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夜游仙蝶谷,凤容若重伤/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丫头,对不起,我只是逗你的,不是想要惹你生气,别哭了,好不好?你哭了,我的心会痛的!”

“你还知道心痛啊?!你不是嫌弃我蠢,嫌弃我不解风情……”唐黛抽泣着。

“黛黛,别哭了,是我乱说了话,我道歉。为了表示我真诚的歉意,我带你出去玩,好不好?”凤容若看着外面满天的星光,想到了一个地方,他要带丫头去看星星。

“这夜深了,去哪玩啊?”唐黛一听有得玩,停了抽泣,哽咽着问了句。

“去了你就知道了,保证你喜欢。好不好?”凤容若一听小丫头说话了,心放下了一半,抬手擦干唐黛脸上的泪滴。

又手忙脚乱的要给唐黛套上厚红袄子,只是他这世子爷,哪里会侍候人,笨手笨脚的,反被唐黛嫌弃了,推开他,自己仔细的穿好。又从床上拿了凤容若的披风,踮起脚替他披上,系紧他胸前的披风带子,打了个蝴蝶结。

凤容若伸手将唐黛搂入怀里,用自己的风衣将她裹紧,打开窗户,闪出唐黛的房间,在院子里朝小蝶,影子做了个手势,提气纵起,往白云山上飞去。

在一楼正睡觉的楚陌,却是突然惊醒了,他怎么感觉到世子出去了?!起身后,打坐静下心,感觉凤容若的气息,半晌后,的确是感觉不到了。世子真的出去了!

世子去哪也不告诉他一声,现在宫里那位已是等不急蠢蠢欲动了,他怎么不考虑一下自己的安全?这大半夜的什么人都不带的往外跑!这是去哪了?

忙联系了小蝶与影子,小蝶与影子出现在他面前。

“小蝶,影子,世子呢?”

“暗卫长,世子同唐姑姑一起出去了,他不让我俩跟着。”二人同时回道。

“这……世子真是!罢了,罢了,我们悄悄去,离他远点儿,不让他发现就是。也不知道世子现在在想什么!自己的安危都不放在心上,他万一有个好歹,我怎么向王爷王妃交待?太子殿下怎么办?他们两个去哪了?”

“进了白云山!”

“白云山?!……我知道了,可能,世子或者唐姑娘哪个心情不好了。那时在长安县常住时,世子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喜欢独自一人上白云山。要么白天在深山里练武,要么晚上看星星。走吧,我知道他是去哪了?远远跟着就是,万一出了事,可就麻烦了。”

“是。”

“两人去了多久了?”

“大约两炷香的时间。”

“快走!”

楚陌带着影子,小蝶也闪出了唐黛家的院子,往白云山飞去。家里有楚时,小白,还有小青在,他们不用担心什么。

就在楚陌担心凤容若,追着他的步子而去时。凤容若已经带着唐黛进入了深山,飞下悬崖,到了一片开阔之地,将唐黛放下来,松开了包着她的风衣。

从凤容若温暖怀抱里出来的唐黛,被夜晚的寒风吹得打了个寒战。

“冷啊?”凤容若一见,忙又将她搂进了怀里,在一块大石上坐下,让唐黛坐在他腿上,这样丫头暖和点。

“黛黛,你抬头看,从这里看星星,是不是星星更明亮?更璀璨?让人看了,心情都会好起来。”

唐黛抬头望着天空,果真繁星点点,特别的亮,似在向她调皮的眨着眼,不时还有流星飞过,看着,看着,不觉心情好了起来!

“你说的好地方,就是这儿啊?”

“是啊,这儿可以看星星,你不喜欢?你知道吗?我以前心情不好,或是遇到棘手的事情,就来这看星星,直到心情好了才回去。”

“喜欢!这里看星星视野好,所以特别明亮!你以前也有心情不好的时候?”

“恩,当然。我是人,又不是神,当然也会心情不好!”

“哦……”

唐黛答应了声,眼睛已经慢慢适应了黑暗,借着天上星光,举目四望,眺望着远处的高山,近处的风景!

突然她惊讶的发现,这里不正是师傅带她来过多次的“仙蝶谷”吗?

仙蝶谷是唐黛自己给取的名字,因为她第一次遇到那么多对她友好的蝴蝶,所以,以后每次来的时候都会陪蝴蝶玩,只是后面几次都未看见那只如盘大的大彩蝶。又心心念念的想念那只大彩蝶,于是就将这取名为仙蝶谷。

“凤容若,这里我来过!”

“恩?你怎么来的?这里可不好来,武功一般的人都来不了。”

“是师傅带我来的。”

“原来如此。他?黛黛,我猜测没错吧?你那怪脾气的师傅是仙僧,对吧?”

“是的。但是我家人,村人都不知道。怕他的身份引起麻烦,所以瞒着。”

“的确,若世人知道他是仙僧,那你家可真是清静不了,寻医问药的都要络绎不绝而来!”

“恩,师傅说了,等我出师后,他就离开了,去云游四海,快活去了。这世道上要拯救他人之事,交给我和师哥了。死老头,就知道吃和玩,哼!”

“呵……他是高人嘛。高人总有自己的脾气的,哪天你成高人了,脾气可不止你师傅怪,而是更怪。”

“恩?为啥?”

“你看今天我就随意逗你的,你就生气哭了,我以后可不敢招惹你了!”

“你还说!以后不许你骂我,一句也不许。”

“好,好,不许就不许。以后,就由你骂我行了吧?黛黛,你要生我的气了,就骂我,打我都行。但不能不理我。好不好?”

“看你表现。哼!”

“呵……不生气了哈,来,让我亲一下。”凤容若见唐黛气消了,逗她,又在她脸上轻轻落下一吻。

“……”唐黛。

“黛黛,要不要回去?你看你,身体不怎么好,靠着我呢,小手都还凉凉的。”

“不要,来了就多坐会,好不容易才能来一趟。师傅每次求他带我来,还得我为他抄佛经讨好他,哼,那死老老,又傲娇又小气。早知道,你也知道这个地方,我早让你带我来了。凤容若,这里有一只大大的大彩蝶,好漂亮啊!我特喜欢它,可是她就我第一次来的时候出现了一次,后面再没来过。我好想再看看它……它为什么不来呢?”

“这……我也不知道啊!也许离开了,不在这里了?”

“是哦,有可能是离开了。那它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哦,我知道了,春天,春暖花开的时候,它应该就会回来了。那到时候,你再带来我这里寻它,好不好?”

“好,若是陌生花开的时候我不在京城,来长安县了。我就带你来!”

“说话算话?”

“当然算。”

“好,那我们回去吧,我现在心情好多了!现在这天气,这里还是有点冷的,时间久了我怕你会冻生病了。”

“呵……”凤容若的心情若夜空的星星明亮了,轻笑出声。

他自小习武,怎么会随随便便的就能冻生病?只是,小丫头知道开始关心他,说明她原谅了他,不再生他的气了。

凤容若带着唐黛离开了仙蝶谷,回到来时的深山中,要穿过原始森林回唐家村。

突然,凤容若在一棵大树上停下,朝唐黛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怎么了?”唐黛用口形问凤容若。

“我俩被人堵截,包围了!”凤容若同样用口形回了唐黛。

这是又遇上刺杀了?唐黛不禁泪目!只是这次不知道是冲着她来的,还是冲着凤容若的来的?!

“啊!我怎么这么倒楣啊?出来赏个星星,都碰到无名人士围堵。我操,我操,……”唐黛心内啊了一声后,狂躁的操了无数句。

楚陌,小蝶,影子三人抄近路赶到蝴蝶谷时,遍寻了个遍,又用特殊手法联系了一番,却没有寻到主子的动静,楚陌猜测凤容若这是带着唐黛回去了,可能是两方走的路不一样,双方错开了,又忙急急的带了小蝶,影子返回,去寻凤容若。

“嗖,嗖,嗖。”二人刚勾通结束,三支利箭,朝二人袭来。

突然黑影一闪,凤容若的影卫现身,手中长剑闪过,“当,当,当”三声,箭矢落地,为二人挡掉了三支夺命的利箭。

这是规定,哪怕是楚陌,其他任何人不跟随凤容若,但是他的影卫必须随时跟着,不到关键关头,不得出现,就像影子,就是凤容若派给唐黛的影卫,只不过被唐黛当作普通的侍卫来用了,这也是为什么影子老是腹诽唐黛的原因。

但因这次来唐黛家过年,凤容若就只带了一个影卫,看四周树梢上黑压压的人影,明显敌我双方人数悬殊相当大。

对方一见,取命的“夺命三响”都被人打落,对方安然无恙,顿时,四周万箭齐发,箭声呼啸如雨,朝三人飞来。就连唐黛这个三脚猫功夫,谈不上夜视有多厉害的人,看着密密麻麻的箭,头皮发麻。

娘的!这是准备将他们三人射成筛子,还是刺猬啊!

凤容若与那影卫立即行动起来,影卫将手上的长剑挥舞得密不透风,护着二人,凤容若将自己身上的披风扯下,左手抱紧唐黛护入怀里,右手挥舞着披风,挡着向他们飞来的箭。

“靠近他们!”凤容若命令影卫,丢了手上全部插满了箭的披风。

身形一晃,迅速向射箭的人靠拢,如若只站在这里躲避,势必成了他们的箭靶子。靠近一方,另三方就会投鼠忌器,不敢伤了自己的人。果真,在他们的躲闪中,靠近他们的人后,全都放下了手中的弓,改成了剑,向三人跃来,要短兵相接,近身搏斗。

凤容若哪里会让他们完全靠近,掌风过处,血肉横飞,那些人黑衣人来不及叫唤一声,就化成了血雾,尸块!

见凤容若如此厉害,对方也改变了作战对策,有四人跃出,迅速围攻凤容若,另外的人则与影卫打在了一起。三招后,凤容若,还有凤容若怀里的唐黛也看出了,这四人是绝顶高手,武功不比楚陌差。

一炷香后,就算凤容若的武功是凤南国第一,也逐渐开始变得吃力起来,因为他现在要一心两用,首先要护着怀里的唐黛不受伤,所以打起来,就不能那样放开了去打,而那四人则在过了几招后就看出了苗头,凤容若怀里的人,就是凤容若的软肋,所以专挑着空隙向唐黛发招。

影卫那却被众多的人围攻,车轮站消耗着他的体力,已是自顾不暇,更是无法来协助凤容若。凤容若见对方还是游刃有余的样子,而他二人却已落了败势,不由得着急起来。

心念一动,使出一掌将四人荡开,从树上飞身下地,立于树下,那四人也追逐下了地,立于四方,将二人围了起来。双方对峙,在这空隙里,唐黛从凤容若怀里伸头出来一看,看着为首的那人,身形怎么那么熟悉?他是谁?

“你是谁?为什么要追杀我们?我怎么感觉在哪里见过你?”唐黛疑惑,也问出了声。

“……”对方那为头之人听了唐黛责问,在夜色里看清楚是她,蒙了黑巾的面上也微怔了一下,但未说话。

“丫头,怎么?你认识他?”

“记不起在哪见过,但我感觉在哪里一定见过他,因为他的身形好熟悉!”唐黛回了凤容若。

“头儿,今天必须杀了他们!要不然……”认出你就后患无穷了。那为头的人身后的一黑衣人立即同自己的上司道。

“动手!”那为头的人犹豫了一晌,寒光从眼里闪过,还是果断下了决定。

四人再次围攻而上。唐黛仍在脑子里搜索这个熟悉的身形在哪里看到过,而怕唐黛受到伤害的凤容若心里却决定使用他尘封多年的那一招“碧落黄泉”,那一招是师傅君君告诫他,万不可随意使用的,因为他不仅是伤敌一千,还会自损八百,而且一辈子使用不得超过三次,否则会丢了自己的性命!

但他知道这一次刺杀他们的人,势力不一般,从前面的“夺命三响”箭,还有现在的四个高手,无论放在哪个杀手组织里都是一流高手中高手。他们现在就两人,影卫已经撑不住了,就在刚刚说话间,身上已经挂了彩,而其他人等他联系上,再赶来,时间上不允许。

他不管对方是什么人,在他没有把握战胜他们时,他不能让小丫头在他的护卫下还受了伤。他必须给予对方狠狠一击!

念头一落的凤容若,左手将唐黛再往怀里推了推,迅速双手脱离唐黛,向外吐掌,双掌上红焰闪起,将夜空照彻如白昼,挥掌,只听阵阵惨叫声响起,天雷地动,“轰,轰,轰,轰”四声,掌风所及之人,全部飞了出去,近的,变成血雾消失,远的也成了碎块。

“碧落黄泉,大家快躲开!”

对方为头之人,接下凤容若一掌后,身体晃了晃,血从嘴角泌出,对着他们的人叫喊,但已然来不及,他的叫声哪及凤容若的掌风来得快,他话音未落,已是四处狼藉一片。

霎那间,天地都静了下来,上百人,只余了七人,凤容若这边的三人,还有对方的那四个高手,只是皆已受了重伤,如若不及时医治,也会丢了性命。

“算你狠!大家快走!”那为头的人带着重伤的三个同伴仓皇逃离,凤容若也不追。

“主……主子,要,要追吗?”那影卫因为受了重伤,又被车轮战累的,喘气不匀,上气不接下气的问。

“不,不用。噗……”坚持着说了三个字的凤容若,扑的一声,一口鲜血吐出,往地上倒去。

“主子……”

“凤容若!……凤容若……凤容若”唐黛大惊,想叫醒凤容若。

“主子,噗……”影卫也吐出一口血,跌坐在地上,喘着粗气。

“凤容若,你怎么啦?……凤容若!呜,呜……”

看着周围一片血海尸粉,重伤吐血的影卫,心跳弱得听不到,寂无人声的凤容若,在这深山的黑夜里唐黛第一次感觉到害怕了,无助的叫着不能答应她的人,泪如雨下。

从蝴蝶谷赶回的楚陌三人听到这片林子里的打斗声,脸色一变,使尽浑身的功力循着声音赶来,当快赶到时,看见一片亮光闪现在天空时,影子,小蝶不知是何事,但楚陌却大叫了声“不好!主子有危险。”说完,心急如焚,拼了命的往亮光处赶去。

三人赶到时,只见到处是人身上的碎块,手,脚……地上树干上,甚至是树叶上都是血迹斑斑,现场惨烈不堪。而唐黛坐在地上抱着凤容若哭成了泪人,影卫捂着胸口,跌坐在一旁,嘴角也往溢着血。

“世子!……”楚陌大惊。

三人飞掠了过去,在凤容若身旁停脚。

“唐姑娘,你别哭,世子使了禁忌的功夫,伤了自己,要快带他回去救治,否则轻则残废,重则丢了性命!”

“呜,呜……好,好!回家,回家找我师傅……可是,我抱不动他。”唐黛此刻是吓得六神无主,看着凤容若面如白纸,她彻底忘记了她自己是学医的,只记得师傅,含着泪可怜兮兮看着楚陌。

“你抱不动,我来,我背得动!”楚陌见唐黛吓坏了,也不敢高声说话,放低了声音告诉她。

楚陌将凤容若背起,影子将那影卫也扶起,小蝶背了唐黛,三人运功飞奔,回到唐黛家。楚陌将凤容若放到他自己房间里,立即去二楼找仙僧,他虽不知道仙僧的真实身份,但他知道他的医术高明。唐姑娘虽也会医术,可是她现在那样子不适合救世子。

楚时,小白,小青在几人到家时,就立即发现了,都掌了灯出来,见已经昏迷了的凤容若,一身是血的影卫,还有双眼哭肿了的小姐,随即明白是发生了什么事。

一时间,唐黛家所有人房间的里灯火都亮了,不知道怎么回事的李氏,唐凤,唐绝……全都披衣起来看,见老头儿被楚陌从被窝里拎了出来,还直嚷嚷的说打扰了他的好梦,而楚陌却是急声相求,说是凤容若受了重伤,唐姑娘也吓到了,才停了嘴。

大家都明白了是凤容若受伤了,忙都将衣服穿好,下了楼来,看是不是能有他们帮得上忙的。

“小妞,这是怎么回事?”李氏看着唐黛哭红肿了眼,站在凤容若的房间门口忙问。

“娘,凤世子受重伤了,我……呜,呜……”唐黛见到娘亲又哭了。

“闺女,别急,你师傅医术高,会救凤世子的。你放心,啊……”

唐风则在一旁没说话,抱了抱自己的妹妹,他与妹妹遭遇过一次刺杀,他知道那场面的恐怖,妹妹今天一定吓坏了。一旁的唐绝则是抿紧了嘴唇,心疼的看着眼睛哭肿了的小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