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准备迁坟,唐黛与族人斗法/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还是那偏僻的小山沟,还是一座孤坟躺在那,但因为心情,感觉就不同,似乎并没有那么凄凉,在萧瑟的冬风下,只是显得有些安静肃然。

将菜式,点心,水果置于小碗中,再放到墓碑前,由于东西太多,显得拥挤不堪,李氏烧了燃香与元宝,唐风将长鞭炮挂在不远的树枝上,点燃,顿时炮竹声响彻天际,响了许久,也传出很远……

三个人叩拜完,李氏又开始絮絮叨叨的与那孤坟里的唐二贵唠叨上了,说是几个孩子都争气,小闺女会赚银钱,三娃子念书好,大妞也有了自己的绣铺,大娃子现在都在京城当官了,让他放心,家里现在是越过越红火了。

返回家的路上,唐黛又旧事重提。

“娘,大哥,我觉得现在是将爹爹迁入祖坟的时候了,我们去找村长爷爷说,将唐家族里的人都请了来,请他们商量同意我家的请求。”

“小妞,现在行了吗?”李氏还是没信心。

“我觉得小妞说得对,是到时候了,这几年,村里跟着我们家种辣椒,又进我们家辣椒坊,豆腐坊做工,可是赚了不少银钱,为了以后还能赚银钱,本村的族人他们不敢说什么的。而且,娘,你看我家,还有祖屋的日子过得是多火红,现在我又被赐了官,就算有那么几个不同意的人,也能用这个堵住他们的嘴。”唐风也同意妹妹的提议。

“对,大哥说得对。娘,这就是我跟你说的威望,我们现在在村中的威望已经完全竖立起来了。”

“那好,你俩说行就行。我们回去就去找村长说说,少不得麻烦让他帮忙,请了族里的人来。”

“恩,不过请村长爷爷说以前,我们还得去祖屋一趟,可不能让祖屋的人拖我们的后腿。大哥,等下回去,我俩去祖屋找爷爷说说,让他得有个思想准备。”

“行。”唐风同意的点了点头。

三人回家,将上坟的东西放好后,唐黛就与大哥唐风一起去了祖屋。祖屋,唐老头正坐堂屋里吸着旱烟,钱老太拿件衣服在上面缝着补丁,看样式,应该是唐三贵的。唐孙氏在忙着做变蛋,见了二人,出来打了声招呼,又忙开了。

“爷,奶。这是我从京城给你们带了点东西,孝敬你俩的。”唐风主动打了招呼,将手上的东西放在桌上。

“咳……咳……那么远的路带啥子东西,你回家能来看看我们两个老就是孝顺。”唐老头满脸笑。

自从唐大郎被查出真实身份,唐老头看唐风,唐绝就开始顺眼起来,又加上二人争气,会念书,心里开始偏向,态度与以前相比,也就完全两个样了。

唐老太也忙放下手上缝补着的衣服,去了桌边,打开唐风拿来的礼物一看,笑得是满脸皱纹更深了。里面不但有上好的点心,还有两身绸布的布料,应该是她与老头一人一身,包袱底还有一个银簪子,看样式明显就是给她的。忙高兴拿出来,插在头上,直问唐老头好看不好看。

唐老头看了她一眼没说话,眼神从银簪子转到桌上的绸布上,而且是上好的绸缎,一块是青色的,一块是藕荷色的,见过些世面的唐老头心下疑惑。

“大娃子,这个绸缎好像我们平民不能穿啊?你咋给我俩买了?”

“爷,奶,大哥被圣上赐官了,可是从七品呢,以后大哥就在京城当官了。大哥当官了,我们家就是官家,爷可就是官家老太爷,奶就是官家老太太。咋不能穿呢?以后,你俩想咋穿就咋穿。”唐黛想到来祖屋的目的,忙解释了一番。

“哎呀,真的?大娃子,你被赐官了,还是在京城!太好了,太好了,总算祖上积德,这下子光耀我们唐家门楣了。还是我家大娃子争气,我就说我们唐家子孙怎么会是赵芬生的那种没用的下贱胚子那样,花了我唐家十几年的银钱培养,考了三年也没考个秀才毛回来。”

唐老头一听,激动得直拍桌子,夸奖了唐风后,又骂原来的唐大郎。

钱老太也在一旁喜不自胜,脑子里一直回旋着唐黛的话,她现在也是官家太太了,她终于不用羡慕那些穿金戴银,穿绸着缎的那些老太太了!她以后啊,人家怎么穿,她也怎么穿,一定要穿出个官家老太的威风来,在村里显动显摆,给大孙子,给自己长长脸!

“大娃子,恭喜,恭喜你!真的还是我们的大娃子争气啊,早知道你这堂哥能做官,我家草香也不那么早嫁了,那她现在也是官家小姐,定能找个比那贾大少爷更好的人。”唐孙氏听了,也赶紧过来道喜。

等一众人高兴激动完后,话也切入了主题。

“爷,奶,三婶,我们今天来,还另有一件事,与你们要说好。”

“大娃子,有什么事?你尽管说!”唐老头仿佛看到自己官家老太爷的威风,豪气的挥了挥满是青筋的手。

“爷,奶,我爹自去世后,一直埋葬在那偏僻的深山里,我们要去祭奠一次,都得走许久的路,很是不方便。再说,爹爹一个人在那里,一座孤坟,也甚是凄凉孤单,为了爹爹能在地下安息,魂魄能归祖安宁。所以,我与娘,小妹商量,要将爹爹的坟迁入到祖坟中去。这族人不能同意,我们肯定是要费一番力气的,所以,到时候还得爷奶,三叔,三婶一起向族人说说好话。也是向爷奶,叔婶通通气,让你们知道我家的打算,不至于到时候唐家村的人,族人都知道了,你们还不知道。”

“行,我知道你的意思了,大娃子,你爹爹这事我们绝对的支持,你们说啥就是啥,爷爷没有二话。你爹爹也是我最疼爱的儿子啊,他那时就像你这般替我们唐家争气,只是他没你有福气,是个命不长的。唉……苦命的孩子,这一转眼走了十来年了,你都长大当官了。他若是在,该是有多高兴啊。”

唐老头一听是说唐二贵迁坟的事,想起了秀才二儿子,红了眼眶,絮叨了一番。钱老太在一边也心痛的抹起了眼泪,都是赵芬那可恶的母子克的,让她没有了那又孝顺,又懂事,又能为的二儿子,心中对那不知道去向的母子更恨了起来。

“行,爷,既然你答应了,那三叔那儿你去同他说一说,别到时让他拖了我们的后腿,坏了大事。”唐风不客气的说了句。

“大娃子,你放心吧,我明白你的意思,你三叔那要死不活的躺在那,我看着就心烦,到时候要表达意见时,我去,不让他去,那个没用的东西,为了个女人要死要活的,不要脸子。”唐老头恨铁不成钢的恨恨的说了句。

“好,爷,奶,那我俩就回去了,那布料你二老就放心穿。三婶,这次回来匆忙,没给你,小郎带礼物,下次回来一定补上。”

“哎哟哟,下次我也有啊。谢谢你啊,大娃子。”

唐风,唐黛见事情说好,二人便出了祖屋,回了家,叫李氏放心,祖屋那已经说好了,不会有什么问题了。

俗话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可是这好事啊,也传千里。唐风被圣上赐官的事,虽然唐黛一家非常的低调的在外面没说,但还是架不住好事者的速度,没两天,村中就传遍了。

一下子,唐黛家就成了村头巷尾最热烈的话题,唐家的几个孩子成了这个话题的焦点,而唐风这个从七品的官老爷,就是这个焦点中的焦点。

很快十里八乡的都传遍了,那些人也不管唐黛家宴不宴请,十里八乡的地主,村长,镇长,包括县里的一应官儿,全都驾着马车,送礼上门来恭贺了。

唐风一律只不费钱的东西收下,贵重物品如数都退了回去,看着人来人往,车来车去,唐黛不禁眼角抽搐,还是当官好啊,她赚了多少银子,也没看有人这样来恭贺她,可是这一刚当上一个从七品的芝麻官儿,送礼的就接踵而至。

这样热闹的场面持续了好几天后,唐黛都烦了,正好又是腊月初八,是小腊八的一周岁生日,早就接到白少奶奶请帖的唐黛,让小青赶了马车去了镇上,躲清净去了。

等家里彻底清净没人来,请村长唐有望确定族人商量迁坟的日子也到了,腊月十二这天,族长,外村族人中的代表,村长,村内族人的代表,包括唐老头,全都到齐了。

因为唐黛家屋子大,村长唐有望带着他们浩浩荡荡的走进了唐黛家。

众人坐下,唐黛家的人全部出动,王小敏,小青,李氏,唐黛全部都忙着端茶送水,上点心,侍候着。

因为唐风是老大,又是男孩,就坐在大厅里陪着这一众人,寒喧了半晌,终于进入了主题。

只是商量了半天,大家的意见还是说,唐二贵是横死的,入了祖坟会影响大家的运气,那么多祖宗老爷也会不高兴,会给族人带来灾难。

最后,唐风不得不把他与小妹唐黛商量好的说辞搬了出来,就是说家里现在蒸蒸日上的生活水平,以及对村里的贡献,还有他当了官,都归为是唐二贵相佑的结果。

听了唐风这么说,一部分人已经开始动摇了,特别是本村族里的人,都一致同意唐风的说法,因唐黛家的情况,可是有目共睹的。而外村族里的人,还是那句话,怕影响族里的运势,到最后,竟形成了一半对一半的局势,弄得族长也不好听哪边的进行决策,讨论也陷入了僵局。

唐风也焦急的沉默着,他能说的都说了,却只能劝服村里的族人,对外村的族人他没有办法。在大厅外面一直关注大厅里情况的唐黛,想了想,抬脚走了进去。

“族长爷爷,还有各位大伯,叔,按理说这种大事,不是我这种小孩子能参予的。但是呢,我家里这情况,大家也知道,现在讨论的却是最应该当家做主的,撑着这个家的人的事。都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家也是如此。不管是我,这是我这还未行加冠礼的大哥,都是穷人家的孩子,所以我们比别人家有父母的孩子早操心了许多。”

“我说了这么多的意思呢,不管是哥哥,还是我,非常关心我爹爹的这件事。我爹爹当年早逝,这些年来,我娘不仅是辛苦拉扯我们四个长大,她还有个心愿是不想我那早死的爹一直在外做孤魂野鬼,想他能入祖坟。所以为了我娘这个心愿,这几年,爷,伯,叔都是看到了,我和我大哥,培育水稻,开辣椒作坊,开豆腐坊,做着为村民服务的好事。所以,还请爷,伯,叔,你们看在我娘的这份痴心,还有我这几孩子的这份孝心上,请大家再好好商量,圆了我们这个心愿。”

“你们可以提条件,只要我们家做得到,我们尽量做,但请不要一棍子就打死,直接就说影响族人的运势,不准入了祖坟。我承认我爹爹是因为被树砸死的,但是,大家要注意一点的是,我爹爹当年并没有当场就被砸死。而是回家后,因当时家里穷,没有得到及时医治而死,所以我爹爹他算不得是横死。只是当年他突然而逝,家中所有的人,我爷,奶,伯,叔,还有我娘,都觉得天塌了,慌了张,在安葬时,大家没让我爹爹入祖坟,也没有心力同各位族人,还有族长爷爷,你们来做一番争执。所以,后来大家都说,我爹爹是横死的,但我,及我家,我家祖屋都不同意这说法的,我们现在要为我爹爹的死正名,所以必须迁入祖坟。你们若是不相信我说的事实,大可问问我爷,村长,还有知内情的村中族人,他们都是知道的。”

唐黛说完后,大厅一片沉寂,他们没想到这有这回事,而且唐小妞说得好像还是很有道理的,于是大家又纷纷的讨论起来,大意是这样的话,唐二贵到底是算横死的,还说不算是横死,是医治不及时去世的。如果是医治不及时,也可当得是病逝,病逝的人可多了,总不能人人不能入祖坟吧?!

坐一旁的唐风,还有李氏都用感激的眼光看着唐黛,没想到小妞这么小,只是听自己(娘亲)叙说了一遍,就能将事情记得清楚,而且还找了理由来说服族里的人。而村长唐有望,唐老头,忙向大家表示唐黛说的话是真的,唐二贵当年当场并未死。

唐黛则满意的看着村中的族里人,还有村外的族里人分成两派激烈交锋,争论着,辩论着。她要的就是这效果!

唐黛其实是使用了现代律师惯用的辩护手法,抓住这个事件的关键点,你要正着说也行,反着说也行。你要说便宜爹爹是横死,说得过去;你要说便宜爹爹是未及时到得治疗而死,相当于生病而死,也说得过去。

争论了一上午后,大家意见基本上统一,唐二贵算不上横死,可以迁入祖坟,只有少数一两个村外的族人竟固执的认为还是横死,不能入祖坟,他俩不同意。

唐黛拿眼看了那两人,皆是五十岁出头两个大爷,从面相上看就是个难缠较真的人。不能全数同意通过,其他人同意都不能做数,怎么办?唐黛脑子里激烈的转动着,想着应付的办法。

看着坐在上座上胡子一大把的族长,还得是让族长做了主,拿了主意才行。实在不行,就拿钱砸吧,砸死那两个不同意的二货。

“族长爷爷,我听说我们唐家的祠堂因这些年唐家一族没出什么能人,没钱没权的,所以导致祠堂年久失修,破败不堪。族人拿不出余钱出来修缮,那牌位在里面经常被风吹雨淋的。您说,这唐家的祖宗岂不是要怪罪我们这些做子孙的?”

“小妞啊,你可是说到爷爷的心坎里了,自从族长爷爷我接了这族长后,这祠堂是一年比一年破败,漏风漏雨的,可是爷爷我又没那个能耐筹到钱财,我这心里惭愧至极啊!走在祠堂里,我都能听到祖宗们在叹气啊,甚至是听到他们在骂我无能,没管好族人,唉……”

“族长爷爷,这可是不行的,必须得修缮了。因为,这件事会引起恶性循环,你越没钱管祖宗爷爷们,祖宗爷爷一生气就也不管我们这些子孙了,他们不保佑我们,我们就越没钱,越没钱就越管不了祖宗爷爷,如此这样循环下去……事情就大不妙了!你看,我们家为什么现在又有了银子,有出了当官的,就是因为我们家有我爹爹的保佑啊。所以,这祠堂必须得修,不但要修,还要扩大,修得更加威严宏大,看上去要像大家族那样,以后我们唐家一族则也会慢慢成为名门望族。”

“小妞,你说的办法是好,也是我希望看到的,可是说来说去,我心有余力不足,就是没有银钱去做这件事。”白胡子族长两眼殷切的看着唐黛,恨不得要将眼前的小姑娘引为知音了。

“族长爷爷,我既然提出来了,自是有我的想法。我前面就说了,只要我爹爹能入祖坟,你们可以提条件,只要我们家能做到的,你尽管提。所以,你现在就可以向我提的条件,就是眼前要急着修缮祠堂的这件事。”

“各位爷,伯,叔,你们与族长商量商量,需要我家出多少银钱,或是物,你们才会同意,当然,提的要求要在我家能接受的范围内。我之所以答应,也是为了大家好,为了族里的所有人能过上好日子,你们不要认我是完全是要来求你们,大家也看到了,我家的日子现在是个什么情况。你们若是最终还是不同意,不是我唐小妞说大话,我可以出了你唐家这一族,重新新建一族,建祠堂,我爹爹唐二贵可就是始祖爷。不过,到那时你们可就失去了这个唯一一个振兴家族的机会了!”

唐黛好话说尽,条件也提了,先礼后兵,到最后才使出了杀手锏,说出了自己的想法,让他们自己看着办。

她这话一说完,大厅里所有的人,族长,村中村外的族人,唐老头,村长唐有望,包括李氏,唐风都吃惊的看着她,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们没有想到,一个小小的都未及笄的女孩子,竟然生有这样大的气魄,她说这话时身上散发出来的自信,无比的气势,不比他们看到的最大的上位者气势低,众人皆震惊不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