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章 悲情的唐三叔/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唐家祖屋后面的新屋,唐三贵望着空荡荡的房间,就像是做了一场梦,那一脸淡然的女子,那对他百般温柔的女子,不见了,村里人都说她跑了,带着她的丫鬟跑了!

他不相信,怎么可能呢?那么美好的一个女子,长得美,心地又善良,怎么可能是嫌贫爱富之人。可是,她为什么要走呢?是真因为自己穷了,连生活都得她掏贴己的银钱,她才走的?就算是嫌他穷,只要跟他说声,他去赚啊,他去求求小妞,让小妞再给他想法子就是了,为什么要不声不响的走呢?

他去了几次眠花楼寻她,杜妈妈都嫌弃他没钱,将他赶了出来,说她没回楼里,她两个弱女子能去哪里呢?一定是杜妈妈见他没银子给,向他撒谎了,对,一定是这样。

想了大半天,想不出个所以然来的唐三贵,发呆着的眼珠终于转动了几下,最后确定,江儿肯定是嫌他穷了,他得去找小妞,让小妞给他想法子。等他赚到银钱了,她还会回来跟着他的。

觉得自己的想法是对的唐三贵,站起来拍一拍身上的灰,往新屋唐黛家走去,一路上看他的村人,在他背后指指点点,不屑的瘪嘴,靠着唐小妞赚了点银子,就当自己了不起了,看不起村人,在外沾花惹草,还狠下心来不管结发妻子和儿女,纳了个狐狸精回来,现在嫌他穷,带着丫鬟跑了。看他去的方向,又是唐小妞家,这是厚脸皮的又要去求唐小妞了?!

唐三贵默默的低着头走着,听到身后的村人议论,一副木然的表情,一点反应都没有,江儿走了,他还要什么面子,他的魂魄都跟着她走了,他还能怕什么?!

当他来到唐黛家时,唐黛跟小青刚从镇上回来,正坐在大厅里喝茶休息。唐黛看着走进来唐三贵,一副落魄,无精打采的模样,有些惊讶,但没有主动打招呼,只拿眼看着他,看他怎么说。

“小妞,你,你在家啊!”

“恩,三叔有啥事?坐吧。”

唐三贵坐了下来,唐黛拿眼打量着这个三叔,头发不知道多久没理过了,胡子也没剃,脸色黄里带黑,嘴唇干裂都开了口,隐隐发黑,一双眼睛无神的看着她,眼下青黑一片,身上的衣服也是灰扑扑的,有一段时间没有换洗过了,整个人看上去,像具没有灵魂的躯壳,没有一点生气。

打量完的唐黛皱了皱眉,依然不说话,端着手上的茶杯,看着唐三贵,不时不在意的抿一口杯中的茶。

“小……小妞,那江儿走了,我,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走了,村中的人传言说她是看我穷了,受不住穷,怕吃苦,所以走了。我……我想……”唐三贵嗫嚅了半天,还是没敢将想唐黛帮他忙的话说出来。

“你想怎样?”唐黛将手中的茶杯置于桌上,撩了眼皮看了唐三贵一眼。

“我想你能不能帮帮我。那变蛋还让我去送,这样……”

“不行,你想也不要想。变蛋既然让了三婶做,我就不会收回来,更何况她现在做的口碑并不比你做的时候差。你是不是想告诉我,那女子不是不喜欢你,而是因为你穷,受不住穷才跑了。你只要再做变蛋,等你富起来,她就再回来了。是不是?”

“是,我是这样想的。小妞,就算三叔求求你了,你给我想个法子吧?让我再赚些银钱,我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在外面乱花了,我只要有了银钱,再将江儿寻回来,跟着她好好过日子。”

“呵……三叔,江儿那女子,小妞我是看到的,无论外貌,还是气质与三叔你差得可不是一点点,我可以说,她在天上,而你就在地下。凭她的条件,她选择比你条件好更好的人,也有人愿意为她赎身。你觉得她选你,这是为什么呢?”

“难道她不是因为她喜欢我,看我对她好,才选了我?不可能,她亲口跟我说,她喜欢我的,她说我是第一个对她好的人,她从小就没爹娘,没有家,孤身一人。她说她希望自己有个家,而我给了她一个家,所以她感激我,要回报我。”

“恩,她的确是希望有一个家,但是那个家里陪她的人,绝对不希望是你。好了,三叔,你不用再说了,我是不会帮你的。你到现在还执迷不悟,我没法帮你。”

“小妞,你三婶以前对你那样,你现在都能对她那么好,帮助她。你为什么就不能帮帮我呢?我是你三叔啊,亲三叔。我求你了,你就帮三叔一回吧,就这一回,最后一回。行不行?小妞。”

“你……好,三叔,接下来我告诉你一件事,如果你听了这件事,还是要去寻那个叫江儿的女子,我也无话可说了。但是如若你听了我的话,你能醒悟过来,求得三婶的原谅,以及草香姐的原谅,我就帮你。”

“什么事?”

“将你的手伸过来,我帮你把脉,我看你的脸色不对。”

唐三贵伸过手,唐黛替他把了脉,不禁讽刺的一笑,这是中了一种叫幻情的媚毒了,这种药男子吃了会浑身兴奋,醒过来后,就似与女子欢好过一样。时间一长,男子服用多了,就会昏昏沉沉,掏尽了体力,变得枯瘦如柴,直至灯枯油尽。

呵,那江儿还真是手段层出不穷,为了达到向自己报复的目的,靠近唐三贵,用这种手段哄骗他,以为她痴迷于他,反让三步对她死心踏地,以此作掩护达到自己的目的。

“怎么样?小妞,你看出什么了?”

“三叔,你中毒了,是一种叫幻情的媚药,这种药吃了,你就会沉浸在那个事情的幻想里,以为你自己与女子交好过,其实并没有,而且时间一长,你身体就会垮掉。你怎么中了这种毒,又是谁下的,你不会猜测不到吧?三叔,我只说这么多,看在你是我三叔的份上,我才多一句嘴。你回去好好想想,如若你不相信我的话,你现在就去找我师傅李郎中看看去,看他怎么说。”

“小妞,你是说那女子至始至终都是骗我的,用药迷惑我?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我……我不相信,我不相信。”

唐三贵听了唐黛的话,似遭了雷击般,坐在那不知道该作如何反应,只是嘴里机械的重复着我不相信。再机械的站起来,出了唐黛家,真到李郎中那去了。唐黛知道他接受不过来,也不在意。

只是让唐三贵没有想到的是,李郎中替他把过脉后,说的话与唐黛是一样的不说,甚至是某方面比唐黛询问得更加细致,向他解释得更清楚,因为唐黛是女子,又是他侄女,有些话不能摊开了说,可是李郎中与他同为男子,说起来就方便了。

因此,唐三贵再不想相信,也必须相信,那女子就是骗他的,至于为什么要骗他,他也想不清楚。原来,这段时间,他真是做了一场梦,而且是一场噩梦。

李郎中给他开了药,去除他身上的媚毒的。而且还告诫他,那种东西可不能再碰了,再碰就要死人了。

唐三贵拿着李郎中给他开的药,像只被人挖了心的木偶,木然的回了家,在祖屋的门口,碰到从县城送变蛋回家的唐孙氏,突然觉得自己没脸见她,低了头加快脚步匆匆的回了新屋里。

将门掩上,突然这屋里一切让他自己感觉到恶心,让他感觉到窒息,一阵天旋地转后,唐三贵晕倒在地上,但是整座屋子静悄悄的,没有一丝人气,更没人来扶他,嘘寒问暖,任他躺在那。

唐三贵走后,唐黛也不想他的事,他这叫活该,还没死已经是他的幸运了。他自己该好好的反省反省一下了。

师傅仙僧又去飞来寺玩了,家里也没什么事,趁辣椒坊还没收工,过去转一转。走进作坊里,里面大家都有条不紊各自忙着自己手上的事,见唐黛来了,都热情的打着招呼。

“小妞,你来啦?”小舅舅迎了上来。

小舅舅的身体现在是完全好了,外伤内伤都没事了。

“恩,没事过来转转,你舅舅,你在这习惯不?以前是在外面到处跑,现在要一天到晚呆在这作坊里。”唐黛笑着问小舅舅。

“习惯,习惯,以前在外面跑,还不也是为了生计没办法。现在有个稳定的事做做,离家又近,正好。我在这,你小舅娘可是喜欢的不得了。对了,小妞,马上就是我家小子的满月,到时候你可不许不去,你小舅娘将那小子生出来,一看是个带把的,顾不得累真夸奖你诊脉诊得准呢!”

“哈……是吗?小舅娘真逗。到时候一定去,我娘也会去的,跟她一起去。还有几天呐?我忙的有些忘记了,嘿嘿,不好意思啊,小舅舅。”

“没事,知道你忙,为了辣椒坊的那事操心,现在总算解决了,都放心了,我那些日子可也是担心吊胆的。小子的生日是八月十八,后天就是九月十八了,一个月。”

“哟,后天啊,好快,小表弟这一转眼生出来就一个月了。行,后天一定去。还好小舅舅你说声,我得回去问问我娘,可是给小表弟准备礼物了。哈哈……我娘若没准备,我得准备准备去。小舅舅,我走啦。”唐黛高兴的朝小舅舅挥了挥手。

“哎,小妞,我跟你说这事,不是为了让你准备礼物啊。只是想你一起去热闹热闹哇……”小舅舅对着唐黛喊。

“我知道啦……会去热闹的。准备礼物是我们的事,用不着你操心。”唐黛已经走出了作坊门,远远的对着小舅舅喊了一句,回家了。

回到家里,见娘亲李氏从豆腐坊还没回来,又转身去了豆腐坊。

“咦?你不是去了镇上吗?就回来了,白少奶奶,小腊八,都还好不?”李氏见小闺女走进豆腐坊,忙问道。

“娘,你是忙晕了吧,我早就回来了。与三叔说了会话,还去辣椒作坊与小舅舅说了会子话呢。娘,小舅舅说,后天就是小表弟满月的日子,你准备去的礼物没有?”

“呵……准备好了,你个操心的小管家婆。这事还得你来提醒娘啊!”

“哦,准备了就好,那你准备了些啥?”

“按李家庄那的风俗准备的,反正都是些吃的,用的。另外单独准备了一对银手镯。”

“就这些?有些少了。那可是小舅舅的第一个孩子,得多给点。”

“少了吗?想以前那些孩子出生,我就给一些吃食呢。呵……”

“娘,那时家里穷,情况不同,舅舅他们也不会与你计较。现在家里日子好过了,就多给些吧。好了,你就准备你的那些吧。其他的我来准备,添上一些。”

“哦,那我就还是原来的,你去准备吧。”

一天很快就过去了,夜幕降临,唐家村又笼罩在一片夜色中,偶尔村中远远传来几声狗吠……唐家祖屋后的新屋中,唐三贵依然直挺挺的躺那,一动不动,闭着眼,若不是胸口还在起伏呼吸,谁见着都会以为他是死了。

有两个黑衣人人趁着夜色的掩护,悄悄的潜入了唐三贵家,无声无息的观察躺在地上的人,看他是死是活。

“头儿,他还活着,要不要弄醒他?”

“恩。”

“是。”一个黑衣人走到唐三贵身前,俯下身子,伸手在他身上点了几下。

“咳……咳……你,你们是谁呀?”唐三贵一睁眼,看着眼前蒙着面的两个黑衣人吓了一大跳,往四周一看,确定还是在自己的家里,稍放下心来,问着面前的二人。

“你不用管我们是谁,我们怎么问,你怎么答,不得撒谎,老老实实的回答,可知道?”

“好,好,二位爷要问什么,我肯定如实回答你们。”

“你是不是几个月前在眠花楼带回来两个女子?”

“是,她叫江儿。你们可是有她的消息?你告诉她,我一直在找她。”

“没有,我们也正在找她。她什么时候在你家失踪的?”

“她,在团圆节前一天,还是两天吧。反正是团圆节前,我就找不到她了,我一直在寻她,我认为她是回了眠花楼,还回那找了好几次,可是里面的杜妈妈说她没回去。”

“头儿,跟我们查的差不多,他应该没撒谎。”一黑衣男子对另一黑衣男子道。

“你那是什么药?谁的?”那被称为头儿的黑衣男子看到地上的药包,问唐三贵。

“是解毒的。郎中给我开的。”

“你中了毒?什么毒?”男子继续问。

“是解什么叫幻情的媚药的毒,就是那女子给我下的。那两个女子不声不响的离开了,村里都传,说她俩是吃不了苦,受不了穷,所以偷偷跑走了。所以,我今天去找我侄女,让她给我想想法了赚了银钱,再去寻她回来。可是,我侄女说我中毒了,我不相信,又去找了郎中看,郎中也说是,就给了我这个药。”

“头儿,那毒给男子服下,就会产生幻想,误认为……”另一黑衣男子道。

“我知道,他一说,我就明白。”那男子点了点头。

“你侄女会医?她叫什么?”

“哦,她是我二哥生的女儿,很是聪明,不仅会医,会种田,还会做生意。她叫唐黛,小名小妞。”

“……,行了,也就是说那两个女子在团圆前失踪的,至于怎么失踪的,你一点都不知道?”

“是,二位爷,我可是一点都没撒谎。她害了我,我也想找到她问问她,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要骗我?她骗我骗得好苦啊。呜,呜……”唐三贵说到最后,仿佛是找到了人诉说似的,一点也不担心眼前的人会杀他灭口,竟然大哭了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