道。”

听说都骑马去,而且欧阳公子也是,唐绝兄妹能坐一骑,那她是不是可以……?所以,装作无奈的低了头,又抬眼瞧着欧阳清,意思很明显。

看着若怜的这副模样,唐黛在心里摇了摇头,也不吭声。唐绝此时才感觉出了点什么,拿眼瞧了瞧妹妹,再瞧了瞧若怜,见她的眼光盯着欧阳清,忙紧抿了嘴唇,也不吱声。

似乎又在走神的欧阳清,感觉空气静了下来,一双桃花眼从几人身上掠过,瞥了若怜一眼,似没有听懂她的意思,不在状态的继续沉默。

“我不会骑马,明天我自己坐马车去,只是马车比你们骑马要慢,你们等等我,可以吗?”

见欧阳清沉默不语,若怜咬了咬嘴唇,欺欺艾艾,柔弱可怜的问道。

“行,那我们骑慢点,反正是去游玩,又不是赛马,要那么快干什么?”唐黛回了一句。

“欧阳公子,小妞,那我先回去听课了,明天再会。”

“好的,三哥,明天吃好早饭我在客栈等你,就是镇上最大的那家客栈,客栈名字叫迎来送往。”

“哦,那家我知道的,明天等我。”唐绝说完,与若怜也打了声招呼,转身回去听课了。

“妖孽,我们也回吧?”

“好,走。”

“唐姑娘,晌午二位就留在我们这吃晌午饭吧?这大老远来一趟,我总得尽二分地主之谊。可行?”

“若怜姑娘客气了,只是我们长途跋涉而来,明天又得出去游玩,小妞累着了,趁今天要让她她好好休息,明天才有精神出去。”

欧阳清终于启唇回了句,二人站起,与那若怜告辞,回了客栈。回行的路上,唐黛拿眼瞅了欧阳清好几眼。

“你老看我干嘛?我脸上长东西了?”欧阳清见唐黛眼光有些怪异,摸了摸脸道。

“没有。是你的这张妖孽脸太招人了,到哪都是桃花,砍都砍不完的那种。”

“啊!桃花?什么桃花?”欧阳清一脸蒙逼的看着唐黛,表示他没懂。

“……”唐黛无语的翻了翻白眼。

哎,与古人沟通就是困难,我都不想说话了。哪有豆腐?快给我块豆腐,让我撞豆腐去。

“恩?问你呢,小妞。什么是我的桃花砍也砍不完?上次表哥凤容若也说过一回。”欧阳清突然想到上次在京城唐黛发脾气那次,凤容若也怒气冲天的说过这话,可是他真没懂啊!

“哈哈……真的?凤容若居然知道桃花的意思?哎呀,不得了,他真是聪明绝顶,佩服,佩服!”

“妖孽,你是真傻,还是假傻啊?你知道算命先生说的桃花运的意思不?”

“知道,这个当然知道的。”欧阳清想了想,这个他是知道的。

“喏,桃花就是这个意思啊,就是说你桃花运特别望,砍都砍不完啊。”

“黛黛……我哪有啊?不就凤笑笑那傻子一个吗?还砍都砍不完。”

“唉……妖孽啊!我不得不说,你虽有一张妖孽脸,但神经极大条啊。我不得不替那些喜欢你的女子默哀三分钟!”

“哦。我好像是有那么一点感觉迟钝,但这是没办法的事啊,不管是这张脸,还是感觉迟钝,不都是上天给我的,我又不能自己选择。”欧阳清一脸无奈的看着唐黛道。

可是小妞,你说我感觉迟钝,我咋感觉你比我还感觉迟钝呢,我喜欢你,你都不知道!欧阳清在心里默默的说了一句。

“哈哈……那倒是。走吧,到时候我提醒提醒你就行。要是正好哪一个也是你喜欢的,你就与我说一说,我帮你牵牵线,勉为其难的做个媒也是可以的。”

“……”欧阳清。

黛黛一高兴就抽风!这是小舅舅的事解决了,一把火烧了黄府出了口恶气,这今天又见到自己三哥了,开心了就不正常了。谁要你给我做媒?我只要你做我的媳妇儿!

“妖孽,说到桃花这眼前就有一大棵哈,你可得处理好了,别像凤笑笑那样,到时我又莫名其妙的蒙冤遭殃。再那样,我可是懒得理你了。”

“你是说山长的女儿?若怜?她有吗?我与她是第一次见面,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她这叫一见钟情,懂不?”

“……”欧阳清。都是你有理!你有理你说话,我没理我闭嘴。

二人一路上说说笑笑,斗着嘴回了客栈,就等明天唐绝沐休一起出去玩了。

第二天,唐绝,还有他的两个同窗,山长的女儿若怜,一齐到了客栈,在客栈外等唐黛一行三人一起去情人湖。

因为要骑马,唐黛换了装束,拆了头上古代的发髻首饰,将头发高高的束起,束了一个马尾在脑后,上身穿了一件大红色的长袖夹衣,胸前长长的带子系了个蝴蝶结飘在胸前,外面再罩了一件利落的黑色超短装,面料上面镶嵌着金丝,下身是与短装同色同样面料的黑色长裤,脚蹬与红色夹衣同色的红短靴。

这套衣服与鞋子是为二姐唐华开绣铺时根据现代样式设计的,做出来后效果特好,她舍不得卖掉,就自己留下了。

在家种田时也一直穿不上,这次来这时,是娘亲李氏给收拾的包袱,她没心思检查,没想到李氏将这些衣服都给她收拾带过来了,正好今天穿上。

大家都站在客栈门外,等唐黛,欧阳清到了,小青被唐黛吩咐也先下去了,就她一个人在房间里对着铜镜捣鼓。

当客栈门口的众人,看着这一身打扮的唐黛从客栈中走出时,脸上都露出了被惊艳到的神情。马车里的若怜,掀开帘子,看着这一身打扮利落,冷艳的唐黛飞上骑上白马时,心里不知道是该羡慕,还是嫉妒。

她觉得上天对这女孩子太青睐了,给了才华,美貌,智慧……她刚刚来时,可是与唐绝好好的打探了一番,才知道自己太自信,太轻敌了。

她曾以为自己才貌双绝,琴棋书画无所不通,在这凤南国排不上第一,可也是名列前茅的,可是与眼前的女孩子比,她总觉得自己身上缺少了什么!

若怜侧眼看欧阳清的神情,他也正盯着唐黛看,眼里除了惊艳,还有看别的女孩子眼神里没有的,是与众不同的,里面隐匿的是宠溺,深情……不禁紧张的绞着手上的帕子,紧咬的嘴唇都差点咬破了。

她感觉到了威胁,来自这小小的女孩子的威胁,看她年龄虽小,可是那一身独特的气质,无双风华,纵观凤南国与她同岁的女子,谁能与她比?

不行,她得想个法子,趁欧阳公子还在时,抓住他的心,等他走了,她就一点机会也没有了。

就在若怜万千思绪间,唐绝上了妹妹的马,二人同坐,一行人出发往情人湖而去。

路的确不是很远,大约半个时辰后,众人来到湖边。这地方果然秀美至极,看着这情人湖让唐黛想起了现代杭州的西湖,只是不知道这情人湖是不是也有西湖那样的一个关于白蛇的传说,也有西湖那样的一个断桥风景?

几人来到湖边,远远望去,一大片桃林,似一片粉色云霞飘曳在蔚蓝色的湖水边,蓝色的湖水相接着远处的蓝天,天水不分,桃花倒映,美不胜收。

湖面上载有游客的小舟划过,荡起波光粼粼,惊起觅食的海鹭,展开白色的翅膀翱翔翩翩飞舞。湖边四周到处都是穿着各色衣衫的踏春游人。

王勃的那句“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放在此处,稍做改动,也是应景的。

“啊!好美啊!……”

唐黛跃下马来,冲着湖心高喊,引得游人侧目用奇异的眼光瞧她。唐绝看着抽风的妹妹,宠溺的摇了摇头。

众人都下了马,若怜也下了马车。

“黛黛,你看那一大片的桃花,煞是好看,走,我陪你去看看。唐绝兄弟,你们慢行,我与黛黛先行一步了。”

唐黛的马,被唐绝牵着。欧阳清又轻跃上马,弯下腰,长手一捞,搂住唐黛的腰,放于身前,纵马朝那片桃林奔去。

只觉自己身子一空的唐黛,等醒过神来,人已经在马上,亲昵的背靠在欧阳清怀里,不禁抽了抽嘴角,这妖孽又给她惹事,就知道炫!唐黛都能想像得到那山长的女儿此时该是用什么样的眼神射她了。

此时,若怜看着欧阳清怀拥唐黛,纵马狂奔,眼神黯淡下来,从内心悄悄升起一股叫做嫉妒的情绪,似一条幽冷的毒蛇,慢慢的缠上她的心间。

“若怜小姐,走吧,我们不急,这一路风景甚好,我们一边欣赏一边慢慢走过去。”唐绝说了一句,带着众人,朝桃林的方向慢慢而行。

欧阳清骑着马,直接穿进了桃林,二人顿进觉得自己到了一片仙境,头上桃花飘飞,地上的落花被马蹄一踏,溅起阵阵粉红的浪花。

“妖孽,我们下去,牵着马走。这桃林太漂亮了,我要自己去感受……”马背上欧阳清怀里的唐黛看着眼前的美景,欢喜得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她得脚踏实地的去感觉,要不然还以为自己做了个美丽的梦境呢。

“好。”

欧阳清深深的看了一眼唐黛,抱着唐黛跃下马,只是背对着他的唐黛,却未看见欧阳清眼里的那一抹能溺死她的深情。

看着欢呼雀跃在桃林中,婉若精灵的唐黛,欧阳清突然觉得,如若这辈子不能与她与耳鬓厮磨相守,哪怕就是这样默默的守护她一辈子,守护她的幸福,也是好的!

“妖孽,快来,这里一大片的绿草地,上面飘着被风吹来的桃花,就像绿色的地毯绣满了粉色的花瓣一样的美,我好想在上面躺一躺啊!”

唐黛高声的招呼着在她身后不远的欧阳清,说着,一屁股坐下来,往那草地上一躺,人睡成一个大大的大字,微眯着凤眼,避开直射来的阳光,假寐。

整个身心沐浴在鸟语花香,四月温暖的阳光里,全身都放松在大自然的唐黛,突然有些感动,生活其实很美好,也很幸福,只是你需要一双寻找美好,寻找幸福的眼睛罢了。

欧阳清放开马的缰绳,任由它自由的去寻找水草鲜美,静静的坐在唐黛身侧,眼着一双桃花眼,看着满心愉悦,眯着眼的唐黛。

她是如此的容易知足!一场桃花雨,或是一缕四月的暖阳,亦或是一片绿色的草地……都让她满足而幸福。

黛黛,如若我抛弃这恼人的身份,用我的一生陪你浪迹天涯,年年陪你看这桃花笑春风,你可又是愿意?

“黛黛。我……”

“恩?怎么了啦?”唐黛听欧阳清在身侧说话,仍未睁眼,享受着自然给自己的美好馈赠。

“没什么!没事叫你一声,看你是不是睡着了。”欧阳清终于还是没有出口,话到嘴边又换了话题,心里暗恨自己的懦弱。

“呵……哪能这一会就睡着呢,我昨晚睡得可好了,一点也不困。我只是喜欢这样,闻着花香,听着鸟语,沐浴着阳光,还有最好的朋友在身侧,安心而美好。”

“哦。”欧阳清低低的哦了一声,没再说话,静静的坐着,黛黛的心里,他只是她的朋友而已!

“哈哈,你俩躲到这来啦?我就说我判断的没错嘛,跟着马蹄印走,准不会错。”突然传来唐绝的笑声,打断了二人之间的宁静。

唐绝带着两个同窗,还有若怜走过来了。听了唐绝的声音,唐黛睁开眼坐起身。

“三哥就是聪明,这里也能找到。哈哈……”唐黛心情好,拍起自己哥哥的马屁来。

“小妞,刚刚从那湖边走过来,看有许多人泛舟湖上,游湖赏景的,我看极有情趣。若怜小姐说,她也想去湖中泛舟游一游。你呢?可以想法?”

“是吧?那走吧,我们也去瞅一瞅。”唐黛听哥哥想去,忙答应了,一行人慢慢的走出了桃林。

若怜不时悄悄拿眼看欧阳清,但欧阳清至始至终都没看她一眼,眼神不是落在风景上,就是在唐黛身上了,心内感觉到受到了伤害,放她这样一个才貌双全的大美人不看,看那小萝卜头,小萝卜就是长得再好,那也是一个小女孩子啊!嫉妒的情绪没然而生,越来越更甚,那条毒蛇更是蠢蠢欲动。

几人到了湖边,付了银子,租了两条小舟,因小舟上限制一条只能坐三人,唐黛一行六人,租两条正好。

“唐姑娘,我与你坐一条可好?”若怜一见,先下手为强的选择与唐黛坐一条,因为她知道,欧阳公子必定会跟着唐姑娘一起,她算是看出来了。

“好,你与我坐一条,我这条还缺一个人,谁坐?”

“黛黛,我与你一起,小舟行在湖里危险,我得保护你。”

“行,那就你与我两个坐一条。三哥,那你与你两个同窗坐一条哦。”

“没问题的。”唐绝答应了,带着两个同窗往自己的小舟上走去。唐黛一行三个也上了自己的那条小舟。

三人刚坐好,艄公便摇起了小桨,向湖中驶去。

游于湖中,唐黛顿觉自己与这湖水融于了一体,身心宁静无波,怪不得孔子说“仁者乐山,智者乐水”,是不无道理的,人的品质也会受自然山水无形的影响的。

人和自然是一体的,古人对大自然充满了敬畏,要时时与大自然对话,与大自然相谐,以大自然作比,实现地利人和,天人合一。所以才会有庄周梦蝶,不知我是蝴蝶,还是蝴蝶是我;才会有陶渊明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才会有李白的“独对敬亭山,相看两不厌”罢!

就在唐黛与欧阳清沉浸入大自然的美景中而思绪万千时,坐在舟尾的若怜,心中却也在天人交战,思绪速转,她要怎样才能抓住这次机会,让欧阳公子接近于她,心动于她。

对湖自照,见湖水倒映着自己楚楚可怜的身影,脑子里亮光闪过,心生一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