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 我要陪着娘亲,不嫁人/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恩,大家好。大家不用这样子客气,还像以前一样,客气就生分了。”聪明的凤容若怎么会听不出。

“啊,对,大家不用客气。凤容若,你与楚陌在路上辛苦了,去你们自己的房间休息一晌,我们再说话。”

“好。”

晚上吃过饭,大厅内灯火通明,大家都围着凤容若团团而坐,今晚他是主角,因为唐风的事要有求于他。

“凤世子,既然来了,想必是看到我的信了。不知道你能不能答应我的所求?”因为是在众人面前,唐黛还是尊称凤容若为世子。

“为你大哥的事跑一趟庆安府?”

凤容若做媒二字还是没有出得了口,仿佛说了这两字,他果真就变成媒婆了。

“是啊,我想来想去,认识的人里也就你最合适。宁府的地位不一般,我家与他们地位上本就有悬殊,更不能随便派了人去,为显示诚心,所以我想到了你,是想借用你的身份把这差距给缩短些,所以,得麻烦你跑一趟了。”

“不用与我客气,我选择来了,也就表明了我的态度,我这几天会安排时间去一趟,因要快去快回,赶回来过年,唐兄弟就不用去了,我自己一个人去,这样会快些。”

凤容若说完,唐黛明白他一个人去为什么会快些。大哥虽然跟着楚时学习了一些时间武功,但太不够看了,要一起去的话,还得驾马车,来回得七天左右,能不能赶回家过年,还是未知数。

“行,那就这么说定了。”唐黛同意的点点头。

李氏,唐风见凤容若同意了,忙起站起向凤容若谢过。事情定了,李氏与唐风也安下心来,以凤容若世子的身份去,那可是天大的面子,不仅她家脸上有光,就是宁府也是面子不小。

大家再说了会子话,各自回房洗漱休息了。回到房间里的凤容若却睡不着了,为什么,因为下午睡了一下午,晚上睡不着了。至于到底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他倒没想太多,觉着肯定是这个原因。

只是满脑子都是小丫头那香甜的吻是怎么回事?哎,不对,是想小丫头了,可是家里人都还没睡熟,他不想惊到大家了,算了,还是使点手段吧,要不然得等大家睡熟了,他等得心焦。

唤来楚陌,吩咐他干活,听得楚陌嘴角又是一阵抽搐,世子这是偷香偷出味道了,白天人多不好下手,专挑晚上去唐姑娘的闺房,偷偷摸摸的怕人发现,还要让他来干坏事。楚陌也只敢在心里腹诽自己主子几句,还是乖乖的干活了。

凤容若侧耳听了听,除了唐黛的师傅那老头儿还在书房看佛经,其他人都没反应了,睡熟了,隐了气息,悄无声息的上了三楼。

因为还早,屋里的唐黛也还没睡,拿了本书靠在床头正看着手中的书,听见自己的门推开了,抽了抽嘴角,现在她不用问,也知道是谁来了,装作不知,继续看书。不想理他,哼!跑她房间跑出味道了。

凤容若进了房间,将门关好,见小丫头认真的看着书,并不抬眼瞧他,不禁挑了挑眉,这是知道是他来了,所以才这么镇定?不是在等他吧!

唐黛要知道凤容若此刻想的,估计得要呵呵了,凤世子,您老自作多情,真的想多了!

“黛黛,你在看啥书呢?”

凤容若走到床沿坐下,一双俊美的凤目瞅着唐黛精致的脸庞,嘴上虚假问着的却是她手上的书。

“随便看看,咋了,你要看啊?要看去我书房里自己挑去。”

唐黛不解风情的回了句,凤容若脸有些黑了,这可不是求人的态度!他千里迢迢的来为她大哥做媒,他得找小丫头收点利息。

“我要看书,京城安王府里多的是,还要大老远的从京城赶到你这来看这种闲书。”凤容若瞥了眼唐黛手里的书名。

呵,好吧,唐黛听出他凤世子的话外之音了,凤容若意思是他辛辛苦苦的从京城赶来为他大哥做媒来着,他得有点回报。唐黛放下手中的书,一双清澈灵动的凤目也回看着凤容若,两双凤目就这样对视着,似要地老天荒。

对视良久,唐黛败下阵来,因为,她有求于他,心虚。不错,是有些心虚!毕竟人家的确是大老远的从京城赶来的,又没有撒谎。

“那你不看书,想干啥?就坐这里这么瞅着我,我脸上长奇怪东西了!”唐黛耸了耸肩,翻了翻白眼。

“你明知道我想干啥?你还装?这次……我想让你主动……”吻我!补偿我受伤的心灵。

凤容若说完,凤眼内已是波涛汹涌,情潮涌动,但还是拿好看的眼睛固执的看着唐黛,并不行动,等她主动。

“……”唐黛无奈的看着耍小孩脾气的凤容若,脸上竟偷偷的飞上了两抹红霞。

空气安静下来,但能听到凤容若渐渐有些重的喘息声,在寂静的夜里,显得犹为明显,似乎在提醒着唐黛。盯着凤容若变得炙热的双目,唐黛闭了闭了眼,想着要怎么才能是主动。

半晌怯生生的靠近了凤容若,从床上半跪了起来,下了决心似的,搂上他的脖子,将自己的小小粉唇覆上凤容若有些微凉的双唇……

凤容若感受着唐黛害羞带怯的吻,从心里开出喜悦的花来,一双凤目中则满是惊喜,小丫头主动吻他了!虽然是他耍赖得来的。他就是要这样,一步一步的,慢慢占领她的心,让她再也容不得别人。

半晌后,凤容若反客为主了,长手一伸,搂住正在他唇上轻啄慢舔的小丫头,直接压在身下,用尽力量在她的唇上辗转流恋……

直吻得唐黛喘气不匀了,才不舍的放开她,自己也蹬了脚上的鞋子,上了床榻,搂着她,拖了被子盖在二人身上。

“黛黛,小丫头,……”

“恩?什么事?”

“没事,就想这样叫叫你。”

“你吃饭没事干!”

“我事情可多呢!怎么会没事干?忙着亲你都来不及呢。”

“坏人,坏蛋,你就知道欺负我,哼。”

“呵……我只坏给我的小丫头看,也只欺负我的小丫头。别的女子求都求不来呢。”

“你脸够大!”

“那是必须的,面子不够大,你会让我去给你大哥牵线?!”

“……”唐黛。反正说什么你都有理,你长得俊,你理大!

“黛黛,我不在,你想过我没有?我在京城可是经常想你呢。”

“没想,忙都来不及呢。哪有时间想你!”

“啊!我心好痛,我的人生好失败,我活得太窝囊了,你竟然不想我?!你怎么可以不想呢?你必须想一想啊,哪怕是偶尔想一想也行啊!”

“凭什么,不想就是不想!”

“真没想?”

“真没想!”

“那我让你现在就想!哼,小丫头片子,就跟我嘴硬,我还不信了,我得治治你这不想我的毛病!”

“你以为你是神医啊?还治治我的毛病……唔……唔……”

妈的!又被某世子硬亲上了,也不让姐姐我歇会儿啊!又被某世了霸道的封上嘴的某黛,心里极度要抓狂了。

在唐黛又一次被凤容若亲得摊难在床上,凤容若觉得自己需要洗冷水澡降温时,才不舍的放开唐黛,只是……有些尴尬的反应出现了,凤容若生怕唐黛看见,起身下了楼,落荒而逃。

看着匆匆出门的凤容若,唐黛莫名其妙的看了眼,也不管他,被子一拉,盖上头睡觉了,那家伙走了,没人烦她,可以睡个好觉了。

到楼下自己房间里,洗了冷水澡降温的凤容若,不由得满头黑线,这哪是惩罚小丫头,完全是惩罚自己。唉,这样每天看得着,摸得到,吃不了的状态啥时候能结束啊!

唉,太折磨人了,他想吃肉,啊,啊,啊!……

第二天,凤容若也不管是过小年了,为了能早些完成任务回来陪小丫头,吃过早饭就立即同楚陌二人出发了。走的时候,唐风拿了一根翠绿的,质地极好的精致玉簪,包装好的给了凤容若,是他从京城带回来的送给宁未雨的礼物,托他转送给她。

凤容若走了,唐风的心也跟着一起飞去了庆安府,还在吃着早饭的唐黛,看着有点魂不守舍的唐风,“噗嗤……”的笑出了声。

“哎呀,我家什么时候出了一只呆鹅大哥哦,这魂呐也不知道飘到哪去了?这可是不行,我得去找了高僧来,让他将那个将我大哥魂魄偷走的妖精给抓了来,狠狠的责问她一番。”

高僧:“你个女妖精,是使了什么妖法?迷住了唐家大哥,快给我从实招来!免得吃了苦头。”

女妖精:“求求师傅,求求师傅,你饶了我吧!你搞错了,我可是清清白白人家的女子,哪是什么妖精?小女子我姓宁,名未雨,我爹爹是庆安府的知府,师傅你若是不信,大可往宁府查探了去。”

高僧:“果真是清白人家的女子?不是女妖精!”

女妖精:“果真不是,请高僧相信小女,去查探了去。”

高僧:“待老衲腾云驾雾往哪庆安府查探一番,若真如你所说,老衲且放了你。如若你撒谎哄骗老衲,你也是逃不掉的。”

“哈哈……真像,真像!小妞,没想到你还能扮这个,真是出乎三哥的意料。”

唐黛前面说完就放下了碗筷,在大厅里自导自演了起来,一会扮作抓妖的高僧,一会儿又扮作宁未雨,将二人之间的对话演得是栩栩如生!

大厅里的众人见了,都哈哈大笑起来,直夸赞唐黛扮得好,唐绝更是赞不绝口,唐黛也咧着嘴笑,这点雕虫小技算什么,前世里那些演员那才叫厉害呢!

被唐黛这搅死棍一搅合,唐风也回过神来,见众人笑他,不由得抽了抽嘴角,对着唐黛宠溺的笑了笑,又无奈的摇了摇了头,这个小妹抽风起来,谁对她都没法子,现在竟然变着法子来笑话他!

“小小姐就是聪明,这么小小的孩子,什么都会,比我们大人厉害得多。夫人哪,不是我老婆子多嘴,您啊,真不知是几辈子修来的好福气,摊上这么个能干的好闺女。”王婆子看了,对着李氏感叹起来。

“是啊,哪里你是多嘴,别说你,连我自己有时都感叹自己什么时候烧了高香啊,竟得了这么一个古灵精怪的闺女。看着人小,可她就是我们一家的主心骨,好像什么事只要有她,无论多大的事,我们都能闯过去!”李氏听了王婆子说的也感叹了一番。

“呀,呀,娘,是吗?小妞我在你心里有那么重要啊?哈哈……我得想想去,我真有那么重要?!还有,我得好好的得瑟得瑟。大哥,三哥,你们以后可不能惹我啦,惹了我,我就告诉娘去,我在娘心里这么重要,保证她会帮着我修理你们两个!”

唐黛抽风了,而且抽得很严重,让刚刚夸她的人不得闭了自己的嘴巴!王婆子笑着摇了摇头,去厨房了,她实在不忍看小小姐抽风的模样。

“小妞,王婶与娘的话都没错,但是,你若是将你这一高兴就抽风的性格改了,就更好了!”唐绝终于不忍的提了自己的意见。

“我有吗?三哥,你嫌弃我。我说的可不是事实嘛。娘,三哥他欺负我,你打他,像上次那样拿鞋底子抽!哼。”

“他这次还真说得对,你啊,就是经不住夸,一夸你就发疯,乱说话!这性格,是得好好改改,以后嫁了人,去了婆家,你要也这样,人家要被你吓死,给你扫地出门回了娘家。”李氏笑着说唐黛,语气里都是宠爱。

“娘,我以后就陪着你,谁说我要嫁人?为什么非得嫁人啊,我要吃的有吃的,要喝的有喝的,要银钱有银钱,要屋子有屋子住。我嫁人干啥?”

“傻话,你一闺女家家的怎么会不嫁人?不嫁人,在家当老闺女不成!”

“我就当老闺女了,吃喝无忧,想去哪去哪,想干啥干啥。嫁人有什么好的,要做人家的媳妇,被公婆苛待,还要当好妻子,甚至是相公在外寻花问柳,都不能管,还要装心胸宽大,笑着帮相公纳回了家,才是贤慧。而且还要拼死拼命的生了孩子,生个儿子吧,还算好。要是生了女儿,又要被重男轻女的公婆瞧不起,甚至丈夫的责骂。反正啊,我看呐,嫁出去是哪,哪样都不好,我不嫁!娘,说好了,我以后就在家陪着你,我哪儿也不去,你可别想急着将我嫁了出去。”

“咦,你这孩子,今天咋想法这么多。我可告诉你啊,你可千万别瞎说,你这话也就在家人面前说说,可别往外说,要不然人家看你眼光都以为你真得了疯病,那可麻烦了。大娃子,三娃子,你俩嘴给我严实点,小妹的话可不能出去乱说了。”

“知道了,娘你放心,我与三弟怎么可能不知轻重的出去说,你叮嘱都不用叮嘱的。我们护着小妞都来不及呢,怎么会给她招了麻烦。”

唐风见李氏紧张的模样,不禁无奈的回了话,娘亲总以为他们还是几岁不知事的时候,他现在可都是要娶媳妇的人了!

“娘……可是,我这说的是事实啊,我的想法有什么不对的,在外人面前我照说,看谁给我当疯子抓了去!”唐黛噘起了小嘴,与李氏争论。

“说的是事实也不行。不许在外面去说,听到没?小妞,听话,啊,乖。这是没法子的事,这村里村外哪家的女儿不是这样过的。娘那时候也不想出嫁啊,但是到了时候照样要得嫁人。要不然,人家的唾沫叮子都能淹死你,猜测你是不是得了什么奇怪的病,或者说已经失了身,什么什么的,可吓人了。”

“好吧,娘,我知道了,再也不说了,你别担心。”

唐黛见李氏真的开始担心了,忙收了话头,乖乖的答应了娘亲。李氏说的,的确是事实,这毕竟是古代,古人没几个能接受她这离经叛道的言语的。

“恩,知道了就好。你要是怕嫁,以后娘一定要找个好人家,找个对你好的人才让你嫁,不然娘就多留你几年,年龄稍大点,没人会说的。”

李氏说完摸了摸唐黛的头,转身去了豆腐坊,娘亲手心的温暖传到唐黛的头皮上,再传递到心中,望着李氏的背影,唐黛的眼里有了湿意,前世的妈妈,在她出嫁前也是这样说的,可是,她还是没有嫁对了人,让她一起跟着伤心。

一切怪不得别人,只能怪她自己蠢!都是她自己的选择。

“三哥,我忘记问你了,学院里山长的女儿若怜后来怎么样了?”

唐黛为了掩饰自己的情绪,害怕同坐在大厅里的大哥,三哥发现自己的异样,找了个话头。

“哦,你问她啊,我回学院还真听说了,说是她那定婚的未婚夫又原谅她了。不过条件是,要将流言里的那个乞丐寻了出来,交给他们家处置。”

“那寻到了?交给他了才会得到原谅的?”

“不是,听说查到那乞丐时已经死了,也不知道是如何死的,反正是死在野外。于是那山长就一口咬定是有人妒嫉他女儿,故意乱传了流言,她女儿玉洁冰清,怎么可能会为了贪色与一个乞丐怎么样!所以,那黄家查后,发现山长所说的确没差,而且那若怜小姐为了表示自己的贞洁,竟去了宫里在贤妃娘娘的安排下,找了熟悉此道的老嬷嬷,点了守宫砂,以证明自己还是一个黄花大闺女。”

“哇,这故事曲折的,真是可以写一本传奇的书了,竟然这样离奇复杂。那父女也不知道是到底得罪谁了,一会一个版本的,弄死他俩了。哈哈……不过,这种八卦我爱听,她若是嫁了黄府,我两个人一起整的愿望就成了。哼,哼……我得意的笑,我得意的笑,笑看红尘不易老!……”

“是啊,是啊……近段时间这事,可是闹得沸沸扬扬,成了人家饭前茶后的谈资,我们学院里的所有学子,都惊得是一愣一愣的。现在山长都好久没有出现过,说了请了沐休假期呢。那若怜小姐也回了老家住,没脸在学院里住下去了。”

“呵……一切都是咎由自取,怪不得别人!当她动了脑筋要算计别人时,应该就要想到自己会遭了报应的。”

“恩,恩,小妞你说得对。我这些日子在外面求学,所遇到的一些事,也让我感觉人还是为善才好。我们不先去算计别人,但是别人算计我们的时候,我们也不怕。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