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辣椒作坊开张/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守在宅子里的楚陌,见凤容若黑着脸出去,一脸春风的回来了,感觉有些莫名其妙,同时又感叹唐姑娘还真是好本事,世子十几年的寒冰脸竟被她焐化了!

“世子,你回来了?”

“恩,你咋还没睡?还等我呢!以后这种情况不用等我,早点睡。”

“……”楚陌瞬间热泪盈眶,主子竟然开始关心他的作息了,百年未遇啊!太感动了,有没有?

“恩?怎么了?”

“没,没怎么,只是有事请示世子,就多等一会。”楚陌揉了揉微红的眼眶说。

“什么事?”

“主子,我们下一步是回京城?还是……”

“去惠山镇,还有上徽府,既然有人那么急着嫁人,使手段跳湖,那我就成全她,给她送一个过去,如了她的心愿。还有,那个贤妃的什么表弟,三把火怎么够,我看得再给他来三把火,也不能抵我小丫头的眼泪。我都舍不得让她流一滴泪,他竟然惹她哭得那么惨,嫌命长了!”

“是,世子,属下明白了。”

“我歇息去了,你早点歇息,明天一早要起程。”

看着世子再关心了他一句,霸气的转身,回了自己房间,楚陌直觉得明天太阳定是从西边出来的!啊,不,太阳一定是从唐姑娘家出来的。

此刻远在惠山书院的若怜,犹自还在香甜的梦中,不知道自己惹了一个冷面杀神,好日子就要到头了!而仍在那秘密基地里忙碌着的黄大公子,只觉右眼跳了又跳,不知道又该有什么祸事在等着自己。

唐家村,凤容若走后,唐黛在床上翻来复去的睡不着,想着刚刚发生的一切,有些迷茫,又又些心慌……她没有拒绝凤容若的吻,她是什么时候对他心动了?

她怎么能心动啊?!

前世,她对待她与赫剑间的感情,就若那,到死丝方尽的春蚕,成灰泪始干的红烛,全意全心的付出,可是最后呢?结果却是让她心死如灰,死于那冰山雪窟。

她害怕,害怕再遇到一个赫剑,她以为在这个时代,她会一个人独自的生活下去,陪着爱自己的家人就好。

然而,凤容若却在不知不觉中走进了她的心里,凤容若,我能否相信你?

这一生,我可是再也输不起啊!

二行清泪在唐黛的脸庞上悄然而落,为那逝去的不堪,也为那看不清,道不明的未来。

想了大半夜的唐黛,听见外面村中公鸡的打鸣声,才闭眼迷迷糊糊的睡去。

第二天唐黛又睡晚了,小青和李氏都没有叫她,小青是知道昨晚凤世子半夜又来打扰了小姐的睡眠,而李氏则是认为小闺女这段时间奔波忙碌,辛苦劳累,得让她好好睡一觉。

唐黛一觉睡到晌午,还是被饿醒的,肚子饿得咕咕叫,向她这个主人强烈抗议。

唐黛爬起来,坐在那又愣怔了半晌,才揉了揉双眼,踏着鞋,走到铜镜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用手指轻轻的抚过昨晚被凤容若吻过的双唇……

再仔细端详镜里的自己,镜子里的人,一头青丝披下直至腰间,鹅蛋脸上,肤白如雪,嫩如凝脂,白里透着粉,一双丹凤眼清澈灵动,黑色的眼珠有如点墨,顾盼生辉,眉若远山半重含黛色,唇若点绛,玉脖修长。

这是唐黛第一次仔细看这世的容颜,竟比前世的自己胜出三分,现在年龄还小,等到了二八年华,这天生丽质的姿容再配上自己这从现代过来的灵魂带来的独特气质,唐黛自己都无法想像到,那该是怎样的绝代风华!

“小姐,你起来了?饿了吧?”小青推门进来。

“恩,是饿了,所以才起来的。”唐黛笑了笑。

“那小姐快洗漱好,下去吃饭,夫人为你准备了你喜欢的小菜,芝麻馅的包子,清煮白粥。”

“我马上就好。”唐黛转身去了卫生间。

小青为唐黛挂起白色的罗帐,叠好被子,转身下了楼,让王婶将吃的准备好。

接下来的日子,自己与凤容若的事,唐黛也不多作他想,只得任其一切自然,是劫是缘,终都是命!把一门的心思放在建造辣椒作坊上。

设计完图纸,又找村找爷爷唐有望将长龙河河边,唐家村村口上的一大片空地买了下来,听说以后会招许多工人,是造福于村民的事,所以不论是唐有望这,还是村民,没有任何阻挡,唐黛付了银子,地契也很快就办下来了。

地契刚办好,三舅舅就带着建筑队的两个负责人来了,价格还是按唐黛家建房的价格算,一切都不变,所以也好谈拢,唐黛付了定金,第二天也就是四月十六,放过鞭炮,祭过神仙,就正式动工了。

看着工地上热火朝天的忙碌着,村人成群结队的不时跑去围观看热闹,大家都知道这作坊建起来后,可是要招工的,听小妞说,不但有工资发,做得好的还有那叫啥福利呢,过年过节有,表现最出色的也有。

唐黛也是笑容满面的,不时去工地溜达一圈,问问三舅舅,有什么问题,有什么事需要她解决的。看着青砖一层层迅速的叠起,都超过自己的身高了,高兴的一蹦一跳的回了家。

刚走进门,却见大厅里,那个许久不见的老头儿,正坐那大吃大喝呢,好像一万年没吃过似的,唐黛心里鄙夷了一番。

“咦?师傅你回来了?你这是去哪玩了,还以为你被人给拐跑了呢。”

“等我吃完再说,唔,唔……还是你家的饭菜好吃。唉,以后我没法出去游玩了,玩不了几天就想你家的好吃的,还有好酒。”

“切……”感情这是想念她家的饭菜和酒,要不然,还不知道玩到什么时候才知道回来呢?!

“师傅,你这时候回来正好,正好我现在空着,跟着你学医术,再过些时间,辣椒作坊造好了,我就得忙作坊里的事了。”

“行,你想认真学就好。”仙僧终于吃完了,意犹未尽的咂咂嘴,擦净嘴边的汁水与饭粒回道。

“师傅,你先教我制你那红色的药,还有那蓝色的药。”

“暂时不行,还有些药理需教会了你,才能教你制。还有的是,这药里需要好几种珍贵的药材,暂时没有,制不成。但是可以先口头上教你制法。”

“哦,好吧。师傅,那药叫什么名字?缺的珍贵药材又是什么”唐黛想到那两种药的神奇之处,心中就痒痒难耐,又不得不忍住。

“呵……蓝色的那个叫玉露丸,有让人起死回生之效,里面需用的药材最珍贵的一味就是天山雪莲;红色的叫清风丸,里面一味最珍贵的药材便是你家这白云山中的紫芝,作用是固本培元,肌肤伤口,甚至是白骨伤口迅速愈合。”仙僧向唐黛淡然的解释了一遍。仿佛在说两味极普通的药。

“师傅……我,没想到你这用的是这么珍贵的药救我小舅舅,徒儿无以为报,谢谢你,师傅,请受徒儿一拜。”

唐黛本以为这药不过是最好的治伤药,却不想到是这样珍贵的药材,怪不得师傅在那里时小气叭拉的。心中有些惭愧,又极是感动的唐黛,觉得自己该是正式称师傅道谢的时候,说完就向仙僧跪下,行了大礼叩拜,又让小青倒了茶给她,给仙僧敬了茶。

仙僧本就是不受礼教羁缚的人,小仙僧在他脚下几十年,他也不曾让他要按徒弟的规矩来,还不是极其敬重他这师傅,所以唐黛行不行这大礼,他都将她视为了自己的徒弟,今天她主动行拜师礼,他也不拒绝,笑着受了礼,接过茶杯高兴的抿了一口。

自此,唐黛正式拜在仙僧脚下,做了仙僧的关门弟子,小仙僧的师妹,在以后的日子里,为师门的发扬光大做出一分努力,为天下的百姓,出尽自己的力量。

而也许这就是缘份,小仙僧送给她的百香手串,就是仙僧在拜师时送给徒弟的信物,共制有两串,且两串一模一样,一串在小仙僧那,被小仙僧转送给了唐黛,还有一串在仙僧自己那,准备另收徒时赠送给小徒弟,知唐黛已得了一串,仙僧那串在京城时已重新给了小仙僧。

听仙僧这样说,唐黛心里对小仙僧,以后也就是自己的师兄,则满怀感激,想不到他是如此赏识自己,如若仙僧没有看中自己,收自己为徒,他转赠手串的意思,就是他自己准备收她为徒罢。

一切都是缘,冥冥中的因缘后果,上苍皆已注定!

唐黛拜师后,再不像从前每天吊儿郎当的,敬重仙僧,称呼从老头儿换成了师傅,每天跟着师傅认真的学习医理,药理,针灸……还不时将现代的她所了解的一些医学难题拿出来与师傅一起探讨,看是不是用古代的医学,能寻求到解决的方法。

仙僧见小徒弟终于开始用功了,高兴得白眉毛,白胡子都翘起来了。

时间过得飞快,在唐黛学着医术时,辣椒作坊也盖起来了,于是唐黛又忙着准备辣椒坊里的设施,石磨,配套的磨架子,装辣酱,辣椒粉用的陶瓶子,木盒等。

将辣椒做成酱,就用了原始的古老的办法,用石磨磨,速度也很快。虽然比不得现在的机器,但没有办法,古代的铁器极其不发达,还得她自己设计,自己去教人造,甚是麻烦,也就不想了。更主要的是原始的办法有原始的办法的好处,手工做出的辣酱味道更好。

设施准备好后,又找了村长爷爷,要在村中招工,为表示公平,村里一百多户人家,一家出一个人,就连唐三癞子家,胡二家都占份,反正男的,女的都行,因为推磨是体力活,定下来后,又开始提前培训。

唐黛之所以这样做,就因为她答应了娘亲,要将便宜爹爹迁入祖坟,到时村里人都得了好处,她们家在村中的威望就彻底的立起来了,就是有谁想说句反对的话,也得掂量,掂量。

当一切准备好,村内,村外,各家地里的辣椒都开始挂果了,唐黛选了个吉日,六月初六这天辣椒作坊正式开张。

这可是全村的喜事儿,初六上午,一百二十位村里选出的男女工人,排成两排,一排六十个,男的六十个,穿着藏青色细棉布夏装工作服,女的六十个,穿着紫红色的夏装工作服,样子都是唐黛按现代的工作服设计的,穿在身上,利落精神,让村里没能选进来的人眼热不已。

辣椒坊深红色的大木门被大伯唐大贵打开,小舅舅放了鞭炮,唐黛揭了牌匾上的大红绸布,顿时观看的人掌声雷动,在这掌声中,在唐黛与小舅舅的带领下,二排工人按顺序进入了作坊。

这是培训了十五天后,正式开始做工了,有银子赚了,所有的人浑身都是力量,按唐黛给他们的培训,有条不紊的开始生产辣酱,辣椒粉等等。

唐黛看着小舅舅里里外外的忙个不停,忙叫他停下来,虽然师傅的药好,但还是得好好休息,本来今天开张不准备叫他来的,可是小舅舅非得来,说是坐在那看着也是好的。

唐黛无法,只说让他开张的这天来看看,而且小舅娘也快要生产了,等小舅娘生产后,再正式过来。

而此时,京城,安王府。

从长安县回来有些时间的凤空若,坐在书房内听着楚陌的禀报。

“世子,事情都办成了。”

“恩,很好,小丫头要是知道了,定会高兴的。”

“……”楚陌。

咱家高冷的世子,彻底的完了,现在一切以他的小丫头马首是瞻了,做啥都是以他的小丫头高兴为前提。

“给那女子安排了个什么人?”

“世子,不是你说的,越下贱越脏最好吗?所以,我……属下就自做主张安排了一个乞丐,放到那若怜小姐的床上了,又给二人加了点香味凑情趣。后来那若怜小姐醒来后,寻死觅活的,也不知道山长与她说了啥,又没闹起来。但是那乞丐消失在书院里后,属下跟踪查到,已经被人杀了丢弃在野外,应是他们为了把此事压了下来,杀人灭口,一条人命就这么轻易的了结,可见也是个狠的。”

“呵,看不出右相的这个师傅还是个有手段的,还真以为他是一个清冷正派的大儒。去,查查他自那件事后,与哪些人有接触,有何交易?我可是有些试目以待了。”

“是,世子。”

“还有黄府呢?”

“世子,黄府不同于一般,为了不给世子你惹事,属下做得很是谨慎,虽又重创了一次,但还是未能伤到黄府的大公子,贤妃娘娘的表弟。”

“恩?罢了,迟早都是要对上的,这个事先放一放,等待时机,将他们那里查到的把柄,给到皇上,就不必我们亲自动手了。你退下吧。”

“是。”楚陌汇报完退了下去。

凤容若坐在书房里,打开书案下的抽屉,拿出他在唐黛那随手顺的一个荷包,那是唐黛亲手绣的,绣功虽不是很好,但是花样很是新奇,竟然是一个胖胖的大黄猫,很憨很可爱的模样。

小丫头总是这样,脑子里有无限的另人惊奇的东西!

他,又有些想念小丫头了,想念她的牙尖嘴利,张牙舞爪,想念她的吻,她身上独有的香香的气息……

想念她的那些可爱的小动作,甚至是翻着白眼嫌弃他老,他老吗?唉,刚刚忘记问问楚陌了,男子该怎么样保养才不容易老?

小丫头比她要小快十岁了,好像他是比她要老了许多哈!想到这的凤容若,突然有些不安了,他必须想法子保养,可不能因为他老了那么一点,让小丫头移情别恋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