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仙蝶指路寻紫芝,辣椒作坊被下毒/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啊,她这不会武功的人,到这须用武功之地,都要被师傅嫌弃一百遍了,不禁在心中为自己默默的点灯,默哀。

誓死回去后,一定得将师傅的医术,功夫全学到手。看老头儿到时再得瑟!哼

“师傅啊,你这漫无目的的寻,能寻到紫芝才见鬼呢!”

真是命苦,咋找了这么个不靠谱的师傅啊?!

“哎,小丫头,你怎么这么啰嗦?谁说是没有目的的寻,我这不是带你去我上次寻到过的地方吗?只是这时间隔得太长了,师傅有些忘记了,所以在找那地儿。”

“……”唐黛。你年纪大,你说的都有理。

二人穿过一片深山古林,到达了一片草地,草地上野花芳香,蝴蝶翩翩起舞,还有一个小池塘,池塘边不时有小动物过来喝水,池塘里还有野生的荷花,不时有小蜻蜓飞立在上头。

“哇,好香啊……”

唐黛高兴的在草地上奔跑,旋转,腕间的百香手串和着她少女的体香在她旋转间,散发向四方……

突然,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草地间的蝴蝶都向她飞来,伴随着唐黛的旋转一起舞动,霎那间,在蝴蝶中旋转的唐黛就像是这山间的精灵仙子,灵动无可形容。

不远处的仙僧拿眼瞧来,惊讶不已,只是还未等他惊讶结束,突然他发现了,这蝴蝶不是散乱着围着唐黛飞舞的,而是在一只大彩蝶的带领下排成一个图形,这图形像什么?

仔细的看了又看,思索着的仙僧,突然心中大惊,他知道是什么图形了!这些蝴蝶排成的图形竟然是一个大大的展翅飞翔凤凰,而他那小徒儿,就像立在凤凰的脊背上,飘飘若仙,光华万丈……

突然他想到两年前,凤星临世又隐入云层而不得其寻,难道他的小徒儿就是那个他要寻的人?

第一次见到小妞时,见她头顶金色祥云,手套他的百串手串,他就知道她来历不凡,但他从未往那上面想过。又见她面相富贵,骨格清奇,便有了收徒的想法。如若她真是那个人,也不知是福是祸?

“哇,师傅,你快来啊,太好玩了,它们竟然不怕我哎,有的停在我头上,还停在我身上……”

唐黛觉得惊奇不已,招呼着自己的师傅。

“来了……”

仙僧应了声,朝唐黛走去,近前一看,唐黛正伸出晶莹如玉的小手,掌心向上,放于胸前,而那只大如盘的彩蝶竟停在唐黛手心上,兴奋的展翅,点头,似是在向唐黛打招呼。

“你在与我说话呀?你想说什么呢?”唐黛开心的看着兴奋的好看大彩蝶,与她说话。

只见那彩蝶扑棱扑棱了翅膀,围着唐黛飞了三圈,展翅向前飞去,唐黛立即抬脚跟上。追着彩蝶,踏过草地,前面竟是一大片的枫树林,进入了林子。

唐黛扫眼一看,林子里竟有许多的枯树,似是活了万年,又枯了千年……那大彩蝶在一棵枯着的大枫树墩子上停下来,唐黛以为它是飞累了,要稍作歇息。

也停了下来朝那慢慢走去,坐了下来,准备休息一晌,只是她刚坐下,手往一侧准备撑着身体的时候,好像撑住了什么东西,抬手拿眼一瞧,咦?这不会是师傅说的紫芝吧?难道她的狗屎运这么好,一来就碰见了师傅遍寻不着的珍贵药材!

“师傅,师傅,你快过来看,这是什么?好像是我们要寻的东西哎!快来,快来……”

还在枫林外的仙僧,听到小徒儿扯着嗓子叫他,不知道是出了什么事,碰到了什么危险,吓得赶紧运功飞进林子,朝唐黛闪电般的跃去。

见小徒弟好好的坐在那,不由得嗔怪。

“小丫头片子,你鬼叫鬼叫的干什么?你想吓死为师啊!”

“不是啊……师傅啊,你看,你看呐……这个,是我们寻找的紫芝啊,而且竟然是双生,一棵上有两朵芝啊!”已经能百分之九十确认是紫芝的唐黛,激动得语无伦次。

“啊!快,快,我瞅瞅,你让,你让让啊,还呆坐那边上干什么?可千万别被你坐坏了!”

仙僧顺着唐黛的手指瞧过去,见小徒弟的屁股边上赫然就是他寻了几十年的紫芝,怕被唐黛给坐坏了,嫌弃她,让她赶紧滚一边去。

“……”唐黛无语的赶紧让到一旁,让师傅看。

“对,对,是的,是的,是双生芝,一棵两朵芝,还是千年生,太好了,太好了,哈哈……想不到我的小徒儿,如此的不凡,竟有仙蝶给你指路啊!”

“快,来,小丫头,快谢过仙蝶姑娘。”仙僧说完,朝那只还停在那的大彩虹,拱手作揖表示谢过。

“谢谢仙蝶姐姐,我唐黛何德何能,竟然能得到仙子的帮助。”唐黛见师傅极其虔诚,且也的确是这只大彩蝶引她过来,忙也诚心的谢过那只大蝶。

那大蝶似乎能听懂唐黛的话语,受了谢后,扇了扇翅膀,再围着唐黛转了三圈,恋恋不舍的飞出了林子,消失在仙僧与唐黛的视野里。

仙僧拿出一块白色的绸布,小心翼翼的将紫芝摘下,包入白色的绸布里,放在怀里放好。

“小妞,小丫头,为师傅活了百余岁,许多难得一见的奇事师傅见过的也不少,但今天在这里发生的事,师傅可也是头一次见到。在这寻到千年紫芝,还有那彩蝶围着飞舞指路的事,你不能再让第三个人知晓,免招来杀身之祸,懂吗?”

“是,师傅,徒儿谨遵师傅教诲。”

今天发生的事,的确奇异,再说师傅吃过的盐比她吃过的饭多,既然师傅这样郑重的对她说了,说明事情不简单,所以唐黛这次乖乖的听了师傅的话,没有与他斗嘴。

“还有,这紫芝既然是这种情况出现,那必定是上苍对你有所托,将来你定会遇到事是要用这个的时候。所以,这两生芝,回去后,较小的一朵师傅就教你制了清风药丸,你随携在身上,以备急用。大的一朵,你保存好,不到万不得已,不要拿出来使用掉。唉……也不知道这事会应在谁身上?!世间的事,皆是福祸相倚,得了紫芝是福,可是要用紫芝的时候,定是有祸事啊!”

仙僧得了这难得的紫芝高兴过后,想到这些,不由得又叹了口气!

“师傅,徒儿明白了。定会妥当保存!”

“走吧,回去吧,既然寻到了,就不要在这耽搁了,免得你家人担心。”

“哦。”

唐黛应了声,出了林子,随仙僧回了家,经历此事后,唐黛每天早晨起来跟着师傅学习武功,白天学医,有空再去辣椒作坊转转。

天气非常热了,家里楼上楼下又开始遵照唐黛的要求放满了冰。李氏知道小闺女怕热,一热晚上就睡不好,所以也就没不舍得那死贵的冰,小闺女睡眠好,身体好才是第一重要的事。

就在最热的时候,外面的田里却开始了双抢,早稻收割,收割完又立即种晚水稻,因为今年全长安县都推广种上了,所以家家户户的田里都是一片繁忙的景象,不似往年,就唐黛一家在忙。

凤容若也给唐黛来信了,说是等天气凉点,他京城的事处理好了,就再来唐家村看看她,信中还说,他现在闲下来的时候就遵照太医的方法,在保养,驻容美颜,只是这些太医都是庸医,他这都用了一个月了,一点效果都没有,还让他脸上起了痘痘,还没以前光洁润滑,气得他换了好几个太医。

等他到唐家村后,一定要唐黛这个大夫,给他想办法,他知道小妞是最天下最最厉害的,一定会有好办法让他年轻起来!

看了信的唐黛抽了抽嘴角,不禁捧腹大笑,笑得抽了气,肚子痛了才结束。她怎么觉得凤容若越来越来逗逼了,一点也没有刚见他时的高冷,竟然因为她说他老,就在京城折腾太医给他驻颜养容,她真是替那些太医可怜!

本是青春年少,二十岁啊,脸上皮肤是最好的时候,还要养得更好?在京城折腾不够,还要来唐家村折腾她,她可是没有什么好办法,也没太医好脾气,在她能接受的范围内,他来了真要让她弄,她最多给他贴贴黄瓜片儿,弄点珍珠粉鸡蛋清面膜给他涂涂就罢!

他嫌他老了,我还嫌自己胸小了呢!我是大夫,可我有啥办法?等着它长呗!又突然想到这具身体葵水都还没来,胸还没发育啊,真是傻了,发育都还没发育,可不是小吗?!嫌弃啥,总会大的。

“小妞,听你桂花婶说,你柱子叔,这两天突然又不舒服了,你快去帮着看看。”李氏从外面回来,对正在看信的唐黛说。

“又不舒服了?不是恢复得很好,多久没有发过病了,咋回事!可能是天气热的原因。我去看看。”唐黛收起凤容若的信,朝外走去。

来到村长家,没看到村长爷爷,只有唐雨顺因为天热坐在堂屋里乘凉看书。

“金狗哥哥,天这么热你还在看书,你这么努力啊?”

“小妞妹妹来啦!你两个哥哥去年都考中秀才了,我去年没中,今年准备再去考,所以得努力些。”

“但你家太热了,静不下心看的。你去我家看吧,我家用了冰,哥哥们的书房也是空着的,随便你在哪间看。”

“真的?!那太好了,不打扰你家吧?”

“金狗哥哥,你怎么年龄越大反而与我越客气啦,就你一个人在那看书,有什么打扰的。去吧!”

“嘿嘿……好,我听小妞的。你来我家有事?那我等下与你一同过去。”唐雨顺摸着头憨憨笑了笑,答应了。

“听说你爹爹这两天又不舒服了,我来帮他看看,你爹人呢?”

“小妞,是你来啦?你叔在床上躺着呢,我就与你娘随口说了句,你看,又得麻烦你跑一趟。”李桂花听他二人说话声,从房间里走出来。

“桂花婶,柱子叔在房间里啊,我进去看看。”唐黛往房间里走去。

唐柱子脸色苍白无力的靠在床上,呼吸有些吃力,气短的用力呼吸着,见唐黛来了,转了一下眼珠子,则是表示他打过招呼了,无力说话。

唐黛一看,这不是一点不舒服,是有点严重,怎么突然这样,忙走了上前,替唐柱子诊脉。一晌过后,唐黛皱了眉头,她怎么把出唐柱子有中毒的迹象?!他天天在家怎么可能中毒?

“桂花婶,叔这几天出过门没有,就是说出过村,或者去别人家吃过饭,喝过水没有?”

“没有啊,天气热,你叔这些时间哪也没去过,没有出过村,也没有到村里其他人家去串过门。怎么了?”

“叔这次病发,是因为吃坏东西了,他本身体弱,对有毒的东西特别的敏感,所以这会这样。还好的是,这毒是慢性的,让叔不舒服,不会要叔的命。婶,你家这段时间,吃了什么特别的东西没有?”

“没有,家里以前吃什么现在还是吃什么,没有什么特别的,你让我想想。”李桂花有些疑惑,努力的想着家里这段时间她做的饭菜。

“娘,爹这段时间不是特别喜欢吃小妞家辣椒作坊里的辣酱吗?说是开胃,能多吃碗饭。我就说不能吃吧,那个好吃但有刺激性,他身体差,你看吃不消了吧!”唐雨顺从堂屋里走了进来。

“吃辣酱的?叔吃了多久了?”

“也就六七天的样子吧,而且我吃的也不算多啊,一顿就弄那么两勺放在白饭里搅拌着吃。”唐柱子喘过气来,轻轻的回来句。

“六七天?不对,这不至于,没那么历害的。桂花婶,你家的辣酱还有不?端给我看看。”

“有,我去端来。”唐雨顺应了声,转身去了自家厨房,将余下的辣酱端了过来。

唐黛接过来,放在鼻子下闻了闻,又弄了一点放在嘴里尝一尝,脸色突变。

“婶,你头上的银簪子借我用一用。”唐黛说完,也不等李桂花回复,自己伸手从她头上拔下,放在辣酱碗里搅了搅,又拿起将上面的辣酱擦试干净。

看着簪子从银色变成了黑色,唐柱子,李桂花,唐雨顺脸色与唐黛一样,大惊失色。

“小……小妞,这辣酱里真的有毒,怎么回事啊?”李桂花结结巴巴,心有余悸。

“桂花婶,你别急,这是一种慢性毒,我们身体好的人,刚开始吃是没有影响的。叔因为体质弱,才会很快就会感觉到身体不舒服。你家这辣酱还有多少?”

“没了,就这些了。小妞,这毒是在我家下的?我家这是得罪了谁啊,这么狠毒的竟然要置我们全家于死地。”李桂花有些后怕,声音都颤抖了。

“不一定是针对你家的。叔,婶,金狗哥,你们暂时不要声张,这碗辣酱我带走了,我去我家辣椒坊里看看,看看是我那里出了问题,还是就你家出了问题。你们放心,不管是哪种,我都会查出来这下毒的人。”

“好,好,不查出来,也太吓人了,总觉着有双眼睛在暗中盯着似的,让人感觉瘆得慌。”

“恩,那我走了,柱子叔,我等下让金狗哥哥给你带三副解毒的药回来,熬了喝掉就没事了,身体还会像以前一样。”

“好,谢谢你了,小妞。”

“娘,我去小妞家看书了,小妞说她家用冰了凉快,让我去她家看书,静心些。”

“行,你去吧,小妞,不打扰你们家吗?”

“婶,打扰啥?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家哥哥们都不在家,又是在二楼上。金狗看书安静,也凉快。”

李桂花听了,又道了声谢,也不说什么了,唐雨顺拿了书跟着唐黛一起回了唐黛家看书。

唐黛端着那碗辣酱,让师傅仙僧也看过了,仙僧也确定是下了一种慢性毒,这毒让唐黛想起了宁未雨,白少奶奶身上的毒,赶紧往辣椒坊里走去。

为免打草惊蛇,担心辣椒坊里有眼睛,唐黛不动声色的走进了作坊,以检查质量为由,由最近的一天,往前一天天的查,一直查到了十天之后,毒才没有,整整十天的辣椒里都有这种慢性毒,也就是说这人十天前开始动手的。

将查好的辣酱又重新封上,唐黛心里已经开始在骂娘了,但脸上还得装作满脸笑,回了自己的书房。

坐在书房内,发着呆,思索着自己究竟是得罪了谁?是谁这么大的本事将毒下进了自己的作坊?这毒又是怎么下的?哪个环节出了问题让这人有了可乘之机?

第一,她迄今为止,得罪的人有江府,但是江府现在已经不存在,没有人了;因为宁姐姐,白姐姐,得罪的人,那些人知道是她帮助她们了吗?还有以前的大伯娘,唐赵氏母子,但他们两个现在长安县都呆不下去了,没有那个能力回来下毒;还有就是唐菊香这个堂姐,是她回来了吗?还有谁呢?三叔,因为她为了帮三婶将变蛋销售权收回来转给了三婶,得罪了他?还有谁?

第二,建造作坊时,她就考虑到了安全问题,作坊四周都是她利用现代情报组织里学来的防范手段转换过来的高级的手法,只要有人进去了,作坊里所有的铃声都会响,在作坊里看守的大伯不可能不知道。如若这人真的是晚上进去的,而且还没有触动机关,这说明这人武功不但极高,还懂得她的防范技术,这种人不是一般的人,到现在为止她还没有见到过,就算是凤容若来,想要通过她的防范进入作坊,都有些困难。

那就是说,这个人只能是找到了她制作辣酱环节上的漏洞,悄悄放入了毒药,可是白天怎么能放进去?还必须是辣酱装瓶前就要放进去,那个人不可能在众目睽睽之下,一瓶瓶的打开去放。

可是哪个环节都不是一个人在做啊?想破脑袋的唐黛,第一次觉得自己聪明的脑瓜子被锈上了,怎么也想不出哪里出了问题。查找不出原因,她就无法想出对策抓住这个人。

唐黛想到这里,顿觉寒意从后背生起,她仿佛看到有一张大网向自己撒来,可自己却无法挣脱逃走,有一种无力的感觉在心底蔓延,却找不到人来商量诉说。

“小妞,你在书房里啊?我刚刚下楼问了你娘,你娘说你回来就到楼上来了。我来看看你,那个事情怎么样?是哪出了问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