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 凤容若苏醒,撒娇要喂/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就在众人等得焦急不已时,仙僧从凤容若房间里出来了。

“好了,小丫头,别哭了。你这是关心则乱,你忘记为师身上的药丸了。我刚刚给他吃了玉露丸,用功力给他治了内伤,没事了,他在十二个时辰内必会醒来。他醒后,你再给他吃了你调制的清风丸,后面慢慢休养,身体会调养好的。只是……他的武功,却暂时不能使用了。”

仙僧从房间里走出来,看小徒弟哭得可怜模样,老手摸了摸小丫头的头,出言告诉她凤容若的情况,安慰她!听师傅说凤容若没事了,唐黛才止了抽泣,缓过气,慢慢平静下来,前面,她生怕凤容若要死了……!还有,自己也会医啊,当时一惊吓,就什么都忘记了。

“小姐,走吧,我扶你上楼歇会去,凤世子这有楚陌,楚时在,你就放心。你得睡会儿去,否则身体吃不消了!”小青走到唐黛身边哄着她,并扶着她回三楼休息。

“大家都睡去吧,世子这有我们在。你们明天可是还有事要忙。”楚陌让众人都去休息。

大家见没事了,听了楚陌的话,纷纷又回了房间休息去了。小青扶了唐黛回房间,上了床,给她盖好被子,却没走,坐在一旁陪着她。小姐今天吓狠了,看世子与影卫的伤就知道,是经了一场恶战的。唐黛见小青没走,心里安定,迷迷糊糊的也慢慢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大家都起来,问了楚陌,说是仙僧再来看过了,说情况还好,就等凤世子醒过来就好了,大家都松了口气。

唐黛顶着一双红肿的眼睛,到凤容若房里,坐在床沿上看着他,那个时常与他斗嘴,时常戏谑她,却又宠着他的人,现在却一脸灰白的躺卧在那,不动也不动,不理她,也不逗她……看着看着,眼泪又滴落下来。

都是她,向他耍小脾气,他才会为了哄她,半夜带她去深山里看星星。现在她的小脾气没了,不生他气了,可是他却因此差点丢了性命。

师傅说了,他逆天而行,使了那禁忌的武功,才使他血脉倒流,丹田气息强压到顶峰再爆开,伤了他的内息,内力大损。虽然吃了师傅的玉露丸,没有了生命危险,但暂时却无法使用武功了。

唐风定亲的事都忙好了,就等明天出发,去庆安府下聘。因凤容若受伤,唐风便与唐绝商量,等明天凤容若醒了,他就与唐绝一起出发先行一步。凤世子重伤,肯定得在家里养伤,暂时回不了京城。

一天很快的过去了,到了晚上,大家都休息去了,放心不下的唐黛带着自己的清风药丸,去了凤容若那,坐在那等他醒来,不时的给他把把脉,师傅说了,他十二个时辰内会醒来,她要看着他。

楚陌见了,同唐黛打了声招呼,说他回房间小憩一晌,让唐黛有事去喊他,他从昨晚到现在衣不解带的守着世子,又担心,感觉疲累了。唐黛应了声,催楚陌快去,有事她会喊的。

房间里安静了下来,就剩下凤容若,唐黛二人。唐黛拉起凤容若的手,瞧他的脸色已经慢慢转向正常,心下又松了口气,将他的大手,贴在自己脸庞上,感受他手上微凉的温度。

只是思绪却又飘远了……想起两人的第一次相识,他从水里救了她,初看到他时她的惊艳,还有他的傲娇;第二次,在飞来寺再遇时,二人斗嘴,她骂他是老牛吃嫩草,最后他耍赖带着小太子住到了她家;第三次……第四次……

不知道何时,慢慢的,她走进了他的心里,也不知何时,他也悄悄的驻入了她的心底!直到这次受伤,她才彻底的看明白了自己的心,在那一刻,她是有多么害怕,怕他会死了!甚至在心里想,如果他死了,她该怎么办?!

沉入自己思维里的唐黛,却没发现床上的凤容若已经醒了。凤容若醒来时,第一感觉到,有人拉着他的手,那双手小小的,软软的。睁开眼,却见小丫头拉着他的手,贴在她精致的脸庞上,发着呆,不知道在想啥,一会笑,一会哭的……

“丫头,你怎么又哭了?”

凤容若嘶哑的声音,在唐黛的耳边的想起,对于唐黛来说,这一声犹若天籁。

“凤容若……你,你醒了?”唐黛回过神,反应过来,见凤容若那双俊目正盯着她,不由得喜极而泣,哽咽着。

“傻丫头,哭啥呢?你看,我这不是挺好的吗?”凤容若伸了纤长的手指,替唐黛擦了眼泪。

“你吓死我了,你知道吗?当时,我以为你……凤容若,以后我也同你耍小脾气了,呜,呜……”

“以为我要死了?呵……丫头,我与你还没成亲呢,没有洞房花烛,我怎么舍得死!”

“你……又在那瞎说,老不正经。谁答应你要跟你成亲了!”唐黛脸色一红,泪滴挂在脸庞上,弱弱的说了句。

“呵……我的小丫头总有一天会答应的,我等着那天呢!”

“别只记得混说,忘记了自己的伤。你先将这药吃了,这药对你的身体恢复好。再喝点水,你嗓子说话都是哑的,还嘴不停。”唐黛忙从怀里拿出一个小瓶子,倒出一粒红得透明的药丸,递给凤容若。

“拿着吃了,再喝些水,你嗓子都干哑了。……傻看着我干什么?”唐黛一手捏着药丸,一手端着水。

“你喂我才吃!”

“……,那你张嘴。”

“要用嘴喂!”

“……”唐黛。

“黛黛……”

“不行,会影响药效。你不吃,我走了,不理你了。”

“哦,好吧。”

“张嘴!”唐黛将药丸放进凤容若的嘴里,又喂他喝些了水,吞了药。

“小妞,黛黛!”

“怎么了?你不是饿了,我给你做吃的去。”

“我想抱抱你!”

“哦!”

唐黛这次没有逃跑,乖乖任凤容若抱着她,亲她,温柔的回吻着他,似要将自己所有的柔情在此刻都赠予给他。

“好了,你这刚好点,还得好好歇着,可别乱动。你醒了,我得出去同楚陌说声。还有,你想吃点什么?我给你做去。”

“我要吃酒酿小圆子!”

“好,你受了内伤,酒不能吃,我少放点酒酿,多放点砂糖。还是两个蛋不?”

“恩,两个。”

唐黛走出凤容若的房间,同楚陌说声凤容若醒了,又去了厨房,给凤容若煮他喜欢吃的酒酿小圆子去了。

看着变得温柔似水的小丫头,凤容若勾着嘴角邪魅的笑了,她的心,已经完全是他的了。突然觉得自己受点伤很是值得。

“世子,你总算是醒了,急死属下了。”

“没多大的事,使了那武功,什么结果我自己能预料到,小丫头和仙僧医术高明,不会让我死了。”

“可是……世子,这世界上是有个万一的,你这样拿自己的性命做赌注,万一你醒不过来呢?!属下怎么向王爷,王妃交待?向太子殿下交待?您又不是不知道那一招的霸道,世子您师傅,年青时使用这招,不是就差点走火入魔。世子以后千万不可再用了!”

“恩,我知道了,让你们担心了!当时情况危急,我怕拖延时间,会伤到小丫头,所以才会不计后果,宁可伤了自己。”

“世子,你用一颗赤诚的心对待唐姑娘,但愿她也能以同样的回报对待你,否则,属下都会看不下去会忍不住杀了她!”

“楚陌,不可能说。我是我,她是她,不管她怎么样,都不许你们伤害了她!要不然,你知道我的手段的……”

“世子……唉,属下知道了。”

“这件事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不管是你,还是你的那些兄弟,且不可为我,去伤了黛黛。你可听到了?”

“属下遵命!世子,那老头师傅说你暂时不能用了武功,需要好好休养。我已经发了命令回去,将保护你的人都调过来了,你就安心的在这休养,唐姑娘人在这,又是乡下,安静,适合你休养。”

“恩,只能这样了,欧阳少主那你可发了消息?让他在京城要时刻关注对方的动静,保护好太子。”

“属下都通知过了。世子,这一次袭击你的人是谁?竟逼得你用了碧落黄泉。”

“来人没有透露身份,但是使用了<夺命三响>箭术,围攻我的四大高手,武功不在你之下。放眼天下,也就那一家了。”

“世子你是说诛魂阁?”

“是!除了他们,我还想不出有谁。他们都能及时的发现我一个人夜深外出去了白云山,说明这附近有他们的眼睛,而且消息传递快速。楚陌,等我们的人到了,将这些眼珠子全给我戳瞎了。”

“是,世子。属下这就去办。”

“你先去休息吧,不急这一时半会的。呵……他们让我受了这么重的伤,吃了这么大的亏。以后这帐有得与他们一算。”

“好,那属下出去了。”

“呐,你要吃的酒酿圆子来了。楚陌,你要吃点吗?”

唐黛端着一碗酒酿圆子走了进来,见楚陌正起身准备出去,想到窝里还有一碗,问了他。

“谢唐姑娘,我不饿。你给世子吃吧,让他多吃点,身体好早些恢复。我出去了。”

楚陌谢过唐黛,转身出去,回房间休息去了,他得抓紧时间休息,后面有一场硬仗要打,他不可能让伤了世子的人日子过得舒服。他们要一一的报复回去!

“来,吃一口,不烫了。”

唐黛舀了一勺子圆子,吹了吹,像哄小孩子般哄了凤容若,也不等他叫着要她喂了。凤容若的确是饿了,吃得很快,一碗一下子就吃完了。唐黛又去厨房将那余下的盛了来,又喂他吃了,才叮嘱他好好休息。自己也回了三楼,松了口气,也睡下了。

正月初十一大早,大家起来后,见凤容若果真醒了,齐齐松了口气。唐风向凤容若告辞,说是他先回京城了,凤容若也叮嘱他路上小心,他会派人跟着他,保护他的安全。

吃完早饭,楚时依然跟着唐绝,贺仁去了书院,三人一辆马车。唐风则与唐大贵,还有一些聘礼一辆车,后面跟着三辆租的马车,里面全是彩礼。

因为今年不用再出去推广水稻了,贺柱子的家人都在这,就被唐黛留了下来。让唐大贵跟着唐风去京城,管理京城唐府里的相关事宜。

唐华则是白次又驾了马车来接她,她也说想让铺子早点开张,铺子后面的小作坊里的东西得早做了,等到元宵后,东西大卖,就不会缺了。

几个人全走了,瞬间家里又只剩下李氏与唐黛,一下子显得有些清冷。还好的是凤容若,楚陌还在,心理落差不会那样的大。

只是李氏感叹了一声,孩子大了,不由娘了,全飞了,都是一年才来一趟,两趟家的。现在小闺女还在她身边陪着,等过几年小闺女也嫁了,更要冷清了。

此时,诛魂阁总部。

一头银发的阁主江野,黑着脸默默的坐着,不发一言,他的下首却跪着四人,瑟瑟发抖,这次任务又失败了,生怕阁主一发怒,他们这好不容易拾回来的小命,又得丢了。

“说说吧,为什么又失败了?近几次针对那边的动作,没哪次得了手!人却一次比一次死得多。上一趟是因为他们有擅毒的,没防备。那这次,又是因为什么?”

眼前四个毕竟是阁里最得他宠的四个人,江野按捺下自己心里的怒气,装作平静的问话。

“阁主,这次是因为凤容若使用了那传来以久,却未见过的杀招。我们的人就在一瞬间全部死在了他手上,只因我四人武功稍高,才得以逃了他的杀手,拼了命回来禀报阁主。”

“对,一会儿是毒,一会儿是绝招,这借口是越来越好。不过,我怎么听说,他身边就一个护卫,而他却还要护着一个人,都能将你们打败了?追魂,是不是因为你手下留情了?那边的消息,花狐狸可是一点也没落下的告诉了我,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的私心。”

“冤枉啊,阁主。请阁主明察,手下并没有隐藏私心,请您问问同去的碎魂,诛魂,勾魂,他们三人可以证明属下的清白,属下也绝不敢背叛阁主的。”

那追魂说到这,豆大的汗珠从头上滴落下来,心里早已经将那只多嘴的骚狐狸咒骂了一通。

“你们三个说!要让我知道你们同时哄骗我,你知道你们的结果!”

“禀报阁主,追魂所说的没有假。那凤世子的确是使了那阴毒的招数,属下几个不敢撒谎,请阁主明察!” 另三人忙回复道。

“行了,念你们衷心耿耿的跟了我这么多年,这事本阁主也不计较了,下不为例。只是下次去执行那边的任务时,追魂你就避避嫌,别去了。”

“谢阁主信任,属下遵命。”

“刚刚你们所说那凤世子使用了绝招,是什么绝招?”

“碧落黄泉!”

“哈哈……凤容若,他也有被逼得使了这霸道招数的时候,他那怀中的女子可是帮我们的大忙啊!怪不得我们死了那么多人,你们四人也受了伤。不过,他自己现在是生是死,也还说不定呢!”

“禀报阁主,那一招的确是威力巨大,没有见着的人是无法想像的!”

“你们四人过来,我给你们诊脉,吃了药下去歇着吧,受了这一掌,你们暂时都无法动用武功了。这一次是要将他们惹恼了,不管那凤容若是死是伤,让阁里的人外出执行任务,都当心着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