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 小丫头,等不及你长大了!/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因为这事不仅关系到家里,还关系到小妞妹妹,唐雨顺也没能安心看书,知道唐黛在楼上,于是就上了楼来问问她。

“金狗哥哥,这事不是在你家出的,而是在我家作坊里。有人已经在我家作坊里下了十天的毒,我居然都不知道,还好那人用的是慢性毒,温水煮青蛙,又因为柱子叔,我们发现得早,没能造成大影响。如若发现的晚,这辣酱已经销往了全国各地,最后出了事,查到是我家的辣酱里有毒的话,就不仅仅是砸了牌子那么简单了,到那时就算我家倾家荡产,陪了性命,都难抹平这后果啊。是谁这么恨毒了我家啊?……”想到这里唐黛,有些不寒而栗。

唐黛此时有些脆弱,说到最后都说不下去了,她差点要酿成大错,让全家跟着她要丢了性命。

“小妞,有什么是我可以帮的?那现在怎么办?这十天的辣酱全部没法用了?幸甚的是,这些都还没有卖出去。”

“你帮不上的,这事,你安心看书就好。唉,这也是天不亡我家吧,也算是好心有好报,那时我帮了你爹爹看病恢复身体,所以这时候你家才会相信我,让我替你爹看病,发现了这事。我马上再回作坊,将近十天的辣酱重新换成新口味为借口全部留下,等我解药制出来,再拌入其中,重新装瓶就无大碍了。但是,现在找不到这人是何时下的毒,而且我在明,敌在暗,我太过被动了。必须找出这个针对我家下毒的人,才能彻底的解决了这事。”

“好,有需要我帮忙的,你就说。”唐雨顺知道唐黛是个极有主见的,见她如此说,也就不多话,回二楼看书去了。

唐黛去了辣椒作坊,将有毒的辣椒全部留下,并悄悄告诉了小舅舅这件事,让他白天盯得紧点,晚上她会派小白来这里守着作坊。

而且从现在开始的所有辣酱在卖出前,全部得经过她的检测,才能让人运走,一瓶也不能漏。

叮嘱完小舅舅,回家后,唐黛依然在考虑这件事要怎么才能查出来,如若将在作坊里上工的人全部一一排查的话,很容易引起恐慌,对以后辣椒作坊的运营极为不利。

家里的人也不能告诉,不能让她们担这份心。

“影子,出来。”唐黛对着空气叫了声。

“小姐,有什么吩咐?”影子来到唐黛面前。

“用你与你主子联系最快的方法,联系你主子。告诉他,我遇到了非常棘手的事,需要他的帮助。”

唐黛想起凤容若当时查江府手段的快速,决定求助他,这次的事拖不得,必须尽快查到下毒的黑手。

“是,小姐,我立即联系。”影子转身出去联系凤容若去了。

两个时辰后,京城的凤容若就收到了影子传的讯息,立即与楚陌从京城出发,赶往唐家村。他知道,小丫头肯定是遇到了特别棘手,她自己解决不了的事,要不然也不会让影子联系他。

知道影子已经发出信息,凤容若已经往唐家村赶的唐黛,心里才稍稍的放了心,接下来的日子,晚上小白守着作坊,白天小舅舅与唐黛二人轮流在作坊里巡视,盯着每一个环节。

应是因为唐黛盯得紧了,那人无法下手,接下来每天生产的辣酱里,都没有发现有放毒,这让唐黛更加确定,这毒就是白天众人都在的时候下的。

能神不知鬼不觉的,众目睽睽之下,下了十天的毒没被人发觉。这让唐黛接下来更加的谨慎,她是遇到下毒高手了!

五天后,凤容若与楚陌二人风尘仆仆的到了唐黛家,楚陌觉得他这一身的功力都要散尽了,十天的路被世子生生缩了一半的时间,五天就走完了。

“凤容若,你们到了?好快啊!我还以为得再等几天呢。”

见凤容若白袍上一身灰尘的走了进屋,后面跟着的楚陌身上更是从头上到脚下都是一身的灰,忙迎了上去。

“恩,你还好吧?”凤容若满脸微笑的伸手抓了抓小丫头头上的发髻,关切的问了声。

“一点都不好,我快要疯了。”唐黛噘着嘴回了句,拿手捋了捋被凤容若抓乱的头发。

“呵……我看还很好,没疯啊!”凤容若轻笑了声,逗趣。

“好了,先不说了,你与楚陌赶路赶得急,累了吧?你俩先去沐浴,吃些东西休息一晌再说。我去给你俩做好吃的去。”

“是啊,唐姑娘,我都快累趴下了,休息一下也好。”楚陌接下话头,抱怨了句。

“你豆腐渣子做的?还是雪堆的?就赶了几天路,就抱怨上了。我看你最近吃得太好,功力退步了,从今天开始,少吃饭,多干活。”凤容若扫了一眼楚陌。

“啊!主子,不要啊,我不是累摊的,我是饿摊的。一路上你为赶路,都不停下来吃点东西。我饿死了。唐姑娘,我饿了……”

楚陌鬼叫一声,一点也没自觉的,续续叨叨,他可是知道,只要有唐姑娘在,他就敢保证世子不会真的罚了他,哼!

果不其然,唐黛一听说话了。

“好了,好了,你俩别站在这嚷嚷了,五天走了那么多路,还不嫌累啊?快去洗浴去,你看看你俩,这白衣服都快变黑衣服了,脏死了。快去,快去。去啊!”

说完的唐黛,还伸出小手,推了凤容若一下。

凤容若无奈的笑着摇了摇头,遵照唐黛的吩咐,去了自己的歇房,洗澡去了。

二人洗完澡出来,唐黛做的好吃的也已经端上桌了,唐黛给二人炒了盘塞瘦肉的虎皮青椒,一个蘑菇豆腐肉片汤,一条糖醋鱼,一小碗泡菜,一盘清炒青菜。都是凤容若爱吃的,清清爽爽不油腻,二人五天在路上每天就吃一顿,不能吃太油,会坏了肚子。

看着眼前都是他爱吃的菜,凤容若的嘴角又勾起来了,丫头的心中是有他的,他爱吃什么,她都能记在心里。

凤容若主仆二人不敢吃得太饱,吃了个八分饱,菜都吃完了,饭少吃了些,吃完后与唐黛聊聊天,去床上补觉去了,唐黛又立即去了作坊。

晚上,唐黛与凤容若坐在书房内,唐黛将发生的事仔细的向凤容若说了一遍。凤容若沉默了半晌。

“黛黛,听你所说的下毒手法,让我想到了天星楼的老对手,诛魂阁。因为多年的对手,我与欧阳清对他们算是了解的比较多的人。”

“诛魂阁?是个什么样的组织?”

“若天星楼般,也是杀手组织。据我们所探查到的,诛魂阁的阁主,姓江,名野。名如其人,此人极有野心。武功高,武器是一把琴,所以琴技也是登峰造极。而且还会医擅毒。此人身份神秘,据说其与医术世家,经商世家共融的江家颇有渊源,但江家从未正面承认过。所以我们也只知其姓江,皆不知他出自于哪个江家。诛魂阁的总部也极其隐秘,若不是上次为了查太子被刺杀的事,天星楼的一人无意间发现了,我们到现在也没查出他们的总部在哪”

“诛魂阁以江野为首,下面有八大诛魂使者,是比他阁中第一流高手还要高的高手,分别为诛魂,追魂,碎魂,勾魂;魂影,魂无,魂消,魂灭。这八个人也是各有所长。八人下面又分别有三十六个一流高手,七十二个二流高手。三流高手数量不知。这所说的这一支杀手,都是以追杀,刺杀,盯梢,探查为任务的。”

“这……这么吓人。妈呀,我咋惹着了这么个顶级别的组织啊?咦,不对啊,他们都是杀手,没说会使毒啊?”唐黛听得张大了嘴巴,头皮发麻的回过神,擦了擦了嘴边的口水问道。

“你问得对。下面要说的就与你有关系了。诛魂阁的杀手分为两支,一支就是刚刚前面说的那支。另外一支,却全部是女杀手,为首的也是八个,称为魅惑使者。这八人姿容艳丽,身材极好,医毒皆能,而且还习了媚术。她们的任务是潜伏到目标身边,刺探他们阁里所需要的消息。这八人下面也有三十六个一流的潜伏人员,七十二个二流的潜伏人员,其他的不清。但这些女子都有个弱点,为了完全迷惑目标,他们都不习武,皆不会武功。”

“我……凤容若,你别吓我啊,我被你吓着了。我啥时候招惹到了这个个顶级的杀手组织啊?只要他们动动手指,咱分分钟就被灭了。”

“你担心啥?我只是说手法极像,没说一定是。就算是,不是还有我吗?”凤容若见小丫头被他说得吓着了,忙安慰,又走到唐黛的身边,将她从椅上抱了起来,自己坐下,把丫头放在腿上,搂入怀里。

“呀……你又是这样。快放下我,这不还说事呢。”唐黛见凤容若拎她就像拎只小鸡一样,愤愤道。

“呵……搂着你,你就不怕了。再说,搂着不是一样商量事情,说话吗?”凤空若见唐黛乖乖的在怀里,没挣扎,只是嘴里抗议,轻笑了起来。

“……,那你继续说,接下来怎么办?”

“第一,查整个村子里三个月内进入的陌生人,婚嫁都得查。第二,以作坊为重点,作坊内的每一个人都有嫌疑。”

“第一件事,需要你们的村长,你的那个村长爷爷,让他找个妥当的借口配合帮忙确认。第二,作坊内的人考虑到影响,不能明着查,我们就暗查,派人跟踪。”

“村长爷爷的事这个没问题,事情是在他家发现的,他是知道内幕的,他肯定会帮着查。可是作坊跟踪暗查,哪有那么多高手啊?”

“这个我会安排的,你不用费心。还有,黛黛,既然针对你家下手,那你与那下毒的人应该是有不小的过节,极恨你才是。你就想不出,你得罪了谁?或是心中有怀疑对象吗?若是你能想出一些,我们探查的范围就缩小了。”

“我也想了啊。可是,那些人不是被判刑了,府第都不存了。要么就是被赶出了长安县,唉,我也不知道是谁!”唐黛在凤容若怀里皱了小脸,一脸苦恼的看着他。

“呵……想不出就不想了。总会查得到的,只是查出之前,你得辛苦了,每天得去作坊那盯着。”

“恩,就是,一刻都不能放松,我都快被弄疯了。啊……我到底招谁惹谁了啊?”

“你招惹我了!”凤容若促狭的看着怀中的小东西,心里的激情又开始涌动了,逗了唐黛一句。

“恩?我什么时候招惹你了,我……唔,唔……放……开……”还没反应过来的某黛,嘴又被某世子霸道的封住了。

唐黛在心里简直要抓狂了,这是尝到味道了,熟门熟路的,招呼也不打一声,没个思想准备的,又被亲上了!

凤容若激烈的品尝着想了好久的芬芳,汲取着花露滋润自己干涸的唇与心。直吻得唐黛直喘息,才停下来让她透透气。

一双凤眼看着唐黛饱满湿润的嘴唇,舔了舔自己的唇,丫头的味道就是好,甜甜的,香香的,滑滑的……他,还没有尝够。

见小丫头诱惑的噘着嘴,脸红红的,拿眼不甘心的瞪着他,不禁笑了,顿时无双俊颜光华万丈,满室生辉。让此刻心里正激情澎湃的唐黛看痴了眼,也忘记了要向凤容若抗议他的偷吻了。

“黛黛,小丫头,宝贝……”

“恩?啥,啥事?”

“你什么时候能长大啊?我都有些等不及了,好想你快快长大啊!”

“你不是说几年时间,一转眼的事嘛。”

“黛黛,几年的时间是很快啊,可是我现在是度日如年啊!你说那得是多少年啊,几百年了,上千年了,要!”

“你又瞎掰,哪有那么吓人,上千年。再说,你等我长大干嘛?京城里那些年龄与你相仿的大家闺秀,女子多的是。我又没让你等我,你我二人的事,我还没想清楚呢。”

“你个小没良心的,你明知道那些女子再好,年龄与我再相仿,可不是我喜欢的。你是没让我等,可是,我愿意等。你与我之间,你还有什么没想清楚?你说,我帮你分析分析。”

“我……不说了,我自己都没想清楚,怎么与你说?”

其实唐黛并不是自己没想清楚,而是无法说,无法问,前世的事,她怎么说,说出来会不会吓着凤容若?

她告诉他,她是一缕幽魂,她只是一个借尸还魂的人,她前世遭遇了感情的创伤,这世怕被骗,问凤容若要一个一生一世对她好的承诺?哪一样都是无法说出口的。

“那我现在,让你想得清楚点。省得你老是胡思乱想的,小丫头,人不大,想法倒是多……”说完的凤容若,又逮住唐黛的双唇,用尽力气吻着,似要将她揉进自己的骨血里。

轻咬着,厮磨着,舌头灵活的撬开唐黛的牙关,加深了吮吸,舌头灵巧扫过每一个角落……在凤容若怀中的唐黛被吻得已是不知今夕是何夕,头脑无法思考了,只感觉到凤容若的呼吸由开始的细柔缠绵,变得越来粗重,拥抱着她的怀抱由温暖变得发热发烫,像着了火,要将她燃烧至灰烬般。

想好的理智对待,被唐黛抛于九宵云外了,浑身酥软的,热烈的回应着他占有欲强烈的长吻,如若这是一场灾难,那她也就承受,如若她心已动,那就让她再入一次地狱。

也许,在凤容若炽热的感情面前,她真的无法考虑得太多!

留人间多少爱,迎浮世千重变;

和有情人,做快乐事;

别问是劫是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