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 凤世子不辱使命,小妞被骂哭了/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这风一般的速度,守门禀报的小厮惊呆了,老爷今天这是咋的了?这急得汗都要出来了。是那客人身份不一般?呆愣了一会,反应过来的小厮,忙也加快自己的脚步,追着自家老爷出去了。

腊月二十九,唐家村笼罩在一片过年的气氛中,唐黛家也是一片热闹祥和。上午大家祭完祖,就都不出去了,窝在暖暖和和的家里,有人准备着吃的,有人等着吃的。

唐黛因为心里惦记着凤容若,不时去院门口望一望,顺便将两只毛球牵回了家里,因为天空上开始飘雪絮了。

要下雪了,那两个人怎么还没回来?

雪开始越下越大了,唐黛心里开始焦急起来,最后干脆立在院门口等着。快吃晌午饭了,才远远的看见村口有两人快速的行来。

二人,一人白衣胜雪,一人黑衣肃穆。黑衣人紧跟在白衣人身后,唐黛的心脏开始激烈的跳动起来,是凤容若回来了,脚下一动,已然朝着二人飞奔而去。

凤容若望着小小的身影朝他飞奔而来,嘴角勾起了一个大大的温暖的弧度。反而停了快速行进的脚步,慢慢朝一身粉衣的小丫头走去。

飞奔的唐黛因为惯性,刹不住自己的脚步了,直冲冲的往凤容若的怀里撞去。凤容若正好张了修长的手臂,将小丫头接入自己的怀中,抱起,旋转了好几圈。

在飘扬的大雪里,旋转的二人若白色仙界里的谪仙和精灵,画面美得无法用言语形容,看得楚陌眼神都呆傻了。

凤容若松了手,将唐黛稳稳的放在地上,脸上闪过一丝狡黠微笑着。

“怎么了?几日不见,想我了?”

“才不是!我是想着你们应该早点到,这时候才到,所以有些担心你们的安危。”唐黛瞥了眼楚陌,老脸有些红。

“呵……担心也是想!是宁知府将我们多留了些时间,因他是你家大哥未来的老丈人,所以给了他面子多留了。”

“原来这样啊!宁姐姐在不?宁知府是怎么回复的,同意了吗?”

“走吧,外面冷,边走边说。”凤容若握了握唐黛的手,有些冰。

“哦。”二人并行而走。

“宁小姐腊月二十四从北方才赶回来的,比我要晚到一些,你哥哥送的东西,我转给她了,她收下了,另又托我转送一块玉佩给你大哥。宁知章(宁知府的大名)那老狐狸,哪有不同意的,其实你哥喜欢宁大小姐,宁大小姐也喜欢你哥,他早发现了。只是一直在观察你大哥,看你大哥潜力有多大呢!这现在,你大哥被皇上赐了官,前途已然很明朗了。我这去了,又给了他天大的面子,还不正好做了顺水人情答应了,既给了自己女儿一桩好姻缘,又给了我的面子。”

“啊!宁伯伯这只老狐狸,这是在家等着咱们去提亲呢!不过,不管咋样,他能顺利同意了这门亲事就是好事,我也能少操点心。”

“是,你这操心的小丫头。呐,给你,这是宁小姐给你大哥的玉佩,还有这张纸上是宁小姐的生辰八字,我顺便要了来,免得你们多走一道程序。”凤容若体贴的将玉佩,还有宁未雨的八字递给了唐黛。

“哇哦,凤容若,你真是太体贴人了,办事太完美了!我爱死你了。……”唐黛看着纸上宁未雨的八字,转身又抱着凤容若欢呼起来。

“你呀……还好这下雪的,又是过年,人都在家,要不然大家看着你这么抱着我,估计下一个我得找你娘要八字咯。”凤容若微笑着揶揄了唐黛一句。

“啊?哦……好吧。”唐黛放了手,后知后觉,还做贼似的到处望了一眼,确定没人看到,才放了心。

“走吧,到家门口了。”

三人掸了掸身上的雪,才走进家门。进到屋里,瞬间身上就暖和起来,屋内真是暖如春天。

李氏,王婆子,唐华都还在厨房内忙着,唐风,唐绝在二楼唐风的书房里,因为唐绝的书房被仙僧老头儿占去了。

“你要不要先歇歇?累了吧?”唐黛问凤容若。

“路程不长,还好。吃了晌午饭再休息吧,我先洗漱,换一下衣服就行。”

“行,那你跟楚陌去洗漱去,正好洗完出来吃饭。”

凤容若,楚陌去了自己的房间。唐黛则拿着玉佩与八字去了二楼唐风书房里。

“大哥,凤世子刚刚回来了。可是他说……”唐黛推开书房门,装作一脸忧伤,为难的看着唐风。

“真的!你这可是,是什么意思?……”

唐风,唐绝放下了手里的书,一脸紧张,两双眼睛都盯着唐黛。唐风更是脸有些白,着急的问出声。

“那个……他说……还是你看吧!”唐黛继续一脸为难,将手上的东西递给了唐风。

唐风脸色更白了,颤抖着手,伸手接过唐黛手上的东西,闭了闭眼,歇了一晌,似下了天大的决心似的,慢慢打开了装玉的荷包,里面有一块玉佩,还有一张纸,看着纸上写着宁未雨名字,还有八字,还按正规的规定,清楚的写明了宁未雨是宁知府的嫡女,由正妻所生,等等……。

这玉佩不是定情物吗?还有这八字,不是问名得来的吗?唐风疑惑的看着唐黛,被小妹的表现刺激得脑子慢了半拍,半天还没反应过来。

一旁的唐绝则是瞬间就明白了,抽了抽嘴角,小妞这死丫头!

“大哥,小妞坏丫头捉弄你呢!她故意装作一张死脸样骗人。你看不懂吗?这是同意了呀,宁知府同意了!大哥,你傻了?大哥?……”

“恩?啊!……我懂了。”

唐风终于反应过来宁知府这是同意了,但是这从巨大的惊吓到巨大的惊喜转变得太快了,脑容量跟不上,坐在那发着呆,不知道是笑还是哭,被唐绝唤了几声,才缓过神来。

“哈哈,逗死我了,大哥,你呀!……”唐黛看着大哥的傻样,抱着肚子大笑。

“我……我,小丫头,你吓死哥哥了!不过,同意了,就好,就好。……”唐风虽然被唐黛捉弄了,但还是舍不得骂一句小妹,只嗔怪了一句。

“大哥,你现在心可以放进肚子里了。你要知道,有凤世子出马,还不是手到擒来!那个玉佩是宁姐姐给你的,八字你知道是干什么的,就不用我说了。等合了八字,没大问题,后面就可以派媒人去宁姐姐家正式提亲了。”

“恩,恩,这次得特别感谢凤世子,这一来一回他辛苦了。提亲的事,还得与娘商量商量怎么办。娘还不知道吧?”

“不知道,我拿了这个就上楼了。走吧,告诉娘去,饭估摸着也好了,得准备吃饭了。”

唐风,唐黛将宁府同意了的消息告诉李氏,把李氏高兴的直叫菩萨,接了宁未雨的八字,说是下午就找人合去。

饭桌上,唐风与李氏一个劲的劝凤容若喝酒,吃菜。二人的盛情难却,小丫头笑着看他,凤容若破天荒的放开,喝了三杯,俊脸上霎时又上了一层粉红,显得更是风流俊俏,凤眼熠熠生辉,顾盼多情,看得唐黛迷了眼,失了心,几次吃饭差点咬到舌头,反应过来后拿眼瞪了凤容若一眼,心里则骂了一句“妖孽”!

感觉到唐黛眼神的凤容若,莫名其妙的看了小丫头几眼,他这又是咋招惹她了,前面还好好的,现在又拿眼瞪他!哎,女孩子的心思真是猜不透。也不问楚陌了,那一根筋的,媳妇也没有,更不懂!问了也白问。

正坐那吃得香,喝得香的楚陌要是知道自己又被世子嫌弃了,估计又得心酸的泪流满面!

因为晚上要守夜过子时,除了还有事要忙的,大家都去房间休息了,凤容若喝了点酒,心情又放松,正好眠,头挨着床就睡着了。

晚上大家都聚在一起,在大厅里热热闹闹的吃年夜饭。唐黛一家,凤容若,还有仙僧,李竹母子,唐大贵这几人一桌。另外一桌是楚陌兄弟,影子,小青,小白,小蝶,贺柱子一家。两大桌子的菜,各种酒水,大家尽情放开了吃喝。

吃完年饭,又像去年一样,大家想玩的玩,想休息的休息。就等着子时一到迎春放爆竹,吃饺子。影子,小蝶却是坚守岗位,吃完后就隐匿到暗处,尽保护职责。二人感觉主子认识唐姑娘后,要人性很多了,要是以往哪里还能像这样大摇大摆的出来吃喝,早被主子丢回了暗卫营。

子时,迎新春爆竹声,此起彼伏的在唐家村的上空响起。唐黛家依然是一片灯火辉煌,不管是睡觉的,还是不睡觉的,都起来了,大家互贺着新春,吃饺子,发红包。

今年唐黛依然是细心的为每一个人准备了红包袋子,大家都高兴的收起红包,谢过唐黛。唐黛拿了一个红包递给凤容若,凤容若接过,不禁挑了挑眉毛。他也有?

拿了红包袋子一看,上面是镶嵌着红色金丝线的粉白色布面绣的荷包,荷包上面用红丝线绣着“新年快乐,生辰快乐!”八个大字。打开荷包一看,里面竟是一块质地极好的纯白玉佩,绦子系钩都配好了,直接配带就好。

这是小丫头给他的生辰礼物,竟然偷偷的准备好了!凤容若满脸笑,不动声色若众人般,也谢了唐黛,封了荷包,妥妥的塞入怀里。又从怀里另掏了一个荷包,说是他给唐黛的压岁红包,唐黛打开一看,是支别致的金钗,脸微微一红,不等别人看清,也迅速的收入自己怀里。

大年初一,大家起来去踏春,因为下大雪了,雪有点厚,怕在新年第一天滑倒摔了就不好了,就随意的在外转了一圈,意思意思就行了。

最忙碌的要算是李氏了,拿了宁未雨,唐风二人的八字,踩着厚雪,去找人合了合,合八字的人别的没说,只告诉了她四个字“天作之合!”,李氏一听,这就是好的意思了,于是喜不自胜的回了家,告诉了唐风,告诉了大家。

除了初二,初三要出去拜年,李氏,唐风都在准备彩礼,六聘,又请了长安县里最有名的陈媒婆,准备唐风回京时,跟随着一起顺道去了宁府,将亲事定了下来,唐风也好安心的去上任了。

凤容若有心要陪唐黛过一个生辰,所以与唐风约好,二人一起在初十出发,这时间也足够将提亲的事情办妥,而且二人也不用告太长时间的假。

早在知道要准备彩礼时,唐黛就甩了十张一千两的银票给大哥,让他尽管用,不能缩手缩脚的让宁家族中的其他人看了宁姐姐的笑话,定要给她撑了面子,人生结亲只有一次。

这次唐风也没与妹妹客气,他懂得妹妹的意思,虽然他被赐了官,但是还是不能与宁家这种大族相比,还是差了些。虽然有凤世子牵线,扳回一局,但绝不能在银钱上输了势,被宁家看低了。谢过妹妹,与娘亲有条不紊的准备着。

唐黛毕竟前世在百年大家的唐家生活,见过大世面的人,在一旁看着不时的给大哥,娘亲提些建议,提醒提醒。

正月初八,天空万里无云,太阳暖和的照着大地,众人已经闻到春天的气息了!

今天,是唐黛生辰,李氏一早就起来忙碌,要给小闺女好好的过个生日。晌午吃饭,除了家里的人,还将唐雨顺也请了来一起热闹。

小寿星唐黛则穿着李氏亲手给她做的大红小棉袄子,梳着喜庆的发髻,一张粉脸红扑扑的。坐在主座上,接受着大家的恭贺,过了今天她就是十二岁了,离及笄又近了一年。

凤容若看着小丫头,眼眸却越来越深,他的小丫头又长大一岁了,还有四年,再熬四年,他就将自己的小丫头娶回去。必须的,一定的,要娶回去。可是,四年啊,得等四年,他好心酸。

四年太长了,太长了,有木有啊?凤容若高兴之余,心里又是一把心酸泪了!

晚上,凤容若又偷偷的溜进了唐黛的房间里,搂住小丫头温存了一番,以慰他的相思之苦。

“黛黛,你十二岁了,虚岁十三啦……”

“我的年岁我自己知道啊,不用你告诉我。你想说啥?”

“蠢丫头,不解风情的小丫头!”

“咦,你咋还骂上了?!我蠢,我不解风情。那你去找个聪明的,解风情的去。哼……”

刚刚还被凤容若吻得透不过气来的,这一转眼就挨骂了,唐黛起了气性,头一扭,推开凤容若的怀抱,身子一滚,缩到床的另一边,背对着凤容若,生气了。

“丫头,黛黛。”

“……”

“小丫头,黛黛……”

“……”

“丫头,黛黛,你真生气了?哎,真生气了?”

“别生气了,好不好?我不是真要骂你啊!你原谅我,好不好?”

“……”

唐黛依然气性的沉默着,不回话,起了床走到窗前,望着外面满是繁星的天空,不知为啥,也不是真生了凤容若的气,而是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一滴泪从脸庞上悄悄滑落下来,连她自己都未感觉到。

跟着一起起了床,站在唐黛身侧的凤容若,心里忐忑的看着小丫头,他真不是故意要惹她生气的!

夜视极好的凤容若,借着星光观察着小丫头的脸色,突然发现丫头的脸上有泪滴下,不禁脸色一变,心中一痛,那泪仿佛流进了他的心底。

伸了长臂,将唐黛一把搂入怀里,吻着小丫头的眼和泪,似要将小丫头的泪全部吻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