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唐风被赐官,衣锦还乡/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师傅,你想不想再去寻到紫芝的地方看看去?你在家呆得闷了吧?我陪你上山逛逛去啊!老在家看佛经,有什么意思啊?”唐黛走进书房,看着在房间里老僧入定的师傅,开始诱惑他带她去深山里。

“不去,去也不带你个小累赘去。”仙僧傲娇的别过头。

“师傅,好师傅,乖师傅,你就带我去嘛!你看,你上次带我去,你就找到了你几十年找不着的紫芝,这次去说不定又能碰上好东西呢!”

“当我三岁小孩子?哄我呢!不去,这次你说什么都不去。”仙僧一转身,将背对着唐黛道。

唐黛见今天师傅这么傲娇难搞,不吭声了,但是心里又想去,怎么办?站在那,转动眼珠子想对策。

看着师傅手上,还是那时为了救外公,求助师兄小仙僧时,给他们抄的佛经,都被他们翻烂了,还拿在手上看。不禁计上心头,有了!

不理仙僧,回了自己书房,拿起笔,铺了纸,又开始默写佛经。这次默本最好看的,在现代被称为佛经中最华丽的一部《华严经》,只默前十卷出来,看不到后面的,保证你心痒痒的。哼,为了看全这本佛经,你得乖乖的带我去。

当唐黛将《华严经》的前十卷,默写完,干了笔迹后,走进书房,不说话,递给师傅,转身出了书房,忙自己的去了。

一个时辰后,在自己书房里看书的唐黛,就听到师傅“踏踏”的脚步声上了楼,勾了嘴角,装作不知,依然低头看自己的书。

“小妞,这经书咋只有这么点呢?还有吗?在哪呢?快给了为师。”仙僧还未推门,声音就在书房门口响起了。

唐黛依然不理,只管低头看书。仙僧推了门,见唐黛在看书,又冲着她说话了。

“死丫头,为师的话你没听见呐?你就给我装。这经书后面的内容呢?啊?”

“师傅,你不是用背对着我,不理我吗?这怎么又求上门了?我不知道,我现在心情不好,心情不好,后面的就想不起来。”

“哎呀,小丫头,你跟为师说说,是谁惹你心情不好了?我去揍他,帮你出气。等你心情好了,你就抄经书给我。”

呵,还说我装呢,师傅就是个装逼的高手,唐黛翻了翻白眼,腹诽了一句。

“没别人惹我,还不是师傅你惹我了!哼,不想抄。你出去,我也要看书排遣排遣不好的情绪。”

“我啊……我哪惹着你了?你说,为师一定改。只要能让你心情好起来,我铁定改。”

“师傅你说话算话?”

“算话,算话,一定算。”

“好,你带我去深山里玩,带一次,我抄十卷经书给你看。”唐黛一见自己的目的达到了,将想好在脑里的条件提了。

“啊……那太少了,二十卷,一次二十卷。”

“十卷!”

“二十卷!”

“八卷!”

“十五卷!”

“五卷!”

“呀呀……你个死丫头,倔得像驴一样,说好了,十卷就十卷!”

“什么时候带我去?”

“明天,明天就去,今天太晚了。那现在你默抄十卷给我!”

“不是刚给你了十卷?还要十卷,下次!”

“这十卷也算?”

“当然算,为什么不算?!”

“……”仙僧。

默默转身,回书房研究唐黛刚给他默抄的那十卷去了,小丫头片子就是难弄!

日子就在唐黛与师傅仙僧的无数次斗法中悄悄溜走了,当唐黛去了几次深山,经书也抄到第八十卷的时候,大家都穿起了厚厚棉衣,唐家村又迎来今年的第一场雪。

在这白雪飘飞中,长安县往唐家村的路上,唐风,贺柱子二人却迎着雪,驾着马车赶路,二人从京城赶回家了。

两个人在外辛苦了两年,带着农部的人一起,将凤南国全国上下的双季水稻,三季水稻推广成功!

加上今年又风调雨顺,全国水稻大面积的丰收,各府各县报喜的折子,像雪片似的飞进宫里,飞到皇帝凤千君御书房的案头上。看了奏折的凤千君一时龙颜大悦,并吩咐桂公公传了凤容若进宫,与他商量着要怎样嘉奖整个农部的人,还有那占有最大功劳的唐风。

“大公子,行了十天,终于要到家了!还好雪不大,要不然咱俩要给堵在路上了!”赶着车的贺柱子,看着路两边熟悉的景色,有些激动,与马车里的唐风唠嗑。

“是啊,这忙了整整两年,总算是回家了。我这虽算不上是衣锦还乡,但小妹的心血总算是没有白废,我没有辜负她的一片心意。”

“是的,夫人,小小姐要知道皇上给你赐官了,还不晓得要怎么样子的高兴呢!”

“呵……你看,过了飞来寺了,快到了。”唐风心里没有哪一次,有这样子急切的想回到家里,回到唐家村。

贺柱子的想法与他一样,有心将马车赶得飞快,又因为路上的薄雪,不得不又稳稳的赶着!

“小妞,小丫头,你个小丫头片子,人呢?你吊为师胃口还没吊够啊?你不说全抄完了吗?我怎么看着不对啊!这佛经不只八十部,我看还有,快给为师抄了来!”

老头儿仙僧的大嗓门从二楼书房里传出来,响彻唐家整个楼上楼下,在厨房里陪着王婶包馄饨的唐黛抽了抽嘴角,装作没听见,继续手上的活。

“小小姐,你那个师傅多大年纪了?我看他胡子头发都白了,还像小孩子一般,一天到晚的跟小小姐呛呢!”王婶也听到了,抬头问唐黛。

“他啊!王婶,我要说他的年纪,你准不相信。老人就这样,越年纪大越像小孩子!”

“也是,我记得我小时候在娘家时,族里也有一位老人,活了一百岁,那孩子气得让人受不了,脾气又怪,他下面的孙辈都拿他没办法,只得事事顺着他,要吃啥,给他去弄,想干啥,陪他去。还是被他骂个不停。”

“哈哈……真的。我家这个师傅只有被我欺负的份,我有的是法子整他。王婶,这两年贺叔不在家,又让你们家人分开了。本来,你们一家跟着我就是为了一家人在一起,结果还是天南地北的。今天都腊月初一了,也不知道哥哥和贺叔在哪里?有没有回京城!”

“小小姐,你又说客气话了。虽然不常在一起,但是一家人知道彼此都过得好,我们就很心满意足了。是啊,也不知道他们二人现在在哪?这家里都下雪了,京城应该也该下雪了吧?”

“唐小妞,丫头片子,你给为师上来,又在那装聋,对吧?我听到你在楼下说话的声音了。快上来,将这经书余下的内容全部默抄给为师,你再不上来,你信不信为师弄了药,将你的耳朵毒聋,让你真听不见,臭丫头……。”

“耳朵还真好,我们这说话的声音都能听到!王婶,余下的不多,你一个人包了哈,我上楼去了,再不去,我那师傅要犯小孩子脾气了,一犯又得辛苦我自己做好吃的哄他。”唐黛无奈,放了手上的馄饨皮子,与王婶打了声招呼,上楼抄经书去了。

二楼书房里的仙僧,侧耳听是自己小徒弟去了三楼书房,知道她是抄经书去了,也歇了嘴,不叫了。

外面,经过长途跋涉的唐风主仆二人也终于到家了,在家门口停了马车,听见马车声音的唐大贵跑出来一看,见是唐风,忙将家里的院门打开了。

“大伯。最近还好吧?”唐风下了马车与唐大贵打着招呼。

“好呢,挺好的。你们这一路辛苦了,又冷死。快进家,你娘昨天还在唠叨,说小娃子书院里一放假就出去游学,到现在都还没回家。也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回家?挂念你们呢。”

“呵……我娘呢?小妹呢?”

“大公子,你回来了?夫人去豆腐坊忙了,小小姐在楼上给她师傅抄经书去了,我去叫她们。”

“王婶,不用你去,等下我自己上楼去看小妞,豆腐坊那让小敏去一趟就行。贺叔,你将马车停好,也快进屋歇歇,许久不见了,与王婶说说话。”

“表哥,你回来了?快坐着,我给你倒了茶,这就去叫二舅娘回来。”

在院后给鸡鸭喂完食进屋的王小敏,见是表哥唐风回来了,忙打招呼,洗了手泡茶,泡完茶端给唐风后,往豆腐坊叫李氏去了。

楼上正在默抄经书的唐黛,听到楼下的响动,似是听到了大哥的声音,忙放下笔,也下了楼去。

“大哥,你回来啦?今天正下雪呢,路上可好走?”唐黛站在楼梯上。

“哎,小妞。路上还行,雪不是很大。”唐风抬头看着快一年没见的妹妹,长得更加出色了,不由眼露宠溺。

“大哥,你又长高了,都一米八了吧,哇,我刚到你胸高呢。哎,可见我还是长得慢了。”唐黛走到大哥面前,和大哥比了比。

“呵……你是女子,与我比什么?男子应该高些才好。”唐风笑着摸了摸唐黛的头,笑了。

“大娃子,你可总算回来了!娘这天天都要去村口望望,盼着你们回来。”李氏激动的从外面走了进来。

“娘,我回来了!”唐风走到李氏面前,将激动着的李氏抱了抱。

三人复坐下,李氏高兴的打量着大儿子,看着眉眼长得越来越像他爹爹,心里更是感叹不已!这孩子啊,一转眼就是大人了。

“大哥,你现在在京城是什么情况?这一转眼已经两年了,水稻都推广开了。皇上有没有进一步的皇命?”

“有,皇上有宣我进宫,说是在培育水稻上我的功劳不小,正式赐封了我的官职。”

“哇!大哥当官啦?皇上封了你个什么官做做啊,快说,快说。”

“皇上让我进了詹士府。其实,这次凤世子又在当中是帮了忙的,皇上宣我进宫前,凤世子就来找过我了,说皇上封什么,我就受着,不要推迟。进宫后,我按他说的做了,皇上果然很是高兴。我原本不懂詹士府是干什么的,后来出来一问才知道。”

“大哥,詹士府是干什么的?我还以为皇上要让你进工部下的专管农业的农部呢。咋没让你进农部啊?我的计划是让你进农部的。”

“詹士府是负责辅助太子的机构。凤世子并没告诉我皇上的用意,我也不敢妄自揣测圣意,所以就接了旨。暂时在詹士府下的主簿厅任职,官位为从七品。皇上说,我现在还得以国子监的学业为重,明年秋闺,希望我能中举。后面才能更好的为皇上效力。”

“原来如此,皇命不可违,先只能这样了。不过,大哥,可是要恭喜你咯,辛苦了两年,终于得偿所愿啦。我家以后就是官家了,身份可是更是不同了,我就是唐主簿的妹妹了!哈哈……”唐黛得瑟的笑了起来。

“是啊,是啊,我的大娃子终于熬出来了。着实不容易,明天得去你爹爹坟前上炷香,告诉你爹爹一声,让他也高兴高兴。还有,等腊月二十大娃子生日这天,我们再摆宴庆祝庆祝。”李氏一听,也高兴的抹着眼泪,她们家终于出子一个做官的了,而且比县令只小那么一点点而已。

“娘,还是不庆祝了吧,咱得低调点。等我好好努力,明年中举了,再一起庆祝,好不好?”

“这……你这孩子,长得像你爹爹,性格也像你爹爹,为人处事不喜张扬。小妞,你看呢?要不要摆宴?”

“娘,既然哥哥不想摆,那就算了,等明年大哥中举了,咱们就名正言顺的好好大摆一次。还有,娘,你可别忘了哦,我们让哥哥那么辛苦当官是为了什么?这腊月二十哥哥就满十七周岁,明年就十八啦!宁姐姐年龄可比二姐还大呢,若不是她没了娘亲,没人替她张罗亲事。估计早定亲了,等不到大哥这时候呢!”

“哦,对,还是小妞你记得牢靠,我这一高兴就忘记了。大娃子,你说?准备什么时候去提亲?哎呀,未雨那小丫头我看着是没什么问题,会同意的。可是,那宁知府,会不会同意啊?小妞,我这心里可是打着鼓呢,万一我家去提亲了,他不同意怎么办?”

唐风一听小妞和娘亲在谈论他与宁未雨的亲事,脸微微一红,随即又笑了,他努力那么久,不就是为了她吗?他一个男子有什么好扭捏的。

“娘,我怎么看着你比大哥还紧张呢?放心吧,宁伯伯会同意的,他对大哥挺赏识的。而且大哥现在可以说是圣宠正隆呢,这时候去才好。”

“那就好,那就好。大娃子,小妞,那派谁去提亲,牵这个线呢?直接派了媒人去,是不是不太好啊?!”

“娘,我这一时还没想到合适的人,等我想想。”唐风想了想没有合适的,宁知府那毕竟不同于一般的人家,得找个有身份的去。

“娘,我倒是想到一个合适不过的人,只是那人现在不在长安县,我得与他联系联系才能定。”

“那行,你两个好好想想,牵过线后,我们再正式派媒人去。大娃子,你这一路也累了,又说这一会子的话,上楼去休息休息,等到晚饭好了,你再起来吃饭。”

“好。我上楼去了。”

第二天吃过早饭,李氏准备了十几样上坟用的菜式,点心,水果,唐风也买了长长的鞭炮,准备了纸叠的金元宝,银元宝,三支燃香,去唐二贵坟前报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