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 俊俏的凤媒婆,唐绝挨揍/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说得对,凭她家现在拥有的财力,人脉,还有刚上升的官家地位,他们的确可以舍了唐家这老的一族,建新族,老一族却是阻挡不了的。

而那族长爷爷,则看着唐黛激动得眼睛发亮,他活了八十余年,族里都未能出了能人,难道现在是老天爷可怜他,竟让他发现了他们唐家一族里竟然出现了两个这么出色的孩子!

一个是还未成年的唐风,小小年纪凭着自己的能为被赐了官,还有一个就是眼前这个气势不输于任何人的小小女孩!

他果真是老了,一直呆在家里不出来,竟然没早发现。这两个孩子就是他们唐家一族的希望啊,他今天必须把他们这事应了,祠堂就能修缮,也留下了人才,他死了也能安心的去地下见列祖列宗了。

想到这里的族长,抚了抚下巴上的胡须,说话了。

“自我接唐家一族的族长后,大事小事也不少,但是我每次都极尊重大家的不同意见,谈事时须大家都同意才会办。但,今天,就冲着这两个出色的孩子,冲着他们这份孝心,不管你们哪个不同意,我必须表了这个态,同意将他们的爹爹迁入祖坟。”

“小妞,这祠堂修缮的事,还得你家费心了。我厚脸皮说一句,只要你家出了银子,族长爷爷我立即着人去办,祠堂一修好,你爹爹就立即迁入祖坟。我这样说,你同意不?”

“同意,同意。族长爷爷,各位爷,伯,叔,谢谢你们,谢谢你们帮助我和我大哥,我娘完成了这个多年的心愿。”

唐黛一听,立即起身向在座的每位行礼相谢,唐风与李氏也跟着起身,对众人道谢。

族长同意了,其他人也同意了,那反对的两人听了唐黛的条件后,也就犹豫着没有反对,三人起身一谢后,不同意的,同意的,全都同意了。

大家都没话说了,这事就这样定了下来,虽然得出些银子,但对于唐黛来说,还真不算什么!她早已经是小富婆一个了,只不过她相当的低调,不愿露富而已。

事情定下来,李氏特别的高兴,因为快到晌午了,就极力留一众人在她家吃顿饭再走,说是为了相公的事,麻烦大家大老远的跑来一趟,再怎么样也得吃了饭。

其中的许多人,可是老早就听说了,唐家的饭菜好,唐小妞烧得一手的好菜,于是大家心照不宣的假意推辞了一番,全都留下来了。

于是李氏,王婆子,唐黛进了厨房忙碌了起来,整整忙了一个时辰,根据人数,做了六桌的菜,荤素搭配,唐黛家能拿得出来的,唐黛都给做到桌上去了。

唐风也开了小妹酿制的好酒,每个桌上放了三大坛,任由他们尽兴的喝。整整吃了两个时辰,才吃好结束,个个是撑得肚皮圆滚,打着饱嗝,喝得是脸红脖子粗……

吃完后,唐黛家又看上点心,倒了茶水,等大家都坐下来,唐黛将三张一千两的银票当着众人的面给了族长爷爷,族长激动的接过,为以示公平,将银票给了旁边一位大伯,是管理族里账务的,说是这三千两银子的每一笔开销都会入账登记,只为修缮祠堂,不做他事。

那位大伯收了银票,写了收条,上面写明这三千两银子来源是族里接受唐家的捐赠,目的是修缮祠堂,答应唐家的条件就是将唐家已逝的唐二贵唐老爷迁入祖坟。

写完后盖了族里的印章,在场的见证人,派了几个有威望的代表出来,代大家见证签字,或是按了手印。唐黛,唐风,李氏也在上面按了手印。于是这件事就彻底的定了下来,就等祠堂修缮完毕后,在祖坟那择了地,修好坟坑,就将唐二贵迁入。

族长与族里的人见事情定了,且这吃也吃了,喝也喝也了,都纷纷起身向唐黛一家告辞离去。

族长爷爷临走时,唐黛与唐风端了两坛子药酒,放到他的马车上,唐黛叮嘱他每天喝两小杯,对身体有好处,这药酒有强身健体的功效。将白胡子族长爷爷乐得直夸丫头懂事,让她有空去瞧瞧他这老头子去,他很是喜欢她这个聪明伶俐的小丫头。

唐黛毫不犹豫的点头答应,族长爷爷更是高兴的大笑了起来,才上了马车,让车夫赶车离开唐家村,回了族里。

等众人走后,喜极而泣的李氏,抱着小闺女高兴的大哭了一场,这十多年她未完成的心愿,今天终于让小闺女给办成了,小闺女不负相公对她疼宠一场!

唐风在一边看着娘亲高兴的哭了,也忍了泪,走了过来,将娘亲与小妹妹同拥抱在怀里,似是要给二人自己所有的温暖。这答应便宜娘亲的事终于办成了,唐黛也狠狠的松了口气!

就在这一家人抱在一起喜欢而泣时,京城安王府里的凤容若却是收到了少有的唐黛的来信,信中开头小丫头邀请他去唐家村过年,虽是避口不谈二人之间的感情,但是小丫头能记住他,并让他去她那过年,也是好的,凤容若看得是满脸的笑意,似是捡了万两黄金般。

然后当看到信末时,凤容若却是笑不起了,不仅嘴角抽搐,连眼角都抽搐了。小丫头这么看得起他?竟然让他安王府的一个世子去做红娘,做月老?为他大哥的姻缘牵线!她这小脑瓜还真是与众人不同,什么都敢想!

这要是别人敢有这个狗胆,让他凤南国堂堂的世子,掌管二十五万兵马的将军,去为一个从七品的官员做媒,他立即让人将信砸在那人的脸上,还有,将眼珠子挖了喂狗,免得有眼不识泰山。

可是啊可是,这不是别人啊,是他心心念念的小丫头啊,不看僧面看佛面,他必须给了她这个面子,可是怎么想,怎么想都有点感觉怪怪的,他这小丫头都还没娶回来呢!就得先去给别人牵红线,不爽,心里十万个不爽。

我们的凤空容凤世子,瞬间变成了矛盾的综合体。脑子里有两个小人儿在打架,一个告诉他,你必须去,答应了小丫头,否则小丫头别说给你甜头尝了,理不理你都还难说;而另一个小人却告诉他,你不能去,这么上头上脸的小东西,别理她,纵观上下五千年,有哪家的世子,皇子,巴巴的去给别人做媒的?!他去了,估摸着是史无前例的最最俊俏的媒人了!

最后的最后,还是被第一个小人打败了,做出决定,去长安县,做不做媒再说,关键是他又想小丫头了,正好就此机会,去看看她。凤容若将京城的相关事宜,做了一番安排,同楚陌出发了。

接下来的日子,唐黛与家人就在除尘,买年货中忙开了,至于做媒的事,凤容若没有回信,也不知道是不是肯帮忙,再等些时间再说吧,最好是他去,又有身份又有面子,而且给宁府宁伯伯,宁姐姐也是极大的面子。

腊月二十二,在外游学的唐绝也回来了,再不赶回来过小年,要被娘亲训了,他可受不了娘亲眼泪汪汪的。

“哟,三哥,你也舍得回家了?”唐黛见走进门的唐绝,贺仁,楚时三个揶揄了一句。

“嘿嘿……小妞,你又不是不知道你三哥的,在家呆不住啊。娘呢?”

“娘在豆腐坊忙的,豆腐坊过两天就要停了,准备过年。趁这几天多做点出来,天冷也不怕坏。三哥,大哥当官了,你可是不知道吧?”

“呀,真的?什么官,快说,快说。”

“是詹士府的什么主薄,从七品的官位,以后大哥就在京城了。”

“哇……大哥好厉害,皇上这是看重大哥了,那可是负责辅导太子的机构啊!”

“咦,三哥,你倒是知道。”

“那是当然,要不,我常往外面跑啥,就是为了增长见识呗。”唐绝傲娇的显摆了一句。

“切,得瑟!真不能夸赞你。三哥,你看你身后的尾巴都翘上天了。”唐黛翻了翻白眼。

“哈……小妞说得对,三弟,你这太骄傲了。你小子,没事往外跑,也不着家,你就等娘削你吧!”唐风应是听到了唐绝的声音,从二楼书房里出来,听到二人的对话,站在楼梯口上接了句。

“啊,大哥,恭喜你啊,我们家终于有个当官的了。没事,娘舍不得骂我的。”唐绝见到大哥忙道喜,又满不在乎的说了一句。

“谁说我舍不得骂你?我这不说你,你还喘上了。中季沐休时间长,你往外跑,我也就不说你了,你这年关的时候,没个几天,还是要往外跑。臭小子,我这次不仅要骂你,我还要打你呢!你给我站住,别跑,让你娘我揍几下出出气。”

“哎呀,娘,娘,别打了,别打了,再打屁股要被你打肿了,啊,好痛,好痛……大哥,小妞,你俩帮我向娘求求情啊,呀,呀,要被打死了!”

“打死你活该,你妹妹那么小,都知道跟着你大哥一起,为你爹爹的事操心劳累,为家里的事费心。就你,不知道回来,赖在外面玩……”

“哎,娘,你消消气,别再打了,三弟正是爱玩的年纪,往外跑也正常,再说出去游学,也不是完全是玩,对他是有好处的,快将鞋子穿上,别冻着脚了。”

李氏从豆腐坊回来,一进门听到唐绝的声音,本是喜欢的,但一听唐绝说的话,来气了,骂了起来,还从脚上脱了鞋子,光着一只脚,就要去打唐绝。唐绝哪会站着任她打,像兔子一样窜,但还是被李氏给抓住了,用鞋底在他的屁股上打了起来。

开始也不是真打,只是出出气,可是后面一想到唐二贵的事,就唐黛,唐风两个人操心,手上越打越来气,到最后竟是真打了,已经躲到唐风背后的唐绝,见娘真动气了,也不逃了,就任她他,出出心里的气。

唐风怕李氏真气着,又像上次那样被气得发老毛病,忙一只手搂着李氏,一只手将她手上的鞋子拿了下来,扶她坐下,替她穿上。

唐黛本来还坐一边幸灾乐祸的看戏,看三哥被娘追着打,心里可乐呵着呢,但看到最后,发现李氏真生气了,李氏不能遇着那便宜爹爹的事,遇着就容易激动,也忙起身站起来,朝李氏走过去。

“娘,你别生气了,三哥不是不操心,而是要操心念书,打开自己的眼界。再说,就算他在家,也帮不上大忙,你不用为这事生三哥的气,气着自己了又得犯头晕。等会就让三哥,去爹爹那叩头赔礼道歉去。好吧?不生气了吧?乖哦。”

唐黛一边说着,一边朝唐绝使眼色。唐绝看懂了小妹的示意,也忙走到李氏面前,蹲在她面前,半跪着道歉。

“娘,你不要生气了,打疼我事小,您气病了事可大了。等一会,哦,不,马上,我就去爹爹坟前叩头认错,好不好?不要生气了,以后家里的事我多操心着点。”

“娘……原谅我……娘……不要生气了……”唐绝摇着李氏的胳膊。

“行了,别晃了,再晃,头要被你晃晕了。你知道你错在哪就好,也别现在去了,大老远回来,都没休息。你吃晌午饭了吗?”

“嘿嘿……还是娘心疼我。还没呢,我想吃家里水煮鱼,水煮肉,红烧豆腐,炒豆腐干,还有……”唐绝见李氏不生气了,故意逗着李氏说了一大堆吃的。

“犯了错,还想吃好的。没有,就让王婶给你炒一碗腌菜,弄碗白米饭。”李氏还是气性的回了句。

“哎呀,娘,别啊……我在学院里本来就没好吃的,这会到家里还得吃腌菜,我想吃家里的肉!”唐绝哀嚎了一声。

“好了,三哥,你别叫了,我们大家也还没吃晌午饭呢。我让三婶做,我等下去做两个你喜欢吃的,你就别说得那么苦了,娘听了又要心疼死,对吧?娘。”

“谁心疼他,他喝白开水,我也不管他!”

“哈哈……”听李氏这么说,唐风,唐黛,唐绝又笑了起来。

唐绝讪讪的摸着头,这场暴风雨总算过去了,在外面就想着怕被娘削,所以早点回来,幸好早些回来了,再晚点,还不知道娘得发多大的脾气呢!

第二天一早,唐绝果真一早起来吃了早饭,一个人拿了李氏给他准备的上坟的物什,去唐二贵坟前叩拜了,这才让李氏心里的那点气彻底的消散了。

中午,唐黛正坐在那想着明天小年,家里吃些什么才好。院门口一辆马车停了下了,唐大贵走上前一看,车上下来的是那经常来家里的凤公子,忙打开了院门,让楚陌将马车赶进院子。

大厅里坐着的唐黛也望见了,忙起身迎了出门。

“凤容若,你来了?你没信来,我还以为你来不了呢!”

“恩,京城的事都安排好了,正好大过年的,过来感受感受你们乡村的过年气息!”

走在后面的楚陌听了凤容若的话,又抽了抽了嘴角,世子现在撒谎都不用打草稿了,明明就是想看唐姑娘,来陪她过年的,竟找了这么个冠冕堂皇的借口。真是越来越佩服世子大人了!

“凤世子!”

“凤世子!”

“凤世子!”

李氏,唐风,还有已经上坟回来的唐绝,见凤容若来了,都出来热情的同他打招呼。唐绝因晚到家,还不知道凤容若这大过年的往他家跑是为什么,但是李氏,唐风都听唐黛说过了,所以知道凤容若此次来唐家村的目的,叫着凤容若的话音里都带着感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