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 凤世子又吃醋了/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楚陌,楚时已经感觉到了,两个人一脸苦瓜脸的看看自家世子,又看看满眼星星的的唐姑娘,某黛却没有一点感觉,盯着二人,越看越觉得像,越看越觉得好玩。

“楚陌,你与你弟弟好像啊?有没有人将你俩认错的?”

“没,没人认错,我俩一起出现的时候少。”楚陌拿眼尾偷扫了一眼凤容若,吞了吞口水,结结巴巴的回了唐黛。

众人听唐黛一说,也都看着楚陌兄弟,并且纷纷附和着。

“是,两个人太像了,乍一眼看上去,完全分不出。而且你二人长得俊俏,又年轻,要一齐上了街去,保证大姑娘,小闺女围着你俩看呢。”李氏道。

“是,像,真像……我第一次见,分不出谁是谁呢!”白次道。

“……”

众人一围观,特别是李氏这么一说,楚陌与楚时平日里就又是没机会与人多打交道的暗卫,哪里见过这架势,脸瞬间红了起来,看上去特别憨厚可爱。

“哈哈……你俩太爱了,脸红的也是一模一样,真想捏捏你俩个这一模一样的脸是什么感觉。你俩就像我家两只毛球一样,我家两只毛球也是双生呢,小时候特可爱,我经常抱它们,现在大了,不好抱了,老要舔我脸,特烦。楚陌,楚时,要不我给你两个介绍介绍个媳妇?最好也是一对双生姐妹,那样,更不分出了,四人走一起,分不出谁是谁,我想想都觉得有坡得紧!”

“唐姑娘,不,不用介绍,我俩是粗人,没想娶媳妇。还,还,还有,我俩的脸也,也不好玩,不用捏。”

楚陌已经预感自己要遭削了,楚时跟着唐家小公子,比他好,主子暂时没机会削他。就他,他太命苦了,唐姑娘吃了没事,找他兄弟俩开心干嘛?!她开心了,主子不开心了,主子不开心,他也就开心不起来了!

“不找媳妇?必须找。凤容若,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这做主子的,咋不关心关心你属下的个人情感,终身大事呢?得关心关心。还有,楚陌,楚时,你俩这脸我看着就觉得好玩,你俩别动,坐着让我捏捏,就捏一下。这好不容易有机会了……”

唐黛说着站起来,竟直走到二人面前,真的在二人脸上捏了几下,像占了好大便宜似的,捏完还笑眯眯的,再走回自己的坐位。

凤容若脸更黑了,众人都在,又不好说什么!楚陌,楚时接触到唐黛温温润润,被夜风吹得有些微凉的小手,身子一僵,呆住了!也无法思考主子是不是惩罚他们两个了。

李氏,唐华,白次……几个人看得是目瞪口呆,小妞这要抽起风来,谁也挡不住!

“小妞,你这孩子,怎么说捏真捏呢?人家是大哥哥,看你小让着你,要不然……”李氏瞥了眼脸色变了的凤容若,还有一脸不可置信,身体僵硬的坐在那的二楚兄弟,嗔怪小闺女。

“婶子,小妞还小呢,她只是好奇他俩长得像罢了!小妞妹妹,你捏我,我保证不说,也不生气。嘿嘿……”唐雨顺听李氏嗔怪唐黛,立即出言护着,还将脸伸给唐黛,让她捏他的脸。

“嘻嘻……看吧,看吧,还是金狗哥哥好!我捏啦,我捏,我捏,我捏捏……金狗哥哥的脸好软,好滑,哈哈。”唐黛一见,嘻嘻一笑,在唐雨顺脸上又作乱了一番,捏得唐雨顺白晰的脸上红一块,白一块,才高兴的放下自己的小手。

唐雨顺果真没生气,还高兴的嘻嘻笑,拿手摸了摸自己被捏红的脸,小妞的手肉乎乎的,也很软,很滑……感觉好舒服!

李氏一见,无奈的摇了摇头,不说了,这孩子,男孩子似的,一点自己是女孩子的自觉都没有。

她不说,有人说了。

“今天晚了,我先休息去了。”凤容若起身脸色臭臭的说了一句,迈开大长腿,回房间去了,楚陌,楚时二人也立即跟上。

“晚了?没有啊!这不还早啊……月亮升起来没一会啊!”唐黛莫名其妙的看着主仆三人离开。

“嘿嘿,小丫头,你这月饼做的就是好吃,师傅我吃饱了,吃饱喝饱睡觉正好,我也去睡了。”一直坐那只管吃,没管别人的仙僧老头儿终于吃好了,也起身去休息了。

“师傅,吃饱了不能睡,出去溜溜食才能睡,跟你说多少次了,总不听,……”唐黛还未唠叨完,师傅人不见了。

“小丫头片子,就爱管你师傅,唠叨得像个小老太婆。”远远传来仙僧的话语。

“……”唐黛。

“小妞,我也回去了,李婶,你们也早点休息。”唐雨顺也起身告辞。

“让小娃子,贺仁一起送送你。”李氏担心唐雨顺的安全。

“好嘞。金狗弟弟,贺仁,走。”唐绝答应了一声,将手搭在唐雨顺肩上,勾肩搭背的,贺仁走在二人身后,三人出了门往村里去。

李氏,唐华,白次也都起身去休息,小白回了作坊,唐黛摊了摊小手,好吧,这人都跑了,还赏个毛月,也起身上楼,由小青陪着回了房间,准备洗澡睡觉。

洗好澡,唐黛睡不着,呆在房间里,打开窗帘,站在窗边看天上的月亮,这是她来到这个时空的第三个团圆节了。

突然身后的门响了,又关上了,唐黛以为是小青进来有事,并未转身。

“小青,没事你也早点睡吧。”

“是我。”

一个雄厚带着磁性的声音,在唐黛耳边响起,是凤容若,没等唐黛回头,凤容若从她身后轻轻的抱住她的腰,好闻的梅花清香包围了唐黛。

“你不是说不早了,要睡吗?怎么上来了?”

这人现在将她的闺房当自己的房间了,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了,唐黛腹诽着,问凤容若。

“不是我要睡,是你气到我了。”凤容若的声音里充满了委屈。

唐黛抽了抽嘴角。

“我什么时候气你了?又乱说。”

“你盯着楚陌,楚时看,夸他俩长得好,还捏他们的脸,我不高兴。”

“凤容若,凤世子,你的心就针尖那么大,你现在连属下的醋都要吃!”

“我的心就是小,只能装下你。以后,你的手,除了我,不许摸别的男子,你那个金狗哥哥,也不行。不许摸!摸了我就惩罚你。”

“你……好了,好了,小孩子似的,怎么越来越难缠,我说你怎么突然变脸说困了呢,真是。我知道了,不摸,不摸,行了吧。你上来找我,就为了说这事?”

“不是,你这里事情解决了,我明天要回京城了,与你说声。”

“明天就回?这么着急。”

“加上来回路上的时间,时间不短了,必须回去了,京城还有一大堆事等着我回去处理。”

“哦,好吧。”

“黛黛,我好舍不得你,这一走,又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到你!黛黛,要不你将你家的生意发展到京城里去吧,那样我就可以多点时间看到你了。”凤容若依依不舍,更加的抱紧了唐黛。

“有这个想法,但不是现在。我要将长安县全县辣椒都培育栽种出来,辣椒作坊也不能只是我这村庄里一个,要多造几个。我估摸着还得要一至两年时间,才能完成我的计划。到时候我就可以放手,到省城,还有京城去。”

“还得两年啊,时间好慢……”

“对了,凤容若,那两个女子还在地牢里吗?还是……”杀了!

“还在地牢内,我觉得她们还没完全招供。”

“我回来想想,凭我的直觉,感觉那个女子并不简单,因为她知道你的世子身份,知道天星楼是你所创,若是他们阁里的一般的喽罗,我觉得她不应该知道那么多。她那天应该是看到我,被白少奶奶与她表哥的事情一激,失了理智,将那些话冲动说出了口。”

“是,我也觉得那女子身份是有些奇怪,所以才会让楚陌暂时不要动,先关在地牢里再说。说不定,以后还会有作用。”

“恩。只是由她我又想到了白少奶奶白姐姐的相公,他到底在外是干什么的?白姐姐说他是做生意的,可是他在对待自己表妹这件事情上,却让我怀疑。白少奶奶被她害得几年不能怀孩子,还差点没了命,最后白姐姐按我的计策揭开了她的真面目,将她赶出了府。听白姐姐说,是她相公安排的,护送回了老家,给了银钱安定了下来。可是,为什么最后却出现在青楼,还有目的的瞄上了我三叔,屈身做妾,就是为了害我,我感觉这里面事情不简单。白姐姐相公的身份我让小青,小白去查过,但并无所获。看上去越是完美,就越是有问题。”

“你放心,我会派人去查的。只要他们现在对你没有妨碍,而且你与那个白姐姐关系又好,你先不要管了。小丫头,要少操点心,多吃点,快快长大,知道吗?”

“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子,又哄我。”唐黛一直望着窗外与凤容若说话,听他这么说,回了头娇嗔的看了一眼凤容若。

见小丫头娇俏的模样,凤容若又心动了。

“小丫头,唉,我回去要想你了怎么办?你也要想我,不许想别人,知道吗?”

“谁要想你啦,我就想别人,满房间都是酸味了,好难闻……”

“胆敢再说一句想别人。”

“我就说了,不想你,想别人……唔……唔……你……”又偷袭!

凤容若一只手将唐黛禁锢在怀里,不许她动,一只扶在墙壁上,低头找上了唐黛的粉唇,又开始用行动惩罚他牙尖嘴利,不听话的小丫头了。

直吻得唐黛又摊软在他的怀里,才拦腰将唐黛一个公主抱,抱起,抱到床上放下,不等唐黛有喘息的机会,欺身而上,将她压在身下,开始新一轮的掠夺!

躺卧在床上,有了支撑的唐黛,伸手搂紧凤容若的脖子,也热情的回应着凤容若狂风暴雨般的吻,直到唐黛双唇被吻得红肿起来,凤容若才放开她。

“心口不一的小东西。明明会想我,还说不想。身体一次比一次热情……”凤容若用饱含*嘶哑的声音揶揄了一句。

唐黛一听红了脸,不敢看凤容若,拉起身边的被子躲进了被窝里,呀,好羞羞……

“呵……”凤容若轻笑,也顺手拉起被子,想将自己也盖上,却被唐黛裹着,拉不动。

“好了,不羞你了,头伸出来,别躲被窝里。我盖不到被子了。”

唐黛从被窝里伸出头,一双水汪汪的凤眼看着凤容若,小脸红扑扑的,白里透着粉,小嘴红肿……看得凤容若眼神又暗了下来,恨不得再狠狠的缠绵一番,又怕吓着小丫头了。

“你要被子干嘛,你下楼睡觉去啊。太晚了,你明天不是还得赶路呢。”

“不要下楼,我舍不得你,我要跟你一起睡,我要抱着你睡。”

“凤容若!你这样赖到我房间里,被我娘看见了,要不得了了,下去睡。”

“不要,我明天一早就要起来走了,她看不到。我就抱着你睡,什么也不做。小丫头,小妞,黛黛……你就让我在这睡嘛,明天我就要走了,又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看见你,抱抱你了。”

“……不行,下去。”

凤容若也不等唐黛答应,一挥手,房间里的灯在他的掌风下熄了,再手一捞,罗账放下来了,快速的扯过唐黛的被子,盖在身上,伸手将唐黛捞在怀里,抱得紧紧的。

“凤容若,放开我,我都要被你搂得憋死了,快放开我。”在凤容若怀里的唐黛发出了闷闷的声音。

“别吵,睡觉。”凤容若搂紧的手松了松,闭上眼睛睡觉,不再说话。

终于喘过气来的唐黛,抬头见凤容若眯着眼睡觉了,赶都赶不走,无奈的也只好任凤容若抱着,闭上眼睡觉。

本以为自己会不习惯的唐黛,会睡不着,可是闻到凤容若身上那熟悉的淡淡的梅花香气,竟眯着眼,慢慢睡着了。

听着小丫头均匀的呼吸声,凤容若嘴角勾了勾,睁开了假寐的双眼,在唐黛额上轻轻的一吻,盯着唐黛好看的小脸,凝视了半晌,也眯上眼睡了。

第二天唐黛醒来,凤容若已经走了,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走的。迷迷糊糊的起来穿了衣服,洗漱好,到楼下一看,大家早饭都吃完了。

“小青,娘,你俩咋不叫我呢?”

“看你睡得熟,就没叫你,快吃早饭。”李氏回道。

“懒丫头,你又间断一天没有习武,明天一定要早起。”仙僧说了句。

“哦,师傅,我知道了。娘,三哥呢,还有凤世子他们的呢?”

“他们吃好早饭就走了。你三哥,贺仁,楚时三个回书院去了,凤世子,楚陌回了京城。你二姐,白次回县城了。”

“哦。早饭吃啥?”

“煮了红薯稀饭,有泡菜,还有馒头,水煮蛋,芝麻馅,肉馅的包子,你自己看着要吃什么,自己去拿。”

唐黛转身进了厨房,拿了一个水煮蛋,一个芝麻馅的包子,舀了碗了稀饭,装了点泡菜,正坐在饭厅里吃早饭,唐孙氏扭着水桶腰走了进来。

唐孙氏自从唐草香出嫁,自己跑县城送变蛋后,人有了很大的改变,虽然身材还是那粗壮壮的,但是知道打扮自己了,身上的衣服比以前利落干净了许多,头发梳得服服贴贴的,卷了发髻在脑后,插了一根玉簪子,整个人看起来精神了不少,气质也就跟着心态,有所改变。

“小妞,你忙得才吃早饭啊?”

唐孙氏一进饭厅,见唐黛正在剥鸡蛋壳,关心的问了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