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要不,我陪你一起洗澡?/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一吻,吻得热烈,吻得缠绵,吻得唐黛都要化成一滩水了,吻得凤容若需要去洗凉水澡给自己降温了!

凤容若抱起唐黛,还是吻着不放,走向唐黛的房间里,用脚踢开门,再关门,将唐黛置于床上,唐黛的双手也已经不由自主的缠上凤容若的脖子,摊倒在床上,任由凤容若将其压在身下,二人再次吻得轰轰烈烈,天地失色。

凤容若感觉自己已经受不了了,残存的一丝理智告诉他,他必须离开,下楼去洗澡,再这样下去,他要化身为狼,将小东西吃干抹净了。

“黛黛,小东西,我……我下楼洗澡去了。”凤容若万分不舍的放开唐黛,声音嘶哑的在唐黛耳边说了一句。

“恩?哦,你,你去吧。我也得洗澡睡觉了,明天还得解决作坊里的事。”唐黛身子依然软弱无骨的躺在床上,声音听起来是充满了*的软绵绵,慵懒媚惑。

“恩。小东西,我,我真想现在就将你吃了……要不,我陪你一起洗?”凤容若恢复了理智,在唐黛耳边暧昧的说了一句情话,又逗唐黛。

“不要,才不要。你陪我洗,我岂不是羊入虎口啊?!坏人,坏蛋,哼。”唐黛也恢复了神智,知道凤容若是故意逗她的,像只小考拉双手抱着凤容若的脖子挂在他身上撒娇。

“呵……我哪有坏啦?就算坏,也只在你这儿坏,又没到别的女子那坏去。乖,起来去洗澡,洗好,好好歇息。要我抱你去洗不?”

“不啦,我自己去。你下楼吧,也早些休息!”唐黛放开凤容若的脖子,坐起来,准备去卫生间,她也得冷静冷静。

“好,我走啦。”

凤容若也放开唐黛,在她额头了印了一个吻,转身出了唐黛的房间,回了一楼自己的房间洗凉水澡去了,他怕他再多呆一刻,就不想下楼了。

第二天,按商量好的,唐黛去了唐有望家,跟村长爷爷说了这个事,唐有望立即答应了,这事他来办最好,村中的人员他是最熟悉的,哪家娶了媳妇,哪家招了上门女婿,哪家来了个亲戚,他都清清楚楚。

唐黛在辣椒坊转了转,为了配合凤容若的计划,让作坊里的黑手暴露出来,她也没有长呆在那里,像平常一样,看看问问就回了家。

三天后,唐家村新进人员的资料,唐有望整理好,全部摆在了唐黛的书桌上,凤容若这边也有了进展,二人看资料,逐一分析。

“唐大狗家,一月前娶了个儿媳妇,李家庄的;唐荣家,招了女婿,白前庄的;唐三财两月前娶了个媳妇,飞寺村的……还有,唐三贵在几月前纳了妾,主仆有两人。”凤容若看着看着念了出来。

“等等,最后一个是谁?”唐黛立即抢过凤容若手上的名单。

“唐三贵,我三叔,纳了个妾,我怎么将这么重要的事忘记了!?”唐代惊呼。

“怎么了,你发现了什么?”凤容若抬眼问。

“我没发现什么,是直觉,我的直觉一向很准,我感觉这女子一定有问题,就算她不是下毒的黑手,也有别的问题。她看上去长得那么一个不俗的女子,为什么突然会跟着我家这泥腿子三叔了,我当时就觉得有些奇怪。但因为她来唐家村后一直很低调,低调得我都忘记了她的存在。趁这机会,查查她,看她到底是谁?竟然躲在我们唐家村。”

“好,那就一起查。”凤容若点头道。

“你那边可跟踪到什么了?”唐黛抬头问凤容若。

“发现了一个可疑的人,那女子是你村中一个新寡的寡妇,嫁进唐家村也就三个月,时间不长,上无公婆,下无儿子,他那相公叫唐天厚,一个月前得了急病去逝,家里就剩下她一个人,进了你家作坊干活,那女子姓张,唐张氏。黛黛,你可有印象?”

“有印象,十六岁,长得瘦瘦弱弱的,个头不是很高,很文静,容易害羞,与其他人交流的少,在作坊里只是埋头干活。当时,是因为看她可怜才招进作坊的。那她有什么可疑之处?”

“按说她这一个农家女子,应该用不起质地极好的镯子,跟踪人发现她在作坊里回家,换洗衣裳后,竟然腕上带了一对成色极好的绿镯,与她的身份及不符,就特意对她留意。就在昨天早晨,跟踪她的人发现她在鸡鸣时就起了床,起床不为别的,竟然是在自家院中练习武术,武功与高者比较,不是很高,但与一般武者比较,却是不低。”

“的确有问题,我记得这个张氏是隔壁村庄嫁过来的,娘家家境极不好,所以才会嫁给唐天厚,家里也是穷得揭不开锅的。那样贫穷人家出来的女子,哪来的那么好的东西?又是什么时候学了武术?”

“恩,那这几天作坊那,你不用去看着,转一圈就回家,若真是她,见你放松了,她就会行动的。我让我的人,盯紧一点。”

“好,她这,还有我三叔那妾那,全部盯起来。”

“楚陌,将这几个地方盯紧了,其他的地方也不能放松。”凤容若回头对立在身后的楚陌道。

“是,世子,属下这就吩咐下去。”

楚陌转身走出了唐黛的书房,书房内就剩下唐黛与凤容若二人,凤世了迅速变脸了。

“黛黛,小妞,这事情有眉目了,马上就人大白于天下了。这没事,你教教我那驻容美颜之术呗,我在信中向你提过的。”

看着凤容若翻脸比翻书快,唐黛不禁抽了抽嘴角,这前一秒还是高冷的世子,后一秒立马变成了无赖的*青年,求唐黛给他美容。

“凤容若,凤世子,你行加冠礼了吗?”

“行了呀。今年大年初一行的,哎,说到这个,唐小妞,我这么大的事你都不关注一下,礼物也没有。不行,你得补给我礼物!说,你送个啥礼物给我。”

“我的话你听不懂啊,行了加冠礼,你就是成人了,懂吗?成人,要做成人的事,说成人的话,别整天整得像小孩子一样,还美容呢?你美啥容?我没见你皮肤有多差啊!至于你说的礼物,没有,我都穷死了,没钱买礼物。”

“小妞,黛黛……唐小妞,你穷不穷,我不知道啊,还跟我哭穷,买礼物都没银子买。再说,等你嫁我了,我的还不是你的,你就提前送一送而已嘛。”

“谁要嫁你?我说嫁你了吗?你到底是要美容,还是要礼物?二选一,多了没有。”

“我可不可以不选,我两样都要。你不答应我,我又亲你啦!”凤容若侧耳听了一下,三楼除了他俩就没别人,胆子大起来了,拿这个威胁唐黛。

“你要死啊,大白天的,拿这个说事。我不理你,我走了……”唐黛一噘嘴,装作生气转背,就要出了书房门,往楼下去。

“别,别,小妞,别生气了。好小妞,乖小妞,你就给我想想办法,教教我美容之术呗,一次,就一次,好不好?礼物随你,你愿意给就给,不愿意就算了。别生气了,好不好?”凤容若从背后抱住唐黛,弯腰低头,头放在唐黛的脖子上,声音轻柔的哄着她。

“好啦,好啦,磨人精,跟我下楼,我给你弄面膜去。真是,一个大男人,还要臭美,我一个女子都不美容。”

唐黛受不了凤容若的求,她最怕来软的,举手投降。怪只怪自己作,拿凤容若的年龄说事,最后报应到自己这来了,缠着她要美容,真是不作不死,作死自己了。

“好,我就知道我家黛黛最好了。只是,你用词用错了哦,我不是男人,我还是男孩,小妞,要不要,今晚,让我就成为你的男人……”凤容若看着娇嗔的唐黛,抱她的手还没舍得放下,低头在她耳边恶作剧的低低说了句,逗她。

“凤容若!你要死啊,又乱说……”唐黛拿自己的脚在凤容若的脚上狠狠的踩了一下,挣开他的手,跑下了楼。

看着脚上的灰,凤容若嘴角勾起,邪魅的一笑,他就是想逗他的小丫头,哈哈……果然被他逗害羞了,逃了。好心情的抬脚下了楼,等唐黛给他做那什么她嘴里所说的面膜。

唐黛拿了几颗珍珠,放在捣药罐里捣成粉末,又拿了一个鸡蛋,将鸡蛋清沥了出来,放在珍珠粉里搅拌,再加些许白色的在粉,做成糊状,让凤容若躺在大厅的椅子上,亲自给他涂满了脸。

“小妞,你在做什么?你给凤世子弄什么了?”李氏从豆腐坊回来,就看见小闺女在凤世子脸上捣鼓,凤世子一脸白,觉得奇怪。

“哦,娘,凤世子嫌他自己老了,让我给他变年轻呢,你说我哪有好法子,所以就瞎弄弄呗。他不嫌弃就行。”

“你这孩子,答应人家就好好弄,咋能瞎弄弄呢!凤世子,你才成年,咋就急自己会老呢,你们年轻人的想法,我是搞不懂了。唉,我才老咯!”

“哈哈,娘,你不老,你还年轻得狠呢。这个凤世子没做完的,又不能留,我给你做做,敷敷脸。娘,来,来,别客气……”

唐黛说着拉了李氏,坐在厅里另外一张靠椅上,不让她动,让王小敏又端了水来,给李氏净了面,用余下珍珠粉面膜,也给李氏投上了。

看着二人坐在大厅里,脸上敷着她的面膜,突然笑了起来,她家成美容院了!还别说,如若用现代的美容知识,再结合她的医药知识,开家美容院,说不定很受欢迎哦!

到了时间,唐黛又给二人,将脸上的珍珠粉洗尽,让王小敏拿了镜子给二人瞧。

“怎么样,凤容若,娘,有没有觉得你们脸上要清爽,干净了许多?这个经常做,可是有让脸部清洁,让皮肤变得白晰,滑润的效果哦!”

“咦,还真是,才做一次这效果比京城那些庸衣用的办法好多了!小妞,那以后你天天给我敷敷。”凤容若看了看镜中的自己,又摸了摸自己润滑的脸道。

“你没手啊?还天天让我帮你敷敷?我教都教你了,你自个弄。”唐黛一听天天二字,白了眼凤容若。

“小妞,你还别说,我真的感觉脸上清爽了许多,也舒服些了呢。以后凤世子敷的时候,也给娘亲再敷敷哈。”

“啊……”唐黛差点咬到舌头,脸都绿了,她这就叫现世报,自己端石头砸自己的脚,自己给自己找事!

她天天忙完田里地里,再忙辣椒作坊,还要学医,还嫌不够,现在又多加了一样,给凤容若和娘亲敷脸美容。唐黛想暴走了事!

第六天晚上,还是在书房内,凤容若与唐黛坐在书房内看书,楚陌来了。

“世子,事情查到了。”

“怎么回事?”

“那新寡的女子,其实就是唐姑娘三叔纳的小妾的丫鬟。那二人皆是诛魂阁的人……”

“怎么可能?那完全是两个人,我都认识,怎么可能是一个人,你们搞错了吧?”唐黛没等楚陌说完,惊讶道。

“唐姑娘,是真的,她已经被我们的人拿下,刚开始嘴硬是不承认,后面我们动了刑,她受不住刑,将一切都招认了。”

“动刑?在哪动刑?现在人在哪?”

“在……我……”楚陌吞吞吐吐,拿眼看着自家世了凤容若,不知道该不该说。

“在长安县我的宅子里,走吧,带你去看看。”

凤容若随即明白楚陌为什么吞吐不敢说,但是他心里既然将黛黛认定了,是他将来必娶的女子,那他的事就不能瞒他,以黛黛的聪慧他也瞒不住,倘若哪天那些阴私之事,被她主动发现,他怕她会怪他,离开他。

“就抓了一个?”凤容若又扭动问楚陌。

“三个。一个是唐姑娘三叔的小妾,一个是小妾的丫鬟,还有一个就是真正的唐张氏,受害者。”

“非常好。我们走。”

“怎么去?骑马去?还是坐马车去?”唐黛扭头问凤容若。

“呵……都不要,我抱着你去。”凤容若瞥了眼已经闪出窗外的楚陌,揶揄唐黛一句。

“凤容若,我是说真的!”唐黛恼羞的说。

“我说的,难道还有假?”凤容若话音未落,伸手就将唐黛抱入怀中,也闪出了窗外,在夜色里往长安县飞去。

唐黛在凤容若怀里愣怔了半天,她好像一遇见凤容若就有些傻了,竟然忘记他会武功了。上次在上徽府,欧阳清不就是这样带着她上山,下山的!

而且,凤容若的武功比欧阳清更高啊。呀,好糗!干脆将头埋进了凤容若怀里,不露那已经红了的老脸。

“呵……”感觉到怀里唐黛的小动作,凤容若不禁又轻笑了,他的迷糊的小丫头。

大概两炷香的时间,三人就到了凤容若的宅子里,凤容若将唐黛放下,为她理了理吹乱的头发。

“走吧,到了。”

楚陌在前,凤容若牵着唐黛的小手,朝宅子的西边走去,走了一刻钟的功夫,来到一座小花园,花园里有花草树木,小湖亭子,还有假山。

三人在一座假山前停下,楚陌伸手在假山的一处,扭动了几下,假山赫然向两边打开,中间显出一条向下台阶,三人下了台阶后,楚陌在石壁上又扭了几下,上面的假山就合拢复原。

唐黛咋了咋舌,原来这假山下别有洞天啊。

洞内火光微弱,唐黛跟紧凤容若的步伐,到了一个大木门前停下。楚陌伸手在门上敲了三下,两重一轻,里面同样也回了后,楚陌再次回了三下,换成了三重,里面的门被打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