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原来是你下的毒?真相大白/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里面的人开了门,朝三人看了一眼,看着凤容若身边,被他紧紧拉着手的唐黛,怔了一下,很快就恢复过来了。

“主子。”

“恩,人呢?”

“在里面关着,全都招认了。”

“进去吧。”

几人走了进去,一股扑鼻而来的血腥味,溢满了整个屋子,唐黛皱了一下眉头,拿左手捂住鼻子。

一直在用眼角余光,关注着唐黛脸色变化的凤容若,忙停了下来。

“怎么了?不舒服?要不先出去?”

“没事,走吧。”唐黛摇了摇头。

里面开门的人,第一次听主子用如此温柔的语气关心一个人,大为惊讶的又看了唐黛两眼,又拿眼看着楚陌,楚陌朝他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示意他猜测的没错,不要多管闲事。

那人见暗卫长见怪不怪的模样,也懂了,不再看凤容若,唐黛二人。他是不是可以断定,不久后,他们就有世子妃了吧?!

“到了,她们在那。”

唐黛抬眼一瞧,一间暗房里,关着三个人,一个是她认识的,是三叔那小妾,此时,她衣服凌乱,上面还有隐隐的血迹,头发披散下来,半遮住了平日里那淡然的脸。

而另两个,却让她看得惊讶的瞪大了双眼,二人面孔竟是一模一样的,衣鞋也是一样,乍一眼看去,会认为是一对双胞胎,不在一起时,那铁定会认为她们是一个人。

只不过,一个是好好的坐在那,身上没血,头发也没乱,只是脸上惶恐而不安,而另一个,却是受了重刑,浑身是血,头发凌乱的披着,看着来人眼神凌厉。

“凤容若,楚陌,这,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有两个张氏?她们是姐妹?”

“小妞,是我啊,我是你张姐姐,我才是真的。那个是假的,是她到我家将我绑了后,将我藏了起来。然后她就扮成了我的模样,我也不知道她要干嘛!小妞,你求求他们,将我放出去吧,这里好吓人,我不想呆在这了。”那未受刑的张氏,听了唐黛的声音,立即向唐黛求道。

“蠢货!”而另一个张氏,却冷冷的从嘴里吐出了两个字,不知道是说唐黛,还是说那个张氏。

“别嘴硬,将你的人皮面具撕下来,别再带着恶心人。”那开门的暗卫冲那个受了刑的张氏也冷冷的说了声。

那女子瞥了说话的暗卫一眼,抬起因受刑血淋淋的手,在脸上一抹,揭了一层皮,显现出另一个人出来,唐黛一看,不正是那小妾的丫鬟吗?原来她是带着人皮面具!

她以前只听说过,在古代,有这种高超的易容手法,却不想今天真真正正的看到了。怪不得她想破脑子,也想不出作坊的毒是怎么下的!

“是谁在我家作坊里投的毒?”唐黛盯着那主仆二人。

“是我。”

“是我。”

两声回答,异口同声响起。

“小姐……明明是我。你……”那丫鬟看着那脸色淡然的女子道。

“傻丫头,不管是谁,你以为进了这里,我们两个还能活着出去吗?呵……怪就怪我太自大了,连累了你也丢了性命。唐小妞,是我小看了你,没想到你不仅会医擅毒,背后竟然还有天星楼的创办者,安王府的世子做撑腰,也当是我命该绝于此。你们想知道的,我们都告诉你们了。看在我未伤了你们人的份上,就痛痛快快的给我们一刀吧!”

“呵,现在倒是主仆情深,前面干什么去了,虚伪!我想知道,你为什么盯上了我?又为什么对我那么大仇恨?”

“你到现在还不明白吗?是你,因为你帮人夺走了我最爱的人。在我马上就要得手时,是你破坏了我的计划。如若不是你,我就嫁给了我表哥。都是你,你管那么多闲事干什么,你不好好的呆在你们唐家村,到处坏事。我恨你,厌恶你!”

“你是镇上李府,白姐姐相公的那个表妹?你也戴着人皮面具,所以那次白姐姐觉得你身形熟悉,但是却没有认出你,原来如此。”

“呵……那个不要脸的蠢货怎么会认出我?我表哥那么英俊潇洒,武功又不俗的一个人,怎么就那么死心踏地的喜欢那个蠢货!都是你,如果不是你帮她,夺我所爱,我也不会坠落到现在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所以,我恨不得吃了你肉,喝了你的血,我要你死,要你全家都死!”

“你怎么不说,是你夺人所爱,白姐姐与她相公那么恩爱,她相公又那么爱她,你在你表哥那得不了手,就把恨全出在白姐姐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弱女子身上。你这样做,你不觉得心亏吗?还因此恨上我,在我家辣椒坊里下毒,你这是准备要搭了多少人的性命,置我于死地。为了一个不爱你的男人,你值得吗?”

“谁说我表哥不喜欢我,谁说他不爱我,都是因为那个贱人,都是因为她,没她的出现,表哥就是我的,就会娶了我!我恨她,恨不得她死,你帮她去了毒,你帮她怀上了孩子。都是你这个管闲事的下贱女人,你怎么不去死?啊……”听到唐黛的最后一句话,这女子受到刺激,脸上的那一副淡然再也没有了,疯狂的大骂了起来。

“小姐,小姐,你不要这样子……小姐,都是我的错,是我没保护好你。呜,呜……”那丫鬟挣扎着过去抱住她家的小姐,痛哭起来。

“将她的下巴下了,看她还怎么骂人!自己做了错事,还不知悔改,倒骂别人。”凤容若听到他的小丫头被骂,浑身冷气凌厉,黑着脸冷然的吩咐楚陌。

“算了,她也是用情太深,我能理解她,不怪她。关键她不该用那些无辜人的性命来泄私愤!怎么对她的惩罚也是她应该受的。事情既然弄清楚了,凤容若,我们回去吧。”唐黛伸手拉了凤容若的袖子,这里血腥气,怨气太重了,她不想再待下去。

“好,我们回去。楚陌,这里的人交给你处置,我陪小妞先回去。”

“小妞,小妞,我们不想死啊,求你,救救我,救救我啊……”张氏一听唐黛不管她了,要走,忙大叫。

“凤容若,她是无辜的,你看……”

唐黛抬头看着凤容若,张氏进了这里,知道了不该知道的,是不可能再让她回村去了,唐黛心里清楚,但还是想保她一条命,她是被自己牵连的。

“楚陌,留她一条命,送进暗卫营,进了那里是死是活,就靠她自己了。”

“是,世子。”

“谢谢你,容若。走吧。”唐黛真心的向凤容若道了谢,拉着他的手,出了那里,没有回头。

“凤容若,她们二人是你说的那诛魂阁的人吧?”唐黛想起来这事没问那二人。

“是,二人皆是。但是在阁里位置不是很重要的,并不知多少秘密,没大用。今天,就不说她俩下毒的事,冲她二人这身份,我也不能放了她俩。”

“还好不是我做什么事惹到那个什么杀手组织。而是因为我帮了白少奶奶,她对我有了私恨。要不然,要给你带来大麻烦了。”

“只要是你的事,不分什么小事,大事。以后,不用向我道谢,也不用感到愧疚,知道吗?小丫头。”

“哦,知道了。”

“丫头,我在自己的宅子里,设了私牢,还有私刑,随意就能定人生死,你不觉得惊讶吗?”

“不惊讶啊,你是世子,手上没有一点权力,没有自己的势力,怎么行!我们不去主动伤人,但是,我们得有自己的防卫能力与势力啊。你今天带我去,就是怕以后我知道了不能接受,怪你吧?”

“呵,我的小丫头就是聪明。听你这样说,我就不放心了。”

“那女子也真是可怜,竟是因为得不到所爱之人,将自己的恨都发泄在他人身上。唉……”

唐黛叹了口气。

“可怜又可恨,就是她!黛黛,你永远都不会成为第二个她的,我会一辈子对你好好的,别不开心!乖。”凤容若敏感的感觉到小丫头情绪低落起来,在唐黛脸颊上亲了一下,安慰她。

“哦!”

凤容若,一辈子还很长,但愿你以后都能记住今天的诺言,你不负我,我也必不负你!

二人不再说话,唐黛乖乖的窝在凤容若的怀里,由他带着自己飞翔,回到唐家村,事情解决了,再不用提心掉胆的怕被人下毒,二人互道晚安,洗漱好,皆安心的去休息了。

第二天醒过来的唐黛,终于不用一天到晚的盯作坊了,空闲下来的她,想着明天就是团圆节,凤容若,楚陌也是第一次在家过节,还有师傅那第小孩也要吃好吃的,于是决定做一些新鲜的月饼,犒劳犒劳大家。

唐黛准备了面粉,糯米粉,咸蛋黄,莲子,豆砂……在厨房里忙了一天,做出了各色各样的月饼,有豆砂馅的,莲蓉的,蛋黄馅,还有一款漂亮的水晶月饼……每样都多做了些,因为要送的人多。

给师傅家李郎中每一样得挑两个,小师妹李静喜欢吃。给三奶奶,小梅姑姑也留了些,二姐唐华明天肯定得回来,让她带去给她们尝尝鲜。村长爷爷家也得送些,祖屋也得送些,还有白少奶奶,贾府草香姐姐那,也得送点。镇上就让大伯送去就好了。

这样一圈送下来,家里也就没多少了。仙僧老头儿看着好吃的月饼被送得不剩下几个了,冲着小徒弟直嚷嚷:“哎,小丫头,你这好不容易勤快了一回,做了几个月饼,全被你送光了,老头儿我吃什么?再给老头我做些。”

“师傅……你咋就像小孩呢?这有这么多,够你吃的了,放心吧。等你以后想吃了,跟我说,我给做就是了。这月饼难消化,一次吃多了也不好,你又不是不知道。等后面有空了再给你做那软软的蛋糕吃哈。”

唐黛无奈的哄着老小孩,仙僧一听以后他想吃了,还给做,也就不吭声,从唐黛手上抢了两个他最喜欢莲蓉月饼,啃着走了。

站在楼梯上看着一老一小两人的互动,从书房里下楼来的凤容若笑了笑,看着唐黛手上的各色月饼,也是他以前没有吃过,看到过的,惊奇不已,也伸手拿了一个最赏月悦目的水晶月饼,慢慢品尝起来。

唐黛无奈的看着手上越来越少的月饼,这中秋节还没到呢,月饼就要没了。只是让唐黛没想到的是,快傍晚时,在惠山书院里念书的三哥唐绝,带着贺仁,楚时也回来了。

原来唐绝在半年沐休的时候,并没有回家,为了增长自己的见识,跑出去游学去了。这时间长没回家,又是团圆佳节,想家了,就跑回来过节了。

团圆节这天,唐华,白次也回来了,家里瞬间变得热闹起来。晚上一大桌子的人围坐在桌边,吃团圆饭。这种时候基本都会是唐黛来做饭,吃完饭,大家又搬了桌子,凳子到院里,大家吃月饼,嗑瓜子,喝茶赏月。

除了小蝶,影子吃完饭就又回到了暗处外,其他人都团团坐,仙僧,凤容若,楚陌楚时兄弟,白次,还有唐雨顺也被唐黛叫来吃饭,也没走,就留下一起赏月。再加上唐黛一家人,除了唐风没回来。

大家说说笑笑,唐绝正说着自己出去见到的一些奇闻异事,突然话锋一转。

“小妞,我们书院山长的女儿,你还记得吧?”

“她!当然记得啊,踏春游湖后掉湖里的那个。”

“近期她的事,可是在惠山镇传得沸沸扬扬的,说的可吓人了,山长的老脸都丢光了,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啊!真的?都是些什么事?”

“先传出来的事,就是那次我们游湖,说她掉入湖里,不是失误落水的,而是她自己设计欧阳公子的。说她是看中了长平公主府的次子,欧阳清,为了嫁进公主府,自己设计自己掉进去后,好以身相报嫁给欧阳公子。人家又说,那次根本不是欧阳公子救的,而是那撑船的艄公救的,结果可她嫌贫爱富,听说是艄公救的,别说嫁给他,连道谢都没去道谢一声。小妞,这事你最清楚了,是真的吗?”

“是真的!别人传的没假。但这事当时说时,就他们父女,还有欧阳清与我在场,是谁传出去的?难道有人与她有仇,知道后故意说出来败坏她的名声。”

“啊,是真的!没想到她居然是这种人啊?小妞,不管是谁传的,那也是她的报应。当时她掉进水里,还带累你也掉进水中,这种人不值得怜惜,心机太重。”

坐在一旁的凤容若,还有楚陌生,楚时,听了兄妹两人的对话,主仆三人对视了一眼,脸上浮了笑,没说话。

“恩,那还有别的事?”

“有啊,有啊,这下一个事情可轰动了,当时因为传了前面的话,为了平息流言,山长就迅速让那若怜小姐订亲了。可是这流言刚平息,又有一波流言传来了,说那若怜小姐不仅嫌贫爱富,有心机,竟还是个不检点,水性杨花的,荤素不忌。说她竟然看上了一个俊俏的乞丐,将人骗到了书院自家中的床上,和那乞丐……哎呀,反正传的话可难听了!因为也没人看到,大家不知道相信还是不相信,只是传得这样有鼻子有眼的,可是影响到了她的亲事。听说,男方家正在与山长商量,准备退亲呢!”

“我去,还有这种事!乞丐?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那她也太饥不择食了!不过,我觉得不至于,那若怜小姐虽有心机,但不会这样黑白好坏不问,见谁都……。估计她得罪了谁,被人算计了。对了,三哥,山长将她定亲给谁啊?以山长的威望,那人家门第应是不低,你知道是哪家不?”

一旁的楚陌听得甚是无语,罪了谁了,还不是得罪你了,所以被我家主子修理了!拿眼看了看凤容若,见自家世子居然能做到事不关己的淡然,侧耳倾听兄妹二人谈话,也是服了。

就没见过世了这样的,坑人坑得是眼不眨,心不跳,仿佛唐姑娘兄妹谈论的事与他没有任何关系,而是旁人做的!

而一旁像听故事般的李氏,唐华,白次,唐雨顺一帮人,则是唏吁不已,说是长这把年纪了,头一次听到这种怪事,这可是比前面唐绝说的在外遇到的奇闻异事,还要火爆,让人难以相信!

“不太清楚。据说是上徽府的一家人家,好像是姓黄吧。我就听同窗他们嘀咕过两句,没有敢管闲事,多过问。”

“姓黄?我天,不会是黄府吧!这下好了,坏人都凑成对了。不能让他们退亲,到时正好一对一起整,省时省力省功夫。哼!”

一提起姓黄,唐黛就敏感的想到黄大公子,伤了小舅舅的那贱人,满肚子的火气!

凤容若听了这下终于抽了抽嘴角,楚陌也眼角抽搐,他主子的小丫头跟主子还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把人家整得惨还不够,还要凑成对整。

这下好了,接下来他又有得忙了,要去凑对了,唉,有谁比他更惨!先去传流言,将人家要拆开了,这又得想去法子,将人家凑成“神仙眷侣”,完满的一对。宝宝心里苦,宝宝不说!

“小妞,姓黄的怎么了?”

“没怎么,上次我去上徽府,姓黄的得罪我了。”

“哦。这样啊。两个人都得罪你了,那是得一起整。只是不知道她定亲的人,是不是得罪你的那个姓黄的呢?!”

把妹妹唐小妞视为自己偶象的唐绝,立即点头表示同意放一块整。但又怕妹妹整错人了,加了一句。

“到时派人打听打听就知道了。不管了,这么好的日子,谈他们扫兴,换话题,换话题。”

唐黛厌弃的挥了挥小手,结束了她与她三哥之间的探讨。

好像是她主动问的吗?没人强迫她听啊,她说啊。

李氏,唐华,白次表示再次无语,唐雨顺则看着可爱的小妞妹妹,一双大眼笑成了两掬蜜糖水,小妞妹妹比以前越来越可爱了,好逗。

小妞在小时候就跟他亲近,这长大后又救过他,倘若他娶了她,他就让她这样一直开心的笑下去,不受委屈。

准备换话题的唐黛,一抬眼正好看到楚时,楚陌兄弟,二人站在那,长得一模一样面孔,很是俊俏,就星星眼的盯着看,瞬间惹起了她的兴趣。

凤容若见唐黛盯着楚陌,楚时看的不眨眼,而边上还有个唐雨顺一脸柔情的盯着唐黛看,醋瓶子又打翻了,浑身冷气往外溢,黑了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