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 吃满月酒,收留小姨母子/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两个黑衣人抽了抽嘴角,对视了一眼,你自己咎由自取的,能怪人骗了你!

“停。告诉你,今天我们二人到此查访的消息,你不得向任何人透露一句,否则,这就是你的下场。”

被称为头儿的男子,一掌挥到旁边的一个石墩上,那本是唐三贵弄回来,准备找石匠来做副磨子的。

只一掌,那石墩子瞬间化成了粉末,没有一块整的。

“啊!是,是……二位爷,我一定守口如瓶,一定不说,我还要我这条小命。”唐三贵看着,瞬间脸色吓得透明,颤抖着回了那人的话。

二人飞出了屋子,唐三贵看着二人似鬼魅般,无声无息的就离开了,吓得又晕倒在地上。

屋外,黑衣男子问着自己头儿。

“头,为什么不杀了他,毁尸灭迹。万一让人知道了,我们来查访这事,会给阁里惹大麻烦的。”

“他与我那恩人有些瓜葛,放过他一次,再说他也是被害者,给他一次机会。放心,他不敢说的,就他那熊样……”

“也是,吓得都差点尿了裤子,那么怕死,借他一千个胆子,他也不敢说。”

二人说完,消失在唐家村的夜色里。

而又羞又怒的唐三贵,第二天醒过来,想起昨天晚上的事,经过这么一吓,一下子重病不起了,唐孙氏又不管他,一个人躺在床上哼哼着,要水没水,要吃的没吃的。

最后还是唐钱氏,心痛儿子,实在看不下去了,背着唐老头偷偷的给他送点水,送点吃的。要按唐老头的意思,让他饿死病死算了,丢人现眼的东西!

唐黛这里,小表弟的满月日到了,娘亲李氏一大早起来,等唐黛吃好早饭,收拾好拿去的东西,小青赶车,三人往李家庄而去。

到了外公家,还在屋外面,就听到院内可是好生热闹,原来满月酒不但请了亲戚,还请了李家庄整个村庄的人,几个舅舅,舅娘都在家为酒席的事忙碌着,除了大舅娘在豆腐坊忙,没有回来。

小舅娘房间外也挤满了人,听说唐家村的唐小妞来了,众人自觉的让开了一条路,唐黛与李氏才得已挤进了小舅娘的房间内。

“大姐,小妞,你们来了?快坐。小妞,来,来看看你的小表弟,现在比刚出生时好玩多了。”小舅娘半靠在床上,满脸笑的招呼唐黛。

唐黛走上前,半掀了被子,果然,小包子胖乎乎的,安安静静的躺在娘亲的旁边,嘴里不时还吐出小泡泡,圆圆的眼睛到处望。

“呀,好可爱,小舅娘,我就说是个小表弟吧?”

“是,是,我现在可是太信你了,我家小妞就是个神医。想不想抱抱他?”

“我?可以吗?”

唐黛从来没有抱过这么小的婴儿,有点担心自己抱不好。

“我教你,来,抱住他的时候,你的右手要托着的他的头,因为他现在脖子还是软的,撑不起来。对,对,就这样……”

小舅娘教着唐黛,唐黛终于勉强的把小表弟抱了起来,感觉自己手脚都是僵硬的,身子也不协调了,立在那一动不敢动,那么小的一团在怀里,她生怕她一不不心,就要被她给掉地下了,那可就麻烦了。

看着唐黛小心翼翼的窘样,把李氏看得笑死了,忙伸手从唐黛手上接过了小不点,解了女儿的围,唐黛见小不点被抱走了,大大的松了口气。

“小妞,看你那紧张的样子,可比让你拿刀学切菜都要小心。哈哈……”小舅娘说完开心的笑起来,她还从来没有看见有啥事有让小外甥这么为难过。

“嘿嘿,小舅娘,你别笑我啦。我是怕摔着小表弟了,而且小表弟那么小,那么软,让我有点手无足措的感觉。”唐黛说完,无奈的挠了挠头。

“哈哈……”房间里的人都笑了起来。

李氏抱着小不点,正好顺手从怀里掏出她准备的银镯子套在他的双腕上,唐黛见了,从自己的包里也拿出自己准备的礼物,是一个金项圈,送给小腊八的那一个一模一样,笑着走到李氏前,给小表弟带上。

一屋子的人看了,脸色都变了,有的眼光也变了,果真是唐家村的唐小妞,现在富了出手也大方了。还好的是,这些都是外人,没有家里的人,无非就是羡慕嫉妒一番。

“哎呀,大姐,小妞,可真是担当不起,你们怎么送这么贵重的礼物!我这小家伙真是前辈子修来的福气,这一出生碰到家里是好时候不说,还有你这个好表姐给他撑腰。你看看,家里这些兄弟姐妹的,哪个有他这么知道找机会,这时候才来!”

小舅娘一看,眼神也变了,这是小妞喜欢她小舅舅,连带着小表弟也亲近上了。听相公说,她小时候在这里时,因为相公年龄小,所以带她带得多些,小丫头就一直跟他亲近。

上次在外,相公遭遇那大难,若不是这小外甥带人去了,他的命也就丢在外边了。

“小舅娘,你不用与我们客气。不过,你这话可是说对了,我这小表弟就是有福气的,而且与我亲近呢,你看,小舅娘,小表弟笑了呢,他对着我笑了,他也喜欢我送他的项圈,哈哈……”

小舅娘,李氏一看,果真呢,小不点对着唐黛笑了。

“是哎,他知道你这小表姐喜欢他,所以对你笑了,这可是他第一次笑呢。”

“真的……哈哈……我太开心了……再笑一个,再来一个,小不点儿,小团子,小包子……”

李氏一听,完了,这小闺女又抽上了,小团子,小包子什么的全出来了。

几个人正开心的笑着,外面又是一阵嘈杂声传来,似是又有人来了,没有一晌,大姨李梅,小姨李竹也进来了,几人忙起身,互相打着抬呼。

“大姐,小妞,你们来得这么早,到了有一会了吧?”李梅问。

“是啊,大姨,我们离这近,所以早到了会,你们远。大姨,你家最近生意怎么样啊?”

“哎呀,前些时间天气热生意可红火了,现在天凉了要差些了。”

“那倒是,天凉是得差些,那东西就热天吃着凉,舒服。今天大姨父来了没?”

“没来,家里还有事要忙,再说孩子们我也没带来,他得在家照顾孩子。”

“大姨,两个表弟是不是送去念书了,所以没来?”

“是啊,现在家里日子好过了,你大姨父总觉得自己就是吃了没念书的亏,所以,将两个男孩子都送私塾念书去了。”

“娘,我饿了,我想吃点心……”

这边唐黛与大姨说着话,突然一个糯糯的小声音在房间里响起。唐黛一看,原来是小姨李竹的最小的儿子,今年才五岁,估计走了一路,走饿了,又看见桌上放着招待客人的点心,向娘亲要吃的。

“恩?双儿,你饿了?快到小舅娘这来,我拿点心给你吃。”小舅娘一听,忙叫他过去,伸手从床头柜上拿了两块点心递给小家伙,这是小舅舅怕她会饿,给她准备的,垫肚的好点心。

“谢谢小舅娘。”小家伙拿了后,奶声奶气的谢了,又回到娘亲的怀里,李竹至始至终没有说过一句话,惯常的沉默。

“哎哟,小弟媳,这金项圈是小弟去银楼打的吧,这样式,可要不少银子呢。”大姨李梅看着小不点脖子上唐黛给他戴的金项圈,惊讶道。

“是,是值不少钱。”小舅娘怕他们知道是小妞送的,多想,含糊的掩盖了过去。

“小弟媳,我家现在日子刚好过点,也没啥贵重的东西送。我昨天去银楼买了一对银镯子给孩子,本以为现在给他戴上,我见他腕上已经戴上了,这个就给你收起来了。”李梅笑着从怀里掏出一对锃亮的银镯子,递给了小舅娘。

李氏与唐黛对视了一眼,现在大姨也大方起来了,还好唐黛加了东西,要不然,还真有些难看了。

“谢谢二姐,小不点手上是大姐买的,你们俩想到一块去了呢。呵……”小舅娘笑着解释了一句。

“哦,我说呢,大姐考虑得比我周到,我是临时去买的,没有大姐的精致。”李梅听了竟谦虚了一句。

“小弟媳,这是给孩子买的,家里现在情况不好,也没买啥好东西。”李竹也从怀里掏出一个小银锁,不过只有坠子是银的,上面是红色绳子编的。

“哎,三姐,我又不是不知道你的情况,你也送这么贵重的东西干什么?有点银钱得留着,你和三姐夫分开后,你可还得带着双儿过日子。”

“他就是个小心眼的,对银钱倒是不小气,这银子是他出的。”

唐黛耳尖,听到了分开二字,什么意思?唐黛疑惑的看了看小舅娘,又看了看小姨,她没懂!等会没人了,找小舅娘问问。

大家送完礼物,在房里说笑一番后,唐黛以小舅娘这还没出月子需要多休息,将房间里所有人都赶走了,她自己则找了个给小舅娘诊诊脉,看身体恢复情况如何的借口,留了下来。

唐黛将门关上,走到小舅娘床边坐下。

“小舅娘,前面你说的那话什么意思?为什么小姨与小姨父要分开?”

“你这鬼机灵的小丫头,我就知道你找借口留下来,是要打听这事。”

“嘿嘿……小舅娘,你就告诉我呗,我好奇出了啥事。”

“本来这话与你这小孩子说不太好。但知道你人小鬼大,就与你说说。你小姨啊,嫁给你小姨父后,生活上不检点,也不是一次两次的事了,刚开始发现,你小姨父看在孩子小的份上,原谅了你小姨,只要她收心好好的跟他过日子就行。可是你这个小姨啊,人其实很好,对人温柔,银钱方面也不小气,待人也处事大方,就是这个性格不好,有些水性杨花,见一个喜欢一个,很是薄情。”

“听说前不久,她家里要做木活,就请了木匠在家干活,你小姨父为了生计常在外面跑,也不着家,这木匠在时,他人也不在。家里除了三个小孩,就是你小姨,这木匠年轻,又有些风流。所以,在你小姨家做工一长,这一来二去的,与你小姨又勾搭上了。没发现还好,哪知道有一次你小姨父突然归家了,你小姨也不知道,正在家里,与那木匠二人吃了酒后,在寻快活呢。你小姨父当场抓了个现形,气得差点吐血。重病一场后,就下决心要休了你小姨。”

“啊!……,小姨怎么能这样,小姨父对她那么好,自己也不知道收敛点。一而再,再而三的,是个泥人,也会有脾气啊!也怪不得小姨父要休了她。这是碰到小姨夫性子好,要是一般的男子,早给她打得半死,有没有命还再说。”

“就是说咯。你娘的这些兄弟姐妹,没哪个在外瞎混的,也就她,好像不是一个爷娘生的似的,老出这没脸子的事。这事还是瞒着你外公,外婆的,要是给知道了,估计也要气得个仰倒。”

“对啊,我就是担心外公,外婆会气着。这事怎么办?一直瞒着,我估摸着也瞒不住的。她要带着个小孩子回娘家,不说外公外婆,整个李家庄都知道了。”

“哎,你小舅舅昨晚上还在跟我说,犯愁呢,不知道怎么解决这事。你小姨父是个好人,你几个舅舅上门求他,让他把这事不要弄大,免得老人受不住,他也答应了,说是为了你小姨和我们家里的名声,对外就说两个人脾气实在对不上才和离的,就不说休这回事了。你小姨夫对你小舅舅说这个时,哭得不得了。他心里还是真心喜欢你小姨的,就怪你小姨不争气,见谁都上床。唉,没法子。”

“和离回来后,那三个孩子怎么办?”

“两个大的跟着你小姨父,一个小的,就刚刚你看到的那个双儿,跟着你小姨过。作的什么孽哦,这下子,两个没娘,一个没爹。”

“是,出了这事就是孩子可怜,小姨父与小姨两个年龄都不大,以后肯定还会重新找人的。等生了孩子,就是后爹,后娘。”

“哦,对了,小妞,你小舅舅昨天还与我说,说你小姨回来后,看在同爹娘生的份上,总得给她想个法子,让她能活下去。他想到你家的辣椒作坊还可以安排做工的,就想与你说说,让你小姨去干活赚点银子养活她自己和孩子。但又怕她这性格给你惹事,张不了口与你说。现在正好说到这事,我与你通通气,就我两个说,你要是不愿意,就拒绝了你小舅舅就是,不用给他面子。”

“行,我知道了。我会好好想想的,谢谢你没把我当外人,小舅娘。”

“你这孩子,若不是我年龄比你大不了多少,我都想认你当闺女了呢,哪会把你当外人,还不是有事就说事。”

“嘿嘿……我要真当你闺女,可要把你愁死咯。你没看我娘,被我气得动不动就拿眼瞪我。”

“哈哈……”二人说着说着都笑了起来,小舅娘旁边睡在那的小包子也没睡着,正咕噜咕噜着一双小眼睛看着娘亲与表姐说话。

“咋啦,我咋啦?我这没在,就说我坏话呢?”李氏从外面走了进来,本是来喊小闺女去吃饭,外面都要开席了,没想到,一走进门就听到唐黛说的,凑趣的问了句。

“没,娘,哪能说您的坏话呢?没说,没说,我还怕天雷劈我呢!敢说自己娘亲坏话。哈……”

“走吧,出去了,一会要开席呢。”

“哦。小舅娘,你也得准备一下,等开席了,还得抱小表弟出去转一圈呢。”

“好,我马上就好,你们先出去,准备吃饭。”

唐黛替小舅娘带上房门,跟着娘亲吃酒席去了。吃完酒席,又去了外公那,替他把了把脉,看情况都好,就放心下来,与外公外婆告辞后,回了家。

酒席的第二天,小舅舅回作坊上班了,果真找唐黛说了小姨李竹的事。唐黛这事在回家的马车上就与李氏商量过,李氏也同意小舅舅的想法,唐黛想了想,都是至亲,打断骨头连着筋,第一次求她,她没帮,这次看在外公外婆的面子上,没法子也得帮一帮。所以,小舅舅一说,唐黛就答应了,让她来作坊里上工,跟小舅舅一样,住在作坊专门辟出来住人的房间里,住小舅舅的隔壁,自己单独生火做饭。

于是小舅舅挑了个空,去将李竹母子接来了唐家村,先来到唐黛家里表示感谢。

“小妞,谢谢你收留我,我在作坊里一定会认真做工,不给你惹事。”李竹对着唐黛说,也看了一眼一旁坐的大姐李氏。

“小姨,既然让你来了,你就安心在作坊里干活,做事。我希望你能信守你的诺言,不给我惹麻烦。不是小妞不相信你,而是小姨在某一方面,实在难让众人相信你,希望小姨吃了这次这么大的亏后,自己也能反省一点,重新做人。”

“小妞……我……”

“好了,小姨,我和娘亲,还有小舅舅,就再相信你一次,你什么不用说了,好好在作坊做事就好。”

“李竹,你现在也是快三十岁的人了,不再年轻了,你也该反省反省,不能老让爹娘,哥弟替你操心。你看小妞,才多大的人,许多事都比你看得透,比你懂。你跟小富回作坊吧,安心住着,别东想西想的,想法太多。”

“是,大姐,我知道了,谢谢你们的收留。我跟小富回作坊了。”

“谢谢大姨,谢谢表姐。”五岁的小双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听娘亲谢谢李氏与唐黛,也跟着鹦鹉学舌也谢了句。

“不谢,小双跟着娘亲要乖乖的哈。”唐黛伸手摸了摸双儿的头,叮嘱了一句。

在心里叹了口气,作死的小姨,怎么对得住这么乖的孩子,还有另外两个跟着小姨夫的小表妹,小表弟!本来好好的一家人,现在分隔两地。

“恩,小双会听乖乖的听娘亲的话。”小双看着表姐,认真的答应道。

小姨,小双,跟着小舅舅回了辣椒作坊,正式在唐家村安居住了下来。

这些事情一件件的忙完解决后,唐黛开始闲了下来,天气也开始转凉,白云山上的叶子又开始泛黄了,想着深山里那处的景色,还有那只美丽的大蝴蝶,唐黛心痒痒的又想师傅带她去一趟深山看看。

不知道那地方是不是也是秋天了,秋天的景色应该更漂亮吧?她记得找到紫芝的地方,就是一大片枫树林,枫树到秋天,叶子全是火红火红的,漂亮得让人能看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