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章 宁负天下人,也不负她!/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是,谢谢阁主。”

四人吃了自家阁主给的治内伤药丸后,依次退下。

“爹爹,你这是派人去刺杀谁了?竟然阁里四大顶尖高手都受了伤回来。”一个少年的声音,在江野身后响起。

然后,从屏风后,走出一个一袭青衣,脸色白晰,气质湿润的少年,微笑着问江野。

“阿曦,是你来了?今日的功课怎么样?做完了吗?他们……还高手,四个草包。带去的人全被对方一招之间就杀了,他们四人受了重伤,捡了条命回来复命。”

“哟,是谁?这么厉害!我倒希望我能成为他那种,一招毙命,且无数命。呵……”

“我们的老对手,武神的关门弟子。”

“那你为什么要派人去刺杀他?武神招惹你了?”

“你小子!……,哪是武神招惹爹爹了,是他自己。他另有两重身份,一重是天星楼的创办楼,是天星楼的幕后操纵人,还有一重他是安王府的世子爷。身份倒是尊贵得狠!”

“他啊!倒是听说过。听说此人不但武功极高,而且长得是俊美无双,引无数闺阁中的女子爱慕,他却是百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阿夕此时并不知道,他与爹爹坐在这谈论的人,其实,他也是有数面之交的,只不过,那时凤容若并未公布自己的身份,他不曾知晓。包括到唐黛家宣圣旨那次,大家都认为凤容若只是皇上派的钦差大人,再说,那时阿夕也不关心杂七杂八的事,只一心想多念书报答唐黛,所以也没发现凤容若的不同,没能知道他的身份。

“未必,他现在可是有了软肋。此次能逼他使出那碧落黄泉绝招,就是因为当时我们围堵他的时候,他强护一个女子,怕我们的人伤了她。”

“哦?没想到与传言不符。这个世子倒是引起了孩儿我的好奇,值得探讨探讨,给人的感觉极为神秘。”

“曦儿,你就不问问我说的那个女子是谁?这样惊才绝艳,公子无双的一个男子,却被一个女子吸引,且以命相护,那个女子是不是让人也感觉更神秘,更值得探索!”

“为什么要问她?我并不想知道。因为这个世界上,除了对我好的小妞妹妹,我对任何女子皆没有兴趣去打听一番。”

听到儿子阿夕的回话,江野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曦儿,如若哪一天为父有迫不得已的理由,要伤了,或者说杀了你的那个小妞妹妹,你会不会恨爹爹?”

“爹爹!别我现在叫了你一声爹爹,你就忘记了对我的承诺。你不必拿话头试探我,你要是敢动了小妞妹妹,以及她一家人一根毫毛,你就别怪了我翻脸。我岂只是会恨你,我发誓我会杀了你!你最好是别碰我的底线。当初娘被你逼得离开,生死不明,你本就欠我一个对我好的人,如若你还将另一个对我好的人杀了,伤了。那是你逼我疯掉,我一旦疯了,我可不知道我自己会做出什么事!”

阿夕瞪着一双猩红的眼,瞪着眼前的爹爹。

“阿曦,爹爹现在对你的补偿还不够么?我将我的毕生所学,全部倾囊相授于你。你,你真要这样为了一个外人伤了爹爹的心?我也感激她当初救了你,可是她现在……”却站在我的对立面!

“不错,你现在是在补偿,我也感激,所以我才改口叫了你爹爹,承认你是我的父亲。但是,你对我十几年的伤害,对娘的伤害,却是你用一生也无法抚平的。”

“小妞妹妹,她不是我的外人,她当时在坏人手里救了我,带我回家,将我视作亲哥哥一般对待,她心中像亲人一样牵挂我的安危温暖冷寒。且,她对我的好,没有带一丝一毫的功利,目的。单纯的对我好就是对我好,所以她不是家人却胜似家人。爹爹,你现在对我这么好,教我武功,教我医术,你敢说你没有带一丝目的?!”

“我……阿曦,爹爹的确是想将你培养出来后,接手阁里的事,但这也是为了你好,算不得什么坏的目的吧?”

“我不管,你是要培养我接手阁里的事,还是别的目的,我都认了。我也不管阁里接手的生意,是杀人,还是越货;是夺权,夺利,还是夺位。我学了你的武功,得了你医术,我就会若阁里的其他人一般,为阁里的办事。但是,只有一点,爹爹,你听好了,我再次向你申明一遍,你不可以伤了唐小妞!我可以负尽天下人,杀尽天下人,但是,唯独不负我的小妞妹妹,我发过誓,我的武功就是为她而学,我要守护她一辈子!”

“唉,阿曦,你这孩子啊,你让我说你什么好?你说你不认我,但是你这点却是像极了爹爹,只是爹爹却因一次糊涂,伤了你的娘亲。从此,爹爹便万却不复!如若没有了你的出现,爹爹的心情与你也一样。呵呵……好一个,我负了天下人,唯独不负你!可是你爹爹我,却是负了天下,又负了你娘亲!咳……咳……我知道了,你做功课去吧!”

“那孩儿告退。”阿夕转身退了出去。

阿夕背着双手,立在阁里的悬崖边,望着远处群山,微风吹来,衣角翻飞,温润如昔,眼神紧定,只是脑中思绪飞扬……想念在唐家村的日子,想念那里的人!却因为诺言,无法出去。

他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他的小妞妹妹啊?从他离开到现在都两年了,小妞是不是长高很多了?长得好看了?是不是还是时时的为家,为别人忙碌着,却总是累着自己?

她累着了,也不知道粗心贪玩的三哥知道给她捏捏肩不?小妞,我现在长老高了,可以抱得动你了!小妞妹妹,我好想你啊!还有大哥,三哥,李婶……我也想他们。可是,我答应了爹爹,不将功夫学成,不出阁去。我没法现在去看你们了,不知你们还记不得阿夕我?!

而京城的皇上也收到了凤容若受伤的消息,将脸拉得老长,将欧阳清召了进宫,要他找出刺杀的人。但被欧阳清说服了,说是刺杀之人是江湖人士所为,属江湖恩怨,且幸而表哥没有大碍,朝堂上还是不要插手为好。

他会用江湖的手段去寻访查清,会防止这种事再次发生,让皇上不用担心。听了自己外甥这么说,皇上想想,是不宜引起朝堂与江湖的纷争,也就罢了,任由欧阳清用他的方式去解决。

只是欧阳清接了消息时,听说当时表哥是晚上带了黛黛出去玩,又为了保护她,才导致重伤的,心里又不是滋味起来,有心去长安县看看,可是京城现在表哥不在,只得他坐镇,走不掉,心里像热锅爬蚂蚁般烦躁,难受。

在唐家村的唐黛,并不知道阿夕在想念她,也不知道欧阳清为了她在那烦躁不安。只一心的陪着受了伤的凤容若,变着花样给他做好吃的,营养充足,好让他的身体迅速康复起来。

过了元宵,新年就过完了,所有的店铺都开张了,家里,县里的豆腐坊,辣椒坊都在十六这天,所有的人员全部到位,正常开工了。

唐黛今年的计划是要将整个镇子都带动起来种辣椒,然后以唐家村为中心,再添置四个辣椒坊,也就是东南西北中都要有作坊。辣椒产出后,不用跑远就可以有地方收购加工。

正月二十,唐黛准备去镇上找了镇长李老爷帮忙,好将她计划实施起来。吃完早饭,唐黛让小青套了马车,正准备出发。凤容从自己的房间里出来了,经过十几天的休养,他已经好多了,能活动自如,只是不能提气使用武功。

“黛黛,你去哪?”

“啊,我准备去镇上找镇长去。你有事?”

“没,我也要去。”

唐黛不禁抽了抽嘴角,这一受伤,怎么越来越像孩子似的。

“你也去?那我怎么向别人介绍你啊?你去可以,要不,你别进府去,行不行?在车上等我,或者你自己在镇上逛逛?”

“行,我只是十几天在家呆腻了,想出去散散心,不会打扰你谈事。”

“行,那就让楚陌赶车吧,多一个人安全点。”唐黛被上次吓怕了,所以现在特别注意凤容若的安全,也不用楚陌叮嘱她。

“不用,小青赶车,他们会暗中跟着我的。”

保护他的影卫已经全到了唐家村,随时随地的跟着,所以他不担心。小青不赶车,小丫头带着的话,就是同他们坐在马车里,才不要她,碍手碍脚的!赶车最好。

“你安排好了啊?我可经不住再吓一次,我会吓死掉的。”唐黛不放心的再叮嘱了一句。

“恩,安排好了,放心吧,不会像上回那样了。”上回是他太自大了,他也不舍得小丫头再为他哭一次,肯定要保护好自己的。

“那行,你上车吧,要出发了。”唐黛说完上了马车,凤容若也随后跟着上了马车。

楚陌与影卫也立即进入保护状态,跟随马车而去。虽然那些眼睛都被他们的人弄瞎了,但是他再不敢大意,世子现在可是一点武功也没有,完全靠他们保护。

“凤容若,你要是觉得闲得慌了,我陪你下棋吧?”唐黛的马车里现在也放了棋,为了坐车打发时间用的,只是平日时她是自己跟自己下而已。

“……”凤容若。

不解风情的小丫头,他跟着来就是为了陪她下棋的?!要下棋,在家不是随时能下嘛?!

“不下。”

“恩?今天没兴趣下啊?”

“我的兴趣是能看着你,还有,亲你……”凤容若凑到唐黛耳边,轻声嘀咕了一句。

唐黛看了看在外赶车的小青,脸一红,生怕她听到了,不敢说话。凤容若看着小丫头脸上飞上娇艳的红霞,更是诱人得狠。

伸手将她抱了,让她的头枕在他的双腿上,找准小丫头的粉唇,深深的吻了下去,这些时间他的武功不能用,没法半夜去偷香,他早想死小丫头了,今天终于逮到机会,他得好好的亲亲她。

快到镇上了,唐黛才得已挣脱凤容若的怀抱,瞪了他一眼,理了理乱着的头发,整了整自己的衣服,要是这样子下车去,她还怎么见人,还不被人笑话死。

“呵……”看着小丫头被他亲得红润润的小嘴,一双含水的凤目瞪他,不由得嘴角勾起,满脸春风的笑了起来。

到了镇上,小青将马车停好,下了车,唐黛也下了车,凤容若果真留在车上等她,没有出来。小青看着唐黛,感觉小姐今天好像哪里有些不同,但是又说不出来是哪里变化了,连着瞅了好几眼。

“小青,怎么了?你老看我干嘛?”

“小姐,我觉得今天你好像哪里变化了,但是又不知道在哪,所以就多了你几眼。今天,小姐好像变得更好看了些!”

“哪有,我还不是天天这样,你这是开始学嘴甜了?”唐黛笑着回了小青。

“不是,我瞅瞅,让我想想……哦,我知道了,小姐,你今天嘴怎么这么水润好看啊?你涂了什么?”

唐黛一听,脸“涮”的一下红了,这小青,哪壶不开提哪壶!

“没,哪涂什么东西,可能是下马车前喝了点水的原故吧。”

“哦,这样啊。”

二人边说边往李府里走去。

却不知二人的对话丝毫不漏的落进了凤容若的耳朵里,凤容若嘴角弧度越弯越大,最后听小丫头竟然撒谎说是喝水的,竟“噗嗤”的笑出了声。

他这一笑,将暗里的楚陌听得是吓坏了。世子是受了内伤吧?难道脑子也受伤了,一个人坐在马车里竟然能笑出声!这太让人诧异,太让人惊恐了,回去必须让老头师傅给世子检查检查脑袋!

凤容若不知道楚陌此时的想法,若是知道的话,估计要检查脑袋的不是凤容若,而是在一旁乱作猜测,自作多情的楚陌了。

唐黛主仆二人进了李府,先去了白少奶奶的院子,她得先去看看小腊八去,小团子可是越来越可爱了,一些时日没见,她有点想他了。

果然一到院外,就听见小腊八奶声奶气的声音,兴奋的在乱嚷嚷着,反正也听不懂他在嚷什么,还有婆子丫鬟逗他的声音,唐黛跨脚走进了院子,原来小腊八被奶娘牵着小手在地上稳当当的乱走着呢。

“哟,小妞,你来了,快坐。”

白少奶奶看到唐黛主仆二人,起身打招呼,小绮也转身去倒水去了。小腊八见是自己喜欢的小姑姑来了,竟高兴的跺着小脚要往唐黛这走,奶娘顺了他的意,一起走了过来。

“小腊八,姑姑可是想死你了,你想姑姑了没有啊?咱们的小腊八现在可是厉害了,都能走路咯。来,来,过来,到姑姑这来,让姑姑抱抱你。”唐黛张开双手,迎着一歪一扭向她走过来的小腊八。

唐黛一把将小包子抱起,旋转了几圈,喜得小腊八“咯咯”直笑。唐黛复坐下,将他放在自己腿上坐好,在他脸庞上亲了一口。让大家没有想到的是,小家伙竟然也抱着唐黛的脸,在她脸上啃了一口,啃得口水直流。

“呀呀,你这小色鬼,姑姑长得又不好看,又不是吃的,你咋就啃上了呢,还直流口水!”

“哈哈……”一院子的人大笑了起来,白少奶奶更是笑得前仰后合。

看着大家笑了,小腊八不知道是在笑他,竟然也跟着笑,笑完一双圆圆的小眼盯着唐黛瞅了半天后,嘴一张,模糊的叫着“姑,姑……”

唐黛,白少奶奶都听懂了,唐黛愣住了,小腊八竟然知道叫她姑了!

“哎,白姐姐,他叫我了,小腊八叫我姑了……”唐黛激动得语无伦次。

“我就说他与你亲近吧!这缘分真是奇妙,他才刚刚学会说话呢,会叫爹,娘,爷,奶,别的还不会,没想到这姑倒是会了呢!”

“是吗?小腊八,你太可爱了,你再叫一声姑给姑姑听听,哈哈……真不负姑姑为了你这小子的出生,费了一番心力!”

“那倒是,那时的我……唉,若不是你这小主心骨,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幸好遇见了你,才有我现在的幸福!”

“嘿嘿,白姐姐,我也是随口一说,你倒当真了呢。我是听小腊八知道叫我了,高兴坏了。白姐姐,李姐夫上次回来呆了多久啊?这些时间回来看过你没?”

“那次呆了不少时间,大概有一个月吧,我有些忘记了。不过,去年还回家过年了呢,我问他是不是不忙了,他说正好这些时间生意在这边,所以回家就多些。不过,过了年后初六又走了,暂时应该没时间回来了。”

“哦,那小腊八会走路,会说话了,他应该是知道了。我还怕他会错过孩子的这些时间,那他该多失落呐。”

“他知道的,孩子第一次叫爹,他就在呢,高兴得眼眶都红了,比我听到小腊八叫娘时更激动。孩子学走路时,他也牵着他的手教他,他一直就很细心的一个人,对我和孩子都好。”

“那就好。小腊八,姑姑再亲你一下就得去办事去了,下次再来看你哈。”唐黛说完在小腊八的脸上呗了一口,将他交给白少奶奶。

“你这就要走了?是要去哪?”

“还是在你家,我今天是来找李老爷的,准备在镇上将辣椒推广开,然后多建造几座辣椒作坊。得请李老爷帮忙。”

“哦,公公今天在家的。不是什么难事,而且对镇上又有利,他会帮你的。要我一起去一下不?”

“不用,你看着小腊八,我又不是不认识李老爷,自己去找就行。我等会事情办好就不再来了。”

“我知道了,我不去,让小绮带着你去一趟,府中毕竟还是她熟悉。”

“好,我走了。”

唐黛,小青跟着小绮出了小院,往李府待客正厅那寻李老爷去了。进正厅后,小绮自去禀报,没一晌,李老爷就走了出来。

“唐姑娘,多日不见呐。别来无恙?”

“哈哈,李伯伯客气了。小妞我很好,我刚刚去了白姐姐的院子里坐了一晌。小腊八可是越来越可爱啦!”

“哈哈,那是,那是,现在小家伙可是我们家里的开心果。他在哪,笑声就在哪呐……”

“李伯伯,我这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今天来,可是有事想求李伯伯相助呢!”

“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的,你尽管说,不必客气。”李老爷爽朗的应了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