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叫太医,本世子要驻容养颜/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啪,啪。”凤容若伸手拍了两掌,一黑衣暗卫跪到他面前。

“主子,有何吩咐?”

“去,叫楚陌来。”

“是。”黑衣人转身出去寻楚陌。

楚陌听说世子又有事寻他,忙侧身转回,进了书房。

“世子,还有何事?”

“拿我的牌子去宫中将潘太医寻过来。”

“太医?世子,你哪里不舒服了?我马上就去。”

楚陌一听请太医,着急的问了句,世子可是从小到大极少生病,从未请过太医,这第一次要请太医,将楚陌吓了一跳。

“没哪里不舒服!哎,楚陌,你可知道有驻容养颜,延缓男子衰老的法子?”

“世子,你高看属下了,属下整日里忙着打打杀杀的,哪会知道这些?再说属下又没媳妇,要好看做什么!”

“恩,也是,所以还得是找了太医来问问。为了小丫头不嫌弃我老,我决定从今天开始,要好好保养自己!”

“世子,你就是为了这,才让我去请太医的?”

“是的。有问题?”

“没,没问题。属下这就去。”楚陌拍了拍胸口,吓死他了,还以为世子得了什么重病呢,结果竟然是……

唉!闷骚的世子啊,楚陌我无语问苍天。

“哦,对了,世子,唐姑娘不就是学医的?你为何不问问她去?”

“是的,可是暂时远水救不了近火,她离我远了。先找太医再说,等我这段时间忙过了,再去寻她,她小脑瓜子里想法多,定有好办法。楚陌你知道动脑筋了,不错,值得表扬赏赐,等会下去领赏。”

“……,谢世子赏赐,楚陌进宫去了。”

“去吧,快去快回。”

而此时正在家跟着仙僧学医的唐黛,还不知道某世子因为她无心一句打击他的话,在安王府里死命折腾自己,折腾太医。

唐草香今天从镇上回娘家了,在祖屋与娘亲唐孙氏说了一晌话后,出了祖屋,往唐黛家去,路上碰到自家爹爹的小妾那主仆二人,只淡淡瞥了眼,就越过身去。

来到唐黛家,唐黛正好在大厅里歇着。唐黛见唐草香来了,忙起身打过招呼,又让王小敏倒茶,小青上了点心。

“小妞,你这几个月忒忙啊?镇上白少奶奶那也没见你去看过她。”

“呵,是啊,我事情真是太多了,前些时间出去了一趟,回来后家里又建辣椒作坊,辣椒作坊开张,现在还要跟着师傅学医。”

“小妞,说到学医,我有件事要与你说说。”

“啥事?”

“唐菊香怕你惩罚她,吓得在前天晚上半夜偷偷逃跑了,大少爷派人出去寻了两天也没寻到。”

“逃了?为什么为逃了?她不是该这时候生产吗?大着肚子她能跑到哪去?”唐黛惊讶的看着堂姐草香。

“她提前生了,生了个死胎,大少爷一家嫌她晦气,将她降为粗使丫头,只等你有空了去将她带走。”

“呵……还真是坏事多了,老天爷也看不过眼啊,这是遭到报应了。只是她一个孤身的女子,能逃到哪去?”

“她本就是个有心计的,怀了孩子得大少爷的宠后,就自己偷偷藏匿私房钱,特别是我嫁了过后,更是为自己留退路。走的时候,带了银钱与两身衣服,假若是使了银钱,雇了人应该还是能逃得了的。早知道她会逃,我就应该下手再狠点,让她同她孩子一起去死。”唐草香说到最后,双眼泛着恨,狠狠道。

“恩?草香姐,她孩子胎死腹中,不会是你使的手段吧?”唐黛听懂了草香的话,忙问道。

“是我的手段,小妞,我不会瞒了你。当初因为她害我,我才草草的嫁入了贾家,毁了我一生的幸福。我根本就不喜欢大少爷,他就是一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吃着碗里望着锅里的。”

“小妞,你知道吗?不进贾府不知道,嫁进去才知道那就是一个火坑,贾家父子就是披着人皮的畜生,大少爷就像他那不要脸的爹爹一个样,谁都能下手,只要是他想偷嘴的,想千法设百法的都要弄到手,府里长得好一点的丫鬟,没有一个是干净的。更不要脸的是,他还偷偷朝他的二弟媳妇下了手。这事被我无意中撞破了,因怕我声张,倒是不敢对我怎么样,百依百顺,唐菊香胎死腹中的药,就是我用此事要挟他弄来的,我要让他尝尝自己亲手杀死自己儿子的痛苦滋味。那唐菊香更是该死,知道他是这种人,还将我往火坑里推,设计我的清白,最后我不得不嫁进去,我恨不得吃她的肉,喝她的血,弄死她一个儿子,将她赶出府又算什么!”

“草香姐,我知道你心里有恨,但是孩子是无辜的,唉……”唐黛叹了口气。

“小妞,当时你劝我时,我做了这个选择,所以,无论用什么手段我都得在那府里撑下去。我知道我对不住她肚里的孩子,可是我没有办法,大少爷根本就是靠不住的人,我现在能有的也就是肚里这个孩子了。我怎么会让唐菊香的孩子,成为贾府的长子,与我的儿子争家业。我的后半辈子,可就是押在肚里这个孩子的身上了……以唐菊香的狠毒,如若我不先下手为强,她肯定又会向我肚里的孩子动手的。”唐草香边说,边拿手轻轻的抚摸着肚子。

“你怀孕了?草香姐,恭喜你,不管怎么样孩子都是最最无辜的。”

“恩,已经三个月了。谢谢你,小妞。”唐草香害羞的一笑,拿手又抚了抚摸还未大的肚子。

“既然是这样,你以后也不去管那贾大少爷怎么样的花心,在外沾花若草。你就一心一意将孩子生下,抚养成人,继承贾府的财产,你也有日子过的。”

“是,我本就不喜欢他。而且,进府后竟又如此,我对他已经死心了,管他怎么胡闹,我并不在乎。还有,有一次他喝醉酒后,竟满嘴瞎嚷嚷,说小妞你长得好看,又有本事赚钱,要想法子将你也娶进府去。小妞,你以后注意着点,可别像我又中了他的套。”

“啥?我?他是胆子肥了?还是脑子糊屎了?是觉得自己活长了,想找死!草香姐,你放心,他不敢对我怎么样的。也只敢心里肖想,喝醉了酒瞎嚷嚷罢。”

“恩,小妞,我是知道你的能耐的,但是我知道了他的想法,我也不能不提醒你一声。以前,草香姐关心你太少。但是,日久见人心,那个堂姐害我,而你这堂妹却是尽了力来帮我,我是有几分心计,但我不能没有良心。”

“好,好……香草姐,我知道了。过去的事,我早说过了,不要再提了。你现在有这样的想法,我很高兴,觉得帮你帮的是值得的。你回府后,不要多想,好好养胎,你这时候最忌多思多想,知道吗?”

“我知道了。我来这就是为了告诉你这事,也没有其他事,我回祖屋了。”

“等等,你手给我,我帮你把把脉,看看你肚里孩子的情况怎么样?”

唐黛为唐草香把了脉,放下手指。

“草香姐,孩子在肚里都好,但是你回去后自己得给自己熬点大骨汤,或是做点猪肝汤喝喝,不用多喝,三天左右喝一次。对肚里的孩子长骨好,眼睛好,而且孩子会长得更结实。”

“好,我知道了。谢谢你,小妞,我走了。”唐草香高兴的谢过唐黛,告辞回了祖屋。

唐黛看着唐草香远走的背影,不管是古代,还是现代,女人一旦有了孩子,重心就全在孩子身上了,而且为母则刚,为了保护孩子,什么手段都能使出来,只要孩子好,哪怕自己会下地狱也在所不惜。

唐黛叹了口气,转身又去跟着仙僧学医去了,不再想草香的事,也不再想唐菊香,就她孤身一个女子逃到外面,能有什么好日子过?更何况是拖着刚刚生产过的身体,身虚体弱的。

“师傅,要不我们今天上山采药吧?这天越来越热了,你看你都出汗了,正好山上凉快,我们也可以避避暑。”

“采药?现在家里又不缺什么药。小丫头,你是打着采药的幌子,想去山上玩才是真吧!”

“嘿嘿……师傅,姜还是老的辣,我这想什么呢,你一眼就看出来了。走吧,师傅,在家好热啊……师傅……师傅……”唐黛见坐在那一动不动的师傅,又开始撒娇了。

“走吧,走吧,我这要是不去,都要被你闹死了。我告诉你啊,你除了学我的医术,还得加紧跟着我学武功。每次上山,走不过去的地方,都得师傅拎你,你也不怕累坏了你师傅这把老骨头。”

“师傅,你又夸张了哈!我哪有每次都让你拎,不就让你背了我一次嘛。我答应你,这次回来后,我每天都早起,跟着你学,行了吧?”

“哼……这还差不多,你这小丫头也忒懒了,学什么都要我盯着你哄着你学你才学,弄得你是我师傅一般。”

“师傅,好师傅,以后绝不会了,我唐小妞说到做到,要是再偷懒,我就是小狗一只。好了吧?师傅,我都发誓了,这下子你总该相信我了吧。”

“走吧,你不用向我发什么誓,反正你不学,为师我有的是办法治你。今天既然要去,你与你娘打声招呼,就说我们要晚些回来,让她在家不用着急。这次师傅要带你去深山,来回时间长。”

“啊!去深山啊?我听说里面好危险的。为什么要去深山?师傅。”

“啊什么啊?有师父在,还能将你扔在那了。你不是想制药,去深山寻寻紫芝,试试能不能寻得到。你说这凤南国天大地大的,那时我为什么要选在飞来寺做住持,就是因为这白云山里有珍贵的药材,又离飞来寺又近。知道吗?”

“哇,真的,我去,我去。师傅,你等等,我去豆腐坊与我娘打声招呼。”

“你别高兴得太早,这紫芝可不是说寻到就能寻到的,要看缘份。为师我,还是在二十年前在山上得了一棵三百年的,回来后做了两瓶那清风药丸。现在我这清风丸被你那舅舅吃了三颗后,就余了八粒,放在那以防万一。所以,师傅也着急,希望能再寻得一株,好将药丸补上。”

“原来是这样啊,我说师傅你这么高明的医术,咋愿意在这小地方做住持呢。我去豆腐坊了,马上就回。”

唐黛说完,拔腿往豆腐坊跑去,告诉娘亲一声,她跟师傅上山了。李氏说知道了,山上让她当心,可别又摔了。

听了师傅的话,唐黛心头一直的疑惑也解散了。高兴的迈着腿,跟在仙僧身后,往白云山深处走去。

还只是到外围,唐黛就感觉到一阵凉意,比家里舒服多了。随着二人步行,越往山里,凉意越重,到最后当阵阵山风袭来时,唐黛感觉的不是凉,而是冷了,抱着胳膊打了几个寒颤。

“师傅……我感觉好冷啊!”唐黛站在山风里缩着脖子,不想再往前走。

“没用的丫头片子,看你以后还偷懒不学武功,这才刚进深山呢,你就吃不消了,过来。”仙僧嘴上骂着小徒弟,但心里还是舍不得,牵了唐黛的小手,为她度了功力上身。唐黛瞬间就感觉到身上暖和了,又呵呵的呆笑着跟着师傅往里面走。

再走了大概三刻钟,唐黛被眼前景色惊呆了。

显现在她的眼前,是悬崖深谷,悬崖上的古老苍松,奇形百态,有的像把伞,有的像人伸出的手臂做欢迎状,还有的像毛笔的顶部,立在崖顶上,像支笔,有些像现代黄山上的有名的“梦笔生花”的景色,若不是她知道这不是现代,她真要以为自己是去了黄山的深山中!

远处,不时传来狼嚎,虎啸,熊吼……身边也不时有野物跃过,吓得她快步跟上仙僧,抓紧了师傅的袖子。

“师傅,师……傅,前,前面没路了。”唐黛因为冷,又因为怕,说话有些抖。

“要什么路?武功就是路,过来,抱紧师傅。”仙僧瞥了眼小徒弟一眼,嫌弃的说,这小丫头够教的了!啥,啥也不会。

唐黛走过去,抱紧仙僧,仙僧也抓紧唐黛,纵身一跃,竟直直的朝崖底飞去。唐黛一看,吓得“啊!”的一声,赶紧闭上眼,只觉身体随着师傅往下坠,耳边山风呼啸鸣叫!

一晌后,唐黛感觉停了下来,自己的脚也踏上了土地,心下松了口气,她真怕仙僧突然武功失误,二人摔下这崖底,可就是尸骨无存了!

“到了,没用的小丫头可以睁眼了,瞧你那没出息的熊样。”仙僧又骂了无用的小徒弟一句。

只是傲娇的他可是没想到,他的好徒弟是那样想他的,要知道估计得又跳着脚骂唐黛无知了,他将近一百年的修为,怎么可能会失误!

唐黛睁开眼一看,原来她们是到了一处悬崖底部,底部有一条小溪,清澈见底,唱着歌往前缓缓流去……河边到处都是几人合抱的苍虬老树,还有晚开的杜鹃花,大红,粉红,点缀在悬崖边。

老树下是深不可见的草丛,荆棘,开着无名的各色小花,不时,还有白色的兔子从草丛里窜过。这里哪有紫芝啊?全是草和树。

“师傅,我们去哪寻紫芝啊?”唐黛疑惑的问走在前面的师傅。

“我要知道,还要带你来寻,早知道了就自己采摘回去,也不用这么麻烦,带你这小拖油瓶一起来!”

“……”唐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