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 施计落水,世子被戴绿帽子了?/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舟上只有欧阳公子与艄公两个男子,且欧阳公子他也说过,是来保护她与唐姑娘二人的,如若她掉入湖中呢?四人中肯定只有他来相救,唐姑娘是女子必定不会,艄公要撑小舟保证唐姑娘不掉入水中,也不会!

如若欧阳公子入湖救她,那她与欧阳清就有了肌肤之亲,且他成为自己的救命恩人,那羁绊一多,托爹爹与他说一说,她愿以身相许,报他的救命之恩,也不是不可能的!那她不就如了心愿,成功了,湖水再冷再凉,她也值得!

于是,心里决定好的若怜装作欣赏清澈的湖水,还有偶尔游上来透气的鱼儿,起身半蹲于舟边,又趁欧阳清与唐黛不注意,身体一斜,“啊……”的一声,落入了还是四月天满是凉意的湖水中。

而此时的唐黛正好回过神来,坐在若怜身边的她,听着若怜的一声惊叫,迅速反应过来,扑过身子,伸手就要将若怜拉住,但是让她想不到的是,小舟在她的扑力下,失了平衡,若怜没拉住,“噗通”一声,她也跟着落入了水中。

“黛黛……”欧阳清惊叫一声,迅速跳入了湖中,伸手立即将唐黛捞起,带回小舟上,正欲再次入水救那惹怜。

见一人已救起,而先掉入水中的若怜还在水中,那年轻的艄公放了手上的桨,任舟自横,先欧阳清一步跃入水中半晌后,抓住若怜探出水,在欧阳清的帮助下将人也拖入了舟中。

那若怜跃入水后,经水一呛,毕竟是弱女子,不会水,受了惊吓,已呈半昏迷状态,唐黛忍住身上的凉意,利用现代的急救知识急救。

半晌一后,若怜吐了一大口水醒了过来,睁开眼第一眼没看他人,只看欧阳清的衣裳是湿的,自以为自己的计谋得逞了,心下得意,但面上不显,竟一头扑进欧阳清怀里大哭了起来,哭得是楚楚可怜,惊天动地,看得一边的唐黛都要我见犹怜了,但也知她是受了惊吓,抽了抽嘴角,不语。

见无人出声安慰,欧阳清又从他怀里推开了她,只得自己止了哭泣,然后对众人道谢了一番。几个身衣裳已湿,无法继续游玩,艄公调转了船头,往岸边驶去。

远处小舟上望着唐黛这边有人落入水的唐绝,急急的让人将小舟向唐黛的舟靠近,见往岸边

驶去,也吩咐自己的小舟跟上。

几人回到岸边,欧阳清与唐绝简单的解释了一遍,又吩咐若怜驾驶马车的车夫,快驾了马车将她送回学院。

吩咐完后,牵了自己的马抱了唐黛上马,纵身一跃抱着唐黛急驰而去,因为怕唐黛受了风凉,要加紧回去更衣。

看着这一切的若怜,脸上却浮起了冷笑,坐上自家的马车回学院,等她回去更了衣,就与爹爹说清楚今天的情况,他可不怕欧阳公子不认。

让爹爹托人去与欧阳公子说一说,只要欧阳公子一同意,而且她二人的年龄也合适,以爹爹在凤南国的威望,还有爹爹的学生当朝右相出面做保的话,那她将就是欧阳公子正式的未婚妻,以后她用尽手段,也要将欧阳公子的心给抓住,岂会怕了她这离及笄都还要几年的小萝卜头。

打马回了客栈的欧阳清,急急将唐黛抱入客栈,让唐黛自己进了房间更衣,他自己顾不得自己的衣服也是湿的,又吩咐客栈的老板煮一大碗生姜红糖水,自己才回去换了衣裳。

小青也急急的骑马赶了回来,她为了不打扰现主子与前主子的单独相处,反正有前主子与影子在,也不会出了什么事,可是没想到,前主子还是没保护好现主子,竟让她掉入了湖里。

等欧阳清沐浴好,换了干衣,开门出来,客栈老板的姜母茶也煮好民,送了上来。

“谢谢老板,给我吧。”欧阳清接过客栈老板手上姜母茶,端进唐黛的房间里。

“黛黛,过来,喝了。刚刚在路上听你打了几个喷嚏,可不能受凉得了风寒。”欧阳清对着正在用干布绞干头发的唐黛道。

“哦,来了。谢谢哈!唉……这长头发就是难弄,半天都不干。”唐黛应了声,又抱怨道。

“你先喝,我来。”欧阳清将碗递给唐黛,接了她手上的布,小心翼翼的帮着擦试,生怕弄痛了唐黛。

唐黛喝着姜汤,享受着欧阳清的服务。小青急急的走入小姐的房间,看到这温情的一幕,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有点多余,顿了脚正准备退出去。

“小青,我三哥与若怜姑娘他们呢?”

“小姐,他们也已经回来了,三公子说先送若怜姑娘回书院,再回来看你。”

“哦,知道了。”

一晌后,唐绝来了客栈,看妹妹看着还不错,才放下心来。

“小妞,估计你与水有仇来着。”唐绝放心后,与妹妹开了句玩笑。

“哈……好像是哦。这都是第二次了,第一次是凤世子救我的,这次轮到妖孽了。”

三人说说话,又叫客栈老板送了饭菜上楼,一起吃了晌午饭。吃完饭,唐绝回了学院,唐黛正准备晌午歇息一会,却见学院的山长带着若怜来了,只得作罢。

“唐姑娘,你可是还好?”若怜笑语嫣然的看着已经换了衣服的欧阳清一眼,又看了也同样换了衣服的唐黛关切的问了声。

“无碍,谢若怜小姐关心。你可是还好?”

“我也无碍,这还得感谢欧阳公子,否则若怜在湖中就没命了。所以更衣后,特带来家父一同感谢欧阳公子的救命之恩。”

“呵……若怜小姐客气了,不必感谢我。你要感谢也是感谢……”

“欧阳公子,谢谢你救了小女,她回去已同我说了事情的经过。若不是你,我这唯一的女儿若是丧命在湖水中,老头儿我余生也难活了。”

书院山长没等欧阳清将话说完,以为他是谦虚,忙打断了他的话,极力感谢欧阳清的相救。

“是啊,欧阳公子。你不仅是救了我,还是救了我爹爹,你这大恩,我们无以为报,小女想着若是能跟于公子身后,侍候一二,也算是成全我与爹爹的一番心愿。还请欧阳公子同意。”说完的若怜,起身就要朝欧阳清行大礼。

一旁察颜观色,没有说话的唐黛,听若怜这么一说,算是整明白了,这若怜以为是欧阳清救了她,与她有了肌肤之亲,所以借着报恩的名义接近欧阳清呢,真是煞费苦心!

“若怜姑娘快请起,当不得你如此,你听我把话说完……”欧阳清忙伸手虚扶了若怜一把,她可不是他救起来的,他救的是唐黛,她若要感激应该感激那舟上的艄公才是。

“欧阳公子,你真是太谦虚了,我知道,长平公主是你的母亲,你生于公主府,我们怜儿配你,身份上的确是有些配不上。但是这丫头一根筋,说是与欧阳公子有了肌肤之亲,与我立誓说以后一定要侍候于公子身边。还请公子成全!”山长再次打断了欧阳清想要解释清楚的话语。

听到这里的欧阳清与唐黛对视了一眼,二人同时想到了什么,小舟行走得好好的,怎么独独她掉进了湖里?本来就觉得有些奇怪的二人,这时岂不怀疑!

想到这个可能性,欧阳清的脸色变得不好看起来,这还是刚刚见面,就对他使手段,还连带黛黛都掉入湖里,差点受凉。

“山长,我看这当中,若怜小姐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欧阳清瞥了眼淡淡的说道。

“误会?欧阳公子说的什么误会?”

山长与若怜同时抬眼瞧变了态度的欧阳清,两双眼狐疑的看着他。

“刚刚听若怜小姐与山长的意思,若怜小姐掉入水中,是我救了她,有了肌肤之亲,所以,山长与若怜姑娘才会来试探我的态度。是不是有将若怜小姐纳入我公主府中的可能,是吧?我的理解没错吧?”欧阳清冷冷的说了一番。

“这……”山长听欧阳清语气变了,脸色有些犹豫。

“是这样,欧阳公子,难道不是你救了我?公子,你这是想不承认我与你……”若怜为了能进入公主府也是豁出去了,竟开始指责欧阳清起来。

“若怜小姐,这误会大了,还真不是妖孽救了你!,你若真觉得他人为了救你的性命,由此与你有肌肤之亲,必须负责的话,那若怜小姐,还是赶紧去寻找今天为我们撑舟的艄公为好,因为是他救了你。晚了,说不定,人家已经成亲了,若怜姑娘可就无法以身报恩了。”

唐黛听了若怜开始在语言上向欧阳清咄咄相逼,不禁心生反感,说话也不客气起来。

“什么?不是……是舟上艄公救了我!不可能,我不相信,我醒来时,欧阳公子的衣裳是湿的,你们这是为了躲避责任,合起伙来骗我。”若怜一听,与她的想的完全不符,脸色苍白,气急的大叫了起来。

“怜儿……住嘴,不得胡说。”山长见女儿失了理智,忙喝止女儿。

“爹爹,我这下子真的没脸见人了……竟然……呜呜……”若怜为了躲避羞恼,扑进爹爹山长的怀里大哭了起来,似是受了天大的委曲般。

“呵……骗你,我们有什么好骗你的!若不是看在山长的脸面上,你还能在这哭泣。你自己做的事你心里明白,我不计较你拖累了黛黛也掉入水中已是不错了。还在这泼妇似的,你演给谁看?小青,送客。”

欧阳清的底线是唐黛,一见这女子竟然将黛黛带进来一起说,立马满脸的怒气,不给情面的训了一通。起身站起,也不理这父子二人,回了自己的房间。

边走,边满心的气恼,黛黛昨天刚刚说过他,没想到这才隔了一天,又因为自己惹了事,牵连她落进湖里,还被骂。就算黛黛不说他,他也不能原谅自己,要是表哥知道了,又得削他!

“山长,若怜小姐,请!”小青听了前主子的吩咐,送二人出了客栈。

只是在下楼时,若怜的眼里却充满了恨意。也不知道是恨谁?

“小姐,今天这乌龙真是闹的没脸,唉!怪就怪前主子长得太招人了。”小青送完客人,回到唐黛房间里,见唐黛满脸的不屑,感叹了声。

“哼,死妖孽,到哪哪是桃花,还一个个不是刁蛮,就是心计深沉的。我看我以后,还是少跟着他一起出现为好,免得哪一天命没了,岂不是冤死了。”唐黛听了小青的话,恨恨的说了句。

“嘻……也是哦。”小青不以为然的笑着回了句。前主子巴不得天天都粘着你呢,哪会让你不与他一起出现。

“小青,去,叫妖孽过来,我有话与他说。”

“是。”小青转身去叫自己的前主子。

听唐黛找他有事,欧阳清心里忐忑不安的走了过来。

“小妞,你……你找我有事?”

“恩,有事!出了这种事,呆这也没意思,明天准备回长安县了。”

“哦。好吧。”

“我先睡会,我睡醒后,陪我上街给三哥买些好吃的,再去书院与他说声我们要回去了。明天一早,吃了早饭我们就出发。”

“行,那我也去休息一晌。”

因这不愉快的插曲,唐黛与欧阳清睡醒后,买了些吃食,生活上用的,笔墨纸砚拿去给了唐绝,就与他招呼了声,也未去书院山长那告辞。第二天一早,三人照常骑了马,纵马回长安县。

行了三日,终于到了长安县,去长青酒楼稍做歇息后,唐黛与小青骑马回了唐家村,欧阳清因这次出来时间有些长,准备在长青酒楼歇一晚后,回京城向凤容若汇报这次去上徽府查到的事情。

然而,让欧阳清与唐黛没有想到的是,京城的凤容若得到这边唐黛与欧阳清的所有互动时,脸黑如锅,立即咐吩楚陌连夜往长安县赶来,估摸着也快到长安县了,欧阳清回去势必要扑个空。

看着世子一脸黑气的楚陌,默默跟在主子身后,唐姑娘与欧阳公子这是做啥事了?把世子气成这样,活像被媳妇戴了绿帽子,气冲冲的去抓奸的架势!

李氏见唐黛安全的回来了,开心不已,虽然大哥来说过,让她不要担心,可是只要孩子没有到家,她心里就会担心受怕。

更何况,小弟这次在外并不是生病,而是受了重伤回来的,她去看了一次,心痛得哭了几场,若不是小闺女与她师傅去了,一条命要丢在外面了。

“娘……我回来了。”唐黛跃下马,与立在院门前的李氏打招呼。

“好,好,好孩子,回来了就好。只要你一天不回来,娘这心就吊在半空中。”李氏高兴的抹起了眼泪。

“嘿嘿,没事的。你小闺女我福大命大,而且又聪明霸气,你不用担心别人欺负我,我不欺负别人就好了。”唐黛将手上的马绳递给了小青,走到李氏面前,抱了抱李氏说着笑话安慰她。

“是,是……我家小闺女厉害,聪明。谁也比不上。走,进屋歇着。咋骑马回来了?哦,对,家里的马车,小白送你舅舅先驾着回来了。以后骑马可得当心点,别快了,不似坐马车里安全,知道吗?”李氏拉着唐黛的手,一路絮絮叨叨的进了屋。

“好,我知道了。”唐黛心里暖暖的听着。

“小妞,你回来了?快坐下歇着,我给你倒茶,渴了吧?”王小敏一看唐黛回来了忙迎了上来。

“嘿,是有些渴了。谢谢小敏表姐。”唐黛坐下,接过王小敏倒过来的茶,仰头“咕咚”一口气,全灌下了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