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初吻,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你这是有多渴啊……我再给你倒杯去。”王小敏看着唐黛牛喝水般,抽了抽嘴角,忙又给唐黛续上了一杯。

“小妞,你想吃点啥?我让王婶给你做去。”李氏从厨房里出来。

“啊!我什么都想吃啊,只要是家里的菜,我都想吃,外面的菜不好吃。”唐黛回了句,大爷的坐在那,享受家人的嘘寒问暖。

“对了,娘,大哥与贺叔他们回家了没有啊?”

“回来了,回来帮着你大伯将家里的水稻育好,还有长安县的水稻全部推广完了,我们唐家村的人家全部都育起来了。现在又与你贺叔去了别处,说是等苗长好,差不多要插秧时,再回来一趟。”

“哦,那就好,我在外面还担心着家里育苗呢。娘,外公家,你什么时候去的?我准备明天去一趟,得去看看小舅舅的伤如何了。”

“我刚去了回来,你既是要去,明天我再陪你去一趟。小妞啊,我虽不知道你小舅舅这次在外面到底是为了什么受了这么重的伤,但是这次外祖家的一家人可是感激你感激得快要哭了,娘也要说一句,谢谢你,闺女。”

“娘,你说傻话了,我是你闺女,我替外祖家做点事,还不是理所应当的。还要你感谢我做什么?!真是傻娘。嘿嘿……”

“呵……”李氏一听,也傻笑了起来。转身去厨房给唐黛烧好吃的去了。

第二天——得了唐黛已回家消息的唐华,与白次一大早从长安县驾车也回了家。听说要去看看小舅舅,也跟着一起,吃了早饭,分坐两辆马车往李家庄去。

唐黛与唐华同坐一辆马车。

“小妞,小舅舅为什么受那么重的伤?”唐华疑惑的问唐黛。

“不知道,我去的时候就受伤了,而且小舅舅老晕着,没法问他。”唐黛不想家人知道担惊受怕,向二姐隐瞒了。

“你那老头师傅呢?怎么没看见他。”

“师傅老人家贪玩,估计去哪玩了,不知道回了。他啊,就一小孩,不用担心他,玩够了就自己回来了。”

“呵……也是,有本领的人,脾气总是有些怪。”

二人一路聊着家常,说笑着,马车快,不一会就到了外公家。外公家现在住的是新屋了,一个大大的院子,大院子里又各做了小院子,一个小院子一排屋,每个舅舅家一个不院子。

大家都住在一个屋檐下,但是又是相对独立的,互不干扰。当时,还是唐黛帮着外公家出的主意,并帮忙设计的,大家都觉得好,一致同意,就这样造了。

马车停下,知道唐黛要来的的外公家一家人全“呼啦”一声,都涌到门外来迎接唐黛。在大家的心里,唐黛是外甥女,还是外公与小舅舅的救命恩人。

“小妞,好孩子,你总算回来了!外婆在家日思夜想的,深怕你有点啥,我们就对不住你娘了。”外婆急步走来,拉着刚从马车下来的唐黛,抱住她,嘴里叨叨着。

“外婆,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不担心,不担心哈。”唐黛小手拍着外婆安慰她。

众人跟着唐黛与外婆进了大院子,然后听唐黛说是要去看看小舅舅的伤,大家又一起都去了小舅舅家。

小舅娘听到声音,挺着大肚子,赶紧出来迎接着,这次若不是小外甥女,肚里的孩子就看不见爹爹了,等孩子出生后,她得与孩子说,让他一辈子要记得这小表姐的恩情。

“小妞,你来了?快,快进屋坐。”小舅娘迎上来。

“呀,小舅娘,你慢点,慢点。”唐黛见小舅娘挺着大肚子还走得飞快,忙上去扶住她,让她小心着点。

众人进客厅坐下,唐黛进了小舅舅的卧室,躺卧在床上的小舅舅一见是唐黛来了,挣扎着要走来,被唐黛阻止了。

“小舅舅,你自己感觉怎么样?”唐黛坐在床沿上给小舅舅把了脉,发现恢复得非常不错,问着小舅舅。

师傅的药还真不是盖的,那么重的伤恢复得这么快,小舅舅的脸色比在上徽府时好看多了,脸上开始在长点肉,眼窝子也没有看着那么陷得吓人。

“我感觉舒服多了。小妞,舅舅这次给你讨麻烦了,小舅舅还是见些世面的,你这次出的力可不是一点点,动用那么些人我也略懂一些。估计你又花了不少面子,动用了许多朋友吧?”小舅舅话说和隐晦,只有唐黛能听懂。

因小舅舅这次回来,与家人统一说的口径都是说做生意得罪了贵人,被贵人打的,其他的话,一概没说,除了大舅舅,三舅舅,唐黛,所有的人都不知真实情况,因为越多人知道,大家都危险,要以防万一!

“小舅舅,只要你平安,我就动用面子,动用了朋友,小妞也觉得是值得的。你不要往心里去,只安心养伤就行。俗话,伤筋动骨一百天,你这些时间都在家休养,不要着急。懂吗?”

“恩,我听你的,什么都不想。”

“这就对了,等你好了。我还得有事要你帮忙呢。”

唐黛想到家里要建的辣椒作坊,可是需要一个信赖的人来管理,正好小舅舅回来了,在家没事干,让他帮自己管管最好。

“啥事需要我帮忙的?”

“我准备要建一个辣椒作坊,规模还不小,等建起来后,就得招人工干活,需要人管理。所以,我想到小舅舅。”

“小妞……你这都替我安排好了!小舅舅懂你的心,我就不说感激的话了,等我好了,尽力帮你管好。”

“好,一言为定。你好好休养,你后面药就不用再吃了,让小舅娘每天给熬大骨汤喝,吃啥补啥,对你里面的伤好。”唐黛知道说什么补钙,古人也不懂,只得换了种说法。

“好,小妞,大骨汤对你小舅舅身体好,我每天都会熬的。”一旁的小舅娘接了话头。

“小舅娘,你自己也以一起喝,对你肚子里的小表弟的长大也有好处哦。”

“哈……这还没出生呢,谁知道是表妹,还是表弟?又看不见。”小舅娘笑着道。

“来,我给你把把脉,我师傅教了我把脉认呢,不过,我还没替别人看过,也不知道我师傅教得准不准。”

“真的?那快给我看看,到底准不准,生出来就知道了。这是我们的第一个孩子,不管是小子还是闺女,我与你小舅舅都喜欢。”

小舅娘惊喜问了唐黛,又一脸害羞的看了眼床上的小舅舅,小舅舅也是满脸笑的看着二人。

“好,那我就我试试。”

唐黛伸手,替小舅娘就把上了,先把左脉,再把右脉,左脉搏有力,右脉搏比左脉稍缓……半晌后,唐黛歇了手,笑着看了看小舅舅,小舅娘。

“恭喜小舅舅,小舅娘,应是个大胖子小呢!”

“呀,真的?我家小妞现在医术是越来越高明了,外婆为你高兴。”外婆从大厅里进来,听唐黛如此一说,高兴得眉飞色舞,直夸唐黛。

“外婆……也就你这样老夸自家的孩子。你知道不,你这叫王婆卖瓜,自卖自夸!”

“哈哈……外婆就是那王婆,我家小妞就是好孩子,咋就不能夸了?”

众人说话着,出了小舅舅的房间,让小舅舅休息。唐黛又去看了看外公,见外公一切正常,精神饱满,也就放了心。

吃好晌午饭,在外公一家人的殷切目光中,驾车回了唐家村。

因三舅舅说,四月十六是开工建屋的好日子,帮唐黛家建房的那帮人也闲下来了,辣椒坊可以开工,唐黛忙得图纸都还没画,所以得赶紧回家将图纸赶出来。

晚上,书房里正拿着细碳条在纸上奋斗的唐黛,突然觉得右眼猛跳了两下,忙歇下揉了揉右眼。

“左眼跳财,右眼跳灾”,这又是有啥事了?她没得罪谁吧?应是用眼疲劳了,恩,应该是!得歇会做做眼保健操!

当凤容若来到唐黛书房门口时,看到的正是这一幕,小丫头眯着眼,小胖手在眼睛周围捣鼓着,也不知道是干啥!悄悄的走入书房,立在唐黛的书桌前,一双好看的凤眼盯着桌后的她,也不出声提醒她,他的到来。

唐黛放下手,睁开眼,看着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人,虽唬了一大跳,但凤容若深夜造访,也不是第一次了,唐黛习惯性心脏强大,也没叫喊,只迷茫着一双凤眼看着他,然后抬起手迅速的又揉了揉双眼,是她眼花了?还是她做梦了?凤容若来了!

看着唐黛的小动作,凤容若心情愉悦,嘴角微勾。

“怎么?这一年不见,你不认识我了?”

凤容若出语,唐黛迅速清醒了,她没眼花,也没做梦,凤容若真的来了!

“啊!没,只是有些不相信而已。是一年多没见过面,我都以为凤世子要将我忘记了,咋会来看我呢?”

“……哼,我再不来看你,你怕是要跟着别的男人,双宿双飞了!”凤容若画风一转,满脸醋意。

啥?唐黛不相信的看着凤容若,她是不是出现幻听了?她怎么听出凤容若这话音里就像打翻了醋坛子,满房间里全是酸味儿!

“凤容若,刚刚的话是你说的吧?我没听错吧!”唐黛决定还是确认一遍。

“怎么会错!说的就是你。你怎么能随便让别的男子与你同床共枕?随便与别的男子共乘一匹马?陪别的男子赏花游湖?都没陪我赏过花,游过湖呢,更何况……”同床共枕!

“啥?凤容若,凤世子,我先就撇开你是不是管的太宽不说,好像我不是你的什么人吧?而且,你也不是我的什么人,也是那个别的男子,你竟说得这般理直气壮,眼不眨,心不跳的!”

“谁说不是,我……”不是已经表明了自己的心意嘛!凤容若想想,好像是这么回事,不知道咋说沉默了。

“哈哈……凤容若,你要笑死我了,你这大老远从京城追了过来,就是为了我与妖孽去看了一次花,游了一次湖?哦,还没游,就被人算计掉水里回客栈了。”

唐黛见凤容若这番吃醋的可爱模样,不禁大笑了起来,还好家人都睡熟了,要不,都要被她吓醒了。

有些微恼心虚的凤容若,见唐黛竟然这般笑他,心中升起要惩罚小东西的念头来,你不是说我不是你的什么人吗?那我今天就让你变成我的什么人!脑中不由自主浮现起那一次做的梦,那仙子教他的做法……

脑子里这样想着,脚下速动,绕过桌子,伸手抱起正笑得欢的唐黛,自己坐下,将唐黛置于双腿上,搂入怀中,朝她粉嫩的双唇,狠狠的吻上……

还未醒悟过来的唐黛,发觉自己的双唇已经被人霸道的封上了,不等她挣扎,那人已经强势的,若暴风雨般在她的唇上辗转流连。

“唔……唔,放开……放……”

唐黛企图挣扎,已无及于事,想张开嘴咬,心内却又觉得有些舍不得伤了吻她的人,缓缓闭了双眼,身子一动不动,感受着凤容若铺天盖地的爱意,及独占她的*。

凤容若也感觉到了怀里的小丫头,安静下来,不再挣扎,微睁了眼,见小丫头竟闭了眼正在享受着他的吻,心内更是情动不已,吻由强势变得温柔,从生硬到熟悉,在唐黛的眼睛上,脸颊上,再至双唇,温情而细腻,慢慢享受着他与小丫头的初吻。

书房的灯火暧昧,初尝小丫头芬芳的凤容若似怎么吻也不够,泛着*的双眼似要滴出水来一般,最后竟悄悄的撬开了唐黛的贝齿,想要进一步占有她的美好。

被吻得周身发软的唐黛,感觉到凤容若有些凉凉的舌,伸入她的口中,空闲着的大手也开始作乱,身上一个激灵,脑子清醒过来,使了浑身的力量推开凤容若。

“凤容若……”醒过神的唐黛,微红了脸,拿眼瞪着凤容若。

被推开的凤容若,也收了*,心火慢慢冷静下来,但抬眼一看,小丫头红着脸,小嘴被他吻得红肿水润,一双美目里含着泪,娇嗔的瞪着她,刚刚熄下来的激情又在叫嚣,伸手抱住唐黛,又要吻下去。

这次已有准备的唐黛,哪里会就范,撇过头,在他怀里挣扎着,又挣不开,最后气得张嘴大骂。

“凤容若,你个小人,你个小色鬼,放开我,我还是小孩子呢,你就饥不择食!……”

见怀中的小丫头又是挣扎,又是骂的,凤容若不禁笑了,不再吻她,但是双手还是不放,紧紧的搂住。

“黛黛,小东西,小丫头……现在我不是别人了吧?是你的谁了吧?”凤容若促狭的看着小脸红红的唐黛道。

“……”唐黛。真是不作不死,原来是自己的这句话惹发了这人发了情,往死里吻她,刚开始技术还差,她差点要被他吻得没气了,还得瑟!

“哼,我还是小孩子,你这是猥亵幼童……”

“我又没与你洞房,是小孩子咋的了?告诉你啊,从现在开始,你以后就是我的人了,不许你再出去沾花惹草的!知道吗?要乖乖听话,不听话,我就像刚才那样惩罚你。”

“哼,谁说亲一下就是你的人了,这都还没开始呢,你就管东管西的,忒烦人!”

唐黛心里还是有些小怕怕凤若容所谓的惩罚的,万一他一时没把控住,管她是不是及笄了,就给她拆腹入骨,吃干抹净,她就惨了。但心里还是有些不服气,小声的嘀咕了一句。

“你说啥?只是亲一下?说我管东管西?唐小妞,你的胆子还不小,敢说这种话,是吧?那继续,今天我就把事情办了,明天就将你娶回去。看你还嘴硬!”

凤容若习武,听力极好,更何况唐黛现在离他这么近,唐黛自认为是小声嘀咕的话,在他的耳里却是无限放大,听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哎,别,别……我错了,我错了,我听你的,我听你的。”唐黛一听,赶紧求饶。

只是凤容若哪里会放过她,他觉得小东西还是没惩罚够,低头找准唐黛的双唇,这次可是熟门熟路的,轻咬慢吸,舌头灵巧的破了唐黛的牙关,深深的吻了起来,炽热缠绵。

唐黛被凤容若吻得全身发麻,脑袋晕乎乎的,渐渐的忘记了抵抗,竟条件反射的回吻他。不想这动作,却取悦了满肚子火的凤容若,更是深情相吻……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二人才停了下来,已经是完全摊软在凤容若怀里的唐黛,再也说不出什么了,将一颗小脑袋害羞的抵在凤容若怀里不敢抬头出来。而轻轻搂着唐黛的凤容若则是满脸笑意,心内愉悦,他的小丫头竟然回吻他了,在他面前知道害羞了!

“黛黛!”

二人安静相拥了片刻,凤容若轻轻的叫了声唐黛,经过*的声音虽沙哑,却甚是动听。

“恩?”躲在凤容若怀里已做好心理建设的唐黛,祛了羞涩,抬头拿水汪汪的凤眼瞧着凤容若,应了声。

“小丫头,以后可不许再说我不是你什么人了?”凤容若依然执著。

“……”唐黛。还在执著这句话啊!我去。

“我知道了,不说了。”已经学乖的唐黛乖巧的点头答应了。

“恩,这才乖。虽然你还小,我会等你长大的……几年时间其实也很快,转眼间就到了。”

“可是你的年龄也在长啊,到时候你可就老了!”唐黛皱了小脸突然来了那么一句。

唉,作死的唐黛乖不了三妙,见凤容若温柔下来,又伸出自己的小利爪,试探了那么一下。果不其然,凤容若的脸瞬间又变黑了。

“唐黛,唐小妞……我哪有老?!你嫌弃我老,是心里想找个不老的不成?还是说想试试我老不老?”等你长大及笄了,娶回去非得让你三天下不了床,看你说我老!

“啊!我只是随口说说,随口说说而已,你不要生气,真没有嫌弃你!像凤世子这样郎才绝艳,俊美如仙的人怎么会老,是吧?就是我老了,你也不会老的。”唐黛听出凤容若的威胁,忙拍马屁求和。

虽然是马屁,但听在凤容若的耳里,还是很舒服的,见小丫头收了小利爪,缓了脸色,不再威胁她。

“黛黛,夜深了,我送你回房睡觉?”凤容若说着抱起唐黛,要抱她回房间。

“哦。”家里人都睡了,唐黛为了表示自己真的很乖,也不挣扎,任由凤容若抱她出了书房,进了自己的卧室。

凤容若将唐黛放在床上,又赖着温存了一晌,才离开回了长安县自己的宅子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