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 又是一年,发过年福利/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三哥,你出去游学还是有点作用的嘛,小妞我坚决支持你,等下次娘打你的时候,我就让她别再将你屁股别打肿了,最多在你屁股上打个十几下而已!哈哈……”

“你个小妞,坏得要死的小妹。最多十几下还少了,说不定娘只想打两下呢,噢,被你一说变成了十几下,我还得对你感恩戴德的谢谢你的帮助,那三哥我岂不是亏死了!”

“哈哈……”唐风与唐黛一听,顿时二人大笑了起来。

三哥太可爱了,太逗了,有他在家,可以经常找他寻寻乐子,逗逗趣!兄妹三个在大厅里说说笑笑,然后各自忙各自去了。因为腊月二十四小年,不但要扫尘,还要祭灶神,大家有得忙呢。

唐黛想了想带着小青去了唐屠户家,因为今年辣椒作坊里一下子多了那么多人,要发福利,往年的福利都有发猪肉,那今年也不能例外,正好家里养了几头猪,过年杀三头,发发福利,送送人,余下家里吃,也够了。

来到唐屠户的猪案前,唐屠户不在,只有她媳妇在帮着看猪肉摊子,说是唐屠户今天去帮村中的人家杀年猪去了。唐黛告诉那婆子自己的来意,婆子热情的问什么时候,唐黛说是明天腊月二十五,不过得宰三头。

那婆子听了,忙替唐屠户答应了,说是正好明天空了出来,没有约人家,也真是巧了。唐黛谢过后,带着小青返回家里,在经过村长爷爷唐有望家时,听有人在屋里喊她,忙顿了脚走了进去,原来是李桂花向她打招呼呢。

“小妞,这都腊月二十四了,你还在外忙着呐?”堂屋里坐在小凳子上,手上在洗着什么的李桂花问。

“是呢,桂花婶子,你不是也在忙吗?金狗哥哥,你学堂沐休了,咋没去我家玩呢?”唐黛瞥了眼也在一旁帮着忙,擦灰尘的唐雨顺。

“我……我在家看书呢!”唐雨顺弱弱的说了句,声音像夏天的蚊子。

“恩?放假了也不歇歇?……呀,金狗哥哥,我这要不是看到你了,我都忘记问问你,你今年的考试考得咋样了?”

唐雨顺一听,放了手上的抹布,脸上出现了一丝羞涩,嗫嚅着不知怎么回答小妞妹妹,他不是没考上秀才,而是觉得名次太低了,不好意思说出口。

“咋啦?没考上?”唐黛观察唐雨顺脸上的神色,疑惑的问了句。

“没,没……不……不是,考上了,就是名次太丢人了,是在榜末倒数第三,我不好意思向你说。”

“考上了不是很好啊?你这样子,我以为你又没考上才如此呢,吓我一跳。”唐黛一听松了口气,用小手拍了拍平平的胸脯。

名次不好也比没考上要好!

怪不得村长爷爷一家如此低调,原来是嫌弃名次不好,这是与三哥做了比较了,若不是今天她想起来了问一问,还得瞒着不说。

“小妞,我是不是太笨了?我也很努力,可是就是考不好。你看你家三哥,比我就大一点而已,可是念书那么出色,在书院那人才济济的地方,都能名更列前茅。我对自己都有点灰心了。”唐雨顺说完,耸拉着头,有些泄气。

“金狗哥哥,你今年才十二岁,这个年龄就能中秀才已经很了不起了,不是你笨,而是你将我三哥做为比较对象,对自己要求太高了。像我三哥那种的,只是极少数的情况,是他对书本知识有着高度的敏感,接受能力强,你不用跟他比,好好的学你自己的,懂不?”

“真的?小妞妹妹,你也认为我很好吗?那我不跟你三哥比,我就与同窗学子比。你说得对,我同窗一起去考的,加上我可只有三个考上了呢,你这样一说我就有信心了!”

唐雨顺听唐黛这么一开导,想想,觉得唐黛说得对,瞬间恢复了精神,耸拉下来的肩膀端正了,一双大大的杏眼亮闪闪的看着自己的小妞妹妹,小妞妹妹太厉害了,每次说话都能说到他的心坎里去!

“那是当然,你很棒,非常棒!我唐小妞的哥哥,不管是啥哥哥,怎么能不厉害呢?你这考上了,明年就得去县学里念书了吧?”

“是的,县学里爷爷已经替我报好名了,过完年我就进去求学了。”

“好,金狗哥哥,那你继续努力,争取三年后参加秋闱,能一举中了,那你爷爷,还有柱子叔,桂花婶,可就要高兴得睡不着了。”

“嘿嘿……谢谢小妞妹妹,我会的。”唐雨顺憨笑了两声,拿起抹布又开始擦灰。

“小妞,还是你厉害,几句话就给他说了过来。你不知道啊?知道考的名次排到榜尾了,回家不高兴,闷闷不乐的,也不理我和你柱子叔。还是他爷爷问,才知道是考得没有他预想的好,才不高兴的。还一再叮嘱我们,不许我们出去说,说太没脸。哈哈……”

李桂花向唐黛告了一状,最后开心的大笑了起来,本来考中秀才是高兴的事,可是到了她家,整日里乌云密布的,还不能说了他,他爷爷说这是孩子要上进的表现,随着他。这终于唐雨顺脸色放睛了,李桂花才开心的笑了。

“哈哈……是吗?金狗哥哥,你对自己要求太高了,对自己要求高是好事,但是过了就适得其反了。我三哥前天也到家了,你有空去我家,同我大哥,三哥多聊聊,长长见识,向他们请教请教也是好的,念书不能只是念死书,还得扩大自己的眼界,知识的深度。”

“行,小妞妹妹,我听你的。我今天帮娘打扫打扫,明日里就去找你三哥去。”唐雨顺忙点头答应了。

“那你们忙,我走啦。”

二人回到家中,唐黛将明天叫了唐屠户回家杀年猪的事告诉了李氏,李氏点头说知道了。这时,唐华也从县城绣铺里回来过年了,又是白次送她回来的,看着二人如此亲密,白次又体贴唐华,唐黛笑眯了眼。

“白次,今年秋闱你考得怎么样了?咋没了消息呢?”

唐黛因为唐雨顺的事,提醒她想起了白次今年应该又是一年去考举人的时候,咋一个两个的,她不问,就没人提呢。

“哈……考了,又没考上,我不是那块料子,我同爹爹说好了,以后不考了,一心一意的跟着他学做生意,他也同意了,这样我明年好将你二姐娶回家,安心的过小日子。”

白次扬着头,一点也没有考了六年的举人没考上,要稍稍感觉到羞愧的自觉,反而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对着唐黛说。反正他现在是有妻万事足,虽然还差一半才是他的妻子,可是未婚妻也是妻呀!

而且上个月大妞及笄时,他家里已经派人过来向大妞家请期,小妞,李婶已经同意了他们家的请期,成亲日子放在明年八月十六,不冷不热的好时候,他可是等不及了要将大妞娶回去了,念啥书,不念了,以后他好好做生意,养活大妞,养活以后会出生的孩子!

“呵……原来如此,我说咋一点响动都没,初八去给小腊八过生日,我忘记问,你姐姐也没说。看形势,你是不准备再考了?”

“嘿,是的。我与你姐姐也说了,以后我就安心做生意,养活她。”白次说完,还伸手搂了搂坐他旁边的唐华。

“放开!”唐华脸一红,打开白次的手,不好意思瞥了眼妹妹。

“白次,记得你说的话,成亲以后对我二姐好点,你要是敢再欺负我二姐,当心我再踢你一脚。”唐黛扫了一眼白次,威胁他。

“我会对她好的,不用你说。哎,唐小妞,你还白次,白次的叫,没大没小的,你啥时候换成姐夫?”

“你急啥?只要我姐还没嫁你,你就不是,等成亲了再叫。”

“大妞……你看看你妹妹,你得说说她,她老这么没大没小的,我一点面子也没有。大妞……我要听她叫一句姐夫。”白次对唐黛无可奈何,又开始找唐华耍无赖了。

“停,停……白次,你这是在我这个妹妹面前秀恩爱咋滴?我脸皮薄,你要秀躲一边秀去,我吃不消。”

“好了,你送我回家了,这我也到了,你该回去了!”唐华见妹妹这么说,还拿一双清澈含笑的眼睛看着她与白次,脸更红了,要撵白次回去了。

“大妞……今天过小年哎,你竟然撵我走!我不走,我要在你家吃饭,再说你铺子关了,又要到年后才能……”看到你!

白次话未说完,但唐华可是听懂了他的意思,瞥了妹妹一眼,红着脸加快脚步回三楼自己的绣房去了,也不说撵白次的话。

白次见唐华果真懂了他的意思,没再撵他,开心得尾巴根子都痒了,得瑟的斜了唐黛一眼,也跨步上了楼,像只跟屁虫追着唐华去了。

唐黛看他脚下生风,衣角翻飞,不禁眼角抽搐,摇了摇头。白次没遇到二姐前,整日里流恋花丛,招蜂惹蝶的,这一碰到二姐,就整个一个妻奴。啊,这个世界的生物啊,还真是一物降一物!

所以,不是你花心,而是你没有遇到那一个让你专心一生的人,懂吗?

而由此及彼,凤容若会是她那个一生一世一双人里的那个他么?而她又是否是他心里那个一生一世放在心尖上的人?

天地间,从来没有永久的誓言;一切,都需要时间来证明!

腊月二十六这天,唐黛如往年一样,开始发过年福利,放年假了。

辣椒坊里的一百二十名工人(唐张氏被凤容若扔进了暗卫营,唐黛小姨一来又补上了,所以,依然还是一百二十个),一早起来匆匆的吃了早饭,往作坊前来排了队,等着领腊月的工资和今年的福利。

一个个还穿着作坊里发的冬天的工作服,男的依然是青色系的,只有女的被唐黛改成了深红色,衣服整洁,干练十足,不管是男子,女子都衬托出一股英气出来。

个个一脸自豪整齐的站着,沐浴在村人羡慕的目光里,不急不躁。因为昨天小东家唐小妞就说了,今年的福利每个人是三斤猪肉,两斤花生,两斤葵花子,奖金是五百个铜板。

而那被评为最积极最认真的五个人,则是在这个基础上翻一倍,前进一名多翻一倍,那第一名可真是不得了,今年过年家里的猪肉,炒货自己都不用买了。

见一百个二十个人全到齐了,唐黛带着作坊的管理人员出来了,小舅舅李小富,大伯唐大贵,二人抬着一大筐铜板。小白则依然冷着一张脸,站在边上保护着。

小白现在则是彻底放弃前主子了,那个不靠谱的,将他扔到这个小山村里来,就不召他回去了。刚开始小白的心理落差还是蛮大的,但是新主子也不错,跟着她吃香的喝辣的,很少干那些危险的事,他每天吃饱喝足,再到辣椒作坊里睡睡觉,这小日子过得不要太美好。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没有媳妇给他暖被窝,唉,就他这见着人冷着脸的,媳妇是有点难找,哪天找新主子说说,得让她给想法子为他寻一个去。

看着一大筐铜板,众人眼睛都亮了。唐黛又吩队伍里的男子,跟着她进了作坊,将准备好的猪肉,炒货,还有一筐红袋子,袋子里包着的是年终奖,一家人昨夜连夜包好的。

所有的东西都抬出来准备好了,小舅舅拿了账本,念一个人名字,这个人就走了出来,先到唐黛这里领了工资,再到唐大贵那领福利。一百二十人发下来,发了一个多时辰才全部发完。

发完后,见大家都还没走,唐黛代表作坊讲了一番话,意思是只要大家团结一致,任劳作怨干活,她是不会亏待大家的。这年终福利就是证明,那前五名的高福利就是证明。

唐黛说完,大家纷纷表示明年依然会努力的干活,跟着小妞发财。热闹了大半个上午,村人才渐散去。大家都在说,种辣椒大家赚钱了,在辣椒作坊上工的也赚钱了,今年的唐家村可不同往年了,家家户户都可以过个肥年了。

作坊停工关门了,并且贴上了过年的封条,唐大贵,小舅舅,小白,小姨母子都跟着唐黛回了家。回家后,唐黛将小舅舅这个月的工资,十两银子,再加上奖金二十两银子,包在一个大红包袋子里,给了小舅舅。

又从厨房里拎出两块十斤的肉,十斤花生,十斤瓜子,放到小舅舅的驴车上。因为这些都是小舅舅来作坊前就说好的,小舅舅也就没推辞,同唐黛告辞,驾着驴车回李家庄过年去了。

作坊封上了,小姨母子没地可去,唐黛只得让她住在家里,在三楼娘亲的隔壁有一间空着的房,收拾了出来让她母子二人住。

家中豆腐坊里的卢婶,李婶,则让娘亲李氏参照辣椒作坊福利的标准,各加了百分之三十的量发了,让她俩也停了,回了家过年,豆腐坊则收拾干净关门了。

家里的都忙好了,就余下县城里的了。让小白套了马车,小青,她三人又去了县城,到县城的两个豆腐坊里转了一圈,将工资福利也发了下去,同样让他们将豆腐坊收拾干净,好好过个年。

“机不可失”店,唐黛已经彻底的交给了小梅姑姑,当时投资的银子,后面的分成,该给唐黛的,李梅姑姑一分不少的给完了,以后这个店铺就是小梅姑姑的了。

小梅姑姑一家自从来长安县城开店后,家里的日子是一日比一日过得好,她又会做人,每次陪着秀才姑爷回家,都会买不少的东西给家里的公婆,吃的,用的,穿的,从不手紧。

哄得不仅是秀才姑爷开心,觉得有面子,家里两个老的,更是逢人就夸,说她家的媳妇是个旺夫旺家的好命。三年前那个算命先生算的可是灵得狠,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那算命的,可得再让他好好的再掐一掐,他们两个老是不知道还能活多长的寿,享受这好日子。日子好了,他们可舍不得死!

小梅姑姑家在他们村里现在可以说是首富了,家里不但建了大房子,大女儿也如愿寻了镇上的富人家,以后要当少奶奶的去了,所以啊,这旺家的小梅姑姑在家里的地位可谓是水涨船高。

在长安县城呆了三年,当了三年的老板娘,小梅姑姑也不是三年前那个没有见识的村妇了,心中也明白了当年那个算命先生其实是唐黛派了人去帮助她的,对小妞除了感激,又无以为报。只是时时与娘亲三奶奶念叨,说是做牛做马也报不了小妞的大恩。

三奶奶则依然是活得时间久,比女儿睿智,告诉她,帮她,就是小妞为了报了她的恩。她只要好好的经营店铺,过得好好的就是报了小妞的恩。小妞不需要你怎样去想着报恩,如果这样则辜负了小妞的一番心意。

三奶奶的眼睛因为唐黛给看了,又给吃了药扎了针,没有再恶化下去。而且跟着女儿在店里过得也舒心,女婿待她比自己那个不孝的儿子都好。所以,更利于病情,也让她有几年清福享享。

唐黛主仆三人,忙完店铺的事情后,又去了长青酒楼,唐黛主要是想问问今年酒楼的分红,看自己能有多少。还有收入怎么样,这过年了是下降了,还是上升了。欧阳清不在这,她总得过问过问。

欧阳掌柜拿了账薄,唐黛一目十行的看完,高兴的合拢账本,想着白花花的银子又进兜了,将欧阳掌柜夸奖了一番,在酒楼里吃了晌午饭,才悠哉的往回赶。

今天都二十六了,凤容若比她们驾车快,应该到了宁府了,也不知事情谈得怎么样了?

此时,宁府,正也在忙着过年相关事宜的宁知府,听门人跑进来禀报,说是府外有位凤公子来拜访。

凤公子?哪位凤公子?凤在凤南国可是国姓。

又听了门人对这位凤公子外貌衣着的描述,宁知府立即明白了这是安王府的凤世子凤容若来了,不知道是出了什么大事的宁知府,浑身一个激灵,抬了脚就往府外跑,去迎接凤世子。

这冷面杀神可不是谁都能招惹的?!可不能让他在府门口等久了!他正年盛,乌纱帽可还没戴够,可不想这么早就归隐田园。

一边跑一边在脑子里检索了一番,想想自己这些时间公务上可是没有出什么大问题啊?这大过年的,皇上巴巴的派凤世子来寻他做什么?越想心里越发慌,脚下的脚步跑得更快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